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百三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三十 太平御覽 卷之二百三十一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三十二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三十一

職官部二十九

  大理卿  大理少卿大理正  大理丞

  廷尉監  廷尉評

     大理卿

六典曰大理卿之職掌邦國折獄詳刑之事以五聽察其

情一曰氣聽二曰色聽三曰視聽四曰聲聽五曰詞聽三

慮盡其理一曰明慎以讞疑獄二曰哀矜以雪𡨚獄三曰

公平以鞫庶獄少卿爲之貳

韋昭辨釋名曰廷尉縣尉皆古尉也以尉尉人也凢掌賊

及司察之官皆曰尉尉罰也言以罪罰姦非也

尚書曰帝曰臯繇汝作士明于五刑以弼五教

論語曰孟氏使陽膚爲士師士師典獄之官問於曽子曽子曰上

失其道民散乆矣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

韓詩外傳曰晉文公使李離爲理過聽殺人自拘於廷請

死於君君曰官有貴賤罰有輕重下吏有罪非子之罪也

離曰法失則刑失刑失則在臣居爲長不與下吏譲位爵

爲多不與下吏分則君以爲能聽微决疑故使臣爲理今

過聽殺無罪罪當死臣不能以虚自誣遂伏劒死君子曰

忠矣仁矣

家語曰季羔爲衛士師刖人之足俄而衛有亂季羔逃刖

者守門謂羔曰彼有𡙇羔曰君子不隧

又曰此有室季羔入焉旣罷羔問曰吾親刖子之足而子

逃我何也刖者曰曩者君理人以法令先君後臣欲臣之

免也臣知之臨當論刑君愀然不樂見於顔色臣又知之

君豈私臣哉天生君子其道故然此臣之所以脫君也孔

子聞之曰善哉爲吏其用法一思仁恕則樹徳加嚴𭧂則

樹怨公以行之其子羔乎

史記天官書曰斗魁四星貴人之牢曰大理

漢書曰廷尉𥘿官掌刑辟有正左右監景帝中六年更名

大理武帝建元四年復爲廷尉

又曰于定國爲廷尉爲人卑恭尤重經術其决獄平法務

在哀蠲罪疑從輕加審慎之心朝廷稱之曰張釋之爲廷

尉天下無𡨚人于定國爲廷尉人自以不𡨚

又曰朱愽迁廷尉恐爲官屬所輕召見正監典法SKchar吏謂

曰廷尉本起於武吏不明法律幸有衆賢亦何憂然廷尉

化部斷獄以來二十年亦獨耳剽目乆剽刼也疋妙反三尺律令

人事岀其中試與正監共撰前代决事吏議難知者數十

事持問廷尉將爲諸君覆之正監條目愽皆召SKchar吏爲平

處其輕重十中八九官属咸服

又曰張釋之爲廷尉文帝嘗行有人從渭橋下出乗輿馬

驚捕之屬廷尉釋之奏其犯蹕當罰金上怒釋之曰法者

所與天下公共也方以其時誅之則巳今巳下廷尉廷尉

天下之平也一傾天下用法皆爲之輕重人安所措其手

足乎後有盗髙廟座前玉環者文帝令族之釋之奏當棄

