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百三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三十三 太平御覽 卷之二百三十四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三十五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三十四

 職官部三十二

  著作郎  著作佐郎 校書郎  正字

     著作郎

續漢書曰𢎞農楊彪字文先多識愽聞與諸郎著作東觀

王隱晉書曰陳壽爲著作佐郎遷大著作

又曰陸士衡以文學爲秘書監虞濬所請爲著作郎議

晉書限斷

又曰何嵩善史漢爲著作

晉書曰元康元年詔著作郎舊⿰𥘈籴中書而秘書旣典司文

籍今改中書著作郎爲秘書著作郎

晉中興書曰孫盛歷散𮪍常侍秘書監常領著作

又曰孫綽爲散𮪍常侍領大著作于時才筆之士綽爲其

又曰李充爲大著作于時典籍混亂充刪除煩重以𩔖分

作四部秘閣以爲永制

又曰謝沈爲祠部郎何充𢈔冰以沈有史才遷大著作

晉太興起居注曰元帝依故事召陳郡王隱待詔著作單

衣介幘朔望朝著作之省

沈約宋書曰何丞天除著作郎撰國史丞天時年巳老而

諸佐郎並名家年少荀伯子嘲之常呼爲妳母丞天曰卿

當云鳯皇將九子妳母何言耶

又曰著作郎後漢官後漢巳來太史但掌天文律曆而巳

其國記撰述悉在著作江左王導表著作爲史官是也後

漢東觀有著作郎

後魏書崔浩好文學時人莫及天興中給事秘書轉著作

郎太祖以其工書常置左右太祖季年威風嚴峻宦者左

右多以微過得罪莫不逃隱浩獨恭勤不怠或終日不歸

太祖知之輙命賜以御粥其砥直任時不爲窮通改節皆

此𩔖也

又曰程駿拜著作郎顯祖屢引與論易老之義顧謂群臣

曰朕與此人言意甚閑暢又問駿曰卿年幾何對曰臣六

十有一顯祖曰昔太公旣老而遭文王卿今遇朕豈非早

也駿曰臣雖才謝吕望而陛下尊過西伯覬天假餘年竭

六韜之效

又曰韓顯宗除著作郎髙祖曽謂顯宗及程靈虬曰著作

之任國言是司卿等之才朕自委悉中省之品卿等所聞

(⿱艹石)欲取古人班馬之徒固自遼闊(⿱艹石)求之當代文學之能

卿等應推崔孝伯

又曰趙逸爲赫連屈丐著作郎世祖平統万見逸所書曰

此竪無道安得爲此言乎作者誰也其速推之司徒崔浩

進曰彼之謬述亦猶子雲之美新皇王之道固冝容之世

祖乃止

三國典略曰齊主以其著作郎祖珽數上宻啓命中書門

下二省斷珽奏事𥘉珽爲秘書郎用芳林遍略質摴蒲錢

又陳元康𬒳傷將死慿珽作書屬家累并云祖喜邊有少

許物冝早索取珽不通此書喚喜私問得金二十五鋌唯

與喜二鋌餘並自入祖喜告元康二弟叔諶季璩等叔諶

以語楊愔愔嚬眉荅曰恐不益亡者因此得停其後齊文

宣以珽爲秘書丞盗遍略事發付平陽王淹令録珽付禁

淹遣使收珽珽便私迯黃門侍郎髙德正謀云但宣命向

秘書稱奉并州進止須經史各部仰丞親自檢校催遣如

此則珽意自安夜當還宅然後掩捉之果如德正所圖遂

縛送廷尉據犯當死文宣以其伏事先代除名爲民愛其

才𠆸令直中書普選勞舊遷爲著作

唐書曰著作郎鄧隆上表請編録御製詩集太宗冲讓不

許隆好學多𠆸王充兄子太之守河陽也引隆爲賔客大

見親遇及太宗攻洛陽遣書諭太隆爲太復書言辭不遜

洛陽平後隆懼罪變姓名自號隱𤣥先生竄於白鹿山黃

冠野服不接人事貞觀𥘉徴授國子主簿與愽陵崔仁師

昌𥠖慕容善行𢎞農劉顗新野康安禮河東敬播俱爲修

史學士隆負宿罪猶不自安太宗聞之遣房𤣥齡謂之曰

爾爲王太作書誠合重責但各爲其主於朕何有惡哉朕

