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八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一十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九

珎寳部八

   琅玕     火齊    碧

   瑤      瑊     珉

   木難    碝石     璿瑰

   玟瑰     武夫     金上

     琅玕

孝經援神契曰神靈滋則琅玗景宋均注曰事神明得理則琅玉有光

爾雅曰西北之美者則崑崙之璆琳琅玕焉

說文曰琅玕石之似玉者

魏略曰大𥘿國出琅玕

山海經曰開明東有琅玕樹塊火山多琅玕

管子曰崑崙墟不朝請以璆琳琅玕爲幣簮珥而千金琳

琅玕也然後八千里之崑崙可令而朝也

淮南子曰崑崙侵城九重琅玕樹在其東

拾遺記曰崑崙山傍有瑶臺上有琅玕璆琳之玉煎可以

爲脂

夲草經曰青琅玕一名珠圭

張衡南都賦曰珎羞琅玕充溢貟方注曰飾樂用金銀及琅玕

王延壽魯靈光殿賦曰駢宻石與琅玕齊玉璫與璧瑛

盧湛朝霞賦曰想神芝於𤅀洲(⿱艹石)琅玕於層城

     火齊

說文曰火齊玫瑰也

韻集曰琉璃火齊珠也

漢武故事曰上起神屋綴以火齊

呉録曰南西倦縣有火齊如雲母重沓可開色黄似金

南州異物志曰火齊出天笁狀如雲母色如紫金離別之

節如蟬翼積之如紗縠重沓

張衡西京賦曰翡翠火齊絡以美玉

     碧

孝經援神契曰神靈滋液則碧出

廣雅曰碧有縹碧緑有碧出越嶲雲南

說文曰碧石之美者

漢書曰宣帝時或言益州有金馬碧雞之神可醮而致之

於是遣王褒持節求焉如渟曰金形似馬碧形似雞

紀年曰惠成王七年雨碧于郢

漢武故事曰帝起神屋基及户悉以碧石

魏略曰大𥘿國出碧

𣈆太康地記曰雲南青蛉縣出碧

異𫟍曰越嶲㑹元縣元馬河畔有祠河中有碧珠(⿱艹石)不𥙊

祀取之不祥

莊子曰萇弘死于蜀藏其血三年化爲碧司馬彪曰萇必忠而流故其血

不朽而化爲碧也

矯丗論曰碧似玉唯猗頓別之

張衡羽獵賦曰乗瑶碧之雕軒建輝天之華旗

左思呉都賦曰紫貝流黄縹碧素玉也

又蜀都賦曰其中則有青珠黄環碧弩芒消

張衡南都賦曰緑碧紫英青艧丹粟

劉琨與兄子書曰單于但欲得碧汝不可不撿送之

     瑶

尚書禹貢曰楊州厥貢瑶琨孔安囯曰皆美石也

毛詩衛淇澳木𤓰曰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瑶

周禮天官下曰内宰以婦職教九御大𥙊祀后祼獻則賛

瑶爵亦如之

左傳昭二曰燕人歸燕SKchar賂以瑶甕

說文曰瑶石之美者

山海經曰章義之山是多瑶瑶王屬

劉公幹清慮賦曰慿文瑶之几對金精之盤

馬融廣成賦曰鎭以瑶臺純以金提

張衡四愁詩曰美人贈我金錯刀何以報之美瓊瑶

     瑊

廣雅曰瑊石次玉也

山海經曰葛山之下多瑊石郭璞注曰瑊玏似玉之名

司馬相如子虚賦曰其石則瑊玏玄厲玏音力也

     珉

禮記聘義曰子貢問於孔子曰敢問君子貴玉而賤珉者

何也爲玊之寡而珉之多與孔子曰非爲珉之多故賤之

也玉之寡故貴之也夫昔者君子比德於玉焉

說文曰珉石之次玉也

司馬相如子虚賦曰其玉則琳珉昆吾

     木難

玄中記曰木難出大𥘿

廣志曰木難珠其色黄生東夷

南越志曰木難金翅鳥口結沬所成碧色珠也大𥘿土人

珎之

曹植樂府詩曰珊瑚間木難

     瑌石音儒

禮記玉藻曰士瑌玫而緼組綬

廣雅曰鴈門出石白也郭璞曰仐鴈門出碝石白也如氷亦有赤者也

山海經曰北渚之山其上多碝石

司馬相如子虚賦曰碝石武夫

     璿瑰

山海經曰沃民之國爰有璿瑰瑶碧

     玫瑰

廣雅曰神靈滋液百寳用則玫瑰出

魏略曰大𥘿國出玫瑰

班彪上事曰吏民塟埋有馬𬒳毛鬣角蹄玫瑰目眥以法

禁之

司馬相如子虚賦曰其石則赤玉玫瑰

     武夫

廣雅曰武夫石次玉也

戰國䇿曰西門豹爲鄴令魏文侯曰夫物多相𩔖而非白

