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五十八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十七 太平御览 卷之五十八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五十九

太平御览卷第五十八

 地部二十三

     水

释名曰水准也平准物也广雅天下大水四谓之四渎江

河淮济也渎独出其所而入海也

易曰坎为水润万物者莫润于水

又曰水洊至习坎

又曰水流湿

书曰水曰润下润下作咸

又曰(⿱艹石)渉大水其无津涯

尚书大传曰非水无以准万里之平非人无以通逺道重

任也

诗曰相彼泉水载清载浊

又曰沔彼流水朝宗于海

又曰济有深渉深则厉浅则掲有弥済盈済盈不濡䡄

盈冝濡不冝喻淫乱犯礼者也

又曰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永之游之

又曰毖彼泉水亦流于淇

又曰浏其清矣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溱与洧方涣涣兮

春水

又曰杨之水不流束薪不流束楚不流束蒲

又曰泌之洋洋可以疗饥言楽道也

礼曰夫水一勺之多及其不测鼋鼍蛟龙鱼鳖生焉货财

殖焉

又曰水之于人亲而不尊

又曰水无当于五色五色不得不彰

又曰𥙊宗庙水曰清涤

又曰水烦则鱼鳖不大

又曰小人溺于水君子溺于口夫水近于人而易以溺

同礼曰水有时以凝

传曰共工氏以水纪故为水师而水名

又曰潢污行潦之水可荐于鬼神可羞于王公

又曰郑子产谓子太叔曰唯有德者能以寛服民其次莫

如猛火烈人望而畏之故鲜死焉水懦弱民狎而玩之则

多死焉故寛为难也

春秋元命苞曰水之为言演也阴化淖濡流施潜行也故

其立字两人交一以中岀者为水一者数之始两人譬男

女言阴阳交物以一起也

论语曰智者乐水

又曰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舎昼夜

尔雅曰水别流曰𣲖风吹水涌曰波大波曰涛小波曰沦

平波曰澜直波曰径水朝夕而至曰潮风行水成文曰涟

水波如锦文曰漪水行曰渉逆流而上曰沂洄顺流而下

曰溯游亦曰沿流绝流而渡曰乱以衣渉水曰厉由SKchar

下为掲由SKchar以上为渉渡水处曰津済潜行水下为泳

汉书曰成帝建始三年秋京师民无故相惊言大水至天

子亲御前殿召公卿议大将军鳯以为太后与上及后宫

可御舟舡令吏上长安城以避水群臣皆从鳯议左将军

王啇独曰上古无道之国水犹不冒城郭今圣政和平世

无变革上下相安何因当有大水一日𭧂至此必讹言也

不冝令民上城重惊百姓上乃止有顷长安中稍定问之

果讹言上于是壮啇之固守数称其议而鳯大惭自恨失

后汉书东阳人赵炳字公河能越方禁与闽中徐登遇于

乌伤溪水上禁小溪水不流

又曰窦太后临政窦宪兄弟各擅威𫞐丁鸿上封事曰夫

坏崖破岩之水源由㳙㳙干云蔽日之木起于葱蒨

魏略曰汉火行忌水故去洛水而加佳魏为土土水之母

水得土而流土得水而柔故除佳加水

晋书曰陆云先是常着衰绖上舡于水頋见其影因大𥬇

落水人救获免

又曰佛圗澄传襄国城壍水源在城西五里其水源𭧂竭

勒问澄何以致水澄曰今当敕龙取水乃与弟子法首等

数人至故泉源上坐縄床烧安悉香咒愿数百言如此三

日水微流有一小龙长五寸许随水来岀诸道士竞往视之

有顷水大至隍壍皆满

又曰邓攸为太乎中庶子呉郡阙守人多欲之帝以授攸

