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五百三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百三十三 太平御覽 卷之五百三十四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五百三十五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三十四

 禮儀部十三

   辟雍   靈臺   學校

     辟雍

毛詩大雅曰鎬京辟雍自西自東自南自北無思不服

作邑於鎬京箋云自由也武王於鎬京行辟雍之礼日四方來𮗚者皆感化其德心無不歸服

禮記王制曰天子曰辟雍諸侯曰泮宫尊卑斈異名辟明雍和也所以明和

天下也伴之言恤政教也

禮記禮統曰所以制辟雍何教化天下也辟雍之制奈何

王制曰辟雍圎如璧雍以水内如覆外如偃盤也諸侯泮

宫半有水半有宫也諸侯所化者少故半有宮焉三王之

制奈何夏天子曰重屋諸侯曰廣宗殷天子曰廟諸侯曰

丗室周天子曰辟雍諸侯曰伴宮郷曰庠里曰序是其制

禮記外傳曰學者覺也人生也皆禀五常之正性故聖人

脩道以教之使其發覺不失其性也小人斈道則易使也不從教則凶人也

天子諸侯皆有大學小學小斈在東少陽之地公宫之左太學在西有虞

氏之學曰庠亦謂之米廪藏躬耕之榖於斈中以供𥙊祀虞舜尚孝夏曰序殷

曰瞽宗瞽無目者樂正古之學者周曰辟雍辟明也雍和也亦爲太學東膠

漢書禮樂志曰武帝時丞相大司空奏請立辟雍㑹按行

長安南營表未作遭帝崩群臣引以爲定謚及王莽爲宰

衡欲耀衆庶遂興辟雍

後漢書曰丗祖中元二年春𥘉起辟雍行大射之禮

續漢書禮儀志曰明帝永平中始率群臣躬養三老五更

于辟雍行大射之禮

魏志曰明帝幸辟雍于㑹命群臣賦詩

宋書禮志曰晉武帝太始六年帝臨辟雍行郷飲酒之禮

詔曰禮儀之廢乆矣乃今復講肆舊典賜太常絹百疋丞

愽士及學生酒咸寜三年惠帝復行其禮

白虎通曰天子立辟雍者何所以行禮樂宣德化也辟者

象璧以法天雍者何雍之以水象教化流行

五經通義曰諸侯不得觀四方故缺以東南半天子之學

故曰頖宫

三輔决録曰辟雍水四周於外象四海也

桓譚新論曰王者作圎池如璧形實水其中以圜壅之故

曰辟雍言其上承天地以班教令流轉王道終而復始

說苑曰辟雍天子郷飲之處

戴延之西征記曰洛城南有平昌門道東辟雍壇去靈臺

三里俱是魏武帝所立髙七丈

班固東都賦辟雍詩曰乃流辟雍辟雍湯湯聖皇莅止造

舟爲梁皤皤國老乃父乃兄抑抑皇儀孝友光明於赫太

上示我漢行洪化惟神永觀厥成

李尤辟雍賦曰卓矣煌煌永元之隆含𢎞該要周建大中

蓄純和之優渥𠔃化盛溢而兹豐

李尤辟雍銘曰惟王所建方中圎外清流四匝蕩滌濁

穢

