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百四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四十三 太平御覽 卷之二百四十四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四十五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四十四

 職官部四十二

  太子太師  太子太𫝊  太子太保

  太子少師  太子少傅  太子少保

     太子太師

六典曰太子三師以道德輔教太子者也止於動静起居

言語視聽皆有以師焉

禮記文王丗子曰教丗子必以禮樂樂所以修内也禮所

以修外也禮樂交錯於中發形於外是故其成也懌出則有師

是以教喻而德成也師也者教之以事而諭諸德也

大戴禮曰昔者周成王㓜在襁褓之中太公爲太師

唐書官品志曰太子太師太傅太保是爲三師掌師範訓

導輔詡

     太子太傅

禮記曰三王教太子立太傅少傅以養之太傅在前少傅

在後

史記曰萬石君姓石名奮無文學㳟謹無比遷爲太子太傅

又曰夏侯勝爲太子太傅受業詔撰尚書論語賜黄金百

斤年九十卒官賜冢塋葬平陵太子賜錢二百萬爲勝素

服五日以報師傅之恩儒者以爲榮

漢書曰景帝栗太子以竇嬰爲太傅十年栗太子廢嬰争

不能得謝病屏居藍田山下數月諸竇賔客辯士說請遂

起朝

又曰蕭望之字長倩爲太子太傅以論語授太子

又曰叔孫通爲太傅髙帝欲立趙王廢太子通諌曰昔晉

獻公以驪SKchar故廢立太子晉國亂者數十年秦不早定扶

蘇終使滅祀今太子仁孝陛下必廢嫡立庶臣願先伏誅

以頸血汙地上曰公罷吾戲耳通曰太子天下夲夲一揺

天下振動奈何以天下戲乎

又曰踈廣字仲翁爲太傅弟受爲少傅朝廷以爲榮皆請

免歸郷里公卿祖餞東都門外百姓觀者歎曰賢哉二大

夫𥘉太子外祖許伯以太子少請使其弟舜監護太子家

廣曰太子國儲副君師友必天下英俊不冝獨親外家今

官屬以備(⿱艹石)親䁥外家非所以廣太子德於天下也上善

東觀漢記曰建安二十八年大㑹百官詔問誰可傅太子

者羣臣承意皆言太子舅執金吾隂識可愽士張佚正色

曰今陛下立太子爲隂氏乎爲天下乎即爲隂氏則隂侯

可爲天下則固冝用天下之賢才上稱善曰欲置傅者以

輔太子也今愽士不難正朕况太子乎即拜爲太子太傅

又曰張湛字子孝爲太子太傅及郭后廢因稱疾拜太中

大夫病居中東門𠉀舎故時人號中東門君帝數存問賞

賜後大司徒戴渉𬒳誅帝強起湛以代之至朝堂遺失溲

因自陳疾篤不能復任朝事遂罷之

後漢書曰明帝以鄧禹先帝名臣拜太子太傅也

應劭漢官曰太子太𫝊日就月將琢磨玉質言太子有玉

之質琢磨以道也

魏志曰何SKchar代涼茂爲太子太𫝊毎月朔太傅入則太子

正法服而禮焉

吴志曰吴粲遷太子太傅遭二宫之變抗言執正明嫡庶

之分欲使魯王出住夏口遣楊笁不得令在都邑又數以

消息語陸遜遜時駐武昌連表諌争由此爲笁等所譛害

又曰孫權寢疾徴大將軍諸葛恪爲太子太傅㑹稽太守

滕胤爲太常並受詔輔太子

又曰闞澤字德閏㑹稽山隂人拜太子太傅領中書孫權

甞問書傳篇賦何者爲美澤欲諷諭以明治亂因對賈𧨏

過𥘿論最美權覽讀焉

又曰程秉字德樞汝南南頓人也秉事鄭玄避亂交州與

劉熈考論大義遂愽通五經士爕命爲長史權聞其名儒

以禮徴秉旣到拜太子太傅

又曰張温字惠恕吴郡吴人也温少脩節操容貌竒偉權

聞之以問公卿曰温當今與誰爲比大司農劉基曰可與

全琮爲輩大常頋雍曰基未詳其爲人也今無輩權曰如

是張允不死也徴到延見文辭占對觀者傾竦權改容加

禮罷出張昭執其手曰老夫託意君冝明之拜議郎選曹

尚書尋遷太子太傅

晉起居注曰武帝太始三年始置太子二傅是時官事大

小皆由二傅太傅立章少傅寫之

晉中興書曰賀循字彦先爲太子太傅詔曰循清直履道

秉尚貞貴居身以冲約爲夲立德以仁讓爲行可躬訓儲

宫黙而成化

唐書官品志曰太子太傅一人位視尚書令少傅一人位

視左僕射

魏故事曰太𫝊於太子不稱臣少𫝊稱臣

     太子太保

禮記曰保也者慎其身以輔翼之而歸諸道者也

晉書曰劉寔字子真以特進開府加太子太保

晉中興書曰懷帝以荀組爲侍中特進行太子太保

傅暢晉賛曰賈充爲太尉行太子太保以公位重其爲保

傅㦯行或領各隨其時

後魏書曰顯祖將禪位於京兆郡王子推隴西王源賀並

固諌陸馥抗言曰皇太子聖德承基四海屬望不可橫議

國之紀臣請刎頸殿廷有死無二乆之帝意乃解詔曰

馥直臣也其能保吾子乎遂以馥爲太保

     太子少師

六典曰太子三少掌奉皇太子以觀三師之道德而教諭

晉書曰惠帝以衛尉裴揩爲太子少師

宋書曰太子少師少保並晉置

後魏書曰郭祚領太子少師曽從丗宗幸東宫肅宗㓜弱

祚懷一黄㼐出奉肅宗時應詔左右趙桃弓與御史王顯

  爲丗宗所信祚私事之時人謗祚者以爲桃弓僕射

黄㼐少師

唐書官品志曰太子少師少傅少保是爲三少各一人掌

皇太子以觀三師之德出則三師在前三少在後

又曰李綱拜太子少師綱有脚疾不堪踐履太宗特賜歩

輿令綱乗至閤下數引禁中問以政道又令轝入東宫皇

太子引上殿親拜之綱於是陳君臣父子之道問寢視膳

之方理順詞直聽者忘倦

又曰貞觀十三年以左僕射房玄齡爲太子少師玄齡上

表遜位詔不許太宗因謂侍臣曰太子師保古難其選(⿱艹石)

