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四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四十八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四十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五十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四十九

 飲食部七

     食下

鬻子曰禹甞據一饋而七起日中不暇飽食曰吾不畏士

留道路吾恐其留吾門庭四海民不至也

晏子曰晏子相景公食脫粟之飯炙三弋五夘菜耳公曰

夫子家如此甚貧乎而寡人之罪對曰脫粟之食飽士

之一足也炙三弋士之二足也菜五夘士之三足也嬰無

倍人之行而有三士之食君之賜厚矣嬰之家不貧再拜

而辭

又曰晏子相齊三年政平民悅中食而内不足景公曰封

晏子以都晏子辭不受

又曰寡婦樹蘭生而不芳繼子得食肥而不澤

墨子曰聖王制飲食足以充虚繼氣強股肱使耳目聦明

不極五味之調芬之和不致逺國珎怪異物矣

又曰不可衣短褐不可食糟糠飲食不美面目顔色不足

視也衣服不美身體從容不足觀也是以食必梁肉衣必

文繡

莊子曰巧者勞而智者憂無能而無所求飽食而遨遊汎

(⿱艹石)不係之舟

又曰秋禽之肥易牙和之非不美也彭祖以爲傷壽故不

食之

又曰廉者不食不義之食不噉不義之水

又曰孔子病子貢岀卜孔子曰汝待也吾坐席不敢先居

(⿱艹石)齊食飲(⿱艹石)𥙊吾卜之乆矣

慎子曰小人食於力君子食於道

又曰飲過度者生水食過度者生貪

燕丹子曰太子常與荆軻同案而食同牀而寢

公孫尼子曰食甘者益於肉而骨不利也

又曰太古之人飲露食草木實聖人爲火食號燧人飲食

以通血氣

闕子曰義渠之人烹鼋鼈不熟臊穢腥臭中國之民雖飢

餓三日不啓口至死弗食也呉章莊𠮷受而和之病人食

之爲之輕體万乗飲之爲之解怒故𫁘鼈至腥臊不可加

然而病之爲之輕體万乗爲之解怒何也呉章莊𠮷之調

存也

韓子曰堯之王天下也糲粢之食藜藿之羮雖監門之養

不厭於此矣

又曰呉起出遇故人而止之食故人有他故期反而食至

暮不來起不食而待之明日使人求得乃與之食

又曰孫叔敖相楚糲飯菜羹枯魚之膳

又曰管仲束縛自魯之齊路飢而泣過綺邑乞食封人跪

飱之因竊謂仲曰(⿱艹石)用齊將何報我曰如子之言我且賢

之用能之使   我何報子封人怨之

又曰季孫相魯子路爲都令魯以五月起衆爲長溝當此

時子路以其私秩粟爲漿飲要溝者於五衢而飡之孔子

聞之使子貢往覆其飲擊毀其器曰魯君有民子奚爲乃

飡之子路怒攘肱而入請曰夫子疾由之爲仁義乎所學

於夫子者仁義也仁義者與天下共而同其利者也今以

由之秩粟而飡民其不可何也孔子曰由之野也吾以女

知之女徒未及也女故如是之不知禮也女之飡之爲愛

之也夫禮天子愛天下諸侯愛境内大夫愛官職士愛其

家過其所愛曰侵今魯君有民而子擅愛之是子侵也不

亦誣乎言未畢而季孫使者至讓曰肥也起民而使之先

生令弟子從役止而飡之將奪肥民耶孔子駕而去魯

又曰凡人上不屬天下而不着地以筋骨爲根夲不食則

不能活是以不免於欲利之心欲利之心不除其身之憂

也故聖人衣可犯寒食足以充虚則不憂矣

又曰嬰兒共戯以塵爲飯以塗爲𮮐以木爲胾薄暮必資

餉食者塵不可食也

又曰餓歳之春 從弟不饟穰歳之秋踈客必食非踈骨

SKchar少多之心異也

孟子曰飢者甘食渴者甘飲是未得飲食之正也飢渴害

之也豈唯腹爲有飢渇之害人心亦皆有口害也

孫子曰鑠金洪鑪盗𨽻不探鴆SKchar在爼餓徒不食

淮南子曰𤋎𤎅焚炙調齊和之適以窮荆呉甘酸之變

符子曰顔子有疾三日不食問之曰吾師也食非丹不飡

茹非芝不食故七百歳子何不吮瑶以延生咀蘂以養齡

禮含文嘉曰燧人始鑚火炮生爲熟使人無腹疾

山海經曰有叅青馬爲西王母取食

吕氏春秋曰有城氏有二佚女爲之九成之臺成猶重也飲食

必以皷

又曰湯得伊尹設朝見之說湯以至味湯曰可得爲之乎

對曰君之國小不足以具之爲天子然後可具三郡之蟲

水居者腥SKchar攫者臊草食者羶臭惡猶美皆有所以凢味

之本水最爲始五味三材九沸九變火爲之紀時其疾徐

減腥去臊鼎中之變精妙微纎口不能言志不能論(⿱艹石)

