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百三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三十二 太平御覽 卷之二百三十三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三十四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三十三

職官部三十一

 秘書監  秘書少監秘書丞 秘書郎

     秘書監

六典曰監之職掌邦國經籍圖書之事有二局一曰著作

二曰太史皆率其屬而修其職少監爲之貳

東觀漢記曰桓帝延嘉二年𥘉置秘書監掌典圖書古今

文字考合異同

華嶠後漢書曰學者稱東觀爲老氏藏室道家蓬萊山王

融曲水詩序曰記言事於仙室謂藏室也

魏志曰王象字義伯散𮪍常侍領秘書監撰皇覽魚豢

魏略曰蘭臺臺也而秘書署耳

王隠晉書曰王沉爲秘書監著魏書多爲時諱而善序事

又曰羊祐爲黃門郎陳留王立以少帝不願爲侍臣徙爲

秘書監

又曰惠帝永平元年詔云秘書監綜理經籍考校古今課

試署吏領有四百人冝專其事

鄧粲晉紀華譚爲秘書自負宿名意毎怏怏嘗從容謂上

曰臣老於秘閣矣汲黯之言復存今日上不恱

晉諸公讃曰荀朂領秘書監太康二年汲郡冢中得竹書

朂躬自撰次注冩以爲中經列於秘書經傳闕文多所證

又讃曰𢈔峻自司空長史遷秘書監幽讃符命天文地理

因有述焉

何法盛晉中興書曰孫盛字安國爲秘書監篤尚好學自

少及長常手不釋卷旣居史官乃著三國陽秋

沈約宋書百官志曰秘書監丞各一人郎四人魏武建國

有秘書令左右丞黃𥘉中分秘書立中書而秘書之局不

廢昔漢武帝建藏書之𠕋置寫書之官於是天下文籍皆

在天禄石渠延閣廣内秘府之室謂之秘書至成哀世使

劉向父子以夲官典其事至于後則圖籍在東觀有校書

郎又有著作郎傳毅馬融之徒多爲校書郎又蔡邕從尚書選入東觀著作邕旣巳爲尚書郎而入

東觀著作復拜議郎知是著作郎也又碩學逹官徃徃典校秘書如向歆故

事或但校書東觀或有兼撰漢記也

梁書曰任昉字彦昇爲秘書監自齊永元以來秘閣四部

篇卷紛雜昉手自讎校由是篇目定焉

後魏書伊馥世祖欲拜馥爲尚書郡公馥辭曰尚書務殷

公爵至重非臣年少愚近所冝荷任請収過恩世祖問其

所欲馥曰中秘二省多諸文士(⿱艹石)恩矝不巳請叅其次世

祖賢之遂拜爲中護將軍秘書監

隋書曰栁SKchar2煬帝嗣位拜秘書監封漢南縣公帝退朝之

後便命入閤言宴諷讀終日而罷帝毎與嬪后對酒時逢

與㑹輙遣命之至與同榻共席恩(⿱艹石)友朋帝猶恨不能夜

召於是命匠刻木偶人施機𨵿能坐起拜伏以像於SKchar2

毎在月下對酒輙令宫人置之於坐與相讎酢而爲懽𥬇

唐書曰魏徵爲秘書監奏引學者校定四部書自是秘府

圖籍粲然畢備

劉歆七略曰武帝廣獻書之路百年之間書積如丘山故

外有太常史愽士之藏内則延閣廣内秘室之府

魚豢典略曰芸臺香辟𥿄魚蠧故藏書臺稱芸臺

三輔黃圖曰未央宫東有麒麟殿臧秘書即楊雄校書之

處也

王充論衡曰蘭臺之官監國得失也

