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一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九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一十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一十一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十

珎寳部九

     金中

東觀漢記曰郭况遷爲大鴻臚上數幸其第賞賜金帛京

師號況家爲金穴言其冨貴

謝承後漢書曰豫章張載字仲宗爲廣陵太守舉孝子呉

奉爲孝㢘奉賫金爲禮載閇門不受奉以囊盛投載園中

而逝載追不及賫金至廣陵還奉

又曰雷義字仲公常濟人死罪者後以金二斤謝之義不

受金主候義不在嘿投金於承塵上後葺治屋得金主巳

死義乃以付縣曹

張璠漢記曰永昌太守鑄黄金之虵献之梁兾益州刺史

种暠發其事

後漢書曰中興𥘉有應嫗者生四子而寡見神光照社試

探之乃得黄金自是諸子宦學並有才名至㻛七代通顯

又曰益州金銀之所出

魏略曰田豫爲并州胡宻懷金三十斤曰以此上公張䄂

受之荅其厚意胡去之後皆悉付外具狀聞於是詔褒之

曰昔魏絳開懷以納戎今卿舉䄂以受狄金朕甚嘉焉

又曰大𥘿國出金織成帳也

魏志曰繁昌縣授禪石碑中生金表送上羣臣盡賀

蜀志曰先主平蜀賜諸葛亮等金數百斤

王隱𣈆書曰永嘉𥘉陳國項縣賈逵石碑中生金人盗鑿

取賣賣巳復生此江東之瑞也

又曰咸寜三年起居注載燉煌郡上釜銅生金中百陶不

消可以切玉

又曰鄱陽樂安出黄金鑿土十餘丈披沙之中所得者大

如豆小者如𥹭米南郡象林南有四國皆稱漢人貢金供稅

𣈆後略曰載賈后以鹿車詣金墉城飡金屑而死

晉書曰清河王覃𥘉爲清河丗子所佩金鈴歘生隱起如

麻粟者祖母夲陳太妃以爲不祥毀而賣之占者以金是𣈆

行大興之祥覃爲皇胤是其瑞也毀而賣之象覃見廢不

終之驗也

晉永和起居注曰廬江太守路永表言於糓城北見水岸

邊紫赤光得金一枚文如印齒

宋書曰禇彦回爲吏部尚書有人求官宻䄂中將一餅金因

求清閑出金示之曰人無知者彦回曰卿自應得官無假

此物(⿱艹石)必見與不得不相啓此人大懼収金而去彦回叙

其事而不言其名時人莫之知也

南史曰南海扶南國王諸農死子陽邁立陽邁𥘉在孕其

母夢生兒有人以金蓆籍之其色光麗夷人謂金之精者爲

陽邁中國云紫磨者因以爲名宋永𥘉二年遣使貢献以

陽邁爲林邑王

宋書曰齊武帝常至劉悛宅晝卧𮗜悛自捧金澡灌受四

𦫵以沃盥因以與帝

齊書曰金車王者至孝則出金人王者有盛德則游於後

池林邑有金山金汁流於浦

又曰梁武帝於襄陽起兵蕭頴胄以荆州應焉時長沙寺

僧鑄黄金爲龍數千兩埋土中歴相傳付稱爲下方黄鐵頴

胄因取此龍以充軍實

梁書曰武陵王紀鎭蜀旣東下黄金一斤爲一餅百餅爲

簉至百簉銀五倍之其他錦𦋺稱是每戰則懸金以示將士

終不賞賜

又曰廬陵王續之子應不惠王薨至庫内閱珎物見金鋌

問左右曰此可食不荅曰不可應曰旣不可食並㹅乞汝

