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八百三十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三十五 太平御览 卷之八百三十六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三十七

太平御览卷第八百三十六

资产部十六

 钱下    赀财

    钱下

崔鸿十六国春秋后赵录曰赵王三年得一鼎容四𦫵中

有大钱三十文曰当千当万鼎铭十三字篆不可暁藏之

于永豊仓因此令私行钱而民不乐乃重立禁制官赋至

皆取钱𨤲肆故不行也

北史曰后魏元诞累迁齐州刺史在州贪暴大为人患有

沙门为诞采药还见诞间外消息对曰唯闻王贪愿王早

代诞曰齐州七万家吾至来一家未得三斗钱何得言贪

后魏书曰王昕为汝南王恱𮪍兵叅军恱数散钱于地令

诸佐争拾之昕独不拾恱又散银钱以目盺乃取其一

北齐书髙恭之字道穆时用钱稍薄道穆表曰百姓之业

钱货为夲救弊改铸王政所先自顷以来私铸薄滥官司

糺绳挂网非一在市铜价八十一文得铜一斤私铸薄钱

斤馀二百既示之以深利又随之以重刑得罪者虽多姧

铸者弥众今钱徒有五铢之文而无二铢之实薄甚榆叶

上贯便破置之水上殆欲不沉此乃因循有渐科防不切

朝廷失之彼复何罪昔汉文帝以五分钱小改铸四铢至

武帝复改三铢为半两此皆以大易小以重代轻也论今

据古冝改铸大钱文载年号以记其始则一斤所成止七

十六文铜价至钱五十有馀其中人工食料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炭松抄纵

复私营不能自润直置无利自应息心无复严刑广记也

以臣测之必当钱货永通公私𫉬允后遂用杨保计铸永

安五铢钱

又曰王则元象𥘉除洛州刺史则性贪婪在州取受非旧

京诸像毁以铸钱于时丗号河阳钱皆岀其家

后周书田大象元年𥘉铸永通万国钱以一当千与五行

大布并行

北史曰隋郑译自隆州徴还帝令内史李德林立作诏书

复爵国公位上柱国髙颖戏谓曰笔干答曰岀为方岳杖

䇿言归不得一钱何以润笔上大𥬇

唐书曰武德中置钱监于洛并益等诸州今上齐王元𠮷

赐三𬬻铸钱右仆射裴寂一𬬻敢有盗铸者身死家口配

又曰髙宗时诏复开元通宝钱其乾封所铸钱令所司贮

纳𥘉开元钱之文给事中欧阳询制词及书时称其工其

字合八分及篆隶三体其词先上后下次左后右读之及

上反左回环其义皆通议者以乾封不通啇贾米帛翔踊

以开元钱轻重大小近古最为折衷百姓便之

又曰乾元中李辅国奏内飞龙厩铸铜投乾元新钱二文

于𬬻中而祈曰如圣躬万福国祚无疆凶孽殄除四方宁

谧则愿不销不铄一阴一阳并见于外锺成一如所祈

又曰崔衍居宣州十年颇以勤俭府库盈溢及穆赞代衍

宣州岁馑赞遂以钱四十二万贯代百姓之税故宣州人

不流散

又曰元和中王锷奏请于当管蔚州界加置𬬻铸铜钱渐

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钱诏河东道自用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钱以来百姓不堪其弊其蔚州

