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七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七十五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七十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七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七十六

 咎徴部三

 風    㤗風    黒風  赤風

 雷    冬雷    霹靂  無雲而雷

     風

尚書洪範咎徴曰𮐃𢘆風(⿱艹石)君行蒙暗則常風順之也

禮記月令曰孟春行夏令飄風暴雨揔至季秋行春令則煖風

來至

京房易傳曰后專拜厥風疾而樹不揺不循道厥風不摇

京房別對災異曰廻風起何風者天之號令也當直而正

普而不偏佞人衆君迷惑則迴風起不救則致逆風起其

救也用公直黜邪枉此災消矣

春秋潜潭巴曰疾風㧞木䜛臣恣忠臣辱

史記曰殷紂末年大風飄牛馬壊屋拔樹飛颺數十里周

滅之

又曰𥘿始皇二十八年渡淮至衡山浮江至湘遇大風愽

士云堯女舜妻葬於此始皇怒使刑人三千人伐湘山樹明

年東遊至愽浪沙中爲盗所驚乃令天下大索焉

又曰項羽背約都彭城漢祖伐之圍漢三重大風從西北

起折木發屋楚軍大亂

漢書曰吕后崩後吕産執北軍朱虚侯劉章入宫衛帝見

産廷中遂擊産走大風起從官莫敢𨶜章逐産殺之

又曰昭帝時燕王旦都葪大風拔宫樹十六吹壞城樓王

反伏誅

又曰濟北王興居反始舉兵太風從東吹其旌旗飛上墮

城西井中馬皆悲鳴不進李廓切諌王不聽俄而兵敗自

又曰平帝元始四年冬大風吹長安城門屋瓦盡

又曰王莽天鳯年大風抜樹飛北闕城門屋瓦縁邊大飢

人相食

又曰地皇四年大風毀王路其年司徒王㝷司空王邑守

昆陽光武起兵南陽至昆陽攻之大風雷屋瓦皆飛雨

如注滍川盛溢㝷邑乗死人而渡王㝷見殺軍人皆散走王

邑還長安莽敗俱殺之

後漢書曰安帝時京師大風拔南郊梓樹九十六後海賊

張伯路略九郡

魏畧曰正始元年啇風大起數十日發屋拔樹動太極殿

東閤正大㑹風又甚傾盃按曹爽將誅之徴母丘儉反景

王率衆征之

晉書曰吴孫權太元𥘉大風江海湧溢平地水深八尺拔

髙陵樹二千株動吴城兩門瓦飛落是時賦役繁重明年

權死

又曰孫休永安元年十二月孫綝岀屯武昌衛士施朔告

綝欲反綝聞之大懼是夜大風四轉五復發屋折木揚沙

石綝益恐明日臈㑹稱疾休強起之不得巳乃至㑹張布

丁奉自左右縳之綝叩頭請爲奴不許乃斬之

又曰孫皓末年狂暴丞相陸抗與大司馬大丁奉謀欲廢

皓太史令陳苗奏乆隂不雨風氣廻逆將有隂謀皓𭰹驚

懼抗遂寢其事

又曰晉武帝咸寜三年八月大風拔木暴寒且氷其年吴

將孫慎入江夏太康末京都風發屋拔木

又曰惠帝永康中六月飄風吹賈謐朝衣飛數百丈明年

