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五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十七 太平御覽 卷之五十八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五十九

太平御覽卷第五十八

 地部二十三

     水

釋名曰水准也平准物也廣雅天下大水四謂之四瀆江

河淮濟也瀆獨出其所而入海也

易曰坎爲水潤萬物者莫潤于水

又曰水洊至習坎

又曰水流濕

書曰水曰潤下潤下作鹹

又曰(⿱艹石)渉大水其無津涯

尚書大傳曰非水無以准萬里之平非人無以通逺道重

任也

詩曰相彼泉水載清載濁

又曰沔彼流水朝宗于海

又曰濟有深渉深則厲淺則掲有弥済盈済盈不濡䡄

盈冝濡不冝喻淫乱犯礼者也

又曰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淺矣永之游之

又曰毖彼泉水亦流于淇

又曰瀏其清矣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溱與洧方渙渙兮

春水

又曰楊之水不流束薪不流束楚不流束蒲

又曰泌之洋洋可以療飢言楽道也

禮曰夫水一勺之多及其不測黿鼉蛟龍魚鱉生焉貨財

殖焉

又曰水之於人親而不尊

又曰水無當於五色五色不得不彰

又曰𥙊宗廟水曰清滌

又曰水煩則魚鼈不大

又曰小人溺於水君子溺於口夫水近於人而易以溺

同禮曰水有時以凝

傳曰共工氏以水紀故爲水師而水名

又曰潢汚行潦之水可薦於鬼神可羞於王公

又曰鄭子産謂子太叔曰唯有德者能以寛服民其次莫

如猛火烈人望而畏之故鮮死焉水懦弱民狎而翫之則

多死焉故寛爲難也

春秋元命苞曰水之爲言演也隂化淖濡流施潜行也故

其立字兩人交一以中岀者爲水一者數之始兩人譬男

女言隂陽交物以一起也

論語曰智者樂水

又曰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舎晝夜

爾雅曰水別流曰𣲖風吹水涌曰波大波曰濤小波曰淪

平波曰瀾直波曰徑水朝夕而至曰潮風行水成文曰漣

水波如錦文曰漪水行曰渉逆流而上曰沂洄順流而下

曰泝游亦曰㳂流絶流而渡曰亂以衣渉水曰厲由SKchar

下爲掲由SKchar以上爲渉渡水處曰津済潜行水下爲泳

漢書曰成帝建始三年秋京師民無故相驚言大水至天

子親御前殿召公卿議大將軍鳯以爲太后與上及後宫

可御舟舡令吏上長安城以避水群臣皆從鳯議左將軍

王啇獨曰上古無道之國水猶不冒城郭今聖政和平世

無變革上下相安何因當有大水一日𭧂至此必訛言也

不冝令民上城重驚百姓上乃止有頃長安中稍定問之

果訛言上於是壯啇之固守數稱其議而鳯大慙自恨失

後漢書東陽人趙炳字公河能越方禁與閩中徐登遇於

烏傷溪水上禁小溪水不流

又曰竇太后臨政竇憲兄弟各擅威𫞐丁鴻上封事曰夫

壞崖破巖之水源由㳙㳙干雲蔽日之木起於葱蒨

魏略曰漢火行忌水故去洛水而加佳魏爲土土水之母

水得土而流土得水而柔故除佳加水

晉書曰陸雲先是常着衰絰上舡於水頋見其影因大𥬇

落水人救獲免

又曰佛圗澄傳襄囯城壍水源在城西五里其水源𭧂竭

勒問澄何以致水澄曰今當勑龍取水乃與弟子法首等

數人至故泉源上坐縄牀燒安悉香呪願數百言如此三

日水微流有一小龍長五寸許隨水來岀諸道士競往視之

有頃水大至隍壍皆滿