通典曰秘書省但主書冩勘校而巳雖非要刺然好學君

子亦多求爲之

温嶠舉荀崧爲秘書監表曰夫國史之興將以明失得之

跡謂之實録使一代之典煥然可觀散𮪍常侍崧文質彬

彬思義通愽歷位先朝莅事以穆冝掌秘奥宣明史籍

王肅表曰青龍之末主者啓選祕書監詔秘書騶吏以上

三百餘人非但學問義理當聞有威嚴能檢下者詔肅以

常侍領焉

又王肅論秘書不應屬少府表曰魏之秘書即漢之東觀

郡國稱敢言之上東觀且自大魏分秘書而爲中書以來

傳緒相繼于今三監未有𨽻名於少府者也今欲使臣編

名於騶SKchar言事於外府不亦𮥠朝章而辱國典乎大和中

蘭臺秘書争議三府奏議秘書司先生之載籍掌制書之

典謨與中書相亞冝與中書爲官聮

華嶠集詔曰尚書嶠體素弘簡文雅該通經覽古今愽

多識屬書實録有良史之志故轉爲秘書監其加散𮪍常

侍使中書散𮪍著作及治禮者律天文數術南省文章門

下撰集皆典領之嶠表伏見詔書以臣爲秘書監加位常

伯昔劉向父子世典史籍馬融通愽三入東觀非臣膚淺

所敢投跡

唐書太宗正授顔師古秘書監制曰秘書望華史官任重

𨕖衆而舉歷代攸難守秘書監顔師古體業淹和噐用詳

敏學該流略詞兼典麗職司圖書亟經歳序朱紫旣辨著

述有成冝正名噐允兹望實可秘書監

     秘書少監

唐書周思茂者貝州漳南人少與弟思鈞俱早知名自右

史轉太子舎人與范履冰在禁最蒙親遇至於政事損益

多叅預焉累遷麟臺少監崇文舘學士垂拱四年下獄死

又曰王紹宗楊州江都人也遷秘書少監仍侍皇太子讀

書紹宗性澹雅以儒素見稱當時朝廷之士咸敬慕之張

易之兄弟亦厚之易之伏誅紹宗坐以交徃見廢

又曰德宗以左諌議大夫史舘修撰張薦爲秘書少監修

撰如故時裴延齡貴欲異同宰府乃言於上曰諌議大夫

論朝廷得失之官史館修撰書朝廷得失之事則領史職

者不冝爲諌官故有斯命

     秘書丞

魏志曰武帝置秘書左右丞以劉放爲秘書左丞孫資爲

秘書右丞

魏略曰薛夏字宣聲天水人也愽學有才華天水舊有姜

任閻趙四姓常推於郡中而夏爲單家不爲降屈四姓欲

治之夏乃遊逸東詣京師太祖宿聞其名甚禮遇之文帝

又嘉其才黃𥘉中爲秘書丞帝常與夏推論書傳未嘗不

終日也毎呼之不名而謂之薛君夏居甚貧帝又顧其衣

薄解御𫀆賜之其後征東將軍曹休來朝時帝方與夏有

所諮論而外啓休到帝引入坐定帝顧夏目之於休曰此

君秘書丞天水薛宣聲也冝共談其見遇如此

魚豢魏略曰薛夏爲秘書丞時秘書嘗公事移蘭臺蘭臺

自以臺也秘書丞時爲署耳謂夏不得儀當有坐者夏報

曰蘭臺爲外臺秘書爲内閣臺也閣也何不相移之有蘭

臺無以折之

又曰嚴苞以髙才黃𥘉中入爲秘書丞數奏文賦帝甚異

晉書𥞇紹以父得罪靖居私門山濤領選啓武帝曰康誥

有言父子罪不相及𥞇紹賢侔郄缺冝加旌命請爲秘書

郎帝謂濤曰如卿所言乃堪爲丞何但郎也乃發詔徴之

起家爲秘書丞

王隱晉書曰𢈔峻字山甫愽學有才爲秘書丞遍觀古今

聞見益優

虞預晉書曰何禎字元幹廬江人也爲尚書郎特詔叅祕

書丞祕書夲有一丞時尚未轉遂以楨爲右丞右丞之置

自楨始也

檀道論晉陽秋曰太元十八年王謐爲秘書丞乃表前尚

書殷允中書郎張敞太子後率郄儉之故太常桓石秀是

