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九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九十一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九十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九十三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九十二

 獸部四

   虎下    豹    駮

     虎下

英雄記曰曹公擒吕布布頋劉備曰𤣥德卿爲坐上客我爲

降虜繩縳我急獨不可一言耶操曰縳餓虎不得不急乃

命緩縳布

呉志曰吕蒙欲從軍母止之蒙曰不探虎穴安得虎子

又曰孫權每田獵常乗馬射虎虎甞突攀持馬鞍張昭變

色而諫權謝昭曰年少慮事不逺然猶不能巳乃作射虎

又曰孫權親乗馬射虎庱亭庱音攄淩馬爲所傷權投以𩀱㦸

虎即廢

魏名臣奏曰丗祖時有獻虎者問虎何食對曰食肉詔曰

下民厭糠何忍以SKchar食虎乃命虎賁射之斯實得計於時

而名垂於後

晉令曰諸有虎皆作㩜穽籬柵皆施餌捕得大虎賞絹三

疋虎子半之

魏略曰文帝欲受禪郡國奏白虎二十七見

愽物志曰江陵有人化爲虎俗云猛虎化爲人好着紫葛

衣足無踵有五指者人化爲虎

又曰虎知衝破又能𦘕地卜今人有𦘕物上下者推其竒

偶謂之虎卜

孝子傳曰楊香其父爲虎噬忿憤摶之父免害

又曰郭文舉爲虎探鯁骨虎常衘鹿以報之

括地圖曰越俚之民老者化爲虎

王孚安成記曰平都區寳者後漢人居父䘮隣人格虎虎

走趨其孤廬中即以蓑衣覆藏之隣人尋跡問寳寳曰虎

豈有可舎而藏之乎此虎後送禽獸以助寳𥙊孝慈之志

通於神明由是知名

裴淵廣州記曰興寕縣義熈四年忽有數十大鳥大如鶖

少焉化爲虎

周景式廬山記曰有嫗事康王廟林中有一虎祠𥙊輙以

餘肉及骨與之有人惡畏之嫗使避之人去復來

陳留𦒿舊傳曰王業字子春爲荆州刺史有德政卒於支

江有三白虎低頭曵尾𪧐衛其側及䘮去踰州境忽然不

見民共立碑文號曰支江白虎

竹林七賢論曰王戎㓜而清秀魏明帝時於宣武場上爲

欄𨷖虎使力士逆與之搏縱人觀之戎年七歲亦徃觀焉

虎乗間薄欄而吼其聲震地觀者無不僻易顚仆戎安然

不動帝於閣上見之使問姓名而異焉

殷氏丗傳曰亮字子華少學公羊十四傳祖父業多所綜

覽舉孝廉到陽城遇虎爭一羊亮乃按劒瞋目斬羊腹虎

乃各以其半羊去

述異記曰漢中有虎生角道家云虎千歳則牙蛻而角生

漢宣城郡守封邵一日忽化爲虎食郡民民呼曰封使君因

去不復來故時人語曰無作封使君生不治民死食民

異苑曰太元末徐桓岀門仿佯見一女子因言曲相調便

要桓入草中桓說其色乃隨去女子忽然變成虎負桓着

背上逕向深山其家左右尋覔唯見虎跡旬日虎夜送徐

桓着門外

又曰樊陽鄭襲太元中爲廣陵太守閤下騶忽如狂奄失其

所經日祼身吟呼膚血流灕問其意故云社公命令 作

虎以班皮衣之辭以執鞭之士不堪虓躍神怒還便剥皮