攸载米之郡俸禄无所受唯饮呉水而巳

又曰孙登性无恚怒人或没诸水中欲𮗚其怒既岀便大

𥬇

齐书曰陆慧时为征虏功曹与叅府军沛国刘琎同从述

职行至呉琎谓人曰呉间张融与陆慧并宅其间有水此

水必有异味遂往酌而饮之

唐书曰新丰鹦鹉谷水清代传云此水清天下平开皇之

𥘉暂清寻浊至是而复清

又曰乾元中岚州上言合河𨵿黄河水四十里间清如井

水经四日而变

又曰杨朝晟为邠州刺史奏方渠合不波皆贼路请城其

地以备之军次方渠无水师徒嚚然遽有青蛇乘髙而下

视其迹水随而流朝晟令筑防环之遂为渟泉军人仰饮

以足

又曰孔(⿱艹石)思迁库部郎中(⿱艹石)思常谓人仕至郎中足矣至

是持一石止水满于座右以示有止足之意

老子曰上善(⿱艹石)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

几于道

列子曰禹治水𡈽迷之一国无风雨雾露不生鸟兽名曰

终北有山名壷领顶有口(⿱艹石)圎环名曰滋穴有水涌出名

曰神瀵𦤀过兰椒味过醪醴

又曰白公问扵孔子曰人可与微言乎孔子不应白公曰

(⿱艹石)以石投水何如孔子曰呉之善没者能取之曰(⿱艹石)以水

投水何如孔子曰淄渑之合易牙尝而知之白公曰人故

不可与微言𫆀

又曰人有濵河而居者习扵水勇扵泅操舟鬻渡利供百

口裹粮就学者成徒而溺死者几半本学泅不学溺而利

害如此○庄子曰君子之交淡如水

又曰秋水之至百川灌河流之大也两崖涘之间不辩牛

言其广于是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尽在己矣

又曰水之性不𮦀则清莫动则平

又曰孔子𮗚扵吕梁悬水三十仞流沫三十里鼋鼍鱼鳖

不能游见一丈夫游之数百歩而去

又曰水之守土地审无意则止于分所以为审

又曰水静则明烛𩯭眉大匠取法焉水静犹明而况圣人

之心静乎

又曰水之积也不厚其负大舟也无力

文子曰水之性欲清沙石秽之水之为道也广不可极

其言𭰹不可测长极无穷逺沦无涯息耗减益过于不訾涌出日息煎干

曰耗出川枝流曰减九野注之曰益过扵不訾者此过尾闾入大壑入无底谷

又曰水浊者鱼噞喁

又曰混混之水浊可以濯吾足青青之水清可以濯吾缨

又曰水之道也大不可极深不可测上天为雨露下地为

润泽

又曰犹凿渠而止水抱薪而救火

墨水曰古语君子不镜扵水而镜扵人镜扵水见面之容

镜扵人则知𠮷㓙

管子曰水者地之血气箸脉之流者故曰水之材也夫水

淖溺以清好仁视之黒而白精也量之至满至止正也流

则至平义也人皆赴髙巳独趍下卑也卑也者道之室王

者之器也淮也者五量之宗素也者五色之质也淡也者

五味之中也故水藏万物产金石故曰水神凡有五害水

一也旱二也风雾雹霜三也厉四也䖝五也五害之属水

最为大水有大小有逺迩水岀山而流入海命曰经水别

于他水入扵大水及海者命曰枝水山之沟流于大水及

海者命曰川水水出于地而不流者命曰渊水

淮南子曰天下之物莫柔弱于水上天则为雨露下地则

为润泽万物弗得不生百事不得不成大苞群生而无所

私泽及⿰𧾷攴⿰𧾷攴跷行也跷微小之䖝也而不求报冨赡天下而不既

也既尽也德施百姓而不费徳泽加扵百姓不以为己财费也行不可得而穷

极也流膏不止微而不可得把握也击之无创射之不伤斩之

不断焚之不燃水之性也淖溺流遁错缪相纷遁逸也错缪相纷波相纠也

而不可靡散利贯金石强济天下水流缺石是其利也舟舡所载无有重是其强

也済通也动溶无形之域而翱翔忽区之上忽慌之区上也言其飞为云雨无所

邅廽川谷之间邅廽犹委曲也而滔腾大荒之野有馀不足与

天地取与授万物而无所前后前后皆与之是故无所私而无

所公公私一也靡滥振荡与天地同鸿鸿大同通无所左而所右蟠