又曰鄧攸爲太乎中庶子呉郡闕守人多欲之帝以授攸

攸載米之郡俸禄無所受唯飲呉水而巳

又曰孫登性無恚怒人或没諸水中欲𮗚其怒旣岀便大

𥬇

齊書曰陸慧時爲征虜功曹與叅府軍沛國劉璡同從述

職行至呉璡謂人曰呉間張融與陸慧並宅其間有水此

水必有異味遂往酌而飲之

唐書曰新豐鸚鵡谷水清代傳云此水清天下平開皇之

𥘉暫清㝷濁至是而復清

又曰乾元中嵐州上言合河𨵿黃河水四十里間清如井

水經四日而變

又曰楊朝晟爲邠州刺史奏方渠合不波皆賊路請城其

地以俻之軍次方渠无水師徒嚚然遽有青虵乗髙而下

視其跡水隨而流朝晟令築防環之遂爲渟泉軍人仰飲

以足

又曰孔(⿱艹石)思迁庫部郎中(⿱艹石)思常謂人仕至郎中足矣至

是持一石止水滿於座右以示有止足之意

老子曰上善(⿱艹石)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處衆人之所惡故

幾於道

列子曰禹治水𡈽迷之一國无風雨霧露不生鳥獸名曰

終北有山名壷領頂有口(⿱艹石)圎環名曰滋穴有水涌出名

曰神瀵𦤀過蘭椒味過醪醴

又曰白公問扵孔子曰人可与微言乎孔子不應白公曰

(⿱艹石)以石投水何如孔子曰呉之善没者能取之曰(⿱艹石)以水

投水何如孔子曰淄澠之合易牙甞而知之白公曰人故

不可与微言𫆀

又曰人有濵河而居者習扵水勇扵泅操舟鬻渡利供百

口裹粮就斈者成徒而溺死者幾半本斈泅不斈溺而利

害如此○莊子曰君子之交淡如水

又曰秋水之至百川灌河流之大也两崖涘之間不辯牛

言其於是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尽在己矣

又曰水之性不𮦀則清莫動則平

又曰孔子𮗚扵吕梁懸水三十仞流沫三十里黿鼉魚鼈

不能游見一丈夫游之数百歩而去

又曰水之守土地審无意則止於分所以為審

又曰水静則明燭𩯭眉大匠取法焉水静猶明而況聖人

之心静乎

又曰水之積也不厚其負大舟也無力

文子曰水之性欲清沙石穢之水之爲道也廣不可極

其言𭰹不可測長極无窮逺淪无涯息耗减益過於不訾涌出日息煎乾

曰耗出川枝流曰减九野注之曰益過扵不訾者此過尾閭入大壑入无底谷

又曰水濁者魚噞喁

又曰混混之水濁可以濯吾足青青之水清可以濯吾纓

又曰水之道也大不可極深不可測上天爲雨露下地爲

潤澤

又曰猶鑿渠而止水抱薪而救火

墨水曰古語君子不鏡扵水而鏡扵人鏡扵水見面之容

鏡扵人則知𠮷㓙

管子曰水者地之血氣筯脉之流者故曰水之材也夫水

淖溺以清好仁視之黒而白精也量之至滿至止正也流

則至平義也人皆赴髙巳獨趍下卑也卑也者道之室王

者之器也淮也者五量之宗素也者五色之質也淡也者

五味之中也故水藏万物産金石故曰水神凢有五害水

一也旱二也風霧雹霜三也厲四也䖝五也五害之屬水

最爲大水有大小有逺迩水岀山而流入海命曰經水別

於他水入扵大水及海者命曰枝水山之溝流於大水及

海者命曰川水水出於地而不流者命曰渊水

淮南子曰天下之物莫柔弱於水上天則爲雨露下地則

爲潤澤万物弗得不生百事不得不成大苞群生而无所

私澤及⿰𧾷攴⿰𧾷攴蹺行也蹺微小之䖝也而不求報冨贍天下而不旣

也旣尽也德施百姓而不費徳澤加扵百姓不以爲己財費也行不可得而窮

極也流膏不止微而不可得把握也擊之无創䠶之不傷斬之

不断焚之不燃水之性也淖溺流遁錯繆相紛遁逸也錯繆相紛波相糾也

而不可靡散利貫金石強濟天下水流缺石是其利也舟舡所載无有重是其強

也済通也動溶无形之域而翶翔忽區之上忽慌之區上也言其飛爲雲雨无所