骨疑象武夫𩔖玉

漢書曰董仲舒曰五伯其比三王猶武夫之與美玉也

山海經曰㑹稽之山其上多砆石郭璞注曰今武夫石也似玉長沙臨湘縣出之

赤地白文色䓗蘢不分也

廣志曰武夫有白黒以爲枋碁

杜萬年相風賦曰太僕𫝊侯命余賦之誠知武夫非荆寳

之倫長𢈔啓明非曜靈之疋

     金上

說文曰金五色金也黄金爲之長乆埋不生衣百淘不輕

從革不違西方之行也生於土從土左右注象金在土中

釋名曰金禁也氣剛毅能禁制物也

尚書舜典曰金作贖刑孔安囯曰金黄金誤而入刑出金以贖刑也

又禹貢曰淮海惟楊州厥貢惟金三品孔安囯曰金銀銅也

又洪範曰五行四曰金從革作辛孔安囯曰金可以政更

周禮考工記曰攻金之工築氏執下齊冶氏執上齊鳬氏

爲聲㮚氏爲量叚氏爲鑄器桃氏爲刃鄭玄注曰多錫為下齊少錫爲上齊

金有六齊六分其金而錫居一謂之鍾鼎之齊五分其金

而錫居一謂之斧斤之齊四分其金而錫居一謂之戈㦸

之齊三分其金而錫居一謂之大刃之齊五分其金而錫

居二謂之制殺之齊金錫半謂之鑒燧之齊鄭玄曰鑒鏡也金多錫則

刃白且明

毛詩魯頌泮水曰憬彼淮夷來獻其琛元龜象齒大賂南

周易噬嗑卦曰六五噬乾肉得黄金

又鼎卦曰六五鼎黄耳金鉉利貞

又上擊曰二人同心其利斷金

說卦曰乾爲金

爾雅曰黄金謂之其美者謂之鏐鉼金謂之鈑絶澤謂

之銑美金最有光澤西南之美者有華山之金石焉

史記𥘿夲紀曰獻公十八年雨金櫟陽公自以得金瑞故

作鄜畤於櫟陽祀白帝

又曰𥘿始皇塟驪山以黄金爲鳬鴈

又曰衛鞅入𥘿孝公以鞅爲左庶子長卒定變法令乃立三

丈之木於國都市南門募民有能徙置北門者予五十金

有一人徙之輙子五十金以明不欺

又曰吕不韋乃使其客人人著所文號吕氏春秋布咸陽

市門懸千金其上有能増損一字者予千金

又曰項羽以陳平爲信武君擊殷而還拜平爲都尉賜金

三十鎰居無何漢攻下殷項王怒將誅定殷者平懼迺封

其金與印使歸間行杖劒亡渡河

又曰漢王與陳平金四萬斤以間䟽楚君臣不問其出入

又曰呉楚反孝景以竇嬰爲大將軍賜金千斤嬰陳之廊

廡下軍吏過輙令財取爲用金無入家者

漢書曰文帝𥘉立以陳平爲丞相位第二賜平金千鎰封

三千户

又曰梁孝王未死時金以巨萬計不可勝數及死藏府餘

黃金尚三十餘萬斤

又曰季布爲任俠有名楚人諺曰得黄金百不如得季布諾

又曰董偃見寵舘陶長公主安陵𡊮叔謂偃曰顧成廟逺

無𪧐宫何不白主獻長門園於上董君入白主主獻之上

大恱更名爲長門宫主大喜董君以黄金百斤爲𡊮叔

又曰武帝即位欒大曰臣之師曰黄金可成而河决可塞

又曰衛青北伐將十餘萬衆擊破斬首虜之士受賜黄金

三十餘萬斤

又曰劉向字子政夲名更生宣帝時更生言黄金可成上

令典尚方鑄作事費甚多方不驗

又曰直不疑爲郎其同舎郎有告歸誤持同舎郎金去主

意不疑不疑買金償之而告歸者來歸金亡者大慙

又曰韋賢少子玄成復以明經歴任至丞相故鄒魯諺曰

遺子黄金滿籝不如一經如淳曰籯作器受三𦫵今陳留俗有此器淳以爲滿籝言甚多

耳非器名謂陳留之俗則吾陳留人也不聞有此器

又曰尹翁歸卒家無餘財天子賢之賜翁歸子黄金百斤

以奉其𥙊祠

又曰踈廣徙爲太傅兄子受爲少傳父子並爲師傅俱乞

骸骨皆許之加賜黄金二十斤皇太子賜以五十斤

又曰𥘿幣黄金方寸而重一斤以溢爲名孟康子二十兩爲溢臣瓉曰𥘿

以一溢爲一斤漢以一斤爲一金金爲貨夏殷無聞周黄金方寸而重一

斤故貨寳於金武帝時衛青擊匈奴斬捕首虜賜黄金二

十餘斤

又曰王莽敗省中黃金萬斤者一匱尚六十匱

續漢書曰扶風人士孫奮居冨而性恡梁兾認奮母爲其

守藏婢云盗紫金千斤

又曰楊震爲東萊太守道經昌邑𥘉震爲茂才王宻時爲

昌邑令謁見至夜懷金十斤以遺震震曰故人知君君不

知故人何也宻曰暮夜無知者震曰天知神知子知我知

何謂不知宻愧而出

又曰張奐遷安定屬國都尉羌豪帥感奐恩德上馬二十

疋先零酋長遺金渠八枚奐受之而召主簿於諸羌前以

酒酹地曰使馬如羊不以入廐使金如粟不以入懷悉以

金馬還之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