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五百五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百五十六 太平御覽 卷之五百五十七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五百五十八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五十七

 禮儀部三十六

     冢墓

說文曰冢髙墳也壟丘也墓兆域也

釋名曰冢腫也象山頂之髙者腫起也墓孝子思慕之處

也丘陵象其形也

書曰武王克啇封比干之墓

周禮曰大司徒以夲俗六安萬民一曰媺宫室二曰族

墳墓

又曰冢人掌公墓之地辨其兆域而爲之圖先王之葬居

中以昭穆爲左右公君也圗謂畫其地形及丘壟所處而藏之先王造塋者昭居左穆居右夾處

西凢諸侯居左右以前卿大夫士居後以其旋子孫各就其所出王

以尊卑處其前後而亦併昭穆凢死於兵者不入兆域𢧐敗無勇投諸塋外以罰之

有功者居前居王墓之前處昭穆之中央以爵等爲丘封之度與樹數

別尊卑也王公日丘諸臣封漢律日列侯墳髙四尺関内侯以下至庶人各有差大喪記有曰請

庶甫竁遂爲之尸竁尸絹切又士汭切葬穿壙也又音毳及竁以度爲丘遂

共喪之⿱穴之器及葬言鸞車象人鸞車巾車所飾遣車也亦設鸞於象人謂以芻爲人

言問其不如法度者⿱穴之報斧以涖臨下棺也遂入藏凶器正墓域守墓

蹕墓域守墓禁位謂丘封所居前後之禁所爲榮限凢𥙊墓爲尸凢諸侯及

諸臣葬於墓者授之兆爲之蹕均其禁

又曰墓大夫掌凢邦墓之域爲之圖邦中之墓地民所葬地令國民

族葬而掌其禁令族葬各徒其親凢爭墓地者聽其獄訟師其属

而巡墓厲居其中之室以守之厲營限遮列處

禮曰適墓不登壟爲甘不敬塵冢也墓笙域助葬必執紼葬喪之大事紼引車索

又曰孔子旣得合葬於防言旣得者少孤不知其墓曰吾聞之古者墓

而不墳墓謂兆域土之髙者日墳也今丘也東西南北之人不可以不

也於是封之崇四尺四尺盖周之制也孔子先反當脩虞事門人

後雨甚至後持封也孔子問焉曰尓來何遲也曰防墓崩孔子

不應三三言之以孔子弗問孔子泫然流涕曰吾聞之也古不脩墓

脩猶治也又曰易墓非古也易謂墓治草木不易者丘陵也

又曰曽子曰朋友之墓有𪧐草而不哭焉𪧐草謂陳根也爲師必喪三年

於朋友期可○又曰子路去魯謂顔淵曰何以贈我曰吾聞

之也去國則𡘜于墓而後行反其國不𡘜展墓而入無君事主

於孝𡘜言衣去也展省袒之謂子利曰何以處我處猶安也子路曰吾聞之

也過墓則式過祀則下治者主於故

又曰晉趙文子曰叔譽觀于九原叔譽叔向也文子曰死者如

可作也吾誰與歸叔譽曰其陽豦父乎文子曰行并植於

晉國不没其身其智不足稱也并猶專也謂㓻而專巳爲狐射姑所殺没終也

咎犯乎文子曰見利不頋其君仁不足稱也謂與文子避至反國

無安君之心及河授壁要君以利也我則隨武子乎利其君不忘其身謀其

身不遺其友武子士㑹也晉人謂文子知人

傳曰譽叔曰晉人禦師必於殽殽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

臯之墓也

又曰鄭子展子産帥車七百乗伐陳陳侯扶其太子偃師

奔墓欲逃冢問也