成王㓜小以周公爲𫝊左右皆賢日聞雅訓自㓜及長便

爲聖君𥘿之胡亥趙髙傅之教以刑法及其立也誅功臣

殺親族酷烈不巳旋踵而亡以此言之善惡由於習近

又曰唐休璟年力雖衰進取弥銳時宫人賀婁氏用事而

休璟爲男取其養女因以自逹拜太子少師時議譏之

又曰長慶中以兼太常卿趙宗儒爲太子少師太常有師

子樂備五方之色非㑹朝聘享不作焉至是中人掌教坊

之樂者移牒取之宗儒不敢違以狀白宰相以爲事在有

司執守不合𨵿白而宗儒憂恐不已宰相責以懦怯不任

事故換此散秩

陶氏職官録曰三少舊視左僕射冠服同三太也

     太子少傅

漢書曰上謂張良曰子房雖疾強起傅太子時叔孫通巳

爲太傅以良行少傅事

又曰匡衡字稚圭爲太子少傅數上書陳便冝少好學家

貧傭力以供資用

東觀漢記曰建興二十八年以桓榮爲少傅賜以輜車乗

馬榮大㑹諸生陳車馬印綬曰今日所蒙稽古之力也可

不勉乎

後漢書曰徴王丹爲太子少傅時大司徒侯霸欲與交友

及丹𬒳徴遣子昱𠉀於道昱迎拜車下丹下荅之昱曰家

公欲與君結交何爲見拜丹曰君房有是言丹未之許也

續漢書王丹字仲回爲太子少傅謇諤正直名德重於時

魏志曰邢顒字子昂𥘉太子未定而臨淄侯植有寵丁儀

等並讃翼其美太祖問顒顒對曰以庶代宗先丗之戒也

願殿下深重察之太祖識其意後遂以爲太子少傅

吴志曰薛綜綜子瑩瑩子兼三丗並爲太子少傅談者羙

晉書曰山濤轉太子少傅在東宫年巳七十病疾求退手

詔不聽㝷講武於宣武塲有詔濤乗歩輦導皇太子入時

尚書僕射盧欽與濤言及孫武用兵夲意武帝欣然而言

曰山少傅故是天下談士也舉坐傾心又曰何曽議太子

少傅當稱臣拜荀顗曰太之與少自二傅之名次耳非於

太子有輕重也詔曰𥘿漢巳來舊章廢滅隨時改作其故

事不可依用冝逺准古義定二𫝊不臣拜

又曰王雅爲太子少𫝊時朝望屬王珣珣亦頗以自許及

 詔用雅衆遂赴雅焉將拜遇雨請以繖入王珣不許之

因冐雨而拜雅旣貴倖威權甚振門下車𮪍常數百而善

應接傾心禮之

晉中興書曰周顗字伯仁拜太子少𫝊顗上䟽曰臣退自

忖省學不通一經智不効一官止足良難未能守分不悟

天監忘臣頑蔽乃欲使臣内管銓衡外忝𫝊訓質輕蟬翼

事重千鈞此之不可不待識而明矣

後周書曰蕭武帝建德三年授太子少𫝊増邑九百户

蕭氏以任當師傅調護是職乃作少傅箴曰惟王建國

辯方正位左史記言右史書事莫不立太子爲皇之貳是

以易稱明兩禮云上嗣東序養德震方主器束髮就學宵

雅便⿰𥘈籴朝讀百篇乙夜乃寐愛日惜力寸隂無棄親膳再

飯寢門三至小心翼翼大孝烝烝詢謀計慮問對疑承安樂

必敬無忘戰兢夫天道益謙人道惡盈漢嗣不絶乎馳道

魏儲廻還乎鄴城前史攸載後丗揚名三善旣備萬國以

SKchar周長乆實頼元良嬴𥘿短祚誠由少陽雖⺊年七百

有德至歴而昌數丗一萬無德不及而亡敬之敬之天惟

顯思光副皇極永固洪基觀德觀諭敢告職司太子見而

恱之致書勞問

陳書曰孝明帝在東宫宣武皇帝欲以崔光爲太子師傅

光固辝帝令太子南面再拜宫官皆從太子拜光北面立

不敢荅拜惟西面拜謝而出乃授光太子少傅

𫝊玄太子少傅箴曰夫金木無常方貟應形亦有隱括習

以性成故近墨者黒聲和則響清形正則影直正人在側

德義盈堂鮑肆先入蘭蕙不芳𫝊臣司訓敢告君王

     太子少保

晉書曰懷帝以光禄劉蕃爲太子少保

晉諸公讃曰惠帝以吏部尚書和嶠爲太子少保

唐書曰李綱字文紀爲太子少保髙祖以綱隋代名臣甚

加優禮每手勑未甞稱名其見重如此

唐新語曰李適之爲右相李林甫密奏其好酒頗妨政事

玄宗惑焉乃除太子少保適之遽命親故歡㑹賦詩曰避

賢𥘉罷相樂聖且銜杯爲問門前客今朝幾箇來舉朝服

其度量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四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