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五百二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百二十二 太平御覽 卷之五百二十三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五百二十四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二十三

禮儀部二

     叙禮二

禮記外傳曰𠮷凶賔軍嘉即五禮之目也𠮷禮者𥙊祀郊

廟宗社之事是也𧺫自神農氏始教民種糓禮始於飲食吹葦籥擊士鼓以迎田祖致敬鬼神祭

皆用樂此伊𦒿氏即神農别號凶禮者䘮紀之說年榖不登大夫去國之

事也皇帝始養生送死也賔禮者貢獻朝聘之事是也軍禮者始黄

帝與蚩尢戰於𣵠鹿之野嘉禮者好㑹之事起自伏羲以

儷皮爲幣始制嫁娶亨通者嘉㑹之事也其後有冠冠者代父之事者婚有継

丗之道物有代謝之期悲發於裏乃非純𠮷故爲喜尉之事也郷飲酒郷射食𦒿老王

燕族人之事是也四者亦嘉㑹也但前代象天其禮質而略後代

法地其事煩而文唐虞之際五禮明備周公所制文物極

左傳文下曰齊侯侵我西鄙遂伐曹入其郛討其來朝也

季文子曰齊侯其不免乎巳則無禮執王使而伐其罪而討於有

禮者曰女何故行禮禮以順天天之道也巳則反天而又

以討人難以免矣

又文公曰先大夫臧文仲教行父事君之禮行父奉以周

旋弗敢失隊曰見有禮於其君者事之如孝子之養父母

也見無禮於其君者誅之如鷹鸇之逐鳥雀也

又宣十六年晉侯使士㑹平王室定王享之原襄公相禮

原襄公周大夫相佐也殽烝烝升也升殽於俎武子私問其故享當體薦而殽烝怪故問

之士㑹謚季其字王聞之召武子曰季氏而弗聞乎王享有體薦

享則半解其體而薦之所示以共儉宴有折爼體解節折升之於爼物皆可食所以示慈惠也公當

享卿當宴王室之禮也公謂諸侯武子歸而講求典禮以脩晉

國之法

又昭二年曰晉侯使韓宣子來聘公即位故且告爲政而來見

禮也代趙武爲政雖盟主而脩好同盟故曰禮觀書於太史氏見易象與魯春秋

曰周禮盡在魯矣昜象上下經之象辝魯春秋史記之䇿書春秋遵周公之典以序事故曰周禮

盡在魯也吾乃今知周公之德與周之所以王也昜象春秋文王周公之制

當此情儒道廢諸國多門唯魯備故宣子適魯而說之也

又昭二曰楚靈王使問禮於左師與子産左師曰小國習

之大國用之敢不薦聞言所聞謙示所未行獻公合諸侯之禮六

六儀也宋爵公故獻公禮子産曰小國共職敢不薦守獻伯子男㑹公

之禮六鄭伯爵故獻伯子男㑹公之禮

又昭二曰公如晉自郊勞至于贈賄徃有郊勞去有贈賄無失禮

晉侯謂女叔齊曰魯侯不亦善於禮乎對曰魯侯焉知

禮公曰何爲自郊勞至于贈賄禮無違者何故不知對曰

是儀也不可謂禮禮所以守其國行其政令無失其民者

又昭二曰孟僖子病不能相禮不能相儀荅郊勞以此爲巳疾乃講學之

講習苟能禮者從之及其將死也二十四年孟僖子卒傳終言之召其大

夫曰禮人之幹也無禮無以立吾聞將有逹者曰孔丘

卒時孔丘年三十五聖人之後也我(⿱艹石)𫉬没得以壽終必屬說與何忌於

夫子使事之說南宫敬叔何忌孟懿子皆僖子之子也而學禮焉以定其位