謐誅其年十一月京都大風發屋折木十二月𢚓懷太子

幽于金墉

又曰永康元年四月張華舎颻風起折木飛繒軸六七枚

是月趙王倫矯制廢賈后害張華裴頠等

又曰趙王倫SKchar位改元建始祠太廟風暴起黄塵四合其

年倫誅

又曰元帝永昌中大風抜木壊屋抜御道柳百餘株時王

敦害尚書刀恊僕射周顗等

又曰成帝時劉㣧鎮㝷陽有迴風從東來入㣧舡中西出

狀如疋練長五六丈術人戴洋曰有刀兵死䘮之亂頃㣧

爲郭黙所害

王隠晉書曰王澄在荆州率衆軍次江陵之東堂皇北救

國難飄風折其節後爲王敦所殺

晉中興書曰桓玄入建康宫逆風迅激旌旗不亡儀飾一

皆傾偃是月酷寒此日尤甚急恒寒(⿱艹石)之應也出遊門外

飄風飛其儀蓋

又曰符堅三年長安大風堅宫中樹悉抜是𡻕王猛死

沈約宋書曰孝武帝大明七年風吹𥘉寧陵隧口左標折

鍾山通天臺新成飛倒散落山澗

又曰徐羡之文帝𥘉作揚州有摽風自西明門湏㬰入城

直至㕔前繞帽及蓆遥逺雲際㝷羡之爲文帝所誅

又曰文帝元嘉九年壽陽驟雨有迴風雲霧廣三十歩從

南來至城西廻散滅當其衝者室樹木皆摧到其年晉寜

太守爨松子反

又曰元嘉三十年正月朔上㑹羣臣於大極殿有大風抜

木雷電晦瞑凍殺牛馬及人明年太子劭逆也

又曰孝武時柳太尉乘車行還於庭中洗車有大風從門

而入直來衝車有聲車蓋覆向天其年明帝立合門𬒳

又曰竟陵王誕文帝子孝武時鎮京口夜大風吹落屋瓦

城門鹿床倒覆反鎮廣陵將入城衝風暴起俄而反伏誅

又曰順帝昇明二年飄風起建康縣吹帛一疋入雲風止

下於御道上俄而宋授禪其君爲疋夫之象

齊書曰明帝建武末大風抜東宫門外楊樹齊木行東木

位其衰乎至東昏侯立狂亂𬒳

又曰東昏侯寳卷永元元年始安王遥光知政入城有飄

風飄儀繖岀城外少日而反𬒳

又曰崔惠景圍臺城有一五色幡風吹飛翔在雲中半日

乃下衆見皆驚恠相謂曰幡者事當飜覆數曰恵景敗

隋書曰梁武帝太清二年九月邵陵王綸岀頓丘下其日

天色隂𢡖風塵蕭瑟咸以出軍不祥十一月綸至江遇風

亟溺人馬多損

又曰大寳元年邵陵携王綸出鎮南浦僣擬施幄帳無何

風起吹投於江後爲侯景將任約所襲綸敗走保汝南爲

魏將侯萬通所攻城䧟𬒳

又曰元帝承聖三年帝觀講武于津陽門風雨惣集普天昏

暗旗幟飄亂帝趍駕而廻無復次序還宫至城風雨隨息

竊驚俄爲魏軍所執送岳陽殺之

又曰元帝徐妃𥘉嫁夕車至州西疾風大起發屋折木無

何雪霰交下帷簾皆白及還之日又大雷震西州㕔兩柱

碎以爲不祥妃竟以滛穢自殺

又曰梁岳陽王𧦴昭明太子之子西魏立爲梁王其年至

江陵結營夜疾風甚雨水平地數尺其月𧦴乃夜遁爲諸

蠻断於山路墜馬僅得脫

又曰侯景SKchar梁拜南郊登壇大風抜木物盡吹散見者莫

不驚駭俄而景𬒳

崔鴻十六國春秋曰北燕馮跋太平二十一年二月飄風入

征南大將軍上黨公姚昭宅至于司徒中山公宅而散上黨

公家人問太史閔尚曰風者天之號令所以吹塵去穢除

姦慝之禍至二十二年跋弟弘SKchar立以姚昭爲大司馬昭

