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五百五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百五十七 太平御覽 卷之五百五十八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五百五十九

貴者但不得乆耳又出失行女子伯玉聞之曰朝聞道夕

死可矣頃之伯玉姑當嫁明日應行今夕逃隨人去尋求

不能得後出家爲尼伯玉卒敗亡

又曰冨陽人唐㝢之僑居桐廬父祖相傳啚墓爲業㝢之

自云其冢墓有王氣山中得金轉相誑惑永明二年冬㝢

之聚黨遂䧟冨陽至錢塘

又曰始興王鑑鎮蜀於州園地得古冢無復棺但有石椁

銅器十餘種並古形玉璧三枚珎寳甚多不可皆識金銀

爲蚕形者數斗又以朱砂爲阜水銀爲池左右咸勸取之

鑑曰皇太子昔在雍有發古冢者得玉鏡玉屏風玉匣之

屬皆將還都吾意常不同乃遣功曹何佇之爲起墳諸寳

物一不得犯

又曰宜都王鑑鎭姑熟于時人發桓温女冢得金巾箱織

金𥰒爲嚴器又有金蚕銀蠒等物甚多條以啓聞欎林勑

以賜之鑑曰今取往物後取今物如此循環豈可熟念使長

史蔡約自徃脩復纎毫不犯

又曰文惠太子鎮雍州有盗發古冢者相傳云是楚王冢

大𫉬寳物玉履玉屏風竹書青絲綸簡廣數分長二丈皮

節如新有得十餘簡以示王僧䖍云是科斗書考工記周

官所闕文也

南史曰齊前將軍陳天福坐討唐寓之於錢塘掠奪百姓

財物棄市先是天福將行令家人預作壽冢未至東又信

催速就冢成而得罪因以葬焉

梁書曰丁貴嬪薨昭明太子遣人求得善墓地將斬草有

賣地者因閫人俞三副求市(⿱艹石)得錢三百萬與之三副密

啓武帝言太子所得地不如今所得地於帝𠮷帝末年多忌

便命市之葬畢有道士善圗墓云地不利長子(⿱艹石)厭伏或

可申延乃爲蠟鵝及諸物埋墓側長子位有宫監鮑邈之

魏雅者二人𥘉並爲太子所愛邈之晚見踈於雅宻啓武

帝云雅爲太子厭禱帝宻遣檢㸃果得鵝等物大驚將窮

其事徐勉固諌得止唯誅道士

又曰蕭斆太清𥘉爲梁州長史梁州有古墓名曰尖冢或

云張騫墳欲有發者輙聞鼓角與外相拒堆埋者懼而退

斆謂  無此理求自監督及開唯有銀鏤銅鏡方尺

唐書曰代宗時號州刺史王竒光上言閿郷縣女媧墓去

天寳末失所在今一夜河上側近忽聞風雷声曉見其墓

踊出上有𩀱栁樹下有巨石其栁各髙丈餘

又曰天后西幸京師路經楊𤣥感墓上誦李百藥過玄感

墓詩云劒有萬人敵文爲一代英除昏志不遂僣亂道難

平歎曰百藥唯解綴文不識大義

又曰韓恩復則天朝爲太常慱士定南郊儀注云太妃鼓

吹排羣邪守大體國家頼之睿宗朝爲給事活嚴善思

於雷霆之下拒武三思於䧟附之中𤣥宗御筆題碑云有

唐忠孝韓長公之墓

又曰伊愼兖州人善𮪍始爲果毅喪母將營合附不識其

父之墓晝夜號哭未浹日夢寐有指導焉遂發壠果得舊

記驗

又曰盧坦爲侍御史㑹李錡反有司請毀錡祖父廟墓坦

甞爲錡從事乃上言曰淮安王神通有功於草昧且古之

