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百七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七十 太平御覽 卷之二百七十一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七十二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七十一

 兵部二

     叙兵下

六韜曰大人之兵如虎如狼如雨如風如雷如電天下盡

驚然後乃成

又曰武王問太公曰欲引兵深入諸侯之地三軍卒有緩

急或利或害吾欲以近通逺從中應外急三軍之用謂之

何如公曰主將有隂符有大勝得敵之符長一尺有破軍

擒敵之符長九寸有降城得邑之符長八寸有却敵執逺

之符長七寸有反兵驚中堅守之符長六寸有請糧食益

兵卒之符長五寸有敗軍亡將之符長四寸有卒利亡失

之符長三寸諸奉使行符稽留(⿱艹石)符事聞符所告者皆誅

符者主將所以隂通信語不得漏泄中外之道也王曰善

黄石公記曰將所有爲威者號令也戰所以全勝者軍正

也士所以輕戰者用兵也故戰如風發勇如河决衆可望而

不可當可下而不可勝也

黄石公三略曰聖王之制兵也非好樂之也將以誅𭧂也

𭧂謂亂國賊民夫以義誅不義决江河漑螢火其尅必也

啇君書曰夫民情好爵禄而畏刑罰人君設此二者以御

民夫民力盡而名隨之功立而賞隨之君能使其民信此

明於日月則兵無敵也

吕氏春秋曰古之聖王有義兵譬之(⿱艹石)用良藥治人毒藥

殺人義兵爲天下之良藥也

又曰古聖王有義兵而無有偃兵兵所自來者尚矣古始

有民凡兵也者威也威也者力也民之有威力性也性者

所受於天也非人之所能爲也武有黄炎固用水火矣黄帝炎帝

工固欲作難矣與髙辛氏争爲帝而亡之也五帝固相與争矣

又曰人曰蚩尤作兵蚩尤非作兵利其械也未有蚩尤之

時民固剥林木巳戰矣故勝爲長長則猶不足以治之

故立君君又不足以治之故立天子天子之立也出於君

君之立出於長長之立出於争争𨶜之所自來者乆矣不

可禁不可止故古之聖王有義兵而無有偃兵也

又曰家無怒笞則竪子嬰兒之有過也立見天下無伐則

諸侯之相𭧂也立見故怒笞不可偃於家刑罰不可偃於

國誅伐不可偃於天下有巧有拙而已矣故古之聖主有

義兵而無偃兵夫有以饐死者欲禁天下之食有以乗舟

死者欲禁天下之舡有以喪國兵者欲偃天下之兵悖夫

兵之不可偃也

又曰凢兵天下之凶器也勇天下之凶德也興凶器行凶

德不得已也

又曰人情欲生而惡死欲榮而惡辱死生榮辱之道一則

三軍之士可使一心矣凢軍欲其衆也心欲其一也三軍

一心則令可使無敵矣故曰其令彊者其敵弱其令信者

其敵詘先勝於此則必勝之於彼矣

又曰古之至兵士民未合而威已諭矣敵已服矣豈必用

旌鼓干戈哉故善諭威者於其未發也於其未通也窅窅

乎莫知其情此之謂至威之誠也

又曰凢兵欲急疾捷先欲急疾捷先之道在於知緩徐遟

後緩徐遟後急疾捷先之分也急疾捷先所以决義兵之

勝也

又曰雖有江河之險則凌之雖有大山之塞則蹈之并氣