皮以着SKchar瘡毀𢡖痛旬日乃差

又曰都陽桓闡以太元十九年殺犬𥙊郷里綏山煑肉不

熟神怒即下教於巫曰桓闡以生肉貽我當謪令自食也

其年便作虎作虎之始見人以班衣衣之即能跳透噬逐

又曰彭城劉黃雄以太元中爲京佐被使還都路經竹里

停於邏𪧐此邏多虎劉極自防衛繫馬於户前手刀布於

地上宵中士庶同睡虎乗間跳入獨取劉而去

又曰邵都梁馮恭永𥘉中醉卧於山路夜有虎來以頭枕

其背㳟中宵展轉之以手搏之復大𥨊向曉始醒猶見虎

蹲在脚後若有𪧐命非智力所加也

又曰扶南王范㝷常畜生虎及鰐魚若有訟未知曲直便

投與魚虎虎不噬則爲有理穢貊之人𥙊虎爲神將有以

幽明録曰桓大司馬鎮赭圻時有何㕘軍晨出行於田野

中溺死人髑髏上還晝 𥨊夢一婦人語云君是佳人何

以見穢汚暮當令知之是時有𭧂虎人無敢行夜出者何

常穴壁作溺穴其夜趨穴欲溺虎忽囓斷隂莖即死

又曰晉孝武帝母李太后夲賤人簡文無子曽遍令善相

者相宫人李太后給皂役不豫焉相者指之此當生貴子

而有虎厄帝因幸之生孝武及㑹稽王道子旣登尊位服

相者之驗而恠有虎害且生所未見乃令人𦘕作虎象因

以手撫欲打虎戯便患手腫痛遂以疾崩

神仙傳曰介象入山兾遇神仙卧石上有一虎徃砥象額

窹而見虎謂虎曰天使汝來侍衛我者汝且停(⿱艹石)山神使

汝來試我者汝自去虎乃去

搜神記曰⿱⺾⿰𩵋禾易者廬陵婦人善㸔産夜忽爲虎所取行六

里至大曠見有牝虎當産不得解匍匐欲死輙仰視易悟

之乃爲探出之有三子生畢虎負易送還并送野肉於門

又曰漢江之域貙人能化爲虎長沙居民作檻捕虎檻發

明日衆人共徃格之見一亭長赤幘大冠在檻中坐民問

君何以入此中亭長大怒曰昨被縣召夜避雨誤入此中

急出我民曰君見召當有文書即岀懷中召文書於是

岀之㝷視之化爲虎即上走

續搜神記曰丹陽縣人沈宗居在縣下以卜爲業義熈中

左將軍檀侯鎭姑熟好獵以格虎爲事忽有一人着皮袴

乗烏馬從者一人亦着皮袴以𥿄裏十餘錢來詣宗卜云西

去覔食好東去覔食好宗爲作卦卦成告之東向𠮷西向

不利因就宗乞飲内口着甌中狀如牛飲旣出門東行百

歩從者及馬皆化虎自此以後暴虎非常

又曰呉猛有道術同縣鄒惠政迎猛夜於家中庭燒香忽

有虎來抱政兒超籬去猛語云無所苦湏㬰果還云虎將

去數十歩忽然復送歸政遂精進爲道士

又曰㝷陽縣北山中蠻人有術能使人化爲虎毛色牙爪

悉如真尔郷人前將軍周眕有奴使入山伐薪奴有婦及

妹亦俱行旣至奴語二人云且髙樹上視我所爲如其言

旣而入草湏㬰見一黄班虎從草中出奮迅吼喚甚爲可

畏少時復爲人奴語二人曰歸家慎勿道後向等軰說之周得知飲

淳酒令熟醉使人解其衣服及身體唯於髻髪中得

一𥿄𦘕作大虎邊有符周密取録之奴旣醒喚問之事巳

露遂具說有術其以三尺布巾一赤雄雞一斗酒受此法

說曰桓石虎是桓征西兒未被舉時西出獵石虎亦從

獵圍中射虎虎被數箭伏在地諸將請石虎曰惡郎能抜

虎箭不石虎小名惡子荅曰可抜耳惡子於是逕至虎邊

便抜得箭虎跳越惡子亦跳跳乃髙虎跳虎還伏惡子持

箭便還

又曰齊沈僧照別名法朗攸之之孫也記人𠮷凶頗有應

驗甞校獵中道而還左右問何故荅曰國家有邊事湏還

處分問何以知之曰向聞南山虎嘯知耳俄而使至