鼓铸渐致铜钱则公私之间皆得充用冝委所司子细计

料量借钱夲积渐加至五𬬻

又曰李希烈既平淮西节度使陈仙奇进钱一文大小如

开通之状文曰天下太平云于希烈庭中得之命宰臣召

百寮遍视之

后唐书曰朱守殷奏于积善坊役所得古文钱四百五十六

丈曰得一元宝四百四十文顺天元宝守殷进纳敕凡窥

奇异尽系休明所获钱文式昭𤣥贶得一者伫归于一统

顺天者式契于天心道焕一时事光千载殊休继出信史

必书冝付史馆

又曰刘仁恭在幽州以墐士为钱令部人行使聚铜钱于

山上凿穴藏之为无穷之计

晋书曰右骁卫大将军张篯始在雍州因春景舒和出游

近郊憩于大冢之上忽有黄雀衘一铜钱置之而去未几

复于衙院昼卧见相闘毕各衘一钱落于钱首后所𫉬

三钱尝秘于巾箱识者以为大冨之徴

又曰天福三年敕先许铸钱仍令毎一钱重二铢四𮮐十

钱重一两者切虑逐处阙铜难依先定铢两冝令天下无

问公私应有铜欲铸钱者一任取便酌量轻重铸造因兹

不得入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并钱及令缺漏不堪乆逺行用仍委塩鐡司明

行暁示诫约

管子曰桓公请栈䑓之钱散诸城阳鹿䑓之布散诸济阴

啇子曰今臣之所言民无一日之繇官无数钱之费其弱

晋而强𥘿有过三战之胜

韩子曰或令孺子怀钱挈壷瓮往酤而狗龁之酒所以酸

吕氏春秋曰赵桑子见翳桑之下有卧饿人不能起赵宣

子命食之拜受而不食问其故曰臣有母请持以遗之宣

子更赐之脯二束钱一百

贾𧨏书曰铜不布下不得采铜不得铸钱则民反耕田矣

盐鐡论曰教与俗改弊与丗易夏后以贝周人以紫石后

丗或金钱刀布极而衰终始之运也

又曰古者市朝而无刀弊各以所有易所无抱布贸丝而

已后丗则有龟贝金钱

又曰夫铄金在炉盗跖不頋钱刀在路疋妇拨之

谕衡曰人文章岂徒调墨弄算为英丽哉载人行传人名

杨子法言蜀冨贵人赍钱十万愿载一名子云不听夫冨

人无仁义正如圈中之鹿栏中之牛安得妄载

又曰手中无钱而欲往市决货货主问钱何在曰无钱货

主必不与也胸中无学犹手中无钱也

又曰淮阳铸伪钱吏不能禁汲黯为太守不坏一炉不刑

一人髙枕安卧淮阳政清

郭子璜洞SKchar记曰帝𦫵望月䑓有三青鸭化为三小童皆

着青绮文𥜗各握鲸文大钱五枚以置帝几前身止而影

动因名曰轻影钱

潜夫论曰谚曰痛不着身言忍之钱不出家言与之犹见

朝廷有寇而言不足忧也

风俗通曰颍川黄子廉毎饮马辄投钱于水

又曰河南平阴庞俭夲魏郡邺人遭仓卒之丗失亡其父

时俭三四岁在镪母抱转流客居庐中凿井得钱千馀

万遂巨冨行求老苍头堂上作乐奴在厨中𥨸言堂上老

母我妇也婢以告母呼问事实复为夫妇时人为之语曰

庐里庞公凿井得铜买奴得翁

又曰钱刀俗说害中有利旁有刀言人治生卒多得钱财

者必有刀剑之祸也

案汉书曰王莽造大钱作契刀错刀错铢钱凡四品并行

故称钱刀也

列仙传曰祝鸡公洛阳人户郷北山下养鸡百馀年鸡皆

有名字千馀头暮栖树昼四散欲取呼名即至卖鸡及子

得千万辄置钱去

䂊章烈士传曰施阳字季儒为舒令经江夏遇贼劫夺阳

物贼去后车上有五千钱遣人追与贼闻知阳悉还其物

阳以付亭长

邴原别传曰原字根短避地辽东尝行得遗钱拾以系树

枝此钱既不见取而系钱者多原问其故答者谓之神树

原恶由巳而成淫祀乃辩之由是里中遂敛其钱以为社

桓范丗论曰灵帝置西园之邸卖爵号曰礼钱钱积如屋

封涂⿰氵𭝠

杜恕体论曰可以使鬼者钱也可以使神者诚也

语林曰杜预道王武子有马癖和长舆有钱癖

竹林七贤传曰王戎女适裴氏乏用遣女为贷钱数万文

而未还女归戎色不恱女遽还钱乃怿

于宝搜神记曰南方有虫其形(⿱艹石)蝉而大其子著草叶如

蚕种得子以归则母飞来就之杀其母以涂钱以其子涂

贯用钱货市旋则自还故淮南子术以之还名曰青