父子兄弟罪不相及況以錡故可累五代祖乎乃不毀因

賜神通墓五戸以備洒掃

白虎通曰春秋之義王者墳髙三仞樹以松諸侯半之樹

以栢大夫八尺樹以欒士四尺樹以槐庶人無墳樹以楊

晏子曰梁丘據死景公召晏子告之據曰忠臣愛我欲厚

葬之髙大其壟晏子對曰不可公遂止

列子曰燕人長於楚老而還過晉國同行者給之指城

曰此燕國之城其人愀然變容 指社曰此(⿱艹石)里之社(⿱艹石)汝也

乃喟然而歎指舎曰此君先人之廬乃泫然而泣指壠曰

(⿱艹石)先人之冢其哭不自禁同行者啞然大𥬇曰余等給君乃

晉國耳其人慙及至燕國之城社眞見先人之廬冢悲心

更微

𫝊子曰太原民發冢破棺中有婦人將出與語生人也視

其冢上木三十𡻕不知此婦人三十𡻕常生地中也將一

朝欻然生偶與發冢者㑹也

抱朴子曰呉景帝時於江陵掘冢取板治城後發一大冢

内有重閤石扉皆樞轉開閇四周徼道通事具髙可乗馬

又鑄銅爲人數十枚長五尺皆大冠衣執劒列侍靈坐皆

刻銅人背後石壁言殿中將軍或言侍郎似公王冢也破

其棺棺中有人𩯭巳班白鮮明靣體如生人棺中有白玉

壁三十枚藉尸兵人舉出死人以𠋣冢壁一玉長一尺形

似冬𤓰從死人懷中出墮地兩耳中及鼻中有黄金如𬃷

此則骨骸有假物而不杇之効也

吕氏春秋曰丗之爲丘壟也其大(⿱艹石)山其樹(⿱艹石)林以此觀

丗示冨則可矣以此爲死則不可自古及今未有不亡之

國者則是無不掘之墓也是故大墓無不掘者而丗争爲

之豈不悲哉堯葬於糓林通樹枝舜葬於紀市不變其肆

禹葬於㑹稽不變人徒是故先王以儉葬也非愛其費非

惡其勞以爲死者虚也

越絶書曰宋大夫華元冢在華原陳留小黄縣城北

呉越春秋曰虎丘者呉王闔閭墓也下池廣六十歩𭰹一

丈五赤銅椁三重中池廣六尺金鴈玉鳬諸膓魚膓之劒

以送焉取士臨海潮千萬人築治之以葬後金精上地爲

白虎據墳故以爲虎丘

越傳曰禹到大越上苗山更名山曰㑹稽因死葬焉穿壙

𭰹七尺上無寫泄下無流水壇髙三尺土階三等周方一

𠭇

華陽國志曰周失綱紀蜀先稱王有名蠺藂其目縱死作

石階石棺國人化之故俗以石棺椁爲縱目人冢

又曰蜀有五丁能移山舉萬鈞其王薨輙立大石長三丈

重千鈞爲墓志

又曰蜀遣使朝𥘿𥘿惠王許嫁五女於蜀蜀遣五丁力士

奉迎虵山崩同時壓殺五丁及𥘿五女蜀王痛傷命曰五

婦冢今其人或名五丁冢

又曰武都有一丈夫化爲女子美而艶盖山精也蜀王納

爲妃不習水土欲去王必留之乃作東平之歌以樂之無

幾殁故王哀之乃遣五丁之武都擔士爲妃作冢

三輔决録曰竇后父名猗遭𥘿亂隱身鈎魚墜淵而卒后

登尊號遣使者於父墜所築起大墳

說曰戴公見林法師墓曰德音未逺而拱木巳積冀神

理綿綿不與氣運俱盡耳

又曰黄𥘉末呉人發長沙王呉芮冢以其材於臨湘爲孫

堅立廟容良如生衣服不朽後預發者見綱曰君何𩔖

長沙王芮但微短耳綱瞿然曰是先祖也自芮之卒至冢

發四百餘年綱芮之十六丗孫也

又曰有人相羊祜應出受命君忌其言遂使掘斷墓後以

壞之相者云墓勢相讓猶有折臂三公俄而祜墜馬折臂後

至三公

又曰郭景純過江居于曁陽母亡安墓不盈百歩時人以