金樓子曰孔子遊舎於山使子路取水逢虎於水與共戰

攬尾得之内於懷還問子曰上士殺虎如何子曰上士殺

虎持虎頭又問中士殺虎如何子曰中士捉耳又問下士

殺虎如何子曰捉虎尾子路出尾弃之懷石盤曰夫子知

虎在水而使我取水是欲殺我也乃欲殺夫子問曰上士

殺人云何曰用筆端中士殺人云何曰用言語下士殺人

云何曰用石盤子路乃弃石盤而行

國史𥙷曰裴旻爲龍華軍使守北平北平多虎旻善射常

一日斃虎三十有一旣而息於山下四顧自(⿱艹石)有父老至

曰此皆彪似虎而非將軍(⿱艹石)遇真虎無能爲也旻曰真虎

安在父老曰自此而北三十里徃徃有之旻躍馬而徃果

有一虎騰出狀小而𫝑猛據地一吼山石震烈旻擗易弓

矢皆墜殆不得免自此慙懼不復射虎

呉氏虎賦曰盖其狀也誕節緩腕續背連骸細腰皷𦙄方

口大鼻似黼組𮦀間(⿱艹石)錦繡相連

     豹

說文曰豹似虎

周易革卦曰上六君子豹變小人革面象曰君子豹變其

文蔚也小人革面順以從君也

廣志曰豹有赤豹南山有𤣥豹南多赤豹狐死首丘豹死

首山是性之異也詩義䟽曰毛赤而文黒謂之赤豹毛白而文黑謂之白豹也

帝王丗紀曰紂爲王者箕子曰王箸必食熊蹯豹胎散冝

生獻紂黒豹

孫氏瑞應圖曰文王拘於羑里散冝生於懷塗山得𤣥豹

以獻紂免西伯之難

莊子曰夫豐狐文豹棲於山林處於巖穴静也夜行晝居戒也然不免於網

羅之患是何罪之有其皮爲之灾也

管子曰武王爲侈靡令人貂䄡豹裘方得入廟故豹皮百

金臣家粜千鍾未得一豹皮

韓子曰虎豹不用爪牙與鼷鼠同威

文子曰虎豹之文來射猨狖之捷來格

淮南子曰蝟使虎申蛇令豹止物有所制也

又曰髙山險阻深林榛薄藂木曰榛深草曰薄虎豹之樂也人入之

而畏川谷通源積水重淵黿鼉之所便也人入之而死

范子計然曰豹皮出南郡

𮦀道書曰南海愽羅縣有羅山髙入雲霧諸仙人所遊之

山也上有豹獸似猴猴南海人名之爲累下

SKchar記曰青豹岀浪坂之山狀如虎色如翠殺之爲脯食

之不飢

馮邪說鄧禹書曰夫虎豹愛大林蛟龍愛大水

列女傳曰陶荅子妻曰妾聞南山有文豹霧雨七日不下

食者何也欲以澤其衣毛而成其文章也

後𥘿記曰狄伯竒少曽遊獵得豹見其文采炳煥遂自感

歎始學書藝

林邑國記曰西南界有唼臈虫食死人肉豹皮覆尸畏而

不來

謝朓詩曰雖無𤣥豹姿且隱南山霧

晉中朝大駕鹵簿曰豹尾車駕一蘭臺符節令史載自豹

尾後

徐廣車服注曰乗輿之後有屬車最後一車懸豹尾

     駮

爾雅曰駮如馬倨牙食虎豹說亦同

說苑曰晉平公出略見乳虎乳虎伏而不動頋謂師曠曰

吾聞之霸王之主岀則猛獸㐲而不敢起今者寡人出見乳

虎伏而不動此其猛獸乎師曠曰鵲食猬猬食鵔

鵔鸃食豹豹食駮駮食虎夫駮之狀有似駁馬今者君之

出必驂駁馬而出略乎公曰然

山海經曰中曲之山有獸焉其狀如馬而白身黒尾一角

虎牙爪音如鼔音其名曰駮是食豹可以禦兵

晉郭璞駮賛曰駮惟馬𩔖實畜之英騰髮驤首嘘天雷鳴

氣無不凌吞虎辟兵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九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