御之微隂陽之化四時之數故乆而不𡚁

又曰趙襄子攻翟勝左人中人使者來謁之下左人中人城也

子方食搏飯有憂色左右曰一朝而下兩城此人之所喜

今君有憂色何也襄子曰江河之大也不過三日焱風𭧂

雨日中不湏㬰今趙氏之德行無所積一朝而下兩城亡


其及我乎

白虎通曰王者四食何明有四方之物食四時之功也四

方不平四方不順有徹膳之法焉所以明至尊著法戒也

 王者居中央制御四方平旦食少陽之始食時大陽之

始晡時食少隂之始食時大隂之始

說文曰饔饍熟食也餱乾食也䉵具食也䉵士眷切𩞧中食也

餔日加申時食也饛盛器滿兒饛音餬𭔃食也飫

也餞送去食也餁火熟也

釋名曰食殖也所以自生殖也

塩鐵論曰古者燔𮮐而食捭豚相享賔㛰相召豆羹白飯

今則燔炙滿案臑豚包鼈膾鯉

說苑曰晏子所與同衣食者百人而天下之士至也

又曰晏子侍景公曰朝寒請子進煖食於寡人對曰臣非

厨養之臣社稷之臣也

又曰子思居於衛緼𫀆無裏二旬九食

又曰魯有儉者煑甂中之食甂必眠切小益食而美以遺孔子子

受之如受犬馬之遺弟子曰先生何爲受之熹如此曰非

以煑甂瓦之薄也食之美故念吾親也

揚子法言曰或曰食如蟻衣如華金朱煌煌無巳㤗乎曰

由其德舜禹受天下不爲太不由其德亦太矣李𮜿注曰蟻言精細

或曰北夷𬒳我純績帶我金犀珎膳㬅餬不亦厚乎曰社

稷靈也不可不厚也

論衡曰王子喬不食榖壽百嵗按人生禀飲食之性故形

上有口齒下有孔竅以注冩口齒以進食王子喬形體與

人同何以獨能度丗耶夫衣以温膚食以充腹衣温食飽

則精神明盛人之生也以食爲氣草木以土爲氣閉口不

食拔草離土必不壽矣

桓譚新論曰太原郡隆冬不火食五日雖病不敢觸犯王

者冝應改易潜夫論曰何知國之將亂也以其不SKchar賢也

故病家之厨非無饌也乃其人弗之能食故遂至於死也

亂國之官非無賢也乃其君弗能存故遂亡矣

又曰欲知人且疾不SKchar食欲知國將亡不SKchar

風俗通曰俗說𩥄馬啖賔客宴食巳闕主意未盡欲復飲

酒餘無施更岀脯鮓椒薑塩豉言其速疾如𩥄馬之傳命

𩥄音

又曰俗說臨日月薄食而飲令人蝕口謹案日太陽之精

君之像也日有蝕之天子不舉樂里語不救蝕者出行遇

雨恐有安坐飲食重懼也

又曰堪輿書云上朔㑹客必闘争按劉君陽爲南陽牧

甞上朔設盛饌了無闘者

蔡邕月令論曰問者曰春食麥羊夏食菽雞魚之屬但以

爲時味之冝不合之於五行月令服飾所食器械之制皆

從五行者說所食獨不以五行巳畧乎曰亦甞思之矣凢

十二辰之㑹五時所食者必家人所畜丑牛未羊戍犬酉

雞亥豕而巳其餘虎以下非食也

汝南先賢傳曰周舉字宣光爲并州刺史太原舊俗以介

子推燒死至其亡時民爲絶火食老少多死舉作書置子

推廟中說民不冝寒食因勒使炊食如故

益部𦒿舊傳曰何祗字君肅爲人寛厚通濟體甚壯大能食

飲好聲色不治節儉時人少貴之者

曹毗杜蘭香傳曰蘭香戒張碩不露頭食

永昌郡傳曰獠民口嚼食并以鼻飲水

