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八百九十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九十一 太平御览 卷之八百九十二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九十三

太平御览卷第八百九十二

 兽部四

   虎下    豹    驳

     虎下

英雄记曰曹公擒吕布布頋刘备曰𤣥德卿为坐上客我为

降虏绳䌸我急独不可一言耶操曰䌸饿虎不得不急乃

命缓䌸布

呉志曰吕蒙欲从军母止之蒙曰不探虎穴安得虎子

又曰孙权每田猎常乘马射虎虎尝突攀持马鞍张昭变

色而谏权谢昭曰年少虑事不逺然犹不能巳乃作射虎

又曰孙权亲乘马射虎庱亭庱音摅凌马为所伤权投以𩀱㦸

虎即废

魏名臣奏曰丗祖时有献虎者问虎何食对曰食肉诏曰

下民厌糠何忍以SKchar食虎乃命虎贲射之斯实得计于时

而名垂于后

晋令曰诸有虎皆作㨫阱篱栅皆施饵捕得大虎赏绢三

疋虎子半之

魏略曰文帝欲受禅郡国奏白虎二十七见

博物志曰江陵有人化为虎俗云猛虎化为人好着紫葛

衣足无踵有五指者人化为虎

又曰虎知冲破又能𦘕地卜今人有𦘕物上下者推其奇

偶谓之虎卜

孝子传曰杨香其父为虎噬忿愤抟之父免害

又曰郭文举为虎探鲠骨虎常衘鹿以报之

括地图曰越俚之民老者化为虎

王孚安成记曰平都区宝者后汉人居父䘮邻人格虎虎

走趋其孤庐中即以蓑衣覆藏之邻人寻迹问宝宝曰虎

岂有可舎而藏之乎此虎后送禽兽以助宝𥙊孝慈之志

通于神明由是知名

裴渊广州记曰兴宁县义熙四年忽有数十大鸟大如鹙

少焉化为虎

周景式庐山记曰有妪事康王庙林中有一虎祠𥙊辄以

馀肉及骨与之有人恶畏之妪使避之人去复来

陈留𦒿旧传曰王业字子春为荆州刺史有德政卒于支

江有三白虎低头曵尾𪧐卫其侧及䘮去逾州境忽然不

见民共立碑文号曰支江白虎

竹林七贤论曰王戎㓜而清秀魏明帝时于宣武场上为

栏𨷖虎使力士逆与之搏纵人观之戎年七岁亦往观焉

虎乘间薄栏而吼其声震地观者无不僻易顚仆戎安然

不动帝于阁上见之使问姓名而异焉

殷氏丗传曰亮字子华少学公羊十四传祖父业多所综

览举孝廉到阳城遇虎争一羊亮乃按剑瞋目斩羊腹虎

乃各以其半羊去

述异记曰汉中有虎生角道家云虎千歳则牙蜕而角生

汉宣城郡守封邵一日忽化为虎食郡民民呼曰封使君因

去不复来故时人语曰无作封使君生不治民死食民

异苑曰太元末徐桓岀门仿佯见一女子因言曲相调便

要桓入草中桓说其色乃随去女子忽然变成虎负桓着

背上迳向深山其家左右寻觅唯见虎迹旬日虎夜送徐

桓着门外

又曰樊阳郑袭太元中为广陵太守阁下驺忽如狂奄失其

所经日祼身吟呼肤血流漓问其意故云社公命令 作

虎以班皮衣之辞以执鞭之士不堪虓跃神怒还便剥皮

皮以着SKchar疮毁𢡖痛旬日乃差

又曰都阳桓阐以太元十九年杀犬𥙊郷里绥山煮肉不

熟神怒即下教于巫曰桓阐以生肉贻我当謪令自食也

