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五百四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百四十六 太平御覽 卷之五百四十七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五百四十八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四十七

禮儀部二十六

 䘮服     衰冠    絰帶

     䘮服

周禮春官司服曰凡凶事服弁服服弁䘮冠也其服斬縗齊縗也凡弔事

弁絰服弁絰者如爵弁而素加環絰也論語日羔裘玄冠不以弔絰大如緦之絰其服錫衰疑衰疑衰也者

諸侯及大夫亦以錫衰爲弔也凡䘮爲天王斬縗爲王后齊縗王后小君也諸侯爲

之 杖朞也王爲三公六卿錫縗爲諸侯緦縗爲大夫土疑縗

其首服皆弁絰君爲臣服也疑衰十四升疑之擬擬於吉也

儀禮䘮服曰䘮服斬衰裳苴絰杖絞帶冠繩纓菅屨者爲

父諸侯天子君父爲長子爲人後者妻爲夫女子子在室

爲父女子子嫁及在父之室爲父公士大夫之衆臣爲君

布帶繩屨

又曰䟽衰裳齊壯麻絰冠布纓削杖布帶䟽屨三年者父

卒則爲母繼母慈母如母母爲長

又曰䟽衰裳齋壯麻絰冠布纓削杖布帶䟽屨朞者父在

爲其母妻出妻之子爲母卒繼母嫁從爲之服報不杖麻

屨者祖父母世父母叔父母

又曰䟽衰裳齋壯麻絰無受者無受者服足而除不以經服而受也𭔃公爲

所寓丈夫婦人爲宗子宗子之母妻爲舊君之母妻庶人

爲國君大夫在外其長子爲舊國

又曰大功布衰裳壯麻絰無受者子女子子之長殤中殤

叔父之長殤中殤姑姊妺之長殤中殤昆弟之長殤中殤夫

之昆弟之子女子子之長殤中殤嫡孫之長殤中殤大夫

之庶子爲嫡昆弟之長殤中殤公爲嫡子之長殤中大夫

爲嫡子之長殤中殤其長殤皆九月纓絰其中殤七月不

纓絰大功布衰裳壯麻絰纓布帶三月受以小功衰即葛

九月者姑姊妹女子子適人者

又曰繐衰裳壯麻絰旣葬除之者傳曰繐衰者何以小功

之繐也諸侯之大夫爲大子傳曰何以繐衰也諸侯之大

夫以時接見乎天子小功布衰裳澡麻帶絰五月者叔父

嫡孫昆弟之下殤

又曰小功布衰裳壯麻絰即葛五月者從祖祖父母從祖

父母報從祖昆弟從父姊妺孫適人者爲人後者爲姊妹

適人者爲外祖父母

又曰緦麻三月者族曽祖父母族祖父母族父母族昆弟

庶孫之婦庶孫之中殤

又曰公子爲其母練冠麻麻衣縓縁爲其妻縓冠葛絰帶

麻衣縓皆旣葬除之

又曰凡妾爲私兄弟如邦人大夫弔於命婦錫衰命婦弔

於大夫亦錫衰

禮記檀弓上曰䘮服兄弟之子猶子也盖引而進之㛐叔

之無服盖推而逺之姑姊妹之薄也盖有受我而厚之者

欲其一心厚之者姑姊妹嫁大功夫爲妻期

又檀弓曰成人有兄死而不爲衰者聞子臯將爲成宰遂

爲衰成人曰蠶則績而蟹有匡范則冠而蟬有緌兄則死

而子臯爲之衰蚩兄死者言其衰之不爲兄死如蟹有匡蟬有緌不爲蠶之績范之冠也范蜂也蟬

蜩也緌謂蜩喙長在賜下

又䘮服小記曰近臣君服斯服矣其餘從而服不從而稅

除䘮者先重者易服者易輕者斬衰之葛齊衰之葛與大

功之麻同

又曰服問曰三年之䘮巳練矣有朞之䘮旣葬矣則帶其

葛帶絰朞之絰服其功衰有大功之䘮亦如之小功無

變也無所變於大功齊斬之服不用輕累重麻之有夲者變三年之葛有本謂大

功以上也小功以下澡麻斷本旣練遇麻斷夲者於免絰之旣免去絰毎

可以絰必絰旣絰則去之

禮統曰天子諸侯皆  爲貴臣妾服三月適夫人爲八

妾服三月八妾爲夫人服與舅姑同

家語曰門人疑所以服夫子者子貢曰昔夫子之喪顔淵

(⿱艹石)喪子而無服喪子路亦然請喪夫子(⿱艹石)喪 父而無服

於是弟子皆服而加麻出有所之則猶絰

孔叢子曰秦莊子死孟武伯問於孔子曰古者同僚有服

乎曰然同僚有相友之義貴賤殊等不爲同官聞諸老聃

昔虢叔閎夭友太顚散冝生南宫括五臣者同僚比德以

賛文武及虢叔死四人者爲服友之服古逹禮者行之

又曰子思居衛魯穆公卒縣子使乎衛聞喪而服謂子思

曰子雖未臣魯父母之國也先君宗廟在焉奈何弗服子

思曰吾豈愛乎禮弗得也縣子曰請問之荅曰臣而出國

君不掃其宗廟則不爲之服

又曰司徒文子改葬其叔父問服於子思子思曰禮父母

改葬緦旣葬而除不忍無服送至親也非父母無服無服

則弔服加麻

又曰魯人有同歳上計而卒欲爲之服問於季立季立曰

思好者其緦乎昔諸侯大夫共㑹事于王及以君命同盟

霸主其死也則皆有哭臨之禮今之上計上覲天子有交

醼之忻同名綈素上記先君下禄子弟相敦以好相厲以

義又數相徃來特有思親比之朋友不亦重乎

白虎通曰弟子爲師服者弟子有君臣父子朋友之道也

故生竭敬而親之死則哀痛之恩深義重故爲之服入則

絰出則否

習鑿齒漢晉春秋曰𥘉文帝之崩也羊祜謂𫝊玄曰三年

之喪雖貴遂服自天子逹而漢文除之毀禮傷義常以爲

歎今上天縱至孝有曽閔之性雖奪其服而實行喪禮喪

禮行除服何爲耶(⿱艹石)因此革魏之薄而興先王之法以敦

厚風俗垂之百代不亦美乎玄曰漢文以來丗乃淺薄不

能行國君之喪因而除之數百年一旦復古恐難行也祜

曰就不能使天下如禮且使主上遂服不猶善乎玄曰(⿱艹石)

