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八百七十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七十五 太平御览 卷之八百七十六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七十七

太平御览卷第八百七十六

 咎徴部三

 风    㤗风    黒风  赤风

 雷    冬雷    霹𮦷  无云而雷

     风

尚书洪范咎徴曰𮐃𢘆风(⿱艹石)君行蒙暗则常风顺之也

礼记月令曰孟春行夏令飘风暴雨揔至季秋行春令则暖风

来至

京房易传曰后专拜厥风疾而树不揺不循道厥风不摇

京房别对灾异曰回风起何风者天之号令也当直而正

普而不偏佞人众君迷惑则回风起不救则致逆风起其

救也用公直黜邪枉此灾消矣

春秋潜潭巴曰疾风㧞木䜛臣恣忠臣辱

史记曰殷纣末年大风飘牛马壊屋拔树飞飏数十里周

灭之

又曰𥘿始皇二十八年渡淮至衡山浮江至湘遇大风博

士云尧女舜妻葬于此始皇怒使刑人三千人伐湘山树明

年东游至博浪沙中为盗所惊乃令天下大索焉

又曰项羽背约都彭城汉祖伐之围汉三重大风从西北

起折木发屋楚军大乱

汉书曰吕后崩后吕产执北军朱虚侯刘章入宫卫帝见

产廷中遂击产走大风起从官莫敢𨶜章逐产杀之

又曰昭帝时燕王旦都葪大风拔宫树十六吹坏城楼王

反伏诛

又曰济北王兴居反始举兵太风从东吹其旌旗飞上堕

城西井中马皆悲鸣不进李廓切諌王不听俄而兵败自

又曰平帝元始四年冬大风吹长安城门屋瓦尽

又曰王莽天鳯年大风抜树飞北阙城门屋瓦縁边大饥

人相食

又曰地皇四年大风毁王路其年司徒王寻司空王邑守

昆阳光武起兵南阳至昆阳攻之大风雷屋瓦皆飞雨下

如注滍川盛溢寻邑乘死人而渡王寻见杀军人皆散走王

邑还长安莽败俱杀之

后汉书曰安帝时京师大风拔南郊梓树九十六后海贼

张伯路略九郡

魏略曰正始元年啇风大起数十日发屋拔树动太极殿

东阁正大㑹风又甚倾杯按曹爽将诛之徴母丘俭反景

王率众征之

晋书曰吴孙权太元𥘉大风江海涌溢平地水深八尺拔

髙陵树二千株动吴城两门瓦飞落是时赋役繁重明年

权死

又曰孙休永安元年十二月孙𬘭岀屯武昌卫士施朔告

𬘭欲反𬘭闻之大惧是夜大风四转五复发屋折木扬沙

石𬘭益恐明日腊㑹称疾休强起之不得巳乃至㑹张布

丁奉自左右䌸之𬘭叩头请为奴不许乃斩之

又曰孙皓末年狂𭧂丞相陆抗与大司马大丁奉谋欲废

皓太史令陈苗奏乆阴不雨风气回逆将有阴谋皓𭰹惊

惧抗遂寝其事

又曰晋武帝咸寜三年八月大风拔木𭧂寒且冰其年吴

将孙慎入江夏太康末京都风发屋拔木

又曰惠帝永康中六月飘风吹贾谧朝衣飞数百丈明年

谧诛其年十一月京都大风发屋折木十二月𢚓怀太子

幽于金墉

又曰永康元年四月张华舎飖风起折木飞缯轴六七枚

是月赵王伦矫制废贾后害张华裴𬱟等

又曰赵王伦SKchar位改元建始祠太庙风𭧂起黄尘四合其

年伦诛

又曰元帝永昌中大风抜木壊屋抜御道柳百馀株时王

敦害尚书刀恊仆射周𫖮等

又曰成帝时刘㣧镇寻阳有回风从东来入㣧舡中西出

状如疋练长五六丈术人戴洋曰有刀兵死䘮之乱顷㣧

为郭黙所害

王隠晋书曰王澄在荆州率众军次江陵之东堂皇北救

国难飘风折其节后为王敦所杀

晋中兴书曰桓玄入建康宫逆风迅激旌旗不亡仪饰一

皆倾偃是月酷寒此日尤甚急恒寒(⿱艹石)之应也出游门外

飘风飞其仪盖

又曰符坚三年长安大风坚宫中树悉抜是岁王猛死

沈约宋书曰孝武帝大明七年风吹𥘉宁陵隧口左标折