又曰呉將伐齊越子率其衆以朝呉將皆喜唯子胥懼曰

是豢呉也夫闔閭聞之賜之属鏤以死屬鏤劒名將對曰樹吾

墓檟檟可材也呉其亡乎

史記曰黄帝崩葬橋山武帝廵朔方還𥙊黄帝冢曰吾聞

黄帝不死今有冢何也左右曰黄帝巳上天群臣藏其衣

冠故有冢帝曰吾誠得如黄帝視去妻子如脫屣也

又曰樗里子卒葬渭南章䑓之東曰後百𡻕當有天子之

宫夾我墓至漢興長樂宫在其東未央宫在其西武庫正

直其墓

漢書曰朱買臣獨行歌道中負薪墓間故妻與夫家俱上

冢見買臣飢寒呼飯飲之

又曰驃𮪍將軍霍去病卒天子悼之發屬國𤣥甲軍陳自

長安至茂陵爲冢像祁連山

又曰嚴延年東海下邳人爲河南太守母來見執因大驚

謂延年曰天道神明人不可獨殺我不自意當老見壯子

𬒳刑戮也行矣爲汝東歸掃除墓地耳遂去歸郡見昆弟

宗人復爲言之後𡻕餘果敗東海莫不賢其母

又曰哀帝令將作爲董賢起冢營義陵傍内便房剛栢

題湊外爲徼道周垣數里闕果罳甚盛果音浮罳音思

又曰莽奏貶𫝊太后號爲定陶恭王母丁SKchar莽復言恭

王母丁SKchar不臣妾至葬渭陵冡髙與元帝山齊諸發恭王

母及丁SKchar冢取其璽綬消滅徙恭王母歸定陶葬恭王冢

次而葬丁SKchar復其故太后以爲旣巳之事不湏復發莽固

争之后詔曰因改故棺爲致椁作冢祠以太牢謁者護旣

發𫝊太后冢崩壓殺數百人開丁SKchar椁火出四五丈吏卒

以水沃滅迺得入燒燔椁中器物開𫝊后棺臰聞數里公卿

在位皆阿莽旨入錢帛追子弟及諸生四夷凡十餘萬人操

持作具助將作掘平㳟王母丁姫冢二旬間皆平莽又周

𣗥其豦以爲丗戒云時有羣鷰數千 衘土投丁SKchar穿中

又曰張賀爲掖庭令及宣帝即位賀巳死子又早亡上追思

賀恩封其家恩德置守冢二百家

又曰夏侯勝字公長遷太傅卒官賜冢塋葬平陵太后

爲素服五日報師𫝊之恩儒者以爲榮

斛縑五百疋除三子爲郎中長子壽服竟爲邸平侯相夢

序告之曰乆客思郷里壽即弃官上書乞骸骨歸葬帝許

之乃反舊塋焉

魏略曰曹操微時人莫知之唯橋玄見而異焉謂曰今天

下將亂安生民者其在君乎操感其知巳及後經過玄墓

輙悽愴致𥙊

魏志曰管輅過母丘儉墓下𠋣樹哀吟曰玄武藏頭倉龍

無足白虎衘尸朱雀悲哭四危以備法當滅族卒如其言

又曰幽州牧劉虞署田疇爲從事奉使未至虞巳爲公孫

瓉所害及至謁𥙊虞墓陳章表𡘜泣而去

呉書曰孫堅家于富春葬於城東冢上數有光恠雲氣五

王隱晉書曰𥘉太康元年汲縣民盗發魏安釐王冢得竹

⿰氵𭝠

又曰交廣記呉將吕岱爲廣州遣掘尉他冢費損無獲他

雖僣侈然慎終其身乃令後不知其豦鑒於牧堅所殘也

又曰𢚓帝建興中曹嶷發景公及管仲冢尸並不朽繒帛

可服珎寳巨萬

又曰金郷縣北鑿石爲冢云得白虵白兎及得金故曰金

又曰王褒字偉元少立操尚父爲晉文王所害絶丗不仕

立屋墓側以教授爲務旦夕常至墓前朝拜輙悲號斷絶

墓前一栢樹褒常所攀涕所著樹色與凡樹不同

書曰滕修南陽人也爲廣州牧修在海南積年爲邊夷所附

卒請葬京師帝嘉其意賜墓田一頃

又曰東海王越屯許路經滎陽過𥞇紹墓𡘜之悲慟刋

石立文表贈官爵帝乃遣使䇿贈侍中光禄大夫加金章

印綬進爵爲侯賜墓田一頃客一戸祠以少牢

又曰盧志言於成都王頴曰黄橋戰亡者有八千餘人旣

經夏暑露骨中野可爲傷惻昔周王葬枯骨況此等致死

王事乎頴乃造棺八千餘枚以成都國秩爲衣服殮𥙊葬