说曰王武子私第近北邙山于时人多地贵济好马射

买地作埒编钱布地竟埒时人号为金埓

又曰郗公大聚敛数千万嘉賔甚不同常朝旦问讯郗家

法子弟不坐因𠋣语移时遂及钱货事郗公曰汝政当得

钱耳乃一日开库任意用郗父始谓正损数百万许嘉賔

遂一日乞与人都尽郗公闻之大惊不能已巳

说曰王子敬学王夷甫呼钱为阿堵物后既诏岀赴谢

公主簿过㑹下与共掷散当其夕手自抱钱戏竟明日巳

后云何至须阿堵物

葛仙公别传曰取十钱使人一一投井中公井上以器呼

钱人见从井中一一飞岀入公器中投人刻识之所呼皆

得是所投者

𨵿令内传曰𨵿令尹喜周大夫也善于天文登楼四望见

东极有紫气喜曰应有圣人经过果有老子过喜设坐行

弟子之礼老子时贫徐甲曰雇钱一百与约须逹安息国

以黄金顿备钱还甲既见老子方欲逺游疑遂不还乃作

辞诣𨵿令就老子求直𨵿令以辞呈老子老子语甲曰前

与汝约至安息国顿以黄金相还云何不能忍辱便兴辞

讼乎汝随我巳三百馀歳汝命早应死赖我太𤣥生符在

汝身耳言毕见符从甲口岀甲巳成一聚白骨矣尹喜为

请老子以符投之甲立更生喜即以见钱二百万与甲遣

汝南先贤传曰平舆阎敞字张为郡五官椽太守第五尝

𬒳徴以奉钱三十万𭔃敞敞埋置堂上后尝举家病死唯

孤孙九歳尝未死语云吾有钱三十万𭔃椽阎敞孙长

大来求敞见之悲喜取钱尽还之孙白祖唯言三十万今

乃百三十诚不敢当敞曰府君固谬言耳郎君无疑之

列异传曰西河鲜子冀建武中为清河太守言岀钱六百

万屋未成而死赵髙代之计功用钱凡二百万耳五官黄

秉功曹刘啇言是冀所自取便表没冀田宅奴婢妻子送

曰南俄而白曰冀鬼见入府与啇秉等共计校定馀钱二

百万皆啇等匿冀乃表自烈付啇上诏还冀田宅

异苑曰桂杨临武徐孙太元中江行见岸有钱溢岀即辇

着船中须㬰悉变成土

异苑曰剡县陈婺妻少寡与二儿为居宅中先有古塜姥

母作茗先以著坟上息患之曰枯墓何知欲掘除之母苦

禁乃止夜即夣见一人息说没丗以来三百馀载谬蒙惠

泽贤二子怕欲见毁相赖保护虽潜壤朽骨敢忘翳桑之

报姥霄窃𫐠焉明负杖晨与于外屋得钱十万似乆埋而

贯皆新还告儿儿并有惭色自是设馔愈谨

幽明录曰海陵民黄寻先居家单贫尝因大风雨散钱飞

至其家来触篱援误落馀处拾而得之寻后巨冨钱至数

千万遂擅名于江表

三辅黄圗曰金宝一银宝二龟宝三贝宝四布宝五泉宝

六凡宝货六种丗八品烦碎难行乃罗本货五百枚为重

十二斤百姓安之

阚骃十三州志曰青州平原国和帝延平九年以封子怀

王胜风俗与旧齐同然吏姧倍于他民给卫士吏赋狐SKchar

稍从假钱积至万馀岁竟交代吏无偿意卫士恨恚取狐

SKchar沃以酒从而咒之曰狐SKcharSKchar尾斯尾斯身躯虽小钱

多吏闻之恐乃偿之钱

盛弘之荆州记曰义熙十二年有童子群浴南阳淯水忽

岸边有钱出如流沙因竞取之手满放地寻复行去乃以

衫衣里缚各有所得

王韶之始兴记曰劳口东岸有石四方髙百馀仭其状如

䑓父老相传此石昔有三人伐木以作桥于石顶戏见数

瓮钱共取半瓮还刘道真

钱塘记曰防海大塘郡议曹华信象家冨乃议立此塘以

防海水信始开募有致土石一斛即与钱一斗旬日之间

来者云集塘未成而诵云不复取于是载土者皆弃置而

去塘以之成既遏绝湖渔一竟蒙利县迁治馀姚王莾时

县名泉亭于是改为钱塘百姓怀德立碑塘所至今犹在

地境圗曰钱铜之气望之如有青云

又曰望钱千万以上如车十万之精如一素木万钱精盖

地如瓮江津上便冝曰夫钱之为物无益饥寒之用而储

之家利其不朽古今行之盖亦由此又便交冝易小市之

冝诚胜寸裂尺断破为大小也过此以往无所一用军国

唯榖与帛钱虽可积未急宝也

殷仲堪集太子令曰朝廷遂为吾营宫室頋省不才而大