其年便作虎作虎之始见人以班衣衣之即能跳透噬逐

又曰彭城刘黄雄以太元中为京佐被使还都路经竹里

停于逻𪧐此逻多虎刘极自防卫系马于户前手刀布于

地上宵中士庶同睡虎乘间跳入独取刘而去

又曰邵都梁冯恭永𥘉中醉卧于山路夜有虎来以头枕

其背㳟中宵展转之以手搏之复大𥨊向晓始醒犹见虎

蹲在脚后若有𪧐命非智力所加也

又曰扶南王范寻常畜生虎及鳄鱼若有讼未知曲直便

投与鱼虎虎不噬则为有理秽貊之人𥙊虎为神将有以

幽明录曰桓大司马镇赭圻时有何参军晨出行于田野

中溺死人髑髅上还昼 𥨊梦一妇人语云君是佳人何

以见秽污暮当令知之是时有𭧂虎人无敢行夜出者何

常穴壁作溺穴其夜趋穴欲溺虎忽啮断阴茎即死

又曰晋孝武帝母李太后夲贱人简文无子曽遍令善相

者相宫人李太后给皂役不豫焉相者指之此当生贵子

而有虎厄帝因幸之生孝武及㑹稽王道子既登尊位服

相者之验而怪有虎害且生所未见乃令人𦘕作虎象因

以手抚欲打虎戏便患手肿痛遂以疾崩

神仙传曰介象入山兾遇神仙卧石上有一虎往砥象额

窹而见虎谓虎曰天使汝来侍卫我者汝且停(⿱艹石)山神使

汝来试我者汝自去虎乃去

搜神记曰⿱⺾⿰𩵋禾易者庐陵妇人善㸔产夜忽为虎所取行六

里至大旷见有牝虎当产不得解匍匐欲死辄仰视易悟

之乃为探出之有三子生毕虎负易送还并送野肉于门

又曰汉江之域䝙人能化为虎长沙居民作槛捕虎槛发

明日众人共往格之见一亭长赤帻大冠在槛中坐民问

君何以入此中亭长大怒曰昨被县召夜避雨误入此中

急出我民曰君见召当有文书即岀怀中召文书于是

岀之寻视之化为虎即上走

续搜神记曰丹阳县人沈宗居在县下以卜为业义熙中

左将军檀侯镇姑熟好猎以格虎为事忽有一人着皮袴

乘乌马从者一人亦着皮袴以𥿄里十馀钱来诣宗卜云西

去觅食好东去觅食好宗为作卦卦成告之东向𠮷西向

不利因就宗乞饮内口着瓯中状如牛饮既出门东行百

歩从者及马皆化虎自此以后暴虎非常

又曰呉猛有道术同县邹惠政迎猛夜于家中庭烧香忽

有虎来抱政儿超篱去猛语云无所苦湏㬰果还云虎将

去数十歩忽然复送归政遂精进为道士

又曰寻阳县北山中蛮人有术能使人化为虎毛色牙爪

悉如真尔郷人前将军周眕有奴使入山伐薪奴有妇及

妹亦俱行既至奴语二人云且髙树上视我所为如其言

既而入草湏㬰见一黄班虎从草中出奋迅吼唤甚为可

畏少时复为人奴语二人曰归家慎勿道后向等軰说之周得知饮

淳酒令熟醉使人解其衣服及身体唯于髻髪中得

一𥿄𦘕作大虎边有符周密取录之奴既醒唤问之事巳

露遂具说有术其以三尺布巾一赤雄鸡一斗酒受此法

说曰桓石虎是桓征西儿未被举时西出猎石虎亦从

猎围中射虎虎被数箭伏在地诸将请石虎曰恶郎能抜

虎箭不石虎小名恶子答曰可抜耳恶子于是迳至虎边

便抜得箭虎跳越恶子亦跳跳乃髙虎跳虎还伏恶子持

箭便还

又曰齐沈僧照别名法朗攸之之孙也记人𠮷凶颇有应

验尝校猎中道而还左右问何故答曰国家有边事湏还

处分问何以知之曰向闻南山虎啸知耳俄而使至

金楼子曰孔子游舎于山使子路取水逢虎于水与共战