锺山通天台新成飞倒散落山涧

又曰徐羡之文帝𥘉作扬州有摽风自西明门湏㬰入城

直至㕔前绕帽及席遥逺云际寻羡之为文帝所诛

又曰文帝元嘉九年寿阳骤雨有回风云雾广三十歩从

南来至城西回散灭当其冲者室树木皆摧到其年晋寜

太守爨松子反

又曰元嘉三十年正月朔上㑹群臣于大极殿有大风抜

木雷电晦瞑冻杀牛马及人明年太子劭逆也

又曰孝武时柳太尉乘车行还于庭中洗车有大风从门

而入直来冲车有声车盖覆向天其年明帝立合门𬒳

又曰竟陵王诞文帝子孝武时镇京口夜大风吹落屋瓦

城门鹿床倒覆反镇广陵将入城冲风𭧂起俄而反伏诛

又曰顺帝升明二年飘风起建康县吹帛一疋入云风止

下于御道上俄而宋授禅其君为疋夫之象

齐书曰明帝建武末大风抜东宫门外杨树齐木行东木

位其衰乎至东昏侯立狂乱𬒳

又曰东昏侯宝卷永元元年始安王遥光知政入城有飘

风飘仪伞岀城外少日而反𬒳

又曰崔惠景围台城有一五色幡风吹飞翔在云中半日

乃下众见皆惊怪相谓曰幡者事当翻覆数曰恵景败

隋书曰梁武帝太清二年九月邵陵王纶岀顿丘下其日

天色阴𢡖风尘萧瑟咸以出军不祥十一月纶至江遇风

亟溺人马多损

又曰大宝元年邵陵携王纶出镇南浦僣拟施幄帐无何

风起吹投于江后为侯景将任约所袭纶败走保汝南为

魏将侯万通所攻城䧟𬒳

又曰元帝承圣三年帝观讲武于津阳门风雨惣集普天昏

暗旗帜飘乱帝趍驾而回无复次序还宫至城风雨随息

窃惊俄为魏军所执送岳阳杀之

又曰元帝徐妃𥘉嫁夕车至州西疾风大起发屋折木无

何雪霰交下帷帘皆白及还之日又大雷震西州㕔两柱

碎以为不祥妃竟以淫秽自杀

又曰梁岳阳王𧦴昭明太子之子西魏立为梁王其年至

江陵结营夜疾风甚雨水平地数尺其月𧦴乃夜遁为诸

蛮断于山路坠马仅得脱

又曰侯景SKchar梁拜南郊登坛大风抜木物尽吹散见者莫

不惊骇俄而景𬒳

崔鸿十六国春秋曰北燕冯跋太平二十一年二月飘风入

征南大将军上党公姚昭宅至于司徒中山公宅而散上党

公家人问太史闵尚曰风者天之号令所以吹尘去秽除

奸慝之祸至二十二年跋弟弘SKchar立以姚昭为大司马昭

贪暴其子肇諌曰大人不闻飘风之怪昭不纳明年冯弘

杀昭并诸子侄四十馀人

又曰前𥘿符生寿光元年长安大风发屋抜树行人顚顿

官中奔扰或称贼至门昼闭五日乃止生推告贼者杀之

刳出其心左光禄大夫强平諌曰元正盛晓日有蚀之正

阳神朔风昏大起愿陛下务养元元生大怒凿其顶而杀

又曰符坚建元十八年三月大风吹坏长安西门抜宫中

大树倒根于上至二十一年坚为姚苌所杀

又曰李期玉恒四年三月大风抜树发屋四月为季寿所

又曰蜀李寿汉兴三年二月大风𭧂雨震端门至六年寿

死子𫝑立三年为晋将桓温所灭

又曰前赵刘曜葬其父母费用亿计发掘古冢𭧂骸原野

𡘜声盈衢大霖雨震曜父墓门屋大风飘发其父寝堂于

外垣五十馀歩松柏众木植巳成林至是悉枯死曜竟为

石勒所擒

又曰刘曜末年与石季龙对军不抚士众专与嬖臣博

左右諌之以为妖言斩之大风拔木昏雾四塞湏㬰见擒

又曰前凉张玄静四年六月大风震雷晦SKchar宫中雨水深

四尺时宋混兄弟擅权玄静虚坐而巳

后魏书曰孝文太和中安定王祯出为湘州刺史至日暴

风大雨冻死者数十是月祯发背死后宣武延昌三年

武王熙除湘州刺史七月入理其日大风雨冻死者二十

馀人驴马冻死数十熙闻祖父祯前事心甚恶之俄而举

兵反伏诛

齐书曰后主天统年大风昼晦发屋抜木和士开譛赵王

睿生坐死士开岀入宫掖胡太后幸之琅邪王俨矫诏杀

士开于南台俨伏诛

又曰后主末年安德王延宗邺下宅𬒳风吹其㕔栋榱相

连置外数百歩后主败为王二日𬒳擒入周赐死

陈书曰陈文帝天嘉三年梁永嘉王将司空王琳与陈将

