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二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一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二十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二十一

大平御覽卷第八百二十

 布帛部七

  布      火浣布    紵

  白疊

     布

說文曰細布十五𦫵布也纑布縷也絟細布也繐蜀布也

釋名曰布布列諸縷繐慧也齊人謂涼爲慧言服之輕細

凉慧也

周禮地官下載師曰凡宅不毛者有里布

又夏官下職方氏曰正北曰并州其淶易其利布帛

禮記月令曰仲夏之月母𭧂布鄭玄注曰不以隂功于太陽事

禮記玉藻曰年不順盛君衣布爲凶年變

又冠義曰始冠之冠緇布之冠也太古冠布齋則緇之其

緌也

左傳閔公曰衛文公大布之衣大帛之冠

襄二曰諸侯圍偪陽主人懸布魯孟氏之臣秦堇父登之

及堞而絶之偪陽人懸布以試外之勇者墜則又懸之⿱⺾⿰𩵋禾而復上者三

主人辭焉乃退主人嘉其勇故辭謝不復懸布帶其斷布以徇於軍三日

帶其斷布以示勇也

又襄二十八年齊子尾曰且夫冨如布帛之有幅焉爲之

制度使無遷也遷移夫民生厚而用利於是乎正德以幅

言厚利皆人之所欲唯正德可以爲之幅使無黜嫚黜猶放也謂之幅利利過則

爲敗吾不敢貪多所謂幅也

周易說卦曰坤爲布

論語郷黨曰齊必有明衣布

史記張騫傳曰臣在大夏時見卭竹杖蜀布問安得此大

夏國人曰吾賈人徃市身毒在大夏東南可數千里

又曰伏靈在莵絲之下燭之火滅即記其數以新布四尺

環置之明即掘取

漢書曰太山以布爲貨廣二尺二寸爲幅長四丈爲疋

又曰髙帝曰吾𡚒布衣而取天下

又曰文帝徙淮南王長道死時民謡曰一斗粟尚可舂一

尺布尚可縫兄弟二人不相容

又曰公孫弘爲丞相而卧布𬒳

又曰張敞爲京兆尹長安游徼受臧布罪名巳定其母年

八十守遺腹子詣敞自陳願乞一生之命敞多其母守節

而出教更量所受布狹幅短度中䟽虧二尺賈直五百由

此得不死

東觀漢記曰廉范年十五入蜀迎祖母䘮及到葭萌渡舡

没幾死太守張穆持筒中布數篋與范范曰石生堅蘭生

香前後相違不忍行也遂不受

又曰建𥘉元年賈逵入北宫虎觀南宫雲臺使出左氏大

義書奏上嘉之賜布五百疋衣一襲

謝承後漢書曰靈帝時楊珽爲零陵太守時蒼梧滑賊相

聚吏民憂恐珽乃特制馬車數十乗以排囊盛石灰 -- 灰 於車

上繫布索於馬尾從風鼔灰 -- 灰 賊不得視因以火燒布燃馬

驚奔突賊陣

又曰董卓獲山東兵以猪膏塗布十餘疋用SKchar2其身然後

燒之先從足起

又曰呉郡夲不獻越布陸閎美容儀常衣越布單衣明帝

好之因勑郡獻越布由此始也

華嶠後漢書曰哀牢夷知染綵紬布織成文章如綾絹有

梧木華績以爲布幅廣五尺㓗白不受垢汗先以覆亡人

然後服之華陽國志出之與此同

又曰王允與吕布及士孫瑞謀董卓有人書回字於布上

負而行於市歌曰布乎布乎有告卓者卓不悟

范曄後漢書曰馬太后詔曰吾爲天下母而身服大練食

不求甘左右但著布布無香薫之飾者欲身率下也

又曰元和二年詔令天下大酺五日賜公卿以下錢帛各

有差及洛陽民當酺者布户一疋外三户共一疋賜愽

弟子見在太學者布人三疋

