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三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三十五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三十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三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三十六

資産部十六

 錢下    貲財

    錢下

崔鴻十六國春秋後趙録曰趙王三年得一鼎容四𦫵中

有大錢三十文曰當千當萬鼎銘十三字篆不可暁藏之

於永豊倉因此令私行錢而民不樂乃重立禁制官賦至

皆取錢𨤲肆故不行也

北史曰後魏元誕累遷齊州刺史在州貪暴大爲人患有

沙門爲誕採藥還見誕間外消息對曰唯聞王貪願王早

代誕曰齊州七萬家吾至來一家未得三斗錢何得言貪

後魏書曰王昕爲汝南王恱𮪍兵叅軍恱數散錢於地令

諸佐争拾之昕獨不拾恱又散銀錢以目盺乃取其一

北齊書髙恭之字道穆時用錢稍薄道穆表曰百姓之業

錢貨爲夲救弊改鑄王政所先自頃以來私鑄薄濫官司

糺繩挂網非一在市銅價八十一文得銅一斤私鑄薄錢

斤餘二百旣示之以深利又隨之以重刑得罪者雖多姧

鑄者弥衆今錢徒有五銖之文而無二銖之實薄甚榆葉

上貫便破置之水上殆欲不沉此乃因循有漸科防不切

朝廷失之彼復何罪昔漢文帝以五分錢小改鑄四銖至

武帝復改三銖爲半兩此皆以大易小以重代輕也論今

據古冝改鑄大錢文載年號以記其始則一斤所成止七

十六文銅價至錢五十有餘其中人工食料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炭松抄縱

復私營不能自潤直置無利自應息心無復嚴刑廣記也

以臣測之必當錢貨永通公私𫉬允後遂用楊保計鑄永

安五銖錢

又曰王則元象𥘉除洛州刺史則性貪惏在州取受非舊

京諸像毀以鑄錢于時丗號河陽錢皆岀其家

後周書田大象元年𥘉鑄永通萬國錢以一當千與五行

大布並行

北史曰隋鄭譯自隆州徴還帝令内史李德林立作詔書

復爵國公位上柱國髙頴戯謂曰筆乾荅曰岀爲方岳杖

䇿言歸不得一錢何以潤筆上大𥬇

唐書曰武德中置錢監於洛并益等諸州今上齊王元𠮷

賜三鑪鑄錢右僕射裴寂一鑪敢有盗鑄者身死家口配

又曰髙宗時詔復開元通寳錢其乾封所鑄錢令所司貯

納𥘉開元錢之文給事中歐陽詢制詞及書時稱其工其

字合八分及篆𨽻三體其詞先上後下次左後右讀之及

上反左廻環其義皆通議者以乾封不通啇賈米帛翔踴

以開元錢輕重大小近古㝡爲折衷百姓便之

又曰乾元中李輔國奏内飛龍厩鑄銅投乾元新錢二文

於鑪中而祈曰如聖躬萬福國祚無疆兇孽殄除四方寧

謐則願不銷不鑠一隂一陽並見於外鍾成一如所祈

又曰崔衍居宣州十年頗以勤儉府庫盈溢及穆賛代衍

宣州𡻕饉賛遂以錢四十二萬貫代百姓之稅故宣州人

不流散

又曰元和中王鍔奏請於當管蔚州界加置鑪鑄銅錢漸

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錢詔河東道自用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錢以來百姓不堪其弊其蔚州

