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百四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四十二 太平御覽 卷之二百四十三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四十四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四十三

 職官部四十一

   儀同    特進    揔叙大夫

   金紫光禄大夫       光禄大夫

   太中大夫  中大夫   中散大夫

   柱國    奉朝請   致仕

     儀同

東觀漢記曰鄧騭字昭伯延平元年拜爲車𮪍將軍儀同

三司儀同三司始自騭也

蜀志曰黄權降魏文帝善之景𥘉三年拜車𮪍將軍儀同

三司

王隱晉書曰太始七年以鄭袤爲司馬天子臨軒遣使就

第拜授袤遣息稱疾上送印綬至于十數乆之見許其侯

就第拜儀同三司置舎人官𮪍賜床帳簟褥錢五十萬

又曰華廙爲太子少傅甚得輔導之義河南尹韓夀賈后

之妹夫欲以女配廙不許由是有恨故不正三司疾篤乃

拜儀同三司

晉起居注曰太始八年詔曰衛將軍羊祜歷文武有佐命

之勲其爲車𮪍將軍開府如三司之儀

又曰元年詔曰中書監光禄大夫張華歷丗腹心情所慿

頼故疇其勲績使儀同三司而虚冲挹損難違髙尚其以光

禄大夫儀同三司夲職如故又給親信满百人

又曰元康元年詔曰光禄大夫王戎光禄大夫裴楷開府

辟召儀同三司

晉中興書曰郗愔咸安元年拜都督浙江東五都諸軍事進

位鎮軍開府儀同三司辭不受

又曰蔡謨免皇太后詔以謨爲左光禄大夫開府儀同三

司遣謁者孟洪就加𠕋命謨上䟽陳謝遂以疾篤不朝賜

机杖門施行馬

齊書曰徐孝嗣加開府儀同三司孝嗣聞有詔歛容謂左右

曰吾德慙古人位登衮職將何以堪之明君可以理奪必

當死請(⿱艹石)不𫉬命正當角巾丘園待罪家巷耳故讓不受

齊職儀曰開府儀同三司置舎人官𮪍建𥘉三年馬防爲

車𮪍將軍儀同三司魏以黄權爲車𮪍開府此後甚衆將

軍開府依大司馬朱服光禄大夫開府依司徒皂服

北史曰裴文舉武成二年就加使持節驃𮪍大將軍儀同

三司蜀土沃饒啇販百倍或有勸文舉規利文舉荅之曰

利之爲貴莫(⿱艹石)安身身安道隆非貨之謂是以不爲非惡

財也

後周書曰李賢遷驃𮪍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太祖之奉魏

太子西廵也至原州遂幸賢第讓齒而坐行郷飲酒禮焉

其後太祖又至原州令賢乗輅俻儀服以諸侯㑹遇禮相

見然後幸賢弟歡宴終日凡是親族頒賜有差

陳書章昭逹以平留異功授鎮前將軍開府儀同三司𥘉

文帝甞夢昭逹𦫵台鉉及旦以夢吿之至是侍宴酒酣頋昭

逹曰卿憶夢不何以償夢昭逹對曰當效犬馬之用以盡

臣節自餘無以奉償

隋書曰何稠安集嶺南有欽州刺史寗猛力帥衆迎軍𥘉猛

力掘山洞欲圖爲逆至是惶懼請身入朝稠以其疾篤因

示無猜貳遂放還州與之約曰八九月間可詣京師相見

稠還奏狀上意不懌其年十月猛力卒上謂稠曰汝前不

將猛力來今竟死矣稠曰猛力共臣爲約假令身死當遣

子入侍越人性直其子必來𥘉猛力臨終誡其子長真曰

我與大使爲約不可失信於國士汝葬我訖即冝上路長

真如言入朝上大恱曰何稠著信蠻夷乃至於此以勲授

開府

齊王儉拜儀同三司章曰臣聞日中則昊盈虚之定分器

满必傾往覆之常理遂乃班同衮章爕和台曜外叅論道

内揔百司物議惟塵自識非據