典略曰⿱⺾⿰𩵋禾秦如趙逢其隣子於易水之上從貸布一疋約

價千金鄰子不與

魏略曰大秦國在安息條支西出細布布織成  言用

水羊毳名曰海西布

又曰大秦國出金塗布緋持竹布發隆火浣布阿羅得布

巴則布鹿代布温𪧐布五色枕布魏文帝詔曰夫珍翫所

生皆中國及西域他方物比不如也代郡黃布爲細樂浪

練爲精江東太未布爲白故不如白疊故鮮皮也

魏略曰皇甫隆爲燉煌太守燉煌婦人作裙率縮如羊膓

用布一疋隆禁止之所省復不訾

𣈆書曰王戎性慳從子將㛰遺一單布衣㛰畢却収之

又曰⿱⺾⿰𩵋禾峻平後帑藏空竭庫中唯練數千端鬻之不售而

國用不給導患之乃與朝賢俱制練布單衣於是人士翕

然竟服之練遂踴貴乃令主者出賣端至一金

又曰謝尚書江夏相府以布四十疋爲尚造烏布帳尚以

爲軍士𥜗袴

又曰顧愷之爲殷仲堪荆州叅軍嘗因假還仲堪特以布

帆借之至破冡遭大風愷之與仲堪牋曰地名破冡直破

冡而出下官平安布帆無恙

宋書曰王玄謨侵魏爲前鋒好營貨利一疋布責人八百

梨以此倍失人心

梁書曰蕭恢爲郢州刺史境内大寧時有進筒中布者恢

以竒貨異服即命焚之於是百姓仰德

陳書曰姚察自居顯要一不交通嘗有𥝠門生不敢厚餉

送南布一端花練一疋察謂曰吾所衣著止是麻布蒲練

此物於吾無用旣欲相接欵幸不煩爾此人遜請察厲色

驅出自是莫敢饋遺

南史曰林邑國出古貝古貝者樹名也其華盛時如鵝毳

抽其緒紡之以作布布與紵布不殊亦染成五色織爲班布

又曰東夷扶桒國其土多扶桒木故以爲名扶桒爲桐𥘉

生如荀國人食之實如梨而赤績其皮爲布以爲衣亦以

爲錦

燕書曰宋該字宣孔爲右長史太祖㑹羣僚以該性貪故

賜布百餘疋令負而歸重不能致乃至僵頓以愧辱之

後魏書曰楊大眼爲荆州刺史常縛膏爲人衣以青布而

射之召諸蠻渠指示之曰卿等作賊吾正如此相殺

又曰楊椿歸老臨行誡子孫曰國家初丈夫好服彩色吾

雖不記上谷翁時事然記清河翁時服飾恒見翁着布衣

韋帶嘗自約勑諸父曰汝等後世(⿱艹石)冨貴於今日者愼勿

積金一斤綵帛百疋巳上用爲冨也

北史曰齊鄭述祖爲光州刺史有人入市盗布其父怒曰

何惡仁君執之以歸首述祖特原之自是境内無盗

唐書曰貞觀十八年命將征遼東安州人彭逋請出布五

千叚以資征人上喜之比漢之卜式拜宣義郎

晏子春秋曰景公謂晏子曰東海中有水而赤中有𬃷華

而不實何也晏子曰者秦繆公乗龍治天下以黄布褁蒸

𬃷至海而淬其布於波黃布故水赤蒸𬃷故華而不實公

曰吾佯問晏子對曰嬰聞佯問者亦佯對之

莊子曰魯君聞顔闔得道之人使人以弊先焉顔闔守門

麤布之衣而自飯牛使者致幣顔闔對曰恐聽謬而遺使

者罪不(⿱艹石)審之使者還反復來求即不得

孫卿子曰與人善言煖(⿱艹石)布帛與人惡言深於矛㦸

韓子曰衛人有夫妻禱而祝曰使我無故得百束布其夫

曰何少也妻曰益則子將取妾

又曰齊國好厚葬布帛盡於衣衾林木盡於棺椁桓公患

之以告管仲曰布帛盡則無以爲幣林木盡則無以爲守

備而人厚葬之不休禁之柰何管仲對曰凡人之有爲也

非名之則利之也於是乃下令曰棺槨過度者僇其戸罪

夫當䘮者夫僇死無名罪當䘮者無利人何故爲之也

又曰公儀休相魯其妻織布休曰汝豈與世人争利哉遂

燔其機

淮南子曰布之新不如紵紵𡚁而不如布或善爲新或善

爲故美由冝也

抱朴子曰寸裂之錦黻未(⿱艹石)堅完之韋布

郭子曰劉道眞嘗爲徒扶風王以五百疋布贖之旣而用

爲從事中郎當時以爲美談

吕氏春秋曰戎人見𭧂布者問曰何以爲此莽莽也指麻