鼓鑄漸致銅錢則公私之間皆得充用冝委所司子細計

料量借錢夲積漸加至五鑪

又曰李希烈旣平淮西節度使陳仙竒進錢一文大小如

開通之狀文曰天下太平云於希烈庭中得之命宰臣召

百寮遍視之

後唐書曰朱守殷奏於積善坊役所得古文錢四百五十六

丈曰得一元寳四百四十文順天元寳守殷進納勑凡窺

竒異盡繫休明所獲錢文式昭𤣥貺得一者佇歸於一統

順天者式契於天心道煥一時事光千載殊休繼出信史

必書冝付史館

又曰劉仁恭在幽州以墐士爲錢令部人行使聚銅錢於

山上鑿穴藏之爲無窮之計

晉書曰右驍衛大將軍張籛始在雍州因春景舒和出遊

近郊憇於大塚之上忽有黄雀衘一銅錢置之而去未幾

復於衙院晝卧見相闘畢各衘一錢落於錢首後所𫉬

三錢甞秘於巾箱識者以爲大冨之徴

又曰天福三年勑先許鑄錢仍令毎一錢重二銖四𮮐十

錢重一兩者切慮逐處闕銅難依先定銖兩冝令天下無

問公私應有銅欲鑄錢者一任取便酌量輕重鑄造因兹

不得入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并錢及令缺漏不堪乆逺行用仍委塩鐡司明

行暁示誡約

管子曰桓公請棧䑓之錢散諸城陽鹿䑓之布散諸濟隂

啇子曰今臣之所言民無一日之繇官無數錢之費其弱

晉而強𥘿有過三戰之勝

韓子曰或令孺子懷錢挈壷瓮徃酤而狗齕之酒所以酸

吕氏春秋曰趙桑子見翳桑之下有卧餓人不能起趙宣

子命食之拜受而不食問其故曰臣有母請持以遺之宣

子更賜之脯二束錢一百

賈𧨏書曰銅不布下不得採銅不得鑄錢則民反耕田矣

鹽鐡論曰教與俗改弊與丗易夏后以貝周人以紫石後

丗或金錢刀布極而衰終始之運也

又曰古者市朝而無刀弊各以所有易所無抱布貿絲而

已後丗則有龜貝金錢

又曰夫鑠金在爐盗蹠不頋錢刀在路疋婦撥之

諭衡曰人文章豈徒調墨弄筭爲英麗哉載人行傳人名

楊子法言蜀冨貴人賫錢十萬願載一名子雲不聽夫冨

人無仁義正如圈中之鹿欄中之牛安得妄載

又曰手中無錢而欲徃市决貨貨主問錢何在曰無錢貨

主必不與也胷中無學猶手中無錢也

又曰淮陽鑄僞錢吏不能禁汲黯爲太守不壞一爐不刑

一人髙枕安卧淮陽政清

郭子璜洞SKchar記曰帝𦫵望月䑓有三青鴨化爲三小童皆

着青綺文𥜗各握鯨文大錢五枚以置帝几前身止而影

動因名曰輕影錢

潜夫論曰諺曰痛不着身言忍之錢不出家言與之猶見

朝廷有宼而言不足憂也

風俗通曰潁川黃子廉毎飲馬輙投錢於水

又曰河南平隂龐儉夲魏郡鄴人遭倉卒之丗失亡其父

時儉三四歲在鏹母抱轉流客居廬中鑿井得錢千餘

萬遂巨冨行求老蒼頭堂上作樂奴在厨中𥨸言堂上老

母我婦也婢以告母呼問事實復爲夫婦時人爲之語曰

廬里龐公鑿井得銅買奴得翁

又曰錢刀俗說害中有利旁有刀言人治生卒多得錢財

者必有刀劒之禍也

案漢書曰王莽造大錢作契刀錯刀錯銖錢凡四品並行

故稱錢刀也

列仙傳曰祝雞公洛陽人户郷北山下養雞百餘年雞皆

有名字千餘頭暮棲樹晝四散欲取呼名即至賣雞及子

得千萬輒置錢去

䂊章烈士傳曰施陽字季儒爲舒令經江夏遇賊刼奪陽

物賊去後車上有五千錢遣人追與賊聞知陽悉還其物

陽以付亭長

邴原別傳曰原字根短避地遼東甞行得遺錢拾以繫樹

枝此錢旣不見取而繫錢者多原問其故荅者謂之神樹

原惡由巳而成滛祀乃辯之由是里中遂歛其錢以爲社

桓範丗論曰靈帝置西園之邸賣爵號曰禮錢錢積如屋

封塗⿰氵𭝠

杜恕體論曰可以使鬼者錢也可以使神者誠也

語林曰杜預道王武子有馬癖和長輿有錢癖

竹林七賢傳曰王戎女適裴氏乏用遣女爲貸錢數萬文

而未還女歸戎色不恱女遽還錢乃懌

于寳搜神記曰南方有蟲其形(⿱艹石)蟬而大其子著草葉如

蠶種得子以歸則母飛來就之殺其母以塗錢以其子塗

貫用錢貨市旋則自還故淮南子術以之還名曰青