貪暴其子肇諌曰大人不聞飄風之怪昭不納明年馮弘

殺昭并諸子姪四十餘人

又曰前𥘿符生壽光元年長安大風發屋抜樹行人顚頓

官中奔擾或稱賊至門晝閉五日乃止生推告賊者殺之

刳出其心左光禄大夫強平諌曰元正盛曉日有蝕之正

陽神朔風昏大起願陛下務養元元生大怒鑿其頂而殺

又曰符堅建元十八年三月大風吹壞長安西門抜宫中

大樹倒根於上至二十一年堅爲姚萇所殺

又曰李期玉恒四年三月大風抜樹發屋四月爲季壽所

又曰蜀李壽漢興三年二月大風暴雨震端門至六年壽

死子𫝑立三年爲晉將桓温所滅

又曰前趙劉曜葬其父母費用億計發掘古冢暴骸原野

𡘜聲盈衢大霖雨震曜父墓門屋大風飄發其父寢堂于

外垣五十餘歩松栢衆木植巳成林至是悉枯死曜竟爲

石勒所擒

又曰劉曜末年與石季龍對軍不撫士衆專與嬖臣愽

左右諌之以爲妖言斬之大風拔木昏霧四塞湏㬰見擒

又曰前凉張玄静四年六月大風震雷晦SKchar宫中雨水深

四尺時宋混兄弟擅權玄静虚坐而巳

後魏書曰孝文太和中安定王禎出爲湘州刺史至日暴

風大雨凍死者數十是月禎發背死後宣武延昌三年

武王熈除湘州刺史七月入理其日大風雨凍死者二十

餘人驢馬凍死數十熈聞祖父禎前事心甚惡之俄而舉

兵反伏誅

齊書曰後主天統年大風晝晦發屋抜木和士開譛趙王

叡生坐死士開岀入宫掖胡太后幸之琅邪王儼矯詔殺

士開於南臺儼伏誅

又曰後主末年安德王延宗鄴下宅𬒳風吹其㕔棟榱相

連置外數百歩後主敗爲王二日𬒳擒入周賜死

陳書曰陳文帝天嘉三年梁永嘉王將司空王琳與陳將

侯禎對軍其日東西風吹琳舟艦琳軍大敗

又曰天嘉六年大風西南吹靈臺候樓倒

又曰後主至德年風吹朱雀門倒又禎明年大雨風自西

北激濤水入石頭城時後主昏誅諌臣沈客卿明年陳亡

又曰隋文帝開皇中宫都大風發屋抜木時獨狐皇后干

預政事後宫多有濫死又楊素邪佞

又曰開皇末泰州啇胡乗騾遇暴風飄上空數百丈俄而

墜下人騾俱碎時晉王廣矯詐取媚謀危太子勇勇竟廢

死立廣爲太子

淮南子曰人主之精通于天故誅暴則多飄

     暴風

京房易妖占曰獄吏暴害人臣專政暴風折木

又曰暴風折柱邑大憂暴風折木吹草上屋且有急令獨禄

風入宫人主死飄數相從入殿門有㓙疾憂以此亡飄留

君門一日一夜不去亂兵在門獨禄風者回轉風也

京房別對災異曰狂風發何人君政教無法爲下所逆則

致狂風發泄其救也脩政教聘賢士狂風消矣

又曰人君賊罰良善政教無常使命數變則致暴風折木

發屋鳴瓦或害殺人其救也脩舊典任忠臣思過自改則

風災消

六韜曰人主好田獵畢弋則歳多大風飄牛馬發屋抜木

民人飛楊數十里

漢書曰文帝時吴暴雨壞城門吴王濞反卒服誅其年

楚王都彭城大風毀市門殺人後王與吴王濞謀反同誅

京房曰衆逆同志暴風將起

晉書曰孝武太元二年暴風折木發屋夏又暴風楊沙

石三年又暴風折木發屋時符堅強盛

又曰安帝元興𥘉夜大風雨大舡門飛落明年桓玄SKchar

沈約宋書曰前廢帝義符時正月朔朝暴風發殿前㑹席

翻楊數十丈至五月帝廢爲榮陽王