侯祯对军其日东西风吹琳舟舰琳军大败

又曰天嘉六年大风西南吹灵台候楼倒

又曰后主至德年风吹朱雀门倒又祯明年大雨风自西

北激涛水入石头城时后主昏诛諌臣沈客卿明年陈亡

又曰隋文帝开皇中宫都大风发屋抜木时独狐皇后干

预政事后宫多有滥死又杨素邪佞

又曰开皇末泰州啇胡乘骡遇暴风飘上空数百丈俄而

坠下人骡俱碎时晋王广矫诈取媚谋危太子勇勇竟废

死立广为太子

淮南子曰人主之精通于天故诛暴则多飘

     暴风

京房易妖占曰狱吏𭧂害人臣专政𭧂风折木

又曰𭧂风折柱邑大忧𭧂风折木吹草上屋且有急令独禄

风入宫人主死飘数相从入殿门有㓙疾忧以此亡飘留

君门一日一夜不去乱兵在门独禄风者回转风也

京房别对灾异曰狂风发何人君政教无法为下所逆则

致狂风发泄其救也脩政教聘贤士狂风消矣

又曰人君贼罚良善政教无常使命数变则致𭧂风折木

发屋鸣瓦或害杀人其救也脩旧典任忠臣思过自改则

风灾消

六韬曰人主好田猎毕弋则歳多大风飘牛马发屋抜木

民人飞杨数十里

汉书曰文帝时吴𭧂风雨坏城门吴王濞反卒服诛其年

楚王都彭城大风毁市门杀人后王与吴王濞谋反同诛

京房曰众逆同志𭧂风将起

晋书曰孝武太元二年春𭧂风折木发屋夏又𭧂风杨沙

石三年又𭧂风折木发屋时符坚强盛

又曰安帝元兴𥘉夜大风雨大舡门飞落明年桓玄SKchar

沈约宋书曰前废帝义符时正月朔朝𭧂风发殿前㑹席

翻杨数十丈至五月帝废为荣阳王

梁书曰昭明太子孙㨂简文大宝二年八月为侯景废㨂

时与妃张氏锄菜而法驾至惊惧而泣升辇及即位升武

徳殿备陈文物于庭有𭧂风自东来吹旌旗悉倒又有回风

从地踊起折竿翻飞华盖经出端门不见陪列者惊骇时

人知其不终十一月景废㨂景乃SKchar

崔鸿十六国春秋曰南燕慕容超僣位祠南郊将登坛大

风暴起天地昼昏行宫羽仪皆坏裂后超为晋将刘𥙿所

灭斩于建康市

又曰慕容盛建平元年八月𭧂风抜阙前七大树其月歩

兵校尉马勒谋反伏诛至长乐三年盛为假纉于泰所杀

又曰后燕慕容垂遣太子宝伐魏次叅合忽大风黒气状

若堤防临覆军上沙门支昙猛言于宝曰风气𭧂逆魏军

将至冝遣兵御之宝𥬇而不纳俄黄雾四塞日月晦SKchar

师至三军奔溃其年垂死

又曰石季龙死子遵立其月夜𭧂风抜树震电雨雹俄而

遵见杀

隋书曰太子勇朝髙祖于仁寿宫还至𡵨山妃元氏止干

周大王庙因纵𮪍猎湏㬰暴风折树雨雪深至人SKchar天晦

暝咫尺不相见妃因心痛再𪧐而死勇后废为庶人炀帝

杀之

又曰太子勇废立晋王为皇太子当受𠕋髙祖曰吾以大

兴公成帝业令出舎大兴县其夜烈风大雪地裂山崩民

舎多坏死者百馀

又曰炀帝大业十四年三月在江都蜀王秀囚于右骁勇

营𭧂风吹尘昼昏识者大以为𭧂秀谓防者曰吾生年巳

来未见斯变亡国之祸应在旦夕其日夜宇文化及司马

徳戡裴乾通反

唐书曰玄宗天宝十一年潼关口女娲墓因风雨失所在

后至肃宗乾元二年五月一日其墓复旧

     黒风

后汉书曰世祖太常元年二月京师有黒风竟天广五十

馀丈其年四月沮渠蒙逊寇张掖

古今五行志曰大业十三年二月李宻于巩县南设坛刑

白马𥙊天称魏公置僚佐改元升坛时有黒风从南北𭧂

至吹宻衣冠及僚属皆匍匐于坛下沙尘暗天咫尺不相见

良乆息贼军恶之俄而宻败

     赤风

春秋潜潭巴曰天赤有大风发屋折木兵大起行千里

汉书曰建元四年夏有风赤如血六月旱

崔鸿十六国春秋曰张天锡十一年有赤风昏暗至十三

年符坚灭之

     雷

古今五行记曰夏桀末年雷震杀人其年汤放之

左传曰僖公十五年九月晦震夷伯之庙董仲舒以为夷

伯季氏之陪臣不当有庙明绝去僣差之𩔖

河图曰臣僣奢下犯主则雷电撃朝