則位

又昭六曰鄭子大叔見趙簡子簡子問揖讓周旋之禮焉

對曰是儀也非禮也簡子曰敢問何謂禮對曰𠮷也聞諸

先大夫子産曰夫禮天之經也經者道之常地之義也義者利之冝也

民之行也行者人所履天地之經而民實則之簡子曰甚哉禮

之大也對曰禮上下之紀天地之經緯也緯經錯居以相成者民之

所以生也是以先王尚之

又昭六曰齊景公曰善哉吾仐而後知禮之可以爲國也

對曰禮之可以爲國也乆矣與天地並有天地則禮義興君令臣

共父慈子孝兄愛弟敬夫和妻柔姑慈婦聽禮也君令而

不違臣共而不貳父慈而教子孝而箴箴諌兄愛而友弟

敬而順夫和而義妻柔而正姑慈而從從不自專婦聽而婉

禮之善物也

又定下曰公㑹齊侯于祝其實夾谷夾谷即祝其地孔丘相相㑹儀也

犂彌言於齊侯曰孔丘知禮而無勇(⿱艹石)使萊人以兵刧魯

侯必得志焉

又定下曰邾隱公來朝邾子益也子貢觀焉邾子執玉髙其容

仰公受玉卑其容俯王朝者之贄子貢曰以禮觀之二君者皆

有死亡焉夫禮死生存亡之禮也將左右周旋進退俯仰

於是乎觀之今正月相朝而皆不度不合法度心巳亡矣

又哀上曰太𫳐嚭召季康子嚭吴大夫康子使子貢辭太宰嚭

曰國君道長大言君長於道路而大夫不出門此何禮也對曰豈

以爲禮畏大國也畏大國不敢虚國盡行大國不以禮命於諸侯苟

不以禮豈可量也寡君旣共命焉其老豈敢弃其國太伯

端委以治周禮仲雍嗣之斷髮文身臝以爲飾豈禮也哉

春秋說題辭曰禮者所以設容明天地之體也

論語曰有子曰禮之用和爲貴先王之道斯爲美小大由

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

又曰子曰導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耻導之以德齊

之以禮有耻且格

又曰子曰夏禮吾能言之𣏌不足徴也殷禮吾能言之宋

不足徴也徴成也杞宋二國夏殷之後夏殷之禮吾能說之𣏌宋之君不足以成也

又曰子張問十丗可知也丗謂易姓之丗也問其制度變易如何子曰殷因

於夏禮所損益可知也周因於殷禮所損益可知也所損益可

知也者據時篇目皆在可校數其或繼周者雖百丗可知也自周之後以爲變易損益

之極極於三王亦不是過也

又曰顔淵問仁子曰克巳復禮爲仁一日克巳復禮天下

歸仁焉爲仁由巳而由人乎哉顔淵曰請問其目子曰非

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顔淵曰回雖不敏

請事斯語矣

又曰子曰禮云禮云玉帛云乎哉言禮非但崇此玉帛而巳所貴者乃貴其安上

漢書曰漢王巳并天下諸侯共尊爲皇帝於定陶叔孫通

就其儀號髙帝悉去秦儀法爲簡易羣臣飲争功醉或妄

呼抜劒擊柱上患之通知上益饜之說上曰夫儒者難與

進取可與守成臣願徴魯諸生與臣弟子共起朝儀上曰

可試爲之令易知度吾所能行爲之七年長樂宫成諸侯

群臣朝十月大行設九賔臚句傳上傳語告下爲臚下告上爲句

於是皇帝輦岀房百官執㦸傳警引諸侯王以下至吏六

百石以次奉賀自諸侯王以下莫不震恐肅敬至禮畢盡伏

置法酒文頴曰作酒令法也⿱⺾⿰𩵋禾林曰常㑹湏天子中起更衣然後入置酒諸侍坐殿上皆