搏精心無有慮猶預之慮目無有視耳無有聞壹諸武而已矣

又曰萬乗之國外之不可以距敵内之不得以守固其民

非不可以用也不得所以用之術也不得所以用之術國

雖大勢雖便卒雖衆何益也

淮南子曰古之用兵者非利壤土之廣而貪金玉之賂將

以存亡繼絶平天下之亂而除萬民之害也

又曰凢有血氣之虫含牙戴角前爪後距有角者觸有齒

者螫有蹄者趹喜而相戯怒而相害天之性也人有衣食

之情而物弗能足也群居雜處分不均求不贍則争争則

彊脅弱而勇侵怯人無筋骨之彊爪牙之利故割革而爲

甲爍鐵而爲刃貪昧饕餮之人殘賊天下萬民騷動莫寧

其所有聖人勃然而起乃討彊𭧂平亂世夷險除穢以濁

爲清以危爲寧也

又曰兵之所由來逺黄帝甞與炎帝戰矣炎帝神農氏之末世也與黄帝

戰於阪泉帝滅之顓頊甞興共工争矣共工與顓頊争爲帝觸不周山之折也故黄

帝戰於涿鹿之野黄帝與蚩尤戰於𣵠鹿涿鹿在上谷堯戰於丹水之浦

楚伯受命滅不義於丹浦丹浦在南陽舜伐有苗有苗三苗啓攻有扈禹之子伐有扈於甘

在右扶風鄠縣也自五帝而不能偃也况衰世乎

又曰夫兵者所以禁𭧂討亂也炎帝爲火災故黄帝禽之

共工爲水害故顓頊誅之教之以道導之以德而不聽則

臨之以威武臨之以威武而不從則制之以兵革故聖人

之兵也(⿱艹石)櫛髮耨苗所去者少而所利者多也

又曰殺無罪之民而養不義之君害莫大焉殫天下之財

而贍一人之欲禍莫深焉所爲立君者以禁𭧂討亂也今

集萬民之力而反爲殘賊是爲虎𫝊翼SKchar爲不除也

又曰霸王之兵以論慮之以䇿圖之以義扶之非以亡存

也將以存亡也

又曰聞敵國之君有加虐於其民者則舉兵而臨其境責

之以不義刺之以過行兵至其郊乃令軍帥曰無伐樹木

無掘墳墓無𤍽五糓𤍽燒無焚積聚無捕虜民無收六畜

無聚所征國民以爲採取無收其六畜以自饒利乃發號施令曰某國之君傲天

鬼決獄不辜殺戮無罪此天之所誅也民之所仇也兵

之來也以廢不義而復有德也有逆天之道率民爲賊者

身死族滅以家聽者禄以家以里聽者賞以里以郷聽者

封以郷以縣聽者侯以縣尅國不及其民廢其君而易其

政尊其秀士而顯其賢良賑其孤寡恤其貧窮出其囹圄

賞其有功百姓開門而待之浙米而儲之唯恐其不來

也此湯武之所以致王也而齊桓晉文之所以成霸也

又曰君爲無道民之思兵也(⿱艹石)旱而望雨也渇而求飲夫

何誰與交兵接刃乎故義兵之至也至於不戰而心服也

又曰晚世之兵君雖無道莫不設渠𡐛堞加守傅守也堞城上女墻

攻者非以禁𭧂除害也欲以侵地廣壤也故至於伏尸

流血相支以日而霸王之功不世出者自爲之故也

又曰夫爲戰地者不能立其功舉事以自爲者衆去之衆

之所助雖弱必強衆之所去雖大必亡也

又曰兵失道而弱得道而彊將失道而拙得道而工國得

道而存失道而亡所謂道者耻貟而法方背隂而抱陽左

柔而右剛履幽而觀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方而無限故莫能窺其門天育

而無形象地生長而無計量渾渾沉沉孰知其藏也

又曰凢物有眹唯道無眹方萬物可联也而道不可眹也所以無眹者以

其常形勢也轉輪而無窮象日月之行(⿱艹石)春秋有代謝(⿱艹石)