於黄橋北樹枳籬爲之塋城又立都𥙊堂刋石立碑紀其

赴義之功使亡者家四時𥙊祀有所

晉書載記曰西胡梁國兒於平涼作壽SKchar2毎將妻妾入SKchar2

飲讌酒酣升靈床而歌時人或譏之國兒不以爲意前後

征伐屢有功姚興以爲鎮北將軍年八十餘乃死

宋書曰宋文帝元嘉二十五年行幸江寜經司徒劉穆之

墓遣使致𥙊焉

後魏書曰李冲字思順髙祖時爲尚書僕射卒葬覆舟山

近杜預冢髙祖之意也後車駕自鄴還洛經冲墓左右以

聞髙祖卧疾望墳掩淚

又曰傅永字脩常登北邙於平坦豦𡚒矛躍馬盤旋瞻望

有終焉之志逺慕杜預近好李冲王肅欲附葬於墓遂

買左右地數畒遺勑子叔偉曰此吾之永宅也

禮系曰天子墳髙三雉諸侯半之卿大夫八尺士四尺天

子樹松諸侯樹栢卿大夫樹楊士樹榆尊卑差也

楚漢春秋曰惠帝崩吕太后欲爲髙墳使從未央宮坐而

見之諸將諌不許東陽侯垂泣曰日夜見惠帝冢悲哀流涕無

以死傷生也臣竊哀之於是太后乃止

蕭方等三十國春秋曰晉義熈九年盗發故驃𮪍將軍卞

壼墓剖棺掠之壼屍面如生兩手悉拳𤓰生逹背

戰國䇿曰齊宣王見顔觸曰觸前觸亦曰王前王作色曰

士貴乎觸曰士貴昔𥘿攻齊令曰有敢去栁下季壟五十

歩而樵採者罪死不赦令曰有能得齊王頭封萬户由是

觀之生王之頭不如死士之壟

崔鴻前趙録曰張嵩壟西人也事母至孝母喪旣葬於墓

側哀感幽顯𡻕餘而墓地自裂棺亦自破母還⿱⺾⿰𩵋禾

方言曰冢𥘿晉之間謂之墳取名於大防也或謂之培或謂之

㬰或謂之采古者卿大夫有菜地葬之因名云也或謂之垠或謂之壟

似耕龔因名云也自𨵿以東謂之丘小者謂之塿培塿亦 髙名之也

者謂之丘凡葬而無墳謂之墓言所不封也墓猶墓之所以安墓謂

之撫撫謂規度墓地漢書日初陵撫是也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五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五十八

 禮儀部三十七

     冢墓二

宋書曰王𤣥謨從弟𤣥象位下邳太守好發冢地無完椁

時人間垣内有小冢墳上殆平毎朝日𥘉升見一女子立

冢上近視則亡或以告𤣥象便命發之有一棺尚全有金蚕

銅人以百數剖棺見一女子可二十姿質(⿱艹石)生卧而言曰

我東海王家女應生資財相奉幸勿見害女臂有玉釧斬

臂取之於是女復死

又曰大明三年孝武幸籍田經𡊮湛墓使致𥙊増守墓五

又曰何承天愽見古今爲一時所重張永甞開𤣥武湖遇

古冢冢上得一銅斗有柄文帝以訪於朝士承天曰此亡

新威斗王莽時三公亡皆賜之一在冢外一在冢内時三

台居江左者唯甄邯爲大司徒必邯之墓俄而又啓冢内

更得一斗復有一石銘云大司徒甄邯之墓

又曰張𥙿曽祖澄當葬父郭璞爲占墓地葬某豦年過百

𡻕位至三司而子孫不蕃某豦年幾减半裁卿校而後累

丗貴顯澄乃葬其劣豦位至光禄年六十四而亡其子孫遂

又曰周山圗爲淮南太守時盗發桓温冢大𫉬寳物客𥨸

取以遺山圗山圗不受簿以還官

齊書曰栁丗隆曉數術於倪塘創墓與賔客踐履十往五

往常坐豦及卒墓工圗墓取其坐豦焉

又曰王倫之爲豫章太守下車𥙊徐孺子許子將墓

又曰𥘉荀伯玉微時有善相墓者謂其父曰君墓當丗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