主上不除而下除此爲但有父子無君臣三綱之道虧矣

君子曰𫝊玄知無君臣之傷教而不知兼無父子之爲重

豈不蔽惑哉漢廢君臣之喪不降父子之服故四海𥠖庶

莫不盡於其新三綱之道二服𢘆用於𥝠室而王者獨盡

廢之豈所以孝治天下乎詩云猶之未逺其𫝊玄之謂也

摯虞新禮議曰虞謹案古者諸侯臨君其國臣諸父兄之

諸侯未同于古未同于古則其尊未全不冝使絶朞之制

而令傍親服斬衰之重也諸侯旣然則公孫之爵亦冝如

又曰喪無弟子爲師服之制新禮弟子爲師衰臣虞謹案

自古無服師之禮故仲尼之喪門人疑所服子貢曰昔夫

子喪顔淵(⿱艹石)喪子而無服請喪夫子(⿱艹石)父而無服遂心喪

三年此則懷三年之哀而無齊衰之制也出則絰居則否

所謂弔加麻也先聖爲禮必易從而可𫝊師從之義誠重

而服制之(⿱艹石)歷代相襲不以爲疑冝定親新禮無服如舊

摯虞決疑要注曰禮故臣爲舊君齊衰三月謂䇿名委質

稱臣吏者也見察舉而不爲吏者弔服加麻

     衰冠

毛詩羔裘曰素冠刺不能三年也庶見素冠兮𣗥人欒欒

箋云時無三年之恩於父母廢其喪禮故兾幸一見素冠急於哀慼也

周禮春官小宗伯曰王崩懸衰冠之式于路門之外肆師

之職大喪禁外内男女之衰不中法者

又夏官太僕曰大喪懸首服之法于宫首服之法謂免髽笄緫長短之數於

宫門示四方也

又天官内司服曰共后之衣服及九殯丗婦凡命婦共其

服共喪衰亦如之

儀禮喪服曰斬衰者不緝也冠繩纓條屬冠六𦫵外畢鍜

而勿灰 -- 灰 齊衰者緝也

又曰䟽衰裳齊傳曰問者曰何冠也曰齊衰大功冠其衰

也緦麻小功冠其衰也帶縁各視其冠

又曰緦者十五𦫵抽其半有事其縷無事其布曰緦也錫

衰者何也麻之有錫者也者十五𦫵抽其半無事其縷有

事其布曰錫

又曰凡衰外削幅裳内削幅幅三枸削殺(⿱艹石)齊裳内衰外

貟廣出於適寸貟在背上適辟領也貟出於辟領外傍一寸也愽四寸岀於衰

衰長六寸愽四寸

禮記檀弓曰衰與其不當物也寧無衰惡其亂禮不當物謂精麄廣狹不應

齊衰不以邊坐

又檀弓曰古者冠縮縫今也衡縫縮從也今禮制衡讀爲横今冠横縫以其辟積

故喪冠之反吉非古也解時人之惑喪冠縮縫古冠耳

又間傳曰斬衰三𦫵齊衰四𦫵五𦫵六𦫵大功七𦫵八升九升

小功十𦫵十一𦫵十二𦫵緦麻十五𦫵去其半有其事縷無事

其布曰緦此哀之發於衣服者也

禮記外傳曰凡言斬衰者以六寸之布廣四寸爲衰帖於

心前剪而不緝也衰者言悲摧也緝者縫綆之名齊之言齊也加針縷其裳下之縫

使齊半也凡言有事其縷者先加灰 -- 灰 錫治其麻縷爲布則不治

哀在外故有事其布者則不治其縷哀在内也爲布之後即先治也緦者如

絲也錫衰者先緝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白之謂也疑衰者疑其布是絲也