今爲天子何能追責疋夫之過爾冝坦然勿懐危懼也擢

授著作郎及修史成㝷卒撰東都記三十卷爲學者所重

又曰龍朔二年改著作郎爲司文郎中佐郎爲司文郎

又曰劉允濟傳垂拱四年明堂𥘉成允濟奏上明堂賦以

諷則天甚嘉歎之手製襃美拜著作郎

陶氏職官要録曰著作郎舊視通直郎史才富愽者爲之

應亨集讓著作表曰自司𨽻校尉奉至臣五葉著作不絶

郷族以爲美談

     著作佐郎

王隱晉書曰武帝欲以郭𤦺爲佐著作郎問尚書郭彰彰

憎𤦺不附巳荅詔不識上曰(⿱艹石)如卿言烏丸家兒能事卿

即堪郎矣及趙王倫篡又欲用𤦺𤦺曰我巳爲武帝吏不

能復爲今丗吏終於家

又曰華嶠漢書十典未成秘書監繆徴奏嶠少子暢爲著

作佐郎卒成十典

晉中興書曰郭璞奏南郊賦中宗見賦嘉其才以爲著作

佐郎

又曰華譚爲秘書監時晉陵朱鳯呉郡呉震等以單族有

史才白首衡門譚薦二人擢𥙷著作佐郎並皆稱職

沈約宋書曰謝𥙿字景仁陳郡陽夏人也㑹稽王世子元

顯嬖人張法順權傾一時内外無不造門者唯景仁不至

年三十方爲著作佐郎桓𤣥誅元顯見景仁謂四坐曰司

馬庶人父子云何不敗遂令謝景仁三十方作著作佐郎

後魏書曰宋弁字義和爲著作佐郎㝷除尚書殿中郎中

髙祖曽因朝㑹之次歷訪治道弁年少官微自下而對聲

姿清亮進止可觀髙祖稱善者乆之因是大𬒳知遇賜名

爲弁意取弁和獻玉楚王不知寳之理也

後周書曰𥠖景熈字季明正定古今文字於東閣大統

末除安西將軍㝷拜著作佐郎於時倫軰皆位兼常伯車

服華盛唯季明獨以貧素居之而無愧色又勤於所職著

𫐠不怠然性尤專固不合於時是以一爲史官十年不調

張華别傳曰陳壽好學善著述論著作佐郎當時夏侯湛

等多欲作魏書見壽所作即壞巳書

文士傳曰束晢晚應司空辟入府六日除著作佐郎著作

西觀撰晉書草創三帝紀及十志

又曰張載作濛汜賦太僕傅𤣥見賦歎息稱善以車迎載

言談終日𤣥𭰹貴重載遂知名起家徴爲佐著作郎

     校書郎

六典曰校書郎八人正九品上掌讎校典籍刋正文字

漢書曰劉歆字子駿少以通詩書能屬文召見成帝時待

詔宦者署爲黃門郎河平中受詔與父向領校秘書講六

蓺傳記諸子無所不究

又曰王莽劉棻時楊雄校書天禄閣上治獄使者來欲収

雄雄恐不能自免廼從閣上自投下幾死莽曰雄素不與

事何故在此問其故廼劉棻嘗從雄學作竒字雄不知情

有詔勿問

後漢書曰馬融字季長愽通經籍永𥘉二年大將軍鄧騭

聞融名召爲舎人四年拜爲校書郎中詣東觀典校秘書

是時鄧太后臨朝騭兄弟秉政以爲文德可興武功冝廢

遂寢蒐狩之禮息戰陣之法故使猾賊縱橫乘此無備融

乃感激以爲文武之道聖賢不墜五才並用無或可廢乃

上廣成頌以諷諌

王隱晉書曰鄭黙字思元爲秘書郎刪省舊文除其浮穢

著魏中經中書令虞松謂黙曰而今而後朱紫別矣

晉令曰秘書郎掌中外三閣經書覆校闕遺正定脫誤

晉太元起居注曰秘書丞桓綏啓校定四部書詔遣郎中

四人各掌一部

唐書曰楊烱華隂人㓜聦敏愽學善屬文神童舉拜校書

郎爲崇文館學士

     正字

六典曰正字四人正九品下掌定典籍刋正文字

唐書曰陳子昂苦節讀書尤善屬文髙宗靈駕將還長安子

昂詣闕上書陳東都形勝可以安置山陵𨵿中險旱西行

不便則天召見竒其對拜麟臺正字

又曰呉通𤣥道瓘爲太子諸王授經而通𤣥兄弟出入禁

掖𢘆侍太子遊通𤣥與兄通微俱愽學善屬文文彩綺麗

通𤣥㓜應神童釋褐秘書省正字

又曰蘇弁字元容京兆武功人也弁少有文學舉進士授

秘書省正字

唐明皇𮦀録曰劉晏以神童爲秘書秘書省正字上問晏

曰正字正得幾字晏曰天下字皆正唯朋字未正𤣥宗大

竒之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