邅廽川谷之間邅廽猶委曲也而滔騰大荒之野有餘不足與

天地取與授万物而無所前後前後皆与之是故無所私而无

所公公私一也靡濫振蕩与天地同鴻鴻大同通无所左而所右蟠

委錯𨋎與万物始終流轉是謂至德言水之爲德最大故曰至德也

水所以能成其至德於天下者以其淖溺潤滑也故老聃

之言曰天下至柔馳騁於天下之至堅出於无有入於无

是水吾是以知无爲之有益有益扵生夫无形者物之大祖

也无音者聲之大宗也无形生有形故爲物大祖也无音生有音故爲声大祖大宗皆大也

其子爲光其孫爲水皆生于无形乎光無形道所貴也觀之故子爲光也水形

而不可毀差之故孫爲形也夫光可見而不可握水可循而不可毀故

有像之𩔖莫尊於水出生入死自无蹠有自有蹠无而以

衰賤矣出生出生道謂去清浄也入死入死道謂情欲也蹠適也自无形⿺辶商有形離其本也自有形⿺辶商无形

不能復得道家所以衰賤也是故清浄者德之至也而柔弱者道之要

虚而恬愉者万物之用也万物由之得爲人用粛然應感殷然

反本則淪於无形矣所謂无形者一之謂也一者道之本也所謂

一者无疋合於天下者也卓然獨立塊然獨處上通九天

下貫九野九天八方中央也九野亦如之貟不中䂓方不中矩大渾而爲

一弃无根言微妙也懷囊天地爲道開門開道之門穆忞隱閔純德獨

穆忞隱閔皆无形之𩔖也純不𮦀糅也布施而不旣用之而不勤旣尽也勤勞也

又曰夫水之性(⿱艹石)拙其所流而深之茨其所决而髙也

土塡滿之也使得循势而行乗衰而流雖有腐髊流澌弗能

腐髊骨澌水也其性性非異也通之與不通也風俗猶此也誠

决其善志防其邪心啓其善道塞其奸路与同出一道則

民性可善而風俗迁矣

又曰河水赤水遼水黒水江水淮水是謂六水白水冝玉

黒水冝砥青水冝碧赤水冝丹黄水冝金清水冝龜汾水

冝麻洛水䡖利冝禾渭水多力冝𮮐漢水重安冝竹箭

又曰土地各以𩔖生人是故清水音小濁水音大湍水人

䡖遟水人重

又曰白水岀崑崙之原飲之不死

又曰方諸見月則津而爲水

又萬畢術曰方諸取水方諸形若杯无耳以五石合冶以十二月壬子夜半作之以承水即

抱朴子曰火岀於陽燧陽燧貟而火不貟也水岀於方諸

方諸方而水不方

又曰黃帝曰天在地外水在天外浮天而載地者水也

又曰左慈以氣禁水水爲逆流一二丈禁水着中庭露之

大寒不氷

尸子曰凢水其方折者有玉其圎折者有珠清水有黄金

龍渊有玉英

顧子曰子與子華遊東池子華曰水有四德沐浴群生

深流万丗是仁也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淸激濁蕩去滓穢是義也柔而難犯

弱而難勝是勇也道江䟽河惡盈流謙是智也

孟子曰數𦊙不入汚池魚鼈不可勝食也数𦊙宻網也

又曰民之㱕仁也猶水之就下也

又曰仲尼亟稱於水曰水哉水哉何取於水也

又曰原泉混混不舎晝夜盈科而後進放乎四海有本者如

是也苟爲无本七八月之間雨集溝㑹皆盈其涸也可立

而待也故聲聞過情君子耻之

又曰性猶湍水也决諸東方則東流决諸西方則西流人

性之无分於善不善也猶水之无分扵東西也人无有不

善水无有不下也

又曰仁之勝不仁也猶水之勝火也今之爲仁者猶以一

盃水救一車薪之火也

又曰𮗚於海者難爲水遊於聖人之門者難爲言𮗚水有

術必𮗚其瀾瀾水中大波也○孫卿子曰孔子𮗚於東流之水子貢

問於孔子所以見大水必𮗚焉何也孔子曰夫水柔也而

无爲也似徳其浩浩乎不屈似有道其赴百仞之谷不懼

似勇主量必平似法盈不求槪似正發源必東似志是以

君子見大水必𮗚焉大戴礼孔子家語並有

太平御覽卷第五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