傳玄帝幸辟雍郷飲酒賦曰時皇帝枉萬乗之尊𠔃以幸

辟雍鹵簿齊列群官正容侍衛參差階㦸百重乃延郷七

乃命王公是日也定小㑹之常儀𠔃饗殊俗而見逺邦

三朝以考學𠔃覽先賢之異同

     靈臺

毛詩文王靈臺曰靈臺民始附也文王受命而民樂其有

靈德以及鳥獸昆䖝焉天子有靈䑓所以𮗚祲象察氣妖祥經始靈臺經之

營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

詩氾暦樞曰靈臺候天意也經營靈臺天下附也

禮含文嘉曰禮天子靈臺以考觀天人之際隂陽之㑹也

揆星度之驗徴氣朔之瑞應原神明之變化爲萬姓獲福

於天

禮統曰所以制靈臺何以尊天重民備災御害豫防未然

也夫王者當承順天地節禦隂陽也夏所以爲清臺何明

明相承太平相續故爲清臺殷爲神臺周爲靈臺何質者

據天而王天者稱神文者據地而王地者稱靈是其異也

孝經援神契曰靈臺考符居髙顯聖王所以宣德察微

五經通義曰王者受命而起所以立靈臺靈臺何以爲在

於野中國之南附近辟雍依仁宮也靈臺制度奈何師說

之積土崇増其髙九仭上平無屋髙九仭者極陽之數上

平無屋望氣顯著

續漢書𥙊祀志曰明帝即位郊祀五帝於明堂卒事遂升

靈臺以望雲物

崔鴻十六國春秋後趙録曰建武二年置女大史靈臺仰

觀災祥以考中外太史驗察虗實

唐書曰乾元元年於永寜坊張守珪宅置司天臺制日建

邦都必稽𤣥象分列曹局皆應物冝靈臺二星主觀察

雲物天文位在太微西南今興慶宫上帝延也考符之所

合置靈臺

三輔故事曰漢作靈臺於城東周作靈臺在灃水永東常

以四孟之月登臺而觀

述征記曰長安宮南有靈臺髙十仭上有銅渾天儀又相

風銅鳥或云此鳥遇千里風乃動

六韜曰文王旣出羑里召周公旦築爲靈臺〇新序曰周文

作靈臺及池沼掘得死人骨吏以聞於文王文王曰更塟

之天下聞之皆曰文王賢矣澤及朽骨而况於人乎

班固東都賦靈臺詩曰乃經靈臺靈臺旣崇帝勤時登爰

考休徴三光宣精五行布序習習祥風祁祁甘雨百榖蓁

蓁庶草蕃廡屢惟豐年於皇樂胥

潘岳閑居賦曰靈臺傑其髙跱闚天文之祕奥究人事之

終始

     學校

毛詩國風曰子衿刺學校廢也亂丗則學校不脩焉青青

子衿悠悠我心青矜青領也學子之所服縱我不徃子寜不嗣音

尚書大傳曰耰鉏巳藏歳事欲畢餘子皆入學十五始入

小學見小節踐小義十八始入大學見大節踐大義

周禮地官下師氏曰師氏以三德敎國子一曰至德以爲

道夲二曰敏德以爲行夲三曰孝德以知逆惡又教三行

一曰孝行以親父母二曰友行以尊賢良三曰順行以事

師長鄭𤣥注曰德行外内之言也在心爲德施之爲行居虎門之左司王朝凡國

之貴遊子弟學焉

禮記學記曰君子如欲化民成俗其必由學乎所學聖人之道在方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道是故古之王者建國君