市上大怒釋之曰法如是也今盗宗廟器而族之如令愚

人取長陵一杯土陛下何以加其法乎

又曰張湯爲廷尉决大獄欲傅古義方請愽士弟子理尚

書春秋𥙷廷尉史平亭疑法奏讞疑事必先爲上分別其

原以楊主之明言此自天子意非由有司也奏事有善則

讓曰監SKchar史某所爲也亭者平也均也

又曰杜周爲廷尉其治大斆張湯而善候伺上所欲客謂

周曰君爲天下决平不循三尺法以三尺竹簡書法令律專以主意

爲獄獄者固如是乎周曰三尺安出哉前主所是著爲律

後主所是䟽爲令當時爲是何古之法乎至周爲廷尉獄

亦益多矣二千石繫者新故相因不减百餘人

又曰王先生者善黄老言處士也張釋之召居廷中王生

年老與釋之及公卿㑹廷中立王生襪解顧謂釋之爲我

繫襪釋之前跪而繫之旣退或讓王生曰何辱張廷尉乎

王生曰廷尉方爲天下名臣吾聊使繫襪欲重之諸公聞

之賢王生而重張廷尉

又曰下邽翟公爲廷尉賔客填門及免官門外可設雀羅

復爲廷尉乃署其門曰一死一生乃知交情一貴一賤交

情乃見

又曰文帝𥘉立聞河南守吴公治爲天下第一故與李斯

同邑乃徴吴公爲廷尉

又曰孔光爲廷尉時定陵淳于長坐大逆誅長少妻乃始

等六人皆以長事未發覺時弃去或更嫁及長事發丞相翟

方進等議乃始等於法無以解論光以爲夫婦之道有義則

合無義則離乃始或嫁義巳絶而欲以爲妻論殺之名不

正不當坐有詔以光議定

東觀漢記曰陳寵爲廷尉有疑獄輙手筆作議所活者甚

後漢書曰郭躬爲廷尉躬家代掌法務寛平乃條諸重文

可從輕者四十一事奏之事皆施行著于令

又曰郭躬字仲孫爲廷尉正迁廷尉家代掌法子鎮自廷

尉左監迁廷尉凢郭氏爲廷尉者七人

後漢書曰楊賜迁廷尉乃歎曰昔三后成功惟殷于人而

咎繇不與焉蓋𠫤之也𠫤恥遂以代非法家固辭

謝承後漢書曰范延壽宣帝時爲延尉時燕趙之間有三

男共娶一妻生四子長各求離别争財分子至聞于縣縣

不能決斷讞之于廷尉於是延壽決之以爲悖逆人倫比之

禽獸生子屬其母以子並付母尸三男于市奏免郡太守

令長等無師化之道天子遂可其言

又曰𫝊賢遷廷尉素廉正自掌法官無私門賔客公卿宴

㑹要請不往自以爲貧無以報荅其施常垂念刑法務從

輕比至斷獄遟徊流涕在位四年治獄稱平

華嶠後漢書曰吴雄字季髙以明法律斷獄平桓帝時爲

廷尉雄子訢孫恭三世相承爲廷尉爲法名家

漢官儀曰光武時有疑獄見廷尉曹史張禹所問輙對處

當詳𠂻於是𠕋免廷尉以禹代之雖越次而授亦足以厲

其臣節也

魏志曰髙柔字文惠陳留圉人遷廷尉頃之護軍營士竇

禮近出不還營以爲亡表言逐捕没其妻盈及男女爲官

奴婢盈連至州府稱𡨚自訟莫有省者乃辭詣廷尉柔問

曰汝何以知夫不亡盈垂泣對曰夫少單特養一老嫗爲

母事甚恭謹又哀兒女撫視不離非是輕狡不顧室家者

也柔重問曰汝夫不與人怨讎乎對曰夫良善與人無讎

又曰汝夫不與人交錢財乎對曰嘗出錢與同營士焦子文

乆求不得時子文適坐小事繫獄柔乃見子文問所坐

言次曰汝頗曽舉人錢否子文曰自以單貧𥘉不敢舉人

物也柔察子文色動遂曰汝昔舉竇禮錢何言不舉𫆀子