梁𢈔肩吾爲武陵王拜儀同章曰臣宅慶紫霄聮休皇極

地均西月旣無跡而成髙仕(⿱艹石)乗風故不行而自逺今者

四郊無壘天下同文都尉春田猶居塞外單于冬獵不入

漁陽臣坐牧三邊非勞七戰豈能屯兵大夏封萬里之侯

飛箭聊城受千金之夀論其才望有懼茂弘先佩印綬常

羞叔度○隋江揔太保蕭公謝儀同三司表曰阪泉野戰曽

無汗馬之勞代邸運籌又闕前驅之勇薄伐專征早遊邊

外執玉奉酎又𧇊朝則王人降止朝𠕋逺臨奉述勑書曲

停表奏滄波阻夐旣杜敬仲之辭𨵿路攸長致絶趙衰之

讓心馳紫路登文石而莫由目送白雲拜承明之未果

     特進

東觀漢記曰鄧禹右將軍官罷以特進奉朝請

漢雜事曰諸侯公德優盛朝廷所敬異者賜位特進在三

公上無秩

後漢書曰梁啇以女立爲皇后妹爲貴人加啇位特進更増

國士賜安車駟馬

謝承後漢書曰趙典道懿尊爲國師位特進七爲列卿寢

𬒳瓦器食也

晉書百官表曰特進官品第二漢制皇后之父率爲此官

傅咸奏曰公品第一執珪坐侍臣之上特進品第二執皮

帛坐侍臣之下今啓特進冝執壁繼公

沈約宋書曰特進魏丗驃𮪍將軍劉放衛將軍孫資等遜

位以侯就第並位特進其諸官加特進者從夲官供給特

進但爲班位而巳不别有吏卒車服也

齊職儀曰特進以功德特進見之

後魏書曰刀雍拜特進皇興 中雍與隴西王源賀及中

書監髙充等並以𦒿年特見優禮錫雍几杖劒履上殿日

致珎羞焉

北史曰穆紹加特進時侍中元順與紹同官順常因醉入

寢所紹擁被而起正色讓順曰老身二十年侍中與卿先

君亟連職事縱卿後進何置相排突也遂謝事還家詔諭

乃起

唐書官品志曰特進左右光禄金紫銀靑等光禄大夫用

人俱以舊徳就閑者居之

     揔叙大夫

白虎通曰大夫爲言大扶進人也

毛詩衛淇澳碩人曰大夫夙退無使君勞大夫未退君聽朝於路寢夫人

聽内事於正寢大夫退然後罷也箋云莊姜始來時衛諸大夫朝夕者皆早退無使我君之勞倦以君夫人新爲配

偶冝親親之也

毛詩節南山雨無正曰大夫離居莫知我 則勞也箋云正長也官長之大

夫厲王流于SKchar而皆散處無復知我民之見疲勞也三事大夫莫肯夙夜邦君諸侯

莫肯朝夕箋云王流在外三公及諸侯隨而行者皆無君臣之禮不肯晨夜朝暮省王也

周禮秋官下朝大夫曰掌邦家之國治邦家王子弟公卿及大夫之菜地也

邦家之治於國者必因其朝大夫然後聽之

禮記曲禮上曰大夫七十而致事(⿱艹石)不得謝謝去也君貪其德而留之

則必賜之几杖行役以婦人適四方乗安車自稱曰老夫於

其國則稱名越國而問焉必告之以其制他國問其老者必以制度告之

     金紫光禄大夫

于寳晉紀曰尚書僕射季胤母䘮拜金紫光禄大夫給

吏卒門施行馬

三國典略曰房謨夲姓屋氏髙勃海王入洛授金紫光禄

大夫累賜奴婢率多放免王後賜生口黥靣爲房字而付

     光禄大夫

漢書百官表曰光禄勲属官有大夫掌議論

漢書曰谷永旣爲大將軍王鳯擢爲光禄大夫永奏書謝

鳯曰永斗筲之材質薄學杇無一日之雅左右之方將軍

恱其狂言擢之皂衣之吏厠之争臣之未

又曰金日磾爲光禄大夫親近未甞有過上信愛之

又曰貢禹上書云貧老家貲不满萬錢拜光禄大夫賜益

多家益冨伏自念無報厚德日夜慙愧

又曰杜陵王仲翁霍光以爲光禄大夫仲翁出入蒼頭廬

兒傳呼甚尊寵

又曰蔡義上書云臣山東草萊之人行能無所比容貌不

及衆然而不弃人倫者以聞道於先師願賜清間之讌得

舒精思於前上即見說詩甚恱擢爲光禄大夫

東觀漢記曰張堪字子孝爲光禄大夫數諌堪常乗白馬

光武毎有異政輙曰白馬生且復諌矣

又曰樊宏字靡卿爲光禄大夫爲人謙素畏慎每朝㑹迎

期先到俯伏待事時至乃起帝聞之勑臨朝乃告勿令䂊