民教學爲先

又學記曰古之教者家有塾黨有庠術有序國有學比年

入學中年考校一年視離經辨志三年視敬業樂群五年

視愽習親師七年視論學取友謂之小成九年知𩔖通逹

強立而不反謂之大成

左傳襄六曰鄭人遊于郷校杜預曰郷乏學校以論執政然明謂

子産曰毀郷校如何𢙢於中謗議國政也子産曰何爲夫人朝夕退

而遊焉以議政之善否其所善者吾則行之其所惡者吾

則改之是吾師也(⿱艹石)之何毀之

論語䜟曰學者織也

五經通義曰三王教化之宫揔名爲學夏爲校校言教也

漢書曰郡國曰學縣道邑侯國曰校校學置經師一人

續漢書禮儀志曰明帝永平中始師群臣飬三老五更於

辟雍郡國縣道行飲酒禮于學校

後漢書曰桓榮車駕幸太子學㑹諸愽士論難於前榮𬒳

服儒衣温恭有藴藉藴藉猶言寛愽餘也藴音於問反辯明經義每以禮

讓相厭不以辭長勝人儒者莫之及厭服特加賞賜又詔

諸生雅吹擊磬盡日乃罷吹管奏雅頌也

東觀漢記曰光武建武五年𥘉起太學宫諸生吏子弟及

民以義助作上自齊歸幸太學賜愽士弟子有差

宋書禮志曰漢獻帝建安二十二年魏國作泮宫于鄴城

南魏文帝黄𥘉五年立太學於洛陽魏名臣奏曰蔣濟

奏大學堂上官爲置鼓禮曰入學鼓篋遜其業也凡學受

業皆當湏十五以上公卿大夫子弟在學者以年齒長㓜

相次不得以父兄位也學者不恭肅慢師酗酒好訟罰飲

水三升

晉諸公讃曰惠帝時裴頠爲國子𥙊酒奏立國子太學起

講堂築門闕刻石冩經

晉令曰諸縣率千餘户置一小學不滿千户亦立

宋書禮志曰晉征西將軍𢈔亮在武昌開置學官教曰人情

重交而輕財好逸而𢙣勞學業致苦而禄荅未厚由捷徑

者多故莫肯用心洙泗邈逺風雅彌替後生放狂不復憲

章典謨臨官宰政者務目前之治不能閑於典誥遂令詩

書荒塵頌聲寂寞仰瞻俯省能不歎慨

南史曰宋時國學頺廢未暇脩復明帝大始六年置揔明

觀以集學士或謂之東觀置東觀𥙊酒一人揔明訪舉郎

二人儒𤣥文四科置學士千人其餘令史下各有差是歳

以國學旣立省揔明觀於王儉宅開學士館以揔明四部

書充之

三輔舊事曰漢太學在長安門東書社門立五經愽士貟

弟子萬餘人學中有市有獄光武東遷學乃廢

任預益州記曰文翁學堂在大城南昔經災火蜀郡太守

髙朕修復繕立其欒櫨椽節制猶古撲即令堂基六尺夏

屋三間通皆圖𦘕聖賢古人之象及禮器瑞物堂西有二

石室又以爲州學郡更於夷里橋道東起學也

述征記曰太學在國子學東二百歩學堂裏有太學讃碑

記曰建武三十七年立太學堂永建六年制下府繕治并

立諸生房舎千餘間陽嘉元年畢刋子碑有太尉龐叅司

徒劉﨑太常孔扶將作大匠胡廣荅記制

黃圖曰禮小學在公宮之南太學在城南就陽位也去城

七里王莽爲宰衡起靈臺作長門宫南去堤三百歩起國

學於郭内之西南爲愽士之宫寺門北出王於其中央爲

射宫門西出殿堂南嚮爲牆選士肆射於此中此之外爲

愽士舎三十區周環之此之東爲常滿倉之北爲㑹市但

列槐樹數百行爲隧無牆屋諸生朔望㑹此市各持其郡

所出貨物及經書傳記笙磬樂相與買賣邕邕揖讓或論

議槐下其東爲太學宮寺門南岀置令丞吏詰姦究理辭

訟五愽士領弟子貟三百六十六經三十愽土弟子萬八

百人主事髙弟侍講各二十四人學士司舍行無逺近皆

隨檐雨不塗足暑不𭧂首

决疑要注曰漢𥘉置愽士而無弟子後置弟子五十人又

増滿五百漢未至數千人魏之務學者始詣太學爲門人二歳通二經

者𥙷文學掌故滿三歳通三經者櫂爲太子舎人

摰虞駮冝立學事曰河內太守魯夔使民二百家共立一

學未成而司𨽻奏以違法尚書郎中𮪍都尉臣摰虞駮夔

爲近畿大都朝所委任親臨民物足識事冝累表仍上求

二百家立一學是其留心學校必欲有成也

崔瑗南陽文學頌曰昔聖人制禮作樂也將以統天理物

經國序民立均出度因其可利而利之俾不失性也故觀

禮則體敬聽樂則心和然後知反其性而正其身也

梁元帝召學生教曰閣下昔楚王好詩沛王傳易猶且傳

之不朽以爲盛羙吾親承天旨聞方欲化行南國𬒳于西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