南史曰林邑國有山皆赤色其中生金金夜則出飛狀如螢

又曰甄法崇之孫彬有行業郷黨稱善甞以一束䇡就州

長沙寺庫質錢後贖䇡還於䇡束中得五兩金以手巾裹

之彬得送還寺庫道人大驚云近有人以此金質錢時有

事不得舉而失擅越乃能見還輙以金半仰酬徃復十餘

彬堅然不受詠曰五月披羊裘而負薪豈拾遺金者耶卒

還金梁武帝布衣而聞之及踐祚以西昌侯藻爲益州刺

史乃以彬爲府録事叅軍帶郫縣令將行同列五人帝誡

以㢘愼至彬獨曰卿昔有還金之美故不復以此言相屬

由此名德益彰

陳書曰歐陽頠在嶺南交州刺史𡊮曇綬密以金五百兩𭔃

頠令以百兩還合浦太守龔爲四百兩付兒智矩餘人弗

之知頠㝷爲蕭㪍所破貲財並盡唯所𭔃金獨存曇緩亦

㝷卒至是頠並依信還之時人莫不歎伏之

崔鴻十六國春秋後趙録曰建武元年十一月不雨雪至

二年八月糓價湧貴金一斤直米二𦫵

又前燕録曰汜昭字嗣先燉煌人辟州主簿志在理枉申

滯人有於夜中報昭黄金者昭責而遣之

後魏書曰趙柔字元順甞在路得人所遺金珠一貫價直百

縑柔呼主還之

又曰孫𮜿字元慶爲諸軍司馬太武平赫連昌引諸帥入

其府藏各令任意取金玉諸將取之SKchar懷𮜿獨不取帝把

手親探金賜之謂之曰卿臨財廉朕所以増賜者欲顯廉

於衆人

又曰叚揮自慕容璝歸魏太武至長安人告暉欲南奔云

置金於馬韀中帝宻遣視之果如告者斬之於市

又曰李安丗爲主客令毎有江南使至多出藏内珎寳令

都下冨室好容服者貨之令使任情交易時齊劉纉至金

玉肆問價纉曰北方金玉太賤當是山川所出安丗曰聖

朝不貴金玉所以同於瓦礫又皇上德通神明地不愛寳

故川無金山無玉纉𥘉將大市得安丗言慙而罷

又曰副貨國城周匝七十里國王有黄金殿殿下有駞七

頭髙三尺

又曰拔豆國出金銀河鈎羗國出金珠

北史齊李㓜㢘少寡欲爲兒童時𥘉不從家人所求請故

甞以金寳授之終不取強付輙擲之地後爲南青州刺史

主簿徐乾富而𭧂横歴政不能禁㓜㢘𥘉至因其有犯収

繫之乾宻通䟽奉黄金百挺奴婢二十人㓜㢘不受遂殺

北史隋獻皇后山陵後帝賜楊素金鉢一實以金銀鉢一

實以珠

隋書曰上賜王公巳下射楊素箭爲第一上手以外國所献

金精盤價直鉅萬以賜之

唐書曰太宗謂侍臣曰水旱不調皆爲人君失德朕德不

修天當責朕百姓何罪而尚多窮困聞有鬻男女者朕甚

愍焉於是遣御史大夫杜淹廵𨵿内諸州出御府金寳贖

還父母

又曰開元中杜暹爲監察御史徃西覆屯蕃人賫金以遺

暹因辭不受左右以不可失蕃人之情暹受而埋於幕下

旣出境乃移牒令収取之

又曰德宗詔曰朕聞王者不責逺物所寳惟賢故堯設茅

茨禹卑宫室光武捨去寳劒順帝封還大珠朕仰企前王

思齊太素邕州所奏金坈誠爲潤國語人於利非朕素懷

方以不貪爲寳惟德其物豈尚兹難得之貨生其可欲之

心耶其金坈任人採斸官不得占

又曰貞元元年四月南詔王異牟㝷與其酋長定計遣使

趙莫羅眉由南安使凡三軰致書於韋臯各賫生金丹砂

爲贄三分前臯所與牟㝷書各持其一爲信歳中三至京

師且曰牟㝷請歸大國永爲藩巨所献生金以喻向化之

意堅如金也丹沙示其赤心耳上嘉之乃賜牟㝷詔書

又曰韋執𧨏時爲翰林學士受賕爲人求科第夏卿不應

執𧨏乃SKchar懐中出金以内夏卿䄂夏卿驚曰吾與(⿱艹石)頼先