多書之家請秘書郎分局採借

齊書曰王儉字仲寳爲秘書丞上表求校墳籍依七略撰

七志四十卷獻之

又曰張率字士簡呉郡人遷秘書丞髙祖曰秘書丞天下

清官東南胄緒未有爲之今以相處爲卿定名譽

齊職儀云秘書丞銅印墨綬

南史劉孝綽遷祕書丞武帝謂舎人周捨云第一官當用

第一人故以孝綽居此職

後魏書李彪字道固遷秘書丞分領著作事自文成帝己

來至於大和崔浩髙允著述因書編年序録爲春秋之體

遺落時事一二無存彪與秘書令髙祐始奏從遷固之體創

爲紀傳表志之目焉

又曰李輔子伯尚少有重名髙祖每云此李氏之千里駒

勑撰太宗起居注㝷遷秘書丞

後周書曰栁虬爲秘書丞時秘書雖領著作不叅吏事自

虬爲丞始令監掌焉

王肅論秘書表云青龍中議秘書丞郎與愽土議郎同職

近日月冝在三臺上

又曰秘書丞郎冝比尚書郎侍御史令侍御史乗犢車奏

事用尺一秘書丞郎乘鹿車猶用尺奏恐非陛下崇儒之

夲意也

     秘書郎

六典曰秘書郎四人從六品上晉起居注云武帝遣秘書

圖書分爲甲乙景丁四部使秘書郎各掌其一焉

魏志曰王基字伯輿東萊人也時青土𥘉定刺史王凌特

表請基爲别駕後召爲私書郎凌復請還之司徒王朗辟

基凌又不遣朗書却州曰取宿衛之臣留秘閣之吏所希

聞也凌猶不遣凌流稱青土盖亦由基恊和之輔也

又曰鍾㑹字士季敏惠夙成時蔣濟著論謂觀其眸子可

以知人㑹年五歳見濟濟大竒之正始中以賜官郎中爲

秘書郎

蜀志曰郄正字令先安貧好學愽渉墳籍弱冠能屬文入

爲秘書史轉令史遷秘書郎性澹於榮利尢躭文章自司

馬王楊班傳張蔡之儔遺文篇賦及當世美書善論益部

有者則鑚鑿推求略皆寓目

王隱晉書曰鄭黙字思元爲秘書郎刪省舊文除其浮穢

時陳留虞松爲中書令謂黙曰而今而後朱紫别矣

又曰左思專思三都賦杜絶人事自以所見不愽求爲秘

書郎

虞預晉書曰司馬彪少篤學不倦好色薄行不交人事專

精學問大始中爲秘書郎後轉爲丞

晉太康起居注曰秘書丞桓石綏啓校定四部書詔郎中

四人各掌一部

晉令云秘書郎掌外三閣經書覆省校閱正定脫誤

沈約宋書曰秘書郎四人後漢校書郎也

又曰蕭惠開雖貴戚而車服簡素𥘉爲秘書郎秘書著作

並名家年少惠開意趣與之多不同比肩或三年不共語

宋書曰王敬弘子恢之爲秘書郎使求爲奉朝請與恢之

書曰秘書有限故有競朝請無限故無競吾欲使汝處無

競之地文帝許之

梁書曰張纉字伯緒爲秘書郎固求不遷欲遍觀閣内圖

後魏書髙謐字安乎有文武才度天安中以功臣子召入

禁中除秘書郎典秘閣謐以墳典殘𡙇奏廣訪郡邑大加

繕冩由是代京圖籍莫不審正 通典曰宋齊秘書郎皆

四貟尤爲美職皆爲甲族起家之選待次入𥙷其居職例

十月便遷

又曰秘書郎自齊梁之末多以貴遊子弟爲之無其才實

故當時諺曰上車不落則著作體中何如則秘書王肅表

曰臣以爲秘書職於三臺爲近宻中書郎在尚書丞郎上

秘書丞郎冝次尚書郎下不然則冝次侍御史下秘書丞

郎俱四百石遷冝比尚書郎出亦冝爲郡此陛下崇儒術

之盛旨也尚書郎侍御史皆乗犢車而秘書丞郎獨鹿車

不得朝腵又恐非陛下轉臺郎以爲秘書丞郎之夲意也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