後漢書曰鄧太后從樊准議悉以公田賦與貧人即擢准

與議郎吕倉並守光禄大夫准使兾州倉使兖州准到部

開倉廩食廪(“㐭”換為“面”)慰安生業流人咸得蘇息

又曰魏文帝受禪欲以楊彪爲太尉先遣使示旨彪辝曰

彪俻漢三公遭代傾亂不能有所𥙷益耄年𬒳病豈可賛

惟新之朝遂固辭乃授光禄大夫賜几杖衣𫀆因朝㑹引

見令彪着布單衣鹿皮冠而入待以賔客之禮

華矯後漢書曰鄧彪遭後母憂毀瘠過禮因疾乞身以光

禄大夫行服

漢書解詁曰武帝以中大夫爲光禄大夫與博士俱以儒

雅之選異官通職周官所謂官聮者也温故知新率由舊

章皆能明古今辨章舊聞者也

漢書百官表注曰光禄大夫古官也銀章青綬

漢官儀曰光禄大夫秩比二千石不言属光禄大夫勲門

外特施行馬以旌別之

魏志曰常林字伯槐河内温人也時論林節操清峻欲致

之公輔而林遂稱疾篤拜光禄大夫

又曰黄𥘉四年詔給光禄大夫楊彪吏卒門施行馬

吴志曰八月遣光禄大夫周弈石偉廵行風俗察將吏清

濁民所疾苦爲黜陟之詔

王隱晉書曰劉毅字仲雄年七十告老以光禄大夫致仕

門施行馬賜錢百三十萬

晉書曰王覽爲宗正卿致仕詔遣殿中醫療疾給藥後轉

光禄大夫門施行馬

又曰鄭襃魏景元𥘉疾病失明屢乞骸骨不許拜光禄大

又曰華表字偉容歆子也太始中爲太中大夫禄賜與卿

同門施行馬

晉陽秋曰李喜乞老以爲光禄大夫門施行馬

晉中興書曰王藴字仁修烈宗將納后訪于公卿僕射安

曰王藴地望可與國㛰定后旣立徵拜金紫光禄大夫

又曰祖納字士言少持操行能言名理遷右光禄大夫

又曰荀組字太章頴川人也弱冠太尉王夷甫見而稱之

爲光禄大夫

又曰荀松字景猷組族子也弱冠大原王濟甚相器重拜

右光禄大夫

又曰賀循字彦士㑹稽人也節操髙厲童齓不群言行舉

動必以禮讓行有餘力則精書學由是愽覽群書尤明三

禮爲江表儒宗拜右光禄大夫

又曰頋和字君季榮族子也和二歳失父揔角便有清操

弱冠知名族父榮雅器之曰此吾家千里駒也興吾宗者必

此子矣康帝即位爲尚書僕射更拜銀青光禄大夫又遷

左光禄大夫

晉諸公賛衛尉𫝊祇以風疾遜位加光禄大夫門施行馬

齊書云周盤龍丗祖講武令盤龍領軍校尉騁矟以疾爲

光禄大夫

後魏書曰李茂字中宗爲光禄大夫茂性謙愼以弟仲寵盛

懼於盈滿遂託以老疾固請遜位髙祖從之聽食大夫禄

還私第

汝南先賢傳曰郭憲爲光禄大夫上欲到三輔憲諌曰天

下𥘉定車駕未可以廵上遂行憲當車拔佩刀以斷車靷

上不止到弘農兵起頴川上曰恨不用光禄之言於是乃

樊英別傳曰詔書告南陽太守五官中郎將樊英委榮辝

禄不降其節志不可奪今以英爲光禄賜還家在所縣給

榖千斛常以八月存髙年給羊一頭酒三斛

荀氏家傳曰闓字道明性清静善談論遷光禄大夫以君

面似胡明帝謂爲神明胡子

    太中大夫

韋昭辨釋名曰太中大夫大夫之中最髙大也

漢書曰陸賈楚人也以客從髙祖定天下以口辨居左右

常使諸侯中國𥘉定尉佗平南越因王之髙祖使賈賜佗

印爲南越王賈說佗令稱臣奉漢約歸報高帝太悅拜賈

爲太中大夫

又曰東方朔字曼倩平原厭次人也拜太中大夫觀察顔

色直言切諌上常用之

東觀漢記曰來歙字君叔南陽新野人也歙有大志慷慨

治春秋左氏東詣洛陽見上大喜曰君叔獨勞苦即解𬒳

䄡𥜗以衣歙拜太中大夫

後漢書徴郭伋太中大夫賜宅一區及帷帳錢榖以充其

家伋輙散與宗親九族無所遺餘

司馬彪續漢書曰張湛拜太中大夫病居東門𠉀舎故時

人号之爲中東門君上數存問賞賜

魏志曰管寧字㓜安北海朱虚人也年十六䘮父中表𢚓

孤貧咸共贈賻悉辝不受長八尺美鬚眉與平原華歆

同縣邴原相友黄𥘉四年詔公卿舉獨行君子司徒華歆

薦寧文帝以寧爲太中大夫固辭不受