而示之怒曰此權權何以爲莽莽權權由養治之莽莽長皃也

說𫟍墨子曰古有用無文者禹是也土階三等衣裳細布

當此時黼黻無所用務在完堅

王子年拾遺記曰周成王六年然丘國遣使貢獻使者衣

雲霞之布如今之朝霞布也

列女傳曰楚江乙母者當恭王之時乙爲大夫有入王宫

盗者令尹以罪乙請於王而黜之處家無幾其母亡布八

㝷言令尹盗之王曰令尹在上冦盗在下令尹不知有何

罪焉母曰昔日妾子爲郢大夫人盗王宫中之物妾子唑

之而黜令尹獨何不以是爲過也王曰善令吏償母之布

因賜金十溢母讓金布曰妾豈貪貨而干王哉怨令尹之

治也遂不肯受王曰母智(⿱艹石)此其子必不愚乃復召江乙

而用之

先賢行狀曰王烈字彦考通識逹道人皆慕之州閭成風

咸競爲善時國中有盗牛者牛主得之盗者曰我邂逅迷

惑從今巳後將改過子旣巳見宥幸無使王烈聞之人有

以告烈者烈以布一端遺之

廣州先賢傳曰丁密蒼梧廣信人也清貧爲節非家織布

不衣〇竹林亡賢論曰王戎爲侍中南郡太守劉肇遺戎

筩中布五十端戎不受而厚報其書議者以爲譏世祖患

之爲發詔議者乃息

越絶書曰葛山者勾踐種葛使越女織治葛布獻於呉

玄中記曰玄菟北有山山有花人取紡績葛

南越志曰桂州豐水縣有古終藤俚人以爲布

南州異物志曰五色班布以絲布古貝木所作此木熟時

狀如鵝毳中有核如珠玽公後細過絲緜人將用之則治

出其核但紡不績在意小抽相牽引無有斷絶欲爲班布

則染之五色織以爲布弱輭厚緻上毳毛外徼人以班布

文最煩縟多巧者名曰 城其次小麤者名曰文辱又次

麤者名曰烏驎

顧微廣州記曰阿林縣有勾芒木俚人斫其大樹半斷新

條更生取其皮績以爲布輭滑甚好

裴氏廣州記曰蠻夷不蚕採木緜爲絮皮貟當竹剥古縁

藤績以爲布

𥬇林曰沈珩弟峻字叔山有譽而性儉張温使蜀辭峻峻

入内良乆出語温曰向擇一端布欲以送卿而無麤者温

嘉其能顯非

說曰桓豹奴善𮪍乗亦有極快馬時有一諸葛即自云

能走與馬等桓車騎以百疋布置埒令豹奴乗馬與諸葛

並走至者得布便俱走諸葛恒與馬齊欲至埒馬頭去埒

布三尺許諸葛一歩

杜寳大業拾遺録曰七年十二月朱寛征留仇國還獲男

女口千餘人并雜物産與中國多不同緝木皮爲布甚細

白幅闊三尺二寸亦有細斑布幅闊一尺許

夏侯開國呉郡賦曰金玉星煩明當霞聚纎絺細越青箋

白紵名練奪乎樂浪英葛光乎三輔

張載擬四愁詩曰佳人遺我筒中布何以報之流黄素

楊雄蜀都賦曰細絺弱折緜繭成衽筩中黄潤一端數金

魏武遺令曰銅雀臺上安六尺牀施繐帳月旦十五日向

帳作妓汝等時時登銅雀臺望吾西陵墓田

曹植表曰欲遣人到鄴市上黨布五十疋作車上小帳帷

謁者不聽

陸機弔魏武文曰悼繐帳之SKchar漠怨西陵之芒芒

     火浣布

魏志曰青龍三年西域重譯獻火浣布詔大將軍太尉臨

試以示百僚

呉録曰日南比景縣有火䑕取毛爲布燒之而精名火浣

崔鴻十六國春秋前秦録曰天笁國獻火浣布

南史曰南海諸簿國東千餘里至自然火洲其上有樹生

火中洲左近人剥取其皮紡績作布以爲手巾與蕉麻無

異而色微青黒(⿱艹石)小垢洿則投火中復更精潔或作燈炷

用之不知盡

列子曰周穆王大征西戎西戎獻崑吾劒火浣布其劒長

尺有咫錬銅赤刃用之切玉如泥焉其布浣之必投火中

布則火色出而振之皜然疑乎雪也

抱朴子曰海中肅丘有自生火常以春起而秋滅丘方十

里當火起滿洲洲上純生一種木正暑此木雖爲火所焚

而不䴢但小燋黒人或得爲薪者火之俱如常薪但不成

灰 -- 灰 炊熟則以水灌㓕之後復更用如此不窮夷人取此木