伏抑首如淳曰抑屈以尊卑次起上壽觴九行謁者言罷酒御

史執法舉不如儀者輙引去竟朝置酒無敢讙譁失禮者

於是髙帝曰吾乃今日知爲皇帝之貴也拜通爲太常賜

金五百斤通出皆以五百金賜諸生諸生乃喜曰叔孫生

聖人知當丗務也

又曰王者必因前王之禮而順時施冝有所損益節人之

心稍稍制作

又曰宣帝時諌議大夫王吉上䟽願𫐠舊禮明王制驅一

代之人躋之仁壽之域

范曄後漢書曹襃傳曰詔召玄武司馬班固問改定禮制

之冝固曰京師諸儒多能說禮冝廣招集共議失得帝曰

諺言作舎道邊三年不成㑹禮之家名爲聚訟牙生疑異

筆不得下昔尭作大章一夔足矣章和元年正月乃召褒

詣嘉德門令小黄門持班固所上叔孫通漢儀十二篇勑

襃曰此制散略多不合經今冝依禮條正使可施行於南

宮東觀盡心集作

典略曰孔子過宋與弟子集禮於大樹下宋司馬桓魋使

抜其樹去適鄭

六韜曰太公對文王曰禮者治之粉澤也

管子曰禮者因人之情縁義之理爲之節文者也

孟子曰惻隠之心仁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

孫卿子曰禮者人主以爲群臣尺寸㝷文檢式也禮有三

夲天地生之夲先祖𩔖之夲君師治之夲國之夲在禮也

又曰人生有欲欲則求求則爭爭則亂亂則窮先王惡其亂

也故制禮義以養之禮者養也稻梁五味所以養口也椒

蘭芬馨所以養𤾁也雕𤥨刻鏤黼黻文章所以養自也䟽

房越席沐浴机筵所以養體也

莊子曰三王五帝之禮儀法度不矜於同而矜於治故譬

三王五帝之禮儀法度其猶柤橘柚菓𤓰之屬耶其味

反而皆可於口

文予曰老子云爲禮者雕𤥨人性矯拂其情目雖欲之禁

以法心雖樂之節以禮趍翔周旋

屈節異儀肉凝而弗食酒敗而不飲外束其形中愁其意

汨隂陽之和而迫生命之情

慎子曰禮從俗政上國有貴賤之禮無賢不肖之禮有長

㓜之禮無勇怯之禮有親踈之禮無愛惡之禮也

淮南子曰禮者體情而制文者也

又曰夫水積則生相食之蟲言大魚食小魚士積則生食SKchar之獸

禮飾則生僞慝之儒僞詐慝姦夫吹灰 -- 灰 而欲無眯渉水而欲無

濡不可得也

說苑曰齊景公登酎晏子脩食禮以待公曰禮寡人饜之

矣吾欲得天下勇士與之圗國晏子對曰君子無禮是庶

人也庶人無禮是禽獸也禮而治國所以御民也轡者所

以馭馬也無禮而治國家者嬰未甞聞也景公曰善乃飾

酎更席以爲上客

尸子曰秋爲禮西方爲秋秋肅也萬物莫不肅敬禮之至

韓詩外𫝊曰晏子聘魯下堂則趍授立則跪子貢怪之問

孔子孔子問晏子晏子對曰夫上堂之禮君行一臣行二

也今君之受幣也畢臣敢不跪乎孔子曰善禮中又有禮

董生書曰禮者天所爲也文者人所爲謂之禮禮者因人

情以爲節文以救其亂也夫隄者水之防也禮者人之防

也刑防其末禮防其本也

白虎通曰夫禮者隂陽之際也百事之㑹也所以尊天地

鬼神序上下之道也

𡊮淮書曰禮者縁人情而爲之節度者也SKchar父愛親之情

也尊親敬長之義耳

物理論云禮者履也律也義同而名異

孫卿禮賦曰爰有大物非𢇁非帛文理成章非日非月爲

天下明生者以壽死者以葬城郭以固三軍以強粹而王

駮而霸無一焉而亡也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