兴役费深用愧愓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冬气已应作者殊常寒苦可使监殿舎

人一月赍酒SKchar称劳赐之吾蒙月俸钱上生尘无所用之

可以供事

𣈆鲁褒钱神论曰大矣哉钱之为体有乾坤之象其积如

山其流如川动静有时行藏有节井便易不患耗折故亲

如兄弟字曰孔方失之则贫弱得之则冨昌无翼而飞无

足而走解严毅之颜开难发之口钱多者居前钱少者居

綦母氏论钱曰黄铜中方叩头对曰仆自西方庚辛分土

诸国处处皆有长沙越俊仆之所守黄金为父白银为母

铅为长男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为少妇伊我𥘉生周末时也景王尹丗大铸

兹也贪人见我如病得医饥飨太牢未之喻也

成公绥钱神论曰路中纷纷行人悠悠载驰载驱唯钱是

求朱衣素带当涂之士爱我家兄皆无能巳执我之手

分终始不计优劣不论能否賔客辐凑门常如市谚曰钱

无耳何可暗使岂虚也哉

赵壹疾邪赋曰文籍虽满腹不如一囊钱

曹植乐府歌曰巢许蔑四海啇贾争一钱

郑氏婚礼谒讃文曰金钱为质所历长乆金取和明钱用

不止

    赀财

周礼地官下司𨵿曰司𨵿司货贿之岀入

后汉书曰樊重宇君云丗善农稼好货殖重性温厚有

法度三丗共财子孙朝夕礼敬常(⿱艹石)公家其营理产业

物无所弃课役童隶各得其冝故能上下戮力财利岁

管子曰仓廪实知礼节国足则逺者来衣食足则知荣辱

矣不务天时则财不生不务地利则仓不盈

又曰桀有天下而用不足汤有土七十里用有馀而非独

为汤两粟地非独为汤岀财物

尸子曰农夫比粟啇贾比财烈士比义

列子曰端木子贡之丗也籍其先赀家累万金放意所好

生民所无不为也庖厨之下不绝烟火堂庑之上不绝声

乐行年六十乃弃其家事都散库藏及其死也无埋瘗之

孙卿子曰仁义礼智之于人也譬(⿱艹石)财货粟米之于家也

多有者冨少有者贫至无有者穷

文子曰使信士分财不如探筹使廉士守财不如閇户羽

翼美伤其骨枝叶茂害其根忧河之涸泣以益也

吕氏春秋曰白公爱财若枭之爱子枭养子长则食母白公得荆府库不分人

家语曰南宫敬叔以冨得罪于定公而奔卫夫子闻之曰

(⿱艹石)其以货䘮不(⿱艹石)速贫之愈也䘮亡位也

又曰孔子曰自季孙赐我千锺而交益亲以赐于众故益亲自南

宫敬叔之乘我以车也而道加行

说苑曰安陵SKchar2得宠于楚恭王江乙谓SKchar2曰吾闻以财事

人者财尽而交踈以色事人者华落而宠衰予安得长𬒳

幸乎

盐铁论曰荆阳南有桂林之饶内有江湖之利左陵阳之

金右蜀汉之材吴越之 隋唐之林不可胜用江湖之鱼菜

黄之鲐不可胜食陇蜀丹沙毛羽荆阳皮革骨焉江南柟

梓竹箭燕齐鱼盐旃裘兖豫⿰氵𭝠丝𫄨纻养生奉终之具也

待啇而通

潜夫论曰冨贵人争附之贫贱人争去之冨贵而交者上

有称举之用下有赀财之益与贫贱交者大有赈贷之费

小有假贷之损故冨贵易为交贫贱难得适

又曰炎帝为市聚天下之货各得其所

孙绰子曰命驾而游五都之市天下之货毕陈矣

风俗通曰陈留有冨老年九十无男娶田家女为妻一交

即气绝后生得男其女曰我父死时年尊何一夕便有子

争财数年不决丞相邴吉岀上殿决狱云老翁儿无影亦

复畏寒于时八月取同岁小儿俱解衣祼之老翁儿独呼

寒复令并行日中无影因以财与男

又曰沛中有冨豪家訾三千万小妇子是男又早失母其

大妇女甚不贤公病困恐死后必当争财男儿判不全得

因呼族人为遗令云悉以财属女但以一剑与男年十五

以付之儿后大姊不肯与剑男乃诣官诉之司空何武曰

剑所以断决也限年十五有智力足也女及婿温饱十五

年巳幸矣议者皆服谓武原情度事得其理





太平御览卷第八百三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