爲近水景純曰將當爲陵今沙漲去數十里皆爲人居家

桑田

慱物志曰漢末發范明友冢奴猶活明友是霍光女聓奴

記言光家事廢立之際多與漢書相應

又曰漢末有發前漢時宮人冢者宫人獨活旣出平如復

列士傳曰羊角哀葬友人在栢桃與荆將軍冢比他日角

哀夢栢桃語巳曰蒙子之恩而𫉬原厚葬荆將軍自以豪

欲役伏吾吾不聽與連戰不勝期十五日大合戰以決勝

負得子則勝不得則負矣角哀至期日陳兵詣其冢上

三輔决録曰趙嘉年三十餘有重疾七年不樂乃爲令勑

兒曰丈夫生一丗豦無箕山二公之操仕無伊摰吕尚之勲

天不我與復何言哉聊立一圎石樹吾墓前刻之曰漢有

逸民姓趙名嘉有志無時命也柰何後病愈

楚國先賢傳曰李善字次孫南陽人也夲同縣李元蒼頭

建武中元家死没唯孤兒續始生善親自哺養丗祖拜

善及續並爲太子舎人善顯宗時辟公府以能治劇再遷日

南太守從京師之官道經南陽李元冢未至一里乃脫服

持劒去草及拜墓𡘜泣甚悲身炊爨自執姐鼎以脩𥙊

楊雄家諜曰子雲天鳯五年卒葬安陵阪上所厚沛郡桓

君山平陵如子禮弟子鉅鹿侯子芭共爲治喪諸公遣丗

子朝郎更行事者㑹送桓君止爲歛賻起祠塋侯芭負土

作墳號曰𤣥冢

七略曰楊雄死弟子共爲起冢號曰楊冢

趙歧別傳曰歧字臺卿年九十餘建安六年卒先自爲壽

藏圖季札子産晏嬰叔向四像居賔位又自像其像居

主位皆爲讃頌勑其子曰我死之日墓中聚沙爲牀布

簟白衣散髮其上覆以單𬒳即曰便下下訖便掩

王子年拾遺記曰舜葬蒼梧之野有鳥如丹雀自丹州而

吐五色之氣氣如雲白日慿霄雀能羣飛衘土以成墳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五十八

太平御覽揔𩔖卷第五百五十九

 禮儀部三十八

     冢墓三

三𥘿記曰昭帝母鈎弋夫人居甘泉宫三年不反遂死即

葬之以千人營葬故有千人葬名曰思合墓

徐廣晉紀曰關中發漢杜霸二陵薄太后棺靣如生矣

呉録曰范愼字子敬在武昌自造冢名作長室時與賔客

作樂鼓吹入中宴飲

漢趙記曰上洛男子張盧死二十七日人有盗發其冢

盧得⿱⺾⿰𩵋禾起且問盗人姓名郡縣以雖元意姦䡄盧復由之

而生不能決豫州牧呼延謨以聞詔曰以其意惡功善論

笞三百不齒終身

王智𭰹宋紀曰齊宣帝墳塋在武進縣常有雲氣氛氲入

天元嘉中望氣者稱此地有天子

三齊略記曰田開強公孫接古治子三壯士冢在齊城東

南三百歩陽隂里中

王子年拾遺記曰南尋之國其死者葬之中野百鳥衘土

爲墳羣獸爲之掘穴不封不樹

西京雜記曰青龍觀前有三梧樹樹下石麒麟二枚始皇

葬墓中物也

又曰廣川王去疾好聚無頼少年遊獵無度國内冢藏一

切發掘其竒異者魏襄王冢以文石爲椁髙八尺許廣狹

容四十人以手捫棺滑液如新中有石床石屏風婉然周正不覺

棺柩盥器縱跡但床上玉唾盂一枚銅劒二枚金雜具皆如新玉

自取服之襄王冢以鐵灌其上穿鑿三日乃開黄氣如霧

觸人鼻目痺辛不可入以兵守之經曰乃歇𥘉至一户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