京氏易五星占曰雷霆杀人何夫雷天拒难之折冲也人

君承用节度即雷风以节𭧂行威福则雷霆杀人其救也

议狱缓死则灾销矣

京房别对灾异曰雷鸣连而不绝者何夫雷鸣万里惧今

鸣不绝此谓人君行政事民不恐惧也故致游雷之灾雷

当先电而鸣今雷电俱出或鸣而后电何此谓执法者贪

所致灾也

后汉书曰桓帝建和三年六月雷震宪陵寝屋先是太后

听兄梁兾桓杀李固杜乔

魏志曰魏明帝景𥘉中洛阳水桥同日俱震时劳役大起

古今五行记曰吴孙权赤乌八年夏雷震宫门柱又击南

津桥至十三年废太子和立子亮

又曰晋惠帝永康𥘉六月震崇阳陵标西南五百歩标破

时贾后䧟害大臣终见杀


晋中兴书徴祥说曰元兴三年永安王皇后至自巴防将

设威仪入宫天大雷震人马多死

沈约宋书曰元嘉十四年震𥘉寜陵标四破至地十七年

废大将军彭城王义康

后魏书曰太祖天赐六年震天安殿东序帝恶之令佐校

以冲车攻殿东西两序屋毁之

唐书曰太宗贞观十一年四月震乾元殿前槐树

     冬雷

京房易妖占曰天冬雷地必震教令挠则冬雷民饥

汉书曰昭帝五年十一月大雷震十二月丞相王䜣薨

后汉书曰安帝永𥘉六年十月郡国大雷延光四年十月

郡国凡三十雷时邓太后专政帝不亲万机

晋书曰吴孙亮建兴𥘉十二月大风雷亮见废

又曰𢚓帝建兴𥘉十一月大雨雷震刘向以雷二月岀八

月入于此月雷电者阳不闭藏失节之异是时九州幅裂

至四年帝降刘曜害之

晋中兴书征祥说太兴元年十一月京都雷震凡未应

雷而雷皆恒燠也

又曰升平二年十一月雷时皇太后临朝政舒缓也

崔鸿十六国春秋后赵录曰建武十三年十二月雷大雨

霖石虎问佛图澄此何灾也澄曰其为我耳至戊子而卒

又曰前𥘿符登攻姚苌冬大雷姚苌营杀七人苌军大

     霹𮦷

春秋合诚图曰霹𮦷击于宫殿者妃后争政

春秋潜潭巴曰霹𮦷击宫失君精泄下有谋起宋均曰君精泄去也

春秋繁露曰王言不从革而秋多霹𮦷霹𮦷者金气也其

音啇故应之

续晋阳春秋曰太元五年霹𮦷含章殿四柱杀内侍二人

晋朝杂事曰元康七年霹𮦷破髙禖石占曰贾后将杀𢚓

怀

赵书曰前石时𭧂风雷雨霹𮦷云台坏署妇人震死瘗之

三日重霹𮦷出之

蔡邕封事曰臣闻天降灾异縁象而至霹𮦷数发殆刑诛

繁多之所生

     无云而雷

洪范五行传曰秦二世元年无云而雷雷阳也云阴也有

云然后有雷有臣然后有君无云而雷示君独处无民臣

史记曰晋庄伯八年无云而雷十年庄伯以曲沃叛

又曰幽公十二年无云而雷至十八年晋夫人秦嬴贼君

于髙寝

又曰秦二丗时无云而雷二世不恤天下有怨叛之心是

歳陈胜起兵天下乱

汉书曰武帝征和四年天清晏无云有雷声闻四百里至后

年侍中莽何罗反

又曰成帝元延元年夏无云而雷光耀四照昏乃止是歳赵

飞燕害后宫皇子

后汉书曰献帝𥘉平四年无云而雷时天下大兵人民相

晋书曰惠帝太安二年四月诸将立李特子雄为王八月

天中裂为二无云而雷成都王颖举兵逼京师

又曰太安二年无云而雷其年张方入京烧服御死者万

计石超逼帝幸于缑氏王师不利大饥人相食

梁书曰大通六年十二月西南无云有声如雷至地是年

魏分为二东西各主

崔鸿十六国春秋曰张重华三十九年十月无云而雷声

皆东南引四十一年重华死子曜灵立为叔祚篡之

又曰南燕慕容超太上二年无云而雷七年为晋将刘𥙿

所杀

隋书曰文帝开皇二十年二月无云而雷四月有声如泻

水自南而北

又曰无云而雷其年立晋王广为太子皇太子勇废为庶人立晋王为太子

唐书曰则天时宗楚客以佞幸为内史受命之日无云而

雷声震裂未周歳而诛


太平御览卷第八百七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