錫衰二者君之弔服也

又曰吉冠之布倍於衣也朝服十五𦫵則冠三十𦫵是也

今喪冠𦫵數少喪禮斬衰三𦫵冠六𦫵升者登也轉祖訓耳凡麻八十縷爲

十𦫵至六𦫵即爲成布也凡言受以成布者旣葬之後漸去麄受細齊衰四𦫵冠七𦫵又有

䟽衰即三𦫵半之衰也䟽亦麄也其布在齊斬之間

左傳僖上曰許僖公見楚子於武城許男面縛衘壁大夫

衰絰士輿櫬楚子問諸逢伯對曰武王克殷微子啓如

是〇又襄六曰魯昭公立十九年矣猶有童心比及葬三

昜衰衰袵如故衰言其嬉戲無度

呉録曰諸葛恪將誅有着衰衣入其閣令人詰荅曰不自

知入時外内守備亦不見也

鄭玄别傳曰玄卒受業者衰絰于餘人

郭子曰劉王共在𦨵南酣宴謝鎭西徃尚書墓還是葬後

三日諸人欲要之眞長云仁祖應來便遣要之果即廻駕

諸人迎之把臂便下裁得脫幘酣宴半坐乃覺未得脫衰

釋名曰衰摧也絰實也傷摧實也斬衰下緝其末翦斬而

巳也大功其布加麄大之功不善治之也小功精細之小

功轉有飾也緦絲也錫也治其麻使滑易也繐繐如流如

繐也

     絰帶

周禮夏官曰弁師王之弁經弁而加環絰弁絰王吊所服也其弁如爵弁

而素所謂素冠也而加環絰環者大如緦之麻絰纒而不紏司服識曰凡弔事弁絰事

儀禮䘮服曰苴絰者麻之有蕡者也苴絰大搹搹手搹圍九寸

夲在下去五分一以爲帶齊衰之絰斬良之帶也去五分

一以爲帶絞者垂帶也鄭玄注曰凡服上曰衰下曰裳在首在𦝫皆曰絰絰之言實也首絰

象幘布冠之幘𦝫絰象大帶又有絞帶革帶也壯麻者枲麻也壯麻絰右本在上

又曰斬衰絞帶七寸三分齊之帶五寸六分大功之帶四

寸五分小功之帶三寸七分緦麻之帶二寸九分鄭注絞帶象革

帶斬之絰五分去一以爲帶繩帶也

禮記外傳曰絰者實也表其有䘮慼之情實也䘮服衰之

與絰因象平裳之時冠帶𠮷凶相變也有首絰有𦝫絰有

絞帶斬衰首絰圍九寸向下皆五分去一用爲𦝫絰則七

分五分五分去一者從斬至緦縁有五服相减窮其數也然則絞帶又小於𦝫絰齊衰首絰七

寸五分之一𦝫絰五寸八分大功首絰五寸八分𦝫絰四

寸六分小功首絰三寸七分緦首絰三寸七分𦝫絰二寸

九分

左傳僖下曰𣈆襄公擊秦師於殽子墨衰絰𣈆文公未葬故襄公稱子

以凶服從戎故墨之

又襄四曰𣈆侯有姻喪王駙使宣子墨縗冒絰𣈆自郩之役遂常墨

衰絰二婦人輦以如公奉公以如固宮

後漢書曰胡廣年八十三熹平元年薨故吏自公卿大夫

愽士議郎以下數百人皆衰絰殯位自終及葬漢興巳來

人臣之盛未嘗有也

宋書曰王誕爲吳國史母憂去職武帝伐劉毅起爲輔國

將軍誕固辭以墨絰從行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四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