人德致名位幸各已達豈可如此自毀壞擺䄂而去執𧨏

大慙

又曰路隨爲翰林學士乃兼金紫有以金帛謝除制者必

比之曰吾以公事接私賄耶終無所納

管子曰玉起於禺氏山金起於汝漢珠起於赤野此寶相

去各七千里湯以杜山之金以贖民之賣子者禹以歴山

之金贖賣子者江陽之珠天下一美上有丹砂下有黄金

上有慈石下有銅金上有陵石下有鈆錫上有赭下有鐡

葛盧山發而出金蚩尤取以爲劒鎧雍狐山發而出金蚩

取以爲㦸楚有汝漢之黄金

晏子曰景公爲履黄金之綦僅能舉之

列子曰齊人有鬻金者清旦衣冠之市適鬻金者之所因

攫其金而去吏捕得之問曰人皆在焉子攫人之金何故

對曰取金之時不見人徒見金

魯連子曰𥘿圍趙邯鄲魏使將軍新垣衍入邯鄲令趙尊

𥘿爲帝魯連子說罷之𥘿軍退平原君以千金爲先生壽

𥬇曰(⿱艹石)即有取啇賈之事連不忍爲也

莊子曰今大冶鑄金金踊躍曰我且必爲鏌鎁大冶必以

爲不祥之金

又曰以瓦注者巧以黄金注者昏所要重則心矜

又曰至仁無親至信辟金金玉小信之質耳至信則隆

又曰金石有聲不考不鳴也

韓子曰荆南麗水之中生金

又曰魯丹三說中山之君而不受也因散五十金事其左

右復見未語而君與之食魯丹出不及舎遂去中山其御

曰交乃始善我何故去之魯丹曰夫以人言善我必以人

言罪我未出境而公子惡之曰爲趙來間中山君因索而

罪之

又曰張譴相韓病將死公乗無正懷三十金而問之其疾

居一月公自問張譴曰君子死將誰使代子荅曰無正法

而畏上雖然不如公子食我之得民也張譴死因相公乗

無正

又曰荆王弟在𥘿𥘿不出也中尉之士曰資臣百金臣能

出之因載百金之𣈆見叔向曰荆王弟在𥘿𥘿不出也請

以百金委之叔向受金而見平公曰可以城壷丘矣平公

曰何以對曰荆王弟在𥘿𥘿不出是𥘿荆惡也必不敢禁

我城壷丘(⿱艹石)禁之我曰爲我出荆王之弟吾不城也彼如

出之可以得禁彼不出是卒惡也不敢禁我城壷丘矣曰

善乃城壷丘謂𥘿公曰爲出荆王之弟吾不城也𥘿因

出之荆王大說以錬金百鎰遺之

墨子曰昔夏使飛廉折金於山鑄昆吾鼎成而方不炊

自烹不舉自藏不遷自行以𥙊昆吾之墟其兆繇曰蓬蓬白

雲一南一北一東一西九鼎使成遷三國夏失殷受殷失

周受

孟子曰齊王以兼金一百遺孟子兼金好金也

列子曰夏華殷謂湯曰渤海之東不知幾億萬里有大壑

中有山一曰岱輿二曰方壷三曰貟嶠四曰𤅀洲五曰蓬

萊其上髙觀皆金闕

淮南子曰玦五百歳生黄澒五百歳生黄金黄金千歳爲

黃龍玦石也中央數五故五百歳一化澒音胡貢反澒黄金水銀也𥘿以一鎰爲一金而

重一斤漢以一斤爲一金

又曰舜藏金千斤於嶄巖之山所以塞貪鄙之心

又曰子極溺者金玉不(⿱艹石)得㝷常纆

傳子曰懸千金於市人不敢取者分定矣委一錢於路童

子争者分不定矣

抱朴子曰合金液用古稱黄金一斤都合用四十萬而成

一劑可令八人仙也其次餌黄金一斤可得地仙

又内篇曰山中亥日稱人字者金玉知其物則不能爲害

又曰呉景帝時戍將於廣陵掘一大冡棺中人靣如生兩

耳及𤾁孔中皆有黄金大如𬃷許此假物不朽之效也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一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