文恠之事露應對不次柔曰汝巳殺禮便冝早服子文於

是叩頭具首殺禮本末埋藏所柔便遣吏卒丞子文辭往

掘即得屍詔書復盈母子爲平民班示天下以禮爲戒

又曰髙柔字文惠遷廷尉時獵法甚峻而冝陽典農劉龜

竊於禁内射兎其功曹張京詣授事言之帝匿名収龜

付獄柔請告者名帝大怒曰劉龜當死乃敢獵吾禁地送

龜廷尉廷尉便當考掠何復請告者名吾豈妄収龜𫆀柔

曰廷尉天下之平也安得以至尊喜怒而毀法乎重復爲

奏辭旨深切帝意寤乃下張京名即還訊各當其罪

又曰鍾毓遷廷尉聽君父巳没臣子得爲理謗及士爲侯

其妻不復改嫁毓所創也

晉書曰孔坦字君平遷侍中廷尉多平正當法合人情而

時𫝑要自以愛憎爲断坦意不得皆行也

晉中興書曰范堅字子常爲廷尉奏主典吏邵廣盗官幔

合布四十疋依律棄市廣息雲宗二人自没爲官奴婢以

贖父尚書議可特聽堅駮之曰此爲施一恩於今開萬怨

於後顯宗從之正廣刑

又曰王彪之遷廷尉時永嘉太守謝毅赦後殺郡人周矯

矯從兄球詣州訴𡨚楊州刺史殷浩遣從事収毅付廷尉

彪之以球爲獄主身無王爵非廷尉所料不肯受與州相

反覆穆帝發詔令受之彪之又上䟽執據時人云張釋之

以來復見斯事

後魏書曰崔光韶迁廷尉卿時秘書監祖瑩以贓罪𬒳

光韶欲致之重法太尉城陽王徽尚書令臨淮王彧吏部

尚書李神雋侍中李彧並𫝑望當時皆爲瑩求寛光韶正

色曰朝賢執事於舜之功未聞有一如何反爲罪人言乎

其執意不回如此

隋書曰文帝時議置六卿將除大理盧思道奏曰省有駕

部寺留太僕省有刑部寺除大理斯則重畜産而賤刑名

又曰楊注字元度守大理卿注視事二日帝將親省囚徒

其時繫囚二百餘人注通宵究審詰朝而奏曲盡事情一

無遺誤帝甚嘉之

唐書官品志曰廷尉卿梁國初建曰大理天監元年復改

爲廷尉有正監平三人元㑹廷尉三官與建康三官皆法

冠𤣥衣朝服以監東西中華門手執方木長三尺方一寸

謂之執方

又曰郎楚之武徳初爲大理卿與太子少保李綱侍中陳

叔逹撰定律令

又曰劉徳威授大理卿太宗嘗問之曰近來刑䋄稍宻其

過安在徳威奏言誠在主上不由臣下人主好寛則寛好

急則急律文失入减三等失出减五等今則反是失入則

無辜失出獲大罪所以吏各自愛競執深文非有教使之

然畏罪之所致耳陛下但捨所急則寜失不經復行於今

日矣太宗深然之

又曰髙宗問大理唐臨獄繫囚之數臨對曰見囚五十餘

人唯二人合死上聞囚數不多怡然形於顔色謂臨曰昔

東宫卿巳事朕朕承大位卿又居近職以疇日相委故授

卿此任然爲國之要在於刑法刑急則人殘法寛則失罪務

令折中稱朕意焉

又曰張文瓘爲大理卿旬日決遣疑獄四百餘條其得罪

者皆無怨言文瓘嘗有疾繋囚相與設齋以禱焉尋拜

侍中兼太子賔客大理囚一時慟哭其得人心如此

又曰大理卿𡊮仁敬𭧂卒繫囚聞之皆慟𡘜悲歌曰天不

恤𡨚人兮何奪我慈親兮有理無申兮痛哉安訴陳兮

又曰龍朔二年改大理卿爲詳刑寺正卿

唐新語曰唐臨爲大理卿初莅職斷一死囚先時坐死者

十餘人皆它官所斷㑹太宗幸寺親録囚徒它官所斷囚