華績以爲布其木皮赤剥以灰 -- 灰 煑治以爲布但麤不及華

俱可以火浣又有白䑕毛長三寸許亦居此洲上空木中

入火中不燒灼也其毛又可績以爲布故火浣有三種

傳子曰長老說漢桓帝時大將軍梁兾作火浣布單衣㑹

賔客行酒公卿朝臣前佯爭酒失杯而汙之僞怒解衣而

燒之布得火煒燁赫然而熾如燒凡布垢盡火滅粲然㓗

白如氷澣之

東方朔神異經曰南荒之外有火山長四十里廣五十里

其中皆生不燼之木晝夜火燒得𭧂風不猛雨不滅火中

有䑕重百斤毛長二尺餘細如絲可以作布𢘆居火中色

洞赤時時出外而色白以水逐而沃之即死織以爲布

捜神記曰崑崙之墟有炎火之山山上有鳥獸草木皆生

長於炎火之中故有火浣布非此山草木之皮枲則其鳥

獸之毛也漢世西域舊獻此布中間乆絶至魏𥘉時人疑

其有文無實文帝以爲火性酷烈無含育之氣著之典論

明其不然曰不然之事絶智者之聽及明帝立詔三公曰

先帝昔著典論不朽之格言其利刋石于廟門之外及太

學與石經並以爲永示後丗至此西域使至始獻火浣布

焉於是刋滅此論而天下𥬇之臣松之昔從征西洛陽歷

觀舊物見典論石在太學者尚存而廟外廡之間諸長老

云𣈆𥘉受禪即用魏廟移此石於太學非兩處立也竊謂

此言爲然

王子年拾遺記曰𣈆太康中有羽山之民獻火浣布其國

人稱羽山之上有文石生火煙色似隨四時而見也名爲

淨火有不㓗之衣投於石火之中雖滯汙淄𣵀如新浣矣

當虞舜時其國獻黃布漢末獻赤布梁兾製爲衣謂之丹

衣而史家云單衣則今縫掖也字異聲同未知孰是

又曰方丈山東有龍塲地方千里王瑤爲林或云龍常闘

此處膏血如水流著物如淳⿰氵𭝠燕昭王二年海人乗霞舟

以彫壷盛膏數斗以獻王坐通雲之堂以火浣布爲纒用

龍膏爲燈照耀百里

梁四公記曰有啇人賷火浣布三端帝以雜布積之令杰

公以他事至於市所杰公遥識曰此火浣布也二是絹木

皮所作一是積䑕毛所作以誥啇人具如杰公所說因問

木䑕之異公曰木堅毛柔是可別也以陽燧火山隂柘木

𬋖之木皮改常試之果驗

異物志曰斯調國有大洲在南海中其上有野火春夏自

生秋冬自死有木生於其中而不消也枝皮更滑秋冬火

死則皆枯瘁其俗常以冬採其毛以爲布色小青黒(⿱艹石)

垢汙之便投着火中則更鮮明也

     紵

尚書禹貢曰荆河惟豫州西南至荆山北雖河厥貢漆枲絺紵

毛詩宛丘東門之池曰東門之池可以漚紵彼美淑SKchar

與晤語

左傳襄六曰季札聘鄭見子産如舊相識與之縞帶子産

獻紵衣焉

漢書曰賈人不得衣錦繡綺縠絺𥿭紵𦋺

宋書曰戴法興㑹稽之山人家貧父 子以販紵爲業

華陽國志曰獠人賈言紵爲蘭

朱崖傳曰朱崖   出入 着布或細紵布巾巾四幅

其中内頭如領巾象

說𫟍曰呉赤巾使於智氏假道於衛寗文子具紵絺三百

製將以送大夫懇曰呉雖大國也亦不壤交假之道則亦

敬矣又何禮焉文子不聽遂致之

古樂府曰白紵歌盛稱舞好冝及芳時作樂其辭曰白紵

質如月輕如雲色如銀製以爲𫀆餘作巾夲呉舞也

     白疊

漢書曰其帛絮細布千鈞紋綵千疋荅布白疊皮革千石

比千乗之家

𣈆令曰士卒百工不得服越疊

呉時外國傳曰諸簿國安子織作白疊花布

南史曰髙昌國有草實如繭繭中絲如細纑名爲白疊子

國人取織以爲布布甚輭白交布用焉

呉篤趙書曰石勒建平二年大宛獻珊瑚琉璃𣰅㲪白疊

廣志曰白疊毛織出諸薄洲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