說曰王武子私第近北邙山于時人多地貴濟好馬射

買地作埒編錢布地竟埒時人號爲金埓

又曰郗公大聚歛數千萬嘉賔甚不同常朝旦問訊郗家

法子弟不坐因𠋣語移時遂及錢貨事郗公曰汝政當得

錢耳乃一日開庫任意用郗父始謂正損數百萬許嘉賔

遂一日乞與人都盡郗公聞之大驚不能已巳

說曰王子敬學王夷甫呼錢爲阿堵物後旣詔岀赴謝

公主簿過㑹下與共擲散當其夕手自抱錢戲竟明日巳

後云何至須阿堵物

葛仙公別傳曰取十錢使人一一投井中公井上以器呼

錢人見從井中一一飛岀入公器中投人刻識之所呼皆

得是所投者

𨵿令内傳曰𨵿令尹喜周大夫也善於天文登樓四望見

東極有紫氣喜曰應有聖人經過果有老子過喜設坐行

弟子之禮老子時貧徐甲曰雇錢一百與約須逹安息國

以黄金頓備錢還甲旣見老子方欲逺遊疑遂不還乃作

辭詣𨵿令就老子求直𨵿令以辭呈老子老子語甲曰前

與汝約至安息國頓以黄金相還云何不能忍辱便興辭

訟乎汝隨我巳三百餘歳汝命早應死頼我太𤣥生符在

汝身耳言畢見符從甲口岀甲巳成一聚白骨矣尹喜爲

請老子以符投之甲立更生喜即以見錢二百萬與甲遣

汝南先賢傳曰平輿閻敞字張爲郡五官椽太守第五甞

𬒳徴以奉錢三十萬𭔃敞敞埋置堂上後甞舉家病死唯

孤孫九歳甞未死語云吾有錢三十萬𭔃椽閻敞孫長

大來求敞見之悲喜取錢盡還之孫白祖唯言三十萬今

乃百三十誠不敢當敞曰府君固謬言耳郎君無疑之

列異傳曰西河鮮子冀建武中爲清河太守言岀錢六百

萬屋未成而死趙髙代之計功用錢凡二百萬耳五官黃

秉功曹劉啇言是冀所自取便表没冀田宅奴婢妻子送

曰南俄而白曰冀鬼見入府與啇秉等共計校定餘錢二

百萬皆啇等匿冀乃表自烈付啇上詔還冀田宅

異苑曰桂楊臨武徐孫太元中江行見岸有錢溢岀即輦

着船中須㬰悉變成土

異苑曰剡縣陳婺妻少寡與二兒爲居宅中先有古塜姥

母作茗先以著墳上息患之曰枯墓何知欲掘除之母苦

禁乃止夜即夣見一人息說没丗以來三百餘載謬蒙惠

澤賢二子怕欲見毀相頼保護雖潜壤朽骨敢忘翳桑之

報姥霄竊𫐠焉明負杖晨與於外屋得錢十萬似乆埋而

貫皆新還告兒兒並有慙色自是設饌愈謹

幽明録曰海陵民黃尋先居家單貧甞因大風雨散錢飛

至其家來觸籬援誤落餘處拾而得之㝷後巨冨錢至數

千萬遂擅名於江表

三輔黃圗曰金寳一銀寳二龜寳三貝寳四布寳五泉寳

六凡寳貨六種丗八品煩碎難行乃羅本貨五百枚爲重

十二斤百姓安之

闞駰十三州志曰青州平原國和帝延平九年以封子懷

王勝風俗與舊齊同然吏姧倍於他民給衛士吏賦狐SKchar

稍從假錢積至萬餘𡻕竟交代吏無償意衛士恨恚取狐

SKchar沃以酒從而呪之曰狐SKcharSKchar尾斯尾斯身軀雖小錢

多吏聞之恐乃償之錢

盛弘之荆州記曰義熈十二年有童子羣浴南陽淯水忽

岸邊有錢出如流沙因競取之手滿放地㝷復行去乃以

衫衣裏縛各有所得

王韶之始興記曰勞口東岸有石四方髙百餘仭其狀如

䑓父老相傳此石昔有三人伐木以作橋於石頂戲見數

甕錢共取半甕還劉道眞

錢塘記曰防海大塘郡議曹華信象家冨乃議立此塘以

防海水信始開募有致土石一斛即與錢一斗旬日之間

來者雲集塘未成而誦云不復取於是載土者皆弃置而

去塘以之成旣遏絶湖漁一竟蒙利縣遷治餘姚王莾時

縣名泉亭於是改爲錢塘百姓懷德立碑塘所至今猶在

地境圗曰錢銅之氣望之如有青雲

又曰望錢千萬以上如車十萬之精如一素木萬錢精盖

地如甕江津上便冝曰夫錢之爲物無益飢寒之用而儲

之家利其不朽古今行之蓋亦由此又便交冝易小市之

冝誠勝寸裂尺斷破爲大小也過此以徃無所一用軍國

唯榖與帛錢雖可積未急寳也

殷仲堪集太子令曰朝廷遂爲吾營宫室頋省不才而大

興役費深用愧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冬氣已應作者殊常寒苦可使監殿舎

