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五百三十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百三十三 太平御览 卷之五百三十四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五百三十五

太平御览卷第五百三十四

 礼仪部十三

   辟雍   灵台   学校

     辟雍

毛诗大雅曰镐京辟雍自西自东自南自北无思不服

作邑于镐京笺云自由也武王于镐京行辟雍之礼日四方来𮗚者皆感化其德心无不归服

礼记王制曰天子曰辟雍诸侯曰泮宫尊卑学异名辟明雍和也所以明和

天下也伴之言恤政教也

礼记礼统曰所以制辟雍何教化天下也辟雍之制奈何

王制曰辟雍圎如璧雍以水内如覆外如偃盘也诸侯泮

宫半有水半有宫也诸侯所化者少故半有宫焉三王之

制奈何夏天子曰重屋诸侯曰广宗殷天子曰庙诸侯曰

丗室周天子曰辟雍诸侯曰伴宫郷曰庠里曰序是其制

礼记外传曰学者觉也人生也皆禀五常之正性故圣人

脩道以教之使其发觉不失其性也小人学道则易使也不从教则凶人也

天子诸侯皆有大学小学小学在东少阳之地公宫之左太学在西有虞

氏之学曰庠亦谓之米廪藏躬耕之榖于学中以供𥙊祀虞舜尚孝夏曰序殷

曰瞽宗瞽无目者乐正古之学者周曰辟雍辟明也雍和也亦为太学东胶

汉书礼乐志曰武帝时丞相大司空奏请立辟雍㑹按行

长安南营表未作遭帝崩群臣引以为定谥及王莽为宰

衡欲耀众庶遂兴辟雍

后汉书曰丗祖中元二年春𥘉起辟雍行大射之礼

续汉书礼仪志曰明帝永平中始率群臣躬养三老五更

于辟雍行大射之礼

魏志曰明帝幸辟雍于㑹命群臣赋诗

宋书礼志曰晋武帝太始六年帝临辟雍行郷饮酒之礼

诏曰礼仪之废乆矣乃今复讲肆旧典赐太常绢百疋丞

博士及学生酒咸寜三年惠帝复行其礼

白虎通曰天子立辟雍者何所以行礼乐宣德化也辟者

象璧以法天雍者何雍之以水象教化流行

五经通义曰诸侯不得观四方故缺以东南半天子之学

故曰頖宫

三辅决录曰辟雍水四周于外象四海也

桓谭新论曰王者作圎池如璧形实水其中以圜壅之故

曰辟雍言其上承天地以班教令流转王道终而复始

说苑曰辟雍天子郷饮之处

戴延之西征记曰洛城南有平昌门道东辟雍坛去灵台

三里俱是魏武帝所立髙七丈

班固东都赋辟雍诗曰乃流辟雍辟雍汤汤圣皇莅止造

舟为梁皤皤国老乃父乃兄抑抑皇仪孝友光明于赫太

上示我汉行洪化惟神永观厥成

李尤辟雍赋曰卓矣煌煌永元之隆含𢎞该要周建大中

蓄纯和之优渥𠔃化盛溢而兹丰

李尤辟雍铭曰惟王所建方中圎外清流四匝荡涤浊

秽

传玄帝幸辟雍郷饮酒赋曰时皇帝枉万乘之尊𠔃以幸

辟雍卤簿齐列群官正容侍卫参差阶㦸百重乃延郷七

乃命王公是日也定小㑹之常仪𠔃飨殊俗而见逺邦

三朝以考学𠔃览先贤之异同

     灵台

毛诗文王灵台曰灵台民始附也文王受命而民乐其有

灵德以及鸟兽昆䖝焉天子有灵䑓所以𮗚祲象察气妖祥经始灵台经之

营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

诗氾暦枢曰灵台候天意也经营灵台天下附也

礼含文嘉曰礼天子灵台以考观天人之际阴阳之㑹也

揆星度之验徴气朔之瑞应原神明之变化为万姓获福

于天

礼统曰所以制灵台何以尊天重民备灾御害豫防未然

也夫王者当承顺天地节御阴阳也夏所以为清台何明

明相承太平相续故为清台殷为神台周为灵台何质者

据天而王天者称神文者据地而王地者称灵是其异也

孝经援神契曰灵台考符居髙显圣王所以宣德察微

五经通义曰王者受命而起所以立灵台灵台何以为在

于野中国之南附近辟雍依仁宫也灵台制度奈何师说

之积土崇増其髙九仭上平无屋髙九仭者极阳之数上

平无屋望气显著

续汉书𥙊祀志曰明帝即位郊祀五帝于明堂卒事遂升

灵台以望云物

崔鸿十六国春秋后赵录曰建武二年置女大史灵台仰

观灾祥以考中外太史验察虗实

唐书曰乾元元年于永寜坊张守圭宅置司天台制日建

邦都必稽𤣥象分列曹局皆应物冝灵台二星主观察

云物天文位在太微西南今兴庆宫上帝延也考符之所

合置灵台

三辅故事曰汉作灵台于城东周作灵台在沣水永东常

以四孟之月登台而观

述征记曰长安宫南有灵台髙十仭上有铜浑天仪又相

风铜鸟或云此鸟遇千里风乃动

六韬曰文王既出羑里召周公旦筑为灵台〇新序曰周文

作灵台及池沼掘得死人骨吏以闻于文王文王曰更葬

之天下闻之皆曰文王贤矣泽及朽骨而况于人乎

班固东都赋灵台诗曰乃经灵台灵台既崇帝勤时登爰

考休徴三光宣精五行布序习习祥风祁祁甘雨百榖蓁

蓁庶草蕃庑屡惟丰年于皇乐胥

潘岳闲居赋曰灵台杰其髙跱窥天文之秘奥究人事之

终始

     学校

毛诗国风曰子衿刺学校废也乱丗则学校不脩焉青青

子衿悠悠我心青矜青领也学子之所服纵我不往子寜不嗣音

尚书大传曰耰锄巳藏歳事欲毕馀子皆入学十五始入

小学见小节践小义十八始入大学见大节践大义

周礼地官下师氏曰师氏以三德教国子一曰至德以为

道夲二曰敏德以为行夲三曰孝德以知逆恶又教三行

一曰孝行以亲父母二曰友行以尊贤良三曰顺行以事

师长郑𤣥注曰德行外内之言也在心为德施之为行居虎门之左司王朝凡国

之贵游子弟学焉

礼记学记曰君子如欲化民成俗其必由学乎所学圣人之道在方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是故古之王者建国君