梁書曰昭明太子孫㨂簡文大寳二年八月爲侯景廢㨂

時與妃張氏鋤菜而法駕至驚懼而泣昇輦及即位昇武

徳殿備陳文物於庭有暴風自東來吹旌旗悉倒又有廻風

從地踊起折竿翻飛華蓋經出端門不見陪列者驚駭時

人知其不終十一月景廢㨂景乃SKchar

崔鴻十六國春秋曰南燕慕容超僣位祠南郊將登壇大

風暴起天地晝昏行宫羽儀皆壞裂後超爲晉將劉SKchar2

滅斬於建康市

又曰慕容盛建平元年八月暴風抜闕前七大樹其月歩

兵校尉馬勒謀反伏誅至長樂三年盛爲叚纉于泰所殺

又曰後燕慕容垂遣太子寳伐魏次叅合忽大風黒氣狀

若堤防臨覆軍上沙門支曇猛言於寳曰風氣暴逆魏軍

將至冝遣兵禦之寳𥬇而不納俄黄霧四塞日月晦SKchar

師至三軍奔潰其年垂死

又曰石季龍死子遵立其月夜暴風抜樹震電雨雹俄而

遵見殺

隋書曰太子勇朝髙祖於仁壽宫還至𡵨山妃元氏止干

周大王廟因縱騎獵湏㬰暴風折樹雨雪深至人SKchar天晦

暝咫尺不相見妃因心痛再𪧐而死勇後廢爲庶人煬帝

殺之

又曰太子勇廢立晉王爲皇太子當受𠕋髙祖曰吾以大

興公成帝業令出舎大興縣其夜烈風大雪地裂山崩民

舎多壞死者百餘

又曰煬帝大業十四年三月在江都蜀王秀囚於右驍勇

暴風吹塵晝昬識者大以爲暴秀謂防者曰吾生年巳

來未見斯變亡國之禍應在旦夕其日夜宇文化及司馬

徳戡裴乾通反

唐書曰玄宗天寳十一年潼関口女媧墓因風雨失所在

後至肅宗乾元二年五月一日其墓復舊

     黒風

後漢書曰世祖太常元年二月京師有黒風竟天廣五十

餘丈其年四月沮渠蒙遜㓂張掖

古今五行志曰大業十三年二月李宻於鞏縣南設壇刑

白馬𥙊天稱魏公置僚佐改元升壇時有黒風從南北暴

至吹宻衣冠及僚属皆匍匐于壇下沙塵暗天咫尺不相見

良乆息賊軍惡之俄而宻敗

     赤風

春秋潜潭巴曰天赤有大風發屋折木兵大起行千里

漢書曰建元四年夏有風赤如血六月旱

崔鴻十六國春秋曰張天錫十一年有赤風昬闇至十三

年符堅滅之

     雷

古今五行記曰夏桀末年雷震殺人其年湯放之

左傳曰僖公十五年九月晦震夷伯之廟董仲舒以爲夷

伯季氏之陪臣不當有廟明絶去僣差之𩔖

河圖曰臣僣奢下犯主則雷電撃朝

京氏易五星占曰雷霆殺人何夫雷天拒難之折衝也人

君承用節度即雷風以節暴行威福則雷霆殺人其救也

議獄緩死則災銷矣

京房别對災異曰雷鳴連而不絶者何夫雷鳴萬里懼今

鳴不絶此謂人君行政事民不恐懼也故致游雷之災雷

當先電而鳴今雷電俱出或鳴而後電何此謂執法者貪

所致災也

後漢書曰桓帝建和三年六月雷震憲陵寢屋先是太后

聽兄梁兾桓殺李固杜喬

魏志曰魏明帝景𥘉中洛陽水橋同日俱震時勞役大起

古今五行記曰吴孫權赤烏八年夏雷震宫門柱又擊南

津橋至十三年廢太子和立子亮

又曰晉惠帝永康𥘉六月震崇陽陵標西南五百歩標破

時賈后䧟害大臣終見殺


晉中興書徴祥說曰元興三年永安王皇后至自巴防將

設威儀入宫天大雷震人馬多死