日月有晝夜終而復始明而復晦莫能得其紀制形而無

形故功可成矣物而不物故勝不屈形兵之極也至於無

形可謂之極矣

又曰大兵無創與鬼神通五兵不厲天下莫敢之當建鼓

不出庫諸侯莫不慴㥄沮膽故廟戰者帝神化者王所謂

廟戰者法天道也神化者法四時也脩政於境内而逺方

慕其德制勝於未戰而諸侯服其威也

又曰民誠從令雖少無畏民不從令雖衆爲寡故下不親

上下心不用卒不畏將其形不戰守有必固而攻有必勝

不待交兵接刃而存亡機固巳形矣

又曰兵有三勢有二鈐有氣勢有地勢有因勢將充勇而

輕敵卒果敢而樂戰三軍之衆百萬之師志厲青雲氣如

飄風聲如雷電誠積踰而威加敵人此謂氣勢狹路𨵿津

大山名塞龍虵蟠蟠𡨚屈也却苙居却偃覆也苙登也羊膓道羊膓一屈一伸

魚茍門竹笱所以捕魚其門可入而不得出也一人守險而千人不敢過此

謂地勢因其勞倦怠亂飢渇凍暍推其揺揺擠其掲掲此

謂因勢間諜間諜軍之反間也審錯䂓慮設蔚施伏草木盛曰蔚隱遁

其形出於不意使敵人之兵無所適備此謂知鈐陣卒正

前行選進退俱什伍搏前後不相蹍蹍蹀蹈也左右不相干受

刃者少傷敵者衆此謂事鈐鈐勢必形吏卒愽精選良用

才官得其人計定謀决明於死生舉錯得時莫不振驚故

攻不待衝隆雲梯而城拔雲梯可依雲而立所以瞰敵之城中也戰不至交

兵接刃而敵破明於必勝之數也

又曰夫飛鳥之𬷮也俛其首猛獸之玃也匿其爪虎豹不

外其牙噬犬不見其齒故用兵之道示之以柔而迎之以

迎逆敵家示之以弱而乗之以彊爲之欲歙應之以張歙弱張彊

也歙讀如脅將欲西如示之以東也

又曰神莫貴於天勢莫便於地動莫急於時用莫利於人

和此四者兵之幹植也然待道而後行可一用也

又曰古之兵弓劒而已矣糟柔無繫脩㦸無刺糟柔木也無繫無鐵

刃也刺鋒也糟讀如曹晚世之兵隆衝以攻渠憺以守隆髙也衝所以臨敵城衝

突壞之渠壍也一曰渠甲名憺㦥所以御也連弩以射銷車以𨷖車弓弩通一弦以牛挽之

以刃着左右爲機開發

又曰古之伐國不殺黄口不獲二毛黄口㓜少也二毛有白髪於古爲

義於今爲𥬇古之所以爲治者今之所以爲亂也

又曰夫神農伏羲不施賞罰而民不爲非然而位政者不

能廢法而治民不能及神農伏羲也舜執干戚而服有苗然而征伐

者不能擇甲兵而制彊𭧂不能及舜也由此觀之法度者所以

論民俗而節緩急也

桓範世要論曰太古之𥘉民始有知則分争分争羣羣則

智者爲之君長君長立則興兵所從來乆矣雖聖帝明王

弗能廢也但用之以道耳故黄帝戰於阪泉堯伐驩兠舜

征有苗夏禹殷湯周之文武皆用師克伐以取天下焉

又曰聖人之用兵也將以利物不以害物也將以救亡非

以危存也故不得已而用之也以爲戰者危事兵者凶器

不欲令好用之故制法遺後命將出師雖勝敵而反猶以

喪禮處之明弗樂也故曰好戰者亡忘戰者危不好不忘

天下之王也

又曰夫兵之要在於修政修政之要在於得民心得民心

在於利之也要仁以受之義以理之故六馬不和造父不

能以致逺民臣不附湯武不能以立功故兵之要在得衆

得衆者善政之謂也善政者恤民之患除民之害故政善

於内則兵彊於外也

杜恕論曰天生五材民並用之廢一不可誰能去兵故兵

之來也乆矣所以威不𮜿而昭文德所以討彊𭧂而除殘

賊也聖人以興亂人以廢廢興存亡皆兵之由也昔五帝

不能偃況衰世乎

又曰濫殺無辜之民以養不義之君非兵之體也殫天下

之財以贍一人之求非兵之體也怙其兵甲之器矜其變

詐之謀欲以立威成名非兵之體也虜其君𨽻其臣遷其