民教学为先

又学记曰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比年

入学中年考校一年视离经辨志三年视敬业乐群五年

视博习亲师七年视论学取友谓之小成九年知𩔖通逹

强立而不反谓之大成

左传襄六曰郑人游于郷校杜预曰郷乏学校以论执政然明谓

子产曰毁郷校如何𢙢于中谤议国政也子产曰何为夫人朝夕退

而游焉以议政之善否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

则改之是吾师也(⿱艹石)之何毁之

论语䜟曰学者织也

五经通义曰三王教化之宫揔名为学夏为校校言教也

汉书曰郡国曰学县道邑侯国曰校校学置经师一人

续汉书礼仪志曰明帝永平中始师群臣飬三老五更于

辟雍郡国县道行饮酒礼于学校

后汉书曰桓荣车驾幸太子学㑹诸博士论难于前荣𬒳

服儒衣温恭有蕴藉蕴藉犹言寛博馀也蕴音于问反辩明经义每以礼

让相厌不以辞长胜人儒者莫之及厌服特加赏赐又诏

诸生雅吹击磬尽日乃罢吹管奏雅颂也

东观汉记曰光武建武五年𥘉起太学宫诸生吏子弟及

民以义助作上自齐归幸太学赐博士弟子有差

宋书礼志曰汉献帝建安二十二年魏国作泮宫于邺城

南魏文帝黄𥘉五年立太学于洛阳魏名臣奏曰蒋济

奏大学堂上官为置鼓礼曰入学鼓箧逊其业也凡学受

业皆当湏十五以上公卿大夫子弟在学者以年齿长㓜

相次不得以父兄位也学者不恭肃慢师酗酒好讼罚饮

水三升

晋诸公讃曰惠帝时裴𬱟为国子𥙊酒奏立国子太学起

讲堂筑门阙刻石冩经

晋令曰诸县率千馀户置一小学不满千户亦立

宋书礼志曰晋征西将军𢈔亮在武昌开置学官教曰人情

重交而轻财好逸而𢙣劳学业致苦而禄答未厚由捷径

者多故莫肯用心洙泗邈逺风雅弥替后生放狂不复宪

章典谟临官宰政者务目前之治不能闲于典诰遂令诗

书荒尘颂声寂寞仰瞻俯省能不叹慨

南史曰宋时国学頺废未暇脩复明帝大始六年置揔明

观以集学士或谓之东观置东观𥙊酒一人揔明访举郎

二人儒𤣥文四科置学士千人其馀令史下各有差是歳

以国学既立省揔明观于王俭宅开学士馆以揔明四部

书充之

三辅旧事曰汉太学在长安门东书社门立五经博士贠

弟子万馀人学中有市有狱光武东迁学乃废

任预益州记曰文翁学堂在大城南昔经灾火蜀郡太守

髙朕修复缮立其栾栌椽节制犹古扑即令堂基六尺夏

屋三间通皆图𦘕圣贤古人之象及礼器瑞物堂西有二

石室又以为州学郡更于夷里桥道东起学也

述征记曰太学在国子学东二百歩学堂里有太学讃碑

记曰建武三十七年立太学堂永建六年制下府缮治并

立诸生房舎千馀间阳嘉元年毕刋子碑有太尉庞叅司

徒刘﨑太常孔扶将作大匠胡广答记制

黄图曰礼小学在公宫之南太学在城南就阳位也去城

七里王莽为宰衡起灵台作长门宫南去堤三百歩起国

学于郭内之西南为博士之宫寺门北出王于其中央为

射宫门西出殿堂南向为墙选士肆射于此中此之外为

博士舎三十区周环之此之东为常满仓之北为㑹市但

列槐树数百行为隧无墙屋诸生朔望㑹此市各持其郡

所出货物及经书传记笙磬乐相与买卖邕邕揖让或论

议槐下其东为太学宫寺门南岀置令丞吏诘奸究理辞

讼五博士领弟子贠三百六十六经三十博土弟子万八

百人主事髙弟侍讲各二十四人学士司舍行无逺近皆

随檐雨不涂足暑不𭧂首

决疑要注曰汉𥘉置博士而无弟子后置弟子五十人又

増满五百汉未至数千人魏之务学者始诣太学为门人二歳通二经

者𥙷文学掌故满三歳通三经者棹为太子舎人

摰虞驳冝立学事曰河内太守鲁夔使民二百家共立一

学未成而司隶奏以违法尚书郎中𮪍都尉臣摰虞驳夔

为近畿大都朝所委任亲临民物足识事冝累表仍上求

二百家立一学是其留心学校必欲有成也

崔瑗南阳文学颂曰昔圣人制礼作乐也将以统天理物

经国序民立均出度因其可利而利之俾不失性也故观

礼则体敬听乐则心和然后知反其性而正其身也

梁元帝召学生教曰阁下昔楚王好诗沛王传易犹且传

之不朽以为盛羙吾亲承天旨闻方欲化行南国𬒳于西


太平御览卷第五百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