沈約宋書曰元嘉十四年震𥘉寜陵標四破至地十七年

廢大將軍彭城王義康

後魏書曰太祖天賜六年震天安殿東序帝惡之令佐校

以衝車攻殿東西兩序屋毀之

唐書曰太宗貞觀十一年四月震乾元殿前槐樹

     冬雷

京房易妖占曰天冬雷地必震教令撓則冬雷民飢

漢書曰昭帝五年十一月大雷震十二月丞相王訢薨

後漢書曰安帝永𥘉六年十月郡國大雷延光四年十月

郡國凢三十雷時鄧太后專政帝不親萬機

晉書曰吴孫亮建興𥘉十二月大風雷亮見廢

又曰𢚓帝建興𥘉十一月大雨雷震劉向以雷二月岀八

月入於此月雷電者陽不閉藏失節之異是時九州幅裂

至四年帝降劉曜害之

晉中興書徵祥說太興元年十一月京都雷震凢未應

雷而雷皆恒燠也

又曰升平二年十一月雷時皇太后臨朝政舒緩也

崔鴻十六國春秋後趙録曰建武十三年十二月雷大雨

霖石虎問佛圖澄此何災也澄曰其爲我耳至戊子而卒

又曰前𥘿符登攻姚萇冬大雷姚萇營殺七人萇軍大

     霹靂

春秋合誠圖曰霹靂擊於宫殿者妃后争政

春秋潜潭巴曰霹靂擊宫失君精泄下有謀起宋均曰君精泄去也

春秋繁露曰王言不從革而秋多霹靂靂者金氣也其

音啇故應之

續晉陽春秋曰太元五年靂含章殿四柱殺内侍二人

晉朝雜事曰元康七年靂破髙禖石占曰賈后將殺𢚓

趙書曰前石時暴風雷雨霹靂雲臺壞署婦人震死瘞之

三日重霹靂出之

蔡邕封事曰臣聞天降災異縁象而至霹靂數發殆刑誅

繁多之所生

     無雲而雷

洪範五行傳曰秦二世元年無雲而雷雷陽也雲隂也有

雲然後有雷有臣然後有君無雲而雷示君獨處無民臣

史記曰晉莊伯八年無雲而雷十年莊伯以曲沃叛

又曰幽公十二年無雲而雷至十八年晉夫人秦嬴賊君

于髙寢

又曰秦二丗時無雲而雷二世不恤天下有怨叛之心是

歳陳勝起兵天下亂

漢書曰武帝征和四年天清晏無雲有雷聲聞四百里至後

年侍中莽何羅反

又曰成帝元延元年夏無雲而雷光耀四照昬乃止是歳趙

飛鷰害後宫皇子

後漢書曰獻帝𥘉平四年無雲而雷時天下大兵人民相

晉書曰惠帝太安二年四月諸將立李特子雄爲王八月

天中裂爲二無雲而雷成都王穎舉兵逼京師

又曰太安二年無雲而雷其年張方入京燒服御死者萬

計石超逼帝幸于緱氏王師不利大飢人相食

梁書曰大通六年十二月西南無雲有聲如雷至地是年

魏分爲二東西各主

崔鴻十六國春秋曰張重華三十九年十月無雲而雷聲

皆東南引四十一年重華死子曜靈立爲叔祚簒之

又曰南燕慕容超太上二年無雲而雷七年爲晉將劉SKchar2

所殺

隋書曰文帝開皇二十年二月無雲而雷四月有聲如瀉

水自南而北

又曰無雲而雷其年立晉王廣爲太子皇太子勇廢爲庶人立晉王爲太子

唐書曰則天時宗楚客以佞幸爲内史受命之日無雲而

雷聲震裂未周歳而誅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七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