委错𨋎与万物始终流转是谓至德言水之为德最大故曰至德也

水所以能成其至德于天下者以其淖溺润滑也故老聃

之言曰天下至柔驰骋于天下之至坚出于无有入于无

是水吾是以知无为之有益有益扵生夫无形者物之大祖

也无音者声之大宗也无形生有形故为物大祖也无音生有音故为声大祖大宗皆大也

其子为光其孙为水皆生于无形乎光无形道所贵也观之故子为光也水形

而不可毁差之故孙为形也夫光可见而不可握水可循而不可毁故

有像之𩔖莫尊于水出生入死自无跖有自有跖无而以

衰贱矣出生出生道谓去清净也入死入死道谓情欲也跖适也自无形⿺辶商有形离其本也自有形⿺辶商无形

不能复得道家所以衰贱也是故清净者德之至也而柔弱者道之要

虚而恬愉者万物之用也万物由之得为人用粛然应感殷然

反本则沦于无形矣所谓无形者一之谓也一者道之本也所谓

一者无疋合于天下者也卓然独立块然独处上通九天

下贯九野九天八方中央也九野亦如之贠不中䂓方不中矩大浑而为

一弃无根言微妙也怀囊天地为道开门开道之门穆忞隐闵纯德独

穆忞隐闵皆无形之𩔖也纯不𮦀糅也布施而不既用之而不勤既尽也勤劳也

又曰夫水之性(⿱艹石)拙其所流而深之茨其所决而髙也

土填满之也使得循势而行乘衰而流虽有腐髊流澌弗能

腐髊骨澌水也其性性非异也通之与不通也风俗犹此也诚

决其善志防其邪心启其善道塞其奸路与同出一道则

民性可善而风俗迁矣

又曰河水赤水辽水黒水江水淮水是谓六水白水冝玉

黒水冝砥青水冝碧赤水冝丹黄水冝金清水冝龟汾水

冝麻洛水䡖利冝禾渭水多力冝𮮐汉水重安冝竹箭

又曰土地各以𩔖生人是故清水音小浊水音大湍水人

䡖遟水人重

又曰白水岀昆仑之原饮之不死

又曰方诸见月则津而为水

又万毕术曰方诸取水方诸形若杯无耳以五石合冶以十二月壬子夜半作之以承水即

抱朴子曰火岀于阳燧阳燧贠而火不贠也水岀于方诸

方诸方而水不方

又曰黄帝曰天在地外水在天外浮天而载地者水也

又曰左慈以气禁水水为逆流一二丈禁水着中庭露之

大寒不冰

尸子曰凡水其方折者有玉其圎折者有珠清水有黄金

龙渊有玉英

顾子曰子与子华游东池子华曰水有四德沐浴群生

深流万丗是仁也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淸激浊荡去滓秽是义也柔而难犯

弱而难胜是勇也道江䟽河恶盈流谦是智也

孟子曰数𦊙不入污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数𦊙宻网也

又曰民之㱕仁也犹水之就下也

又曰仲尼亟称于水曰水哉水哉何取于水也

又曰原泉混混不舎昼夜盈科而后进放乎四海有本者如

是也苟为无本七八月之间雨集沟㑹皆盈其涸也可立

而待也故声闻过情君子耻之

又曰性犹湍水也决诸东方则东流决诸西方则西流人

性之无分于善不善也犹水之无分扵东西也人无有不

善水无有不下也

又曰仁之胜不仁也犹水之胜火也今之为仁者犹以一

杯水救一车薪之火也

又曰𮗚于海者难为水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𮗚水有

术必𮗚其澜澜水中大波也○孙卿子曰孔子𮗚于东流之水子贡

问于孔子所以见大水必𮗚焉何也孔子曰夫水柔也而

无为也似徳其浩浩乎不屈似有道其赴百仞之谷不惧

似勇主量必平似法盈不求概似正发源必东似志是以

君子见大水必𮗚焉大戴礼孔子家语并有

太平御览卷第五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