皆稱𡨚不巳臨所斷者嘿而無言太宗怪之問其故囚對

曰唐卿斷臣必不枉濫所以絶意太宗歎息乆之曰爲獄

固當(⿱艹石)是囚遂見原

五代史後唐書曰長興二年八月勑今後大理寺官貟冝

同臺省官例升進其法直官比禮直官任使

㑹稽典録曰盛𠮷字君逹爲廷尉性多哀憐其妻謂𠮷曰

君爲天下執法不可使一人濫罪殃及子孫其囚無㣧嗣

者令其妻妾得入使有遺𩔖視事十二年天下稱有恩恩

又曰董昆字文通餘姚人也遷廷尉卿持法清峻不發私

又曰盛吉拜廷尉𠮷性多仁恩務在哀矜每至冬日罪囚

當斷其妻執燭𠮷手持丹筆夫妻相向垂泣

㑹稽後賢記曰孔坦遷廷尉卿獄多囚繫坦到官躬執辭

狀口辨曲直小大以情不加楚撻每臺司録獄無所頋問

皆靣决當時之事

天文録曰平星主建廷平主平天下之獄事(⿱艹石)今廷尉之

象故星讃曰平星執法正綱紀也

文子曰臯陶喑爲大理天下無虐刑有貴乎言者也

說苑曰楚令尹子文之族有干法者廷理拘之聞其令尹

之族也而釋之子文召廷理而責之遂致其族人於廷理

曰不是刑吾將死廷理懼遂刑其族人成王聞之不及履

而至于子文之室曰寡人㓜小置廷理其人以違夫子之

意於是黜廷理而尊子文之意反内政

新序曰楚昭王時石奢爲理有殺人者奢追之則其父也

奢曰以父成政不孝也不行君法非忠也遂刎頸而死

摯虞新禮議曰故事祀臯陶於廷尉寺祀以社日新禮改

以孟秋之月以應秋

      大理少卿

後魏職令曰廷尉少卿第四品上第二請用思理平斷明

刑識法者

北齊書曰宋世䡄爲廷尉少卿時大理正蘇珎之亦以平

幹知名寺中爲之語曰决定嫌疑⿱⺾⿰𩵋禾珎之視表見裏宋世

䡄謂之寺中二絶卒官廷尉御史諸囚皆𡘜曰宋廷尉死

我等豈有生路也

隋書曰趙綽爲大理少卿侍郎辛亶嘗衣緋裩俗云利官

文帝以爲厭蠱將斬之綽曰據法不當死臣不敢奉詔上

怒甚令斬綽綽解衣當斬上使人問曰竟如何綽曰執法

不敢惜死上良乆釋之他日又令斬二人綽曰此人坐當

杖殺之非法上曰不𨵿卿事綽曰陛下置臣法司欲誤殺

人豈得不𨵿臣事上曰撼大木不動者當退綽曰臣兾感

天心何論大木上乃止時薛曹爲大理卿曹斷獄以情而

綽守法俱爲稱職

又曰源師煬帝即位拜大理少卿帝在顯仁宫勑宫外衛

士不得輙離所守有一主帥私令衛士出外帝付大理繩

之師據律奏徒帝令斬之師奏曰此人罪誠難恕(⿱艹石)陛下

𥘉便殺之自可不問文墨旣付有司義歸𢘆典脫𪧐衛近

侍者更有此犯將何以加之帝乃止

唐新語曰太宗嘗謂侍臣曰大理之職人命所懸當湏妙

選正人用心存法無過  者乃以爲大理少卿

又曰徐有功遷司刑少卿時周興來俊臣等羅告天下衣

冠遇族者數千百家有功居司刑平反者不可勝紀時人

方之于定國

     大理正

六典曰大理正掌叅議刑獄詳正科條之事凢六丞斷罪

不當則以法正之

禮記曰成獄辭史以獄成告於正正聽之鄭𤣥注云於周

禮郷師之屬今漢有正平丞𥘿所置也

東觀漢記曰何敞字比干遷廷尉正張湯爲廷尉以殘酷

見任増飾法律敞嘗争之存者千數

後漢書曰黄覇字次公宣帝在人間時知百姓苦吏聞覇