又曰韓曁字公至明帝詔曰太中大夫曁澡身浴德志節

髙潔年逾七十守道弥固可謂純篤老而益劭者也其以

曁爲司徒

呉志曰裴𤣥字彦黄下邳人也少有學行官至太中大夫

梁書曰頋憲之字士思風疾求還吴天監二年授太中大

夫雖累年宰郡資無擔石及歸環堵不免飢寒

     中大夫

漢書曰晁錯對䇿書百餘人唯錯爲髙最乃遷爲中大夫

又曰倪寛以侍御史見上語經學從問尚書一篇擢爲中

大夫

     中散大夫

東觀漢記曰牟長字君髙少篤學治歐陽尚書諸生着緑

前後萬人建武十四年徵爲中散大夫

後漢書曰魯丕字叔陵遷中散大夫時賈逵薦丕道藝深

明冝見任用因和帝朝㑹召見諸儒丕與侍中賈逵尚書

令黄香等相難數事帝善丕說罷朝特賜冠㥽履襪衣一襲

續漢書曰譙玄字君黄能說春秋遷中散大夫

     柱國

北史曰李敏美姿容善𮪍射開皇𥘉周宣后樂平公主有女

娥英妙擇婚對勑貴公子弟集弘聖宫者日以百數公主

選取敏禮儀如帝女後將侍宴公主謂敏曰我以天下與

至尊唯一女夫當爲汝求柱國(⿱艹石)授餘官慎無謝及進見

上親御琵琶敏舞大恱爲公主曰敏何官對曰一白丁耳

上謂敏可授儀同敏不荅上曰不满尓意耶令授開府又

不謝上曰公主有大功於我敏迺拜蹈舞遂於坐發詔授

柱國〇五代史後唐天成三年五月詔曰開府儀同三司階

之極太師官之極封王爵之極上柱國勲之極近代巳來

文臣官階稍髙便授柱國歳月未深便轉上柱國武資不

計何人𥘉官便授上柱國官爵非無次第階勲俻有等差

冝自此時重修舊制今後凡是加勲先自武𮪍尉經十二

轉乃授上柱國永作成䂓不令踰越雖有是命竟不革前

     奉朝請

漢書曰王陵爲太傅杜門謝疾竟不朝請

續漢書曰前漢列侯奉朝請在長安位次三公漢武時宣

帝爲皇曽孫令奉朝請

東觀漢記曰建武中鄧禹失司徒特進奉朝請

漢官解詁曰三輔職如郡守獨奉朝請成帝丞相張禹遜

位特進奉朝請又以開内侯蕭望之奉朝請奉朝請之號

則非爲官如淳曰諸侯春朝天子曰朝秋曰請雖國戚及

勲門子弟爲之但預朝請㑹而巳

晉起居注曰孝武寕康三年詔隴西王丗子越駙馬都尉

楊邈並可奉朝請侍從左右與太子遊處

沈約宋書曰奉朝請無貟外夲不爲官漢東京罷省三公外

戚宗室多奉朝請奉朝請者奉㑹朝請召而巳

又曰王敬弘子恢之𬒳召爲祕書郎敬弘求爲奉朝請與

恢之書曰秘書有隄故有競朝請無限故無競吾欲使汝處於不

競之地太祖嘉而許之

北齊書曰祖鴻勲爲州主簿僕射臨淮王彧表薦鴻勲有文

學冝試以一官勑除請人謂之曰臨淮舉卿便以得調

竟不相謝恐非鴻勲曰爲國舉才臨淮之務祖鴻勲何事

從而謝之彧聞而喜曰吾得其人矣

後魏書曰崔光韶事親以孝聞𥘉除奉朝請光韶與弟光

伯雙生操業相侔特相友愛遂經吏部尚書李冲讓官於

光伯辝色懇至冲爲奏聞髙祖嘉而許之

又曰裴詢字敬叔美儀皃多藝能音律愽弈咸所開解起

家奉朝請

又曰梁景伯生於桑乾少䘮父以孝聞家貧傭書自給養

母甚謹尚書盧淵稱之於李冲冲時典選㧞爲奉朝請

     致仕官

晉書曰王祥致仕詔賜几杖床帳簟蓐以舎人六人爲睢陵

公舎人

又曰鄭冲致仕詔賜安車駟馬床帳簟蓐

五代史曰鄭韜以户部尚書致仕自襁褓迨於懸車事真

僞十一君凡七十載所任無官謗無私過三持使節不辱君

命士無賢不肖皆㳟巳接納晚年背傴時人咸曰鄭傴不

迃平生交友之中無𨻶怨親族之間無愛憎恬和自如性

尚閑簡及致政歸洛甚愜終焉之旨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四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