社易其民非兵之體也故夫霸王之用兵也始之以義終

之以仁將以存亡非以亡存也將以禁𭧂非以爲𭧂也

又曰兵之來也以除不義而授德克其國不傷其民廢其

君而不易其政尊其俊秀顯其賢良賑其孤寡恤其窮

困百姓聞之欣然簞食壷漿以迎其君奚之遲也以湯

武之師用兵上也誰與交鋒而接刃哉

又曰所謂善用兵者先弱敵而後戰者也(⿱艹石)乃征之以義

以責其過振之以武以威其滛懷之以德以誓其民置之

以仁以救其危此四者用兵之體所謂因民之欲乗民之

力也

又曰治國家理境内施仁義布德惠明勸賞黜幽昧功臣

附親士卒和輯上下一心君臣同德指麾而響應此上兵

之體也地廣民衆主賢將能國冨賞罰信未至交兵而敵

人亡遁此次兵之體也知地之形因險阨之利明竒正之

變審進退之冝援枹而鼓之黄塵四起乃以决勝此用兵

之下非兵之體也

又曰夫德義足以懷天下之民事業足以當天下之急選

舉足以得賢才之用則兵之所加(⿱艹石)勁風振槁此兵之體

鹽鐵論曰兵者凶器也甲堅兵利爲天下殃其母制子故

能乆長聖人法之厭而不傷

蔣子萬機論曰夫虎之爲獸水牛之爲畜殆似兵矣夫虎

爪牙旣鋒膽力無伍至於即豕也卑俯而下之必有扼喉

之獲夫水牛不便速角又喬踈然處郊之野朋逰屯行部

隊相伍及其寢𪧐因陣反禦(⿱艹石)見兕虎抵角牛全兕害矣

(⿱艹石)用兵恃彊必鑒於虎居弱必誡水牛可謂攻取屠城而

守必能全者矣

劉向新序曰上古之時其民敦朴故三皇教而不誅無師

而威故善爲國者不師三皇之德也至於五帝有師旅之

備而無用故善師者不陣五帝之謂也湯伐桀文王伐崇

武王伐紂皆陣而不戰故善陣者不戰三王之謂也及夏

后之伐有扈殷髙宗討鬼方周宣王之征熏鬻而不血刃

皆仁聖之惠時化之風也至齊桓侵蔡而蔡潰伐楚而楚

服而彊楚以致苞茅之貢於周室北伐山戎使奉朝覲三

存亡一繼絶九合諸侯一匡天下衣裳之㑹十有一嘗有

大戰亦不血刃至晉文公設虎皮之威陳曵柴之僞以破

楚師而安中國故曰善戰者不死晉文公之謂也楚昭王

遭闔閭之禍國滅昭王出亡父老迎而𥬇之昭王曰寡人

不仁不能守社稷父老反𥬇何無憂寡人且從此入海矣

父老曰有君(⿱艹石)此其賢也及申包胥請救𡘜秦庭七日秦

君憐而救之秦楚同心遂走吴師昭王反國故善死者不

亡昭王之謂也是故自晉文公已下至戰國而𭧂兵始衆

於是以彊并弱以大呑小故彊國務攻弱國備守合從連

衡群相攻伐故戰則稱孫吴守則稱墨翟至秦而以兵并

天下窮兵極武而亡及項羽尚𭧂而滅漢以寛仁而興故

能掃除秦之苛𭧂矣孝武皇帝攘服四夷其後天下安然

故丗之爲兵者其行事略可觀也

又曰樂毅以弱燕破彊齊七十餘城者齊無法故也孫武

以三萬破楚二十萬者楚無法故也韓信以寡衆破趙

萬者趙無法故也近者曹操以八千破𡊮紹五萬者𡊮無

法故也此五子能以少尅多者軍有法故也故用兵無法

猶乗舟無檝登馬而不勒是以良將思計如飢存法如渇

所以戰必勝攻必拔也

陳琳書曰王者之師有征無戰

衛公兵法曰垝阪髙陵谿谷險難則用歩卒平原廣衍草

淺地堅則用車追奔逐北乗虚獵散反覆百里則用𮪍故

歩爲腹心車爲羽翼𮪍爲耳目三者相待參合迺行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七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