理法平召爲廷尉正及夏侯勝非議下廷尉獄覇從勝受

尚書

謝承後漢書曰陳琳字伯真橋𤣥表琳明律令徴拜廷尉

魏志曰司馬芝字子華遷大理正有盗官練置都厠上者

吏疑女工収以付獄芝曰夫刑罪之失失在苛𭧂今𧷢物

先得而訊其辭若不勝掠或至誣服誣服之掅不可以折

獄且簡而易從大人之化也不失有罪庸世之治耳今宥

所疑以隆易從之義不亦可乎太祖從其議

晉書曰江統字元應爲廷尉正作三刑議

又曰廷尉三官通視南臺持書舊尚書郎下遷梁制服

獬豸冠介幘皁衣銅印墨綬

晉中興書曰頋榮字彦先入洛以南土秀望累遷廷尉

正南史曰頋恊少清介有志操𥘉爲廷尉正冬服單薄寺卿

蔡法度欲解褐與之憚其清嚴不敢發口謂人曰我願解

身上𥜗與頋郎頋郎難衣食者竟不敢以遺之

     大理丞

六典曰大理丞掌分判寺事凢有犯皆據其本狀以正刑

名徒巳上各呼囚與其家屬告以罪名問其伏欵不伏則

聽自理

唐書曰杜景佺徐有功爲司刑丞與來俊臣侯思止同理

獄人稱之曰遇徐杜必生遇來侯必死

唐新語曰李日知爲司刑丞嘗免一死囚少卿胡元禮異

判殺之與日知往復至于再三元禮怒遣府史謂日知曰

元禮不離刑曹此囚無不死法竟以兩聞日知果直

     廷尉監

漢書曰邴𠮷字以卿稍遷廷尉監治巫蠱

謝承後漢書曰陳咸字子威爲廷尉監執獄多恩議人常

從輕比多所全活皆稱其恩

晉起居注曰廷尉監陸鸞上表求増築訊堂圖𦘕先賢

像詔許之

     廷尉評

六典曰大理評事掌出使推按凢承制而出推長吏據狀

合停務及禁錮者先請魚書以往據所受之狀鞠而盡之

(⿱艹石)詞有反覆不能首實者則依法栲之凢大理斷獄皆連署

漢書曰宣帝詔曰今遣廷吏與郡鞠獄任輕禄薄其爲置

正平貟四人其務平之𣵠郡太守鄭昌上言曰聖王立法

明刑者非以爲理救衰亂之起也今明主躬垂明聽不置

廷平獄將自正若開後嗣不若刪定律令律令一定愚人

知所避就姦吏無弄今不正其本而置廷平以理其末代

衰徳怠則廷平將摇權而爲亂首也宣帝始置左右平而

三輔决録注云何比干漢武時爲廷尉右平謬矣

又曰馬宮字游卿行能髙㓗遷廷尉平

又百官表曰宣帝地節三年𥘉置左右平四人秩六百石

晉中興書曰顧榮字彦先遷廷尉平時趙王欲誅淮南王

允官屬下廷尉議罪榮具明刑理不冝廣濫倫意解頼榮

濟者甚衆

隋書曰廷尉平置一人第六品下後改爲評事

唐新語曰敬昭道爲大理評事時沂州有反者詿誤坐者

四百餘人將𨽻于司農未即路繫在州獄昭道援赦文判

而免之時宰相責大理奈何免反人家口大理群官失色

引昭道以見執政怒而責之昭道曰赦云見禁囚徒反者

家口繫在州獄此即見禁也反覆詰對至於五大執政無

以奪之詿誤者悉免

三輔决録注曰茂陵何比于漢武時丞相公孫弘舉爲廷

尉右平獄無𡨚民號曰何公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三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