揽尾得之内于怀还问子曰上士杀虎如何子曰上士杀

虎持虎头又问中士杀虎如何子曰中士捉耳又问下士

杀虎如何子曰捉虎尾子路出尾弃之怀石盘曰夫子知

虎在水而使我取水是欲杀我也乃欲杀夫子问曰上士

杀人云何曰用笔端中士杀人云何曰用言语下士杀人

云何曰用石盘子路乃弃石盘而行

国史𥙷曰裴旻为龙华军使守北平北平多虎旻善射常

一日毙虎三十有一既而息于山下四顾自(⿱艹石)有父老至

曰此皆彪似虎而非将军(⿱艹石)遇真虎无能为也旻曰真虎

安在父老曰自此而北三十里往往有之旻跃马而往果

有一虎腾出状小而𫝑猛据地一吼山石震烈旻擗易弓

矢皆坠殆不得免自此惭惧不复射虎

呉氏虎赋曰盖其状也诞节缓腕续背连骸细腰鼓𦙄方

口大鼻似黼组𮦀间(⿱艹石)锦绣相连

     豹

说文曰豹似虎

周易革卦曰上六君子豹变小人革面象曰君子豹变其

文蔚也小人革面顺以从君也

广志曰豹有赤豹南山有𤣥豹南多赤豹狐死首丘豹死

首山是性之异也诗义䟽曰毛赤而文黒谓之赤豹毛白而文黑谓之白豹也

帝王丗纪曰纣为王者箕子曰王箸必食熊蹯豹胎散冝

生献纣黒豹

孙氏瑞应图曰文王拘于羑里散冝生于怀涂山得𤣥豹

以献纣免西伯之难

庄子曰夫丰狐文豹栖于山林处于岩穴静也夜行昼居戒也然不免于网

罗之患是何罪之有其皮为之灾也

管子曰武王为侈靡令人貂䄡豹裘方得入庙故豹皮百

金臣家粜千锺未得一豹皮

韩子曰虎豹不用爪牙与鼷鼠同威

文子曰虎豹之文来射猿狖之捷来格

淮南子曰猬使虎申蛇令豹止物有所制也

又曰髙山险阻深林榛薄藂木曰榛深草曰薄虎豹之乐也人入之

而畏川谷通源积水重渊鼋鼍之所便也人入之而死

范子计然曰豹皮出南郡

𮦀道书曰南海博罗县有罗山髙入云雾诸仙人所游之

山也上有豹兽似猴猴南海人名之为累下

SKchar记曰青豹岀浪坂之山状如虎色如翠杀之为脯食

之不饥

冯邪说邓禹书曰夫虎豹爱大林蛟龙爱大水

列女传曰陶答子妻曰妾闻南山有文豹雾雨七日不下

食者何也欲以泽其衣毛而成其文章也

后𥘿记曰狄伯奇少曽游猎得豹见其文采炳焕遂自感

叹始学书艺

林邑国记曰西南界有唼腊虫食死人肉豹皮覆尸畏而

不来

谢朓诗曰虽无𤣥豹姿且隐南山雾

晋中朝大驾卤簿曰豹尾车驾一兰台符节令史载自豹

尾后

徐广车服注曰乘舆之后有属车最后一车悬豹尾

     驳

尔雅曰驳如马倨牙食虎豹说亦同

说苑曰晋平公出略见乳虎乳虎伏而不动頋谓师旷曰

吾闻之霸王之主岀则猛兽㐲而不敢起今者寡人出见乳

虎伏而不动此其猛兽乎师旷曰鹊食猬猬食鵔

鵔鸃食豹豹食驳驳食虎夫驳之状有似驳马今者君之

出必骖驳马而出略乎公曰然

山海经曰中曲之山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身黒尾一角

虎牙爪音如鼔音其名曰驳是食豹可以御兵

晋郭璞驳赞曰驳惟马𩔖实畜之英腾发骧首嘘天雷鸣

气无不凌吞虎辟兵



太平御览卷第八百九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