人一月賫酒SKchar稱勞賜之吾蒙月俸錢上生塵無所用之

可以供事

𣈆魯褒錢神論曰大矣哉錢之爲體有乾坤之象其積如

山其流如川動静有時行藏有節井便易不患耗折故親

如兄弟字曰孔方失之則貧弱得之則冨昌無翼而飛無

足而走解嚴毅之顔開難發之口錢多者居前錢少者居

綦母氏論錢曰黄銅中方叩頭對曰僕自西方庚辛分土

諸國處處皆有長沙越儁僕之所守黄金爲父白銀爲母

鈆爲長男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爲少婦伊我𥘉生周末時也景王尹丗大鑄

兹也貪人見我如病得醫飢饗太牢未之喻也

成公綏錢神論曰路中紛紛行人悠悠載馳載驅唯錢是

求朱衣素帶當塗之士愛我家兄皆無能巳執我之手

分終始不計優劣不論能否賔客輻湊門常如市諺曰錢

無耳何可闇使豈虚也哉

趙壹疾邪賦曰文籍雖滿腹不如一囊錢

曹植樂府歌曰巢許蔑四海啇賈争一錢

鄭氏婚禮謁讃文曰金錢爲質所歷長乆金取和明錢用

不止

    貲財

周禮地官下司𨵿曰司𨵿司貨賄之岀入

後漢書曰樊重宇君雲丗善農稼好貨殖重性温厚有

法度三丗共財子孫朝夕禮敬常(⿱艹石)公家其營理産業

物無所弃課役童𨽻各得其冝故能上下戮力財利𡻕

管子曰倉廪實知禮節國足則逺者來衣食足則知榮辱

矣不務天時則財不生不務地利則倉不盈

又曰桀有天下而用不足湯有土七十里用有餘而非獨

爲湯兩粟地非獨爲湯岀財物

尸子曰農夫比粟啇賈比財烈士比義

列子曰端木子貢之丗也籍其先貲家累萬金放意所好

生民所無不爲也庖厨之下不絶烟火堂廡之上不絶聲

樂行年六十乃棄其家事都散庫藏及其死也無埋瘞之

孫卿子曰仁義禮智之於人也譬(⿱艹石)財貨粟米之於家也

多有者冨少有者貧至無有者窮

文子曰使信士分財不如探籌使廉士守財不如閇户羽

翼美傷其骨枝葉茂害其根憂河之涸泣以益也

吕氏春秋曰白公愛財若梟之愛子梟養子長則食母白公得荆府庫不分人

家語曰南宫敬叔以冨得罪於定公而奔衛夫子聞之曰

(⿱艹石)其以貨䘮不(⿱艹石)速貧之愈也䘮亡位也

又曰孔子曰自季孫賜我千鍾而交益親以賜於衆故益親自南

宫敬叔之乗我以車也而道加行

說苑曰安陵SKchar2得寵於楚恭王江乙謂SKchar2曰吾聞以財事

人者財盡而交踈以色事人者華落而寵衰予安得長𬒳

幸乎

鹽鐵論曰荆陽南有桂林之饒内有江湖之利左陵陽之

金右蜀漢之材吴越之 隋唐之林不可勝用江湖之魚菜

黃之鮐不可勝食隴蜀丹沙毛羽荆陽皮革骨焉江南柟

梓竹箭燕齊魚鹽旃裘兖豫⿰氵𭝠絲絺紵養生奉終之具也

待啇而通

潜夫論曰冨貴人争附之貧賤人争去之冨貴而交者上

有稱舉之用下有貲財之益與貧賤交者大有賑貸之費

小有假貸之損故冨貴易爲交貧賤難得適

又曰炎帝爲市聚天下之貨各得其所

孫綽子曰命駕而遊五都之市天下之貨畢陳矣

風俗通曰陳留有冨老年九十無男娶田家女爲妻一交

即氣絶後生得男其女曰我父死時年尊何一夕便有子

爭財數年不決丞相邴吉岀上殿决獄云老翁兒無影亦

復畏寒于時八月取同𡻕小兒俱解衣祼之老翁兒獨呼

寒復令並行日中無影因以財與男

又曰沛中有冨豪家訾三千萬小婦子是男又早失母其

大婦女甚不賢公病困恐死後必當争財男兒判不全得

因呼族人爲遺令云悉以財屬女但以一劒與男年十五

以付之兒後大姊不肯與劒男乃詣官訴之司空何武曰

劒所以斷决也限年十五有智力足也女及壻温飽十五

年巳幸矣議者皆服謂武原情度事得其理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三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