異苑曰新野⿱⺾⿰𩵋禾卷與婦佃於野舎毎至飲時輙有一物來

其形似虵長七尺五寸光采卷異而飴之遂經數載産業

加焉婦後宻打殺即得能食病日進三斛飯猶不飽少時

而死

幽明録曰海中有金臺岀水百丈結構巧麗窮盡神工

臺内有金机彫文備制上有百味之食四丈力神常立守

護有一五通仙人來欲甘膳四神排擊遷延而退

又曰河南趙良與其郷人諸生到長安界遇霖雨粮乏相

謂曰飢正爾當那得食耶應時美飯備在前兩人驚愕不

敢食有人聲曰但食無嫌也明日早兩人復曰那復得美

食即復在前遂至長安無他禍福

祖台之志恠曰建康小吏曹著見廬山夫人夫人爲設酒

噉金鳥啄甖其中鏤刻竒飾異形非人所名下七子合盤

盤中亦無俗中餚

𥘿記曰符朗甚別味㑹稽王道子爲㓪設盛饌問曰𨵿中

之食孰(⿱艹石)此荅曰皆好唯塩味少生

嵩髙山記曰山下巖中有一石屋亦有自然經書自然飲

愽物志曰魏明帝時京邑有一人食噉兼十人遂肥不能

動其父甞爲逺方長吏送彼徃縣令故義傳食之一二年

間一郷爲儉

齊諧記曰江夏郡安陸縣有人姓郭名坦兄弟三人其大

兒忽得時行病病後遂大能食一日食斛餘米其家供給

五年乃至罄貧語曰汝當自覔食後至一家門前巳得筥

飯後門乞此家出語之汝已就前門得那復後門乞其人

荅曰實不知君有两門腹大饑不可忍後門有三畦韮一

畦大蒜因噉两畦便大悶極卧地湏㬰大吐吐一物似籠

出地漸漸大及主人持飯岀不復能食遂撮飯内着向所

吐物上即消成水此人於此病遂得差

𡊮淮正書曰方丈之食不過一飽綈𫀆之繡不過一煖

裴𤣥新言曰管仲奪伯氏駢邑三百使之飯𬞞食没齒無

怨言(⿱艹石)管氏取以營私則一邑不可奪也

又曰孝子欲親之食云我巳食欲親之衾云我不寒此漫孝也

神仙傳曰焦先者字孝然河東太陽人郷里累丗云百七

十歳常煑白石以與人熟如大芋者日日入山伐薪以布

施先從村頭一家起周而復始擔薪以置人門外人見之

時即鋪席與坐爲設食先便就坐食亦不與人語(⿱艹石)人不

見其擔薪往時乃置薪於人門間便去連年如此結草庵

於河渚或數日一食欲食則爲人賃作人以衣衣之乃使

限功受直足得一食輙去人欲多與終不肯取亦有數日

不食時

東晢發蒙記曰廉頗畢老日噉肉百斤

曹植與呉季重書曰食(⿱艹石)填溝壑飯(⿱艹石)灌漏巵其人固難

量豈非大丈夫之樂哉

說曰陳太丘詣荀㓪陵貧儉無僕從迺使元方將車季

方持杖從後長文尚小載著車中既至荀使叔慈應門慈

明行酒餘六龍下食

又曰桓公坐有叅軍椅蒸薤不得解共食者又不助而掎

終不放生者𥬇桓公曰同盤尚不相𦔳况復危難勑令免官

又曰劉真長王仲祖共行日旰未食有相識小人貽其飡者肴案

甚盛真長辭焉仲祖曰𦕅以充虚何(⿱艹石)真曰小人都不可作縁

又曰 羊㬅拜丹陽尹客早者並得佳設曰晏則漸罄不

復及精隨客早晩不問貴賤羊固拜臨海飲食皆美雖晚

至者猶獲其盛饌時論以固之豊腆乃不如㬅之真率也

又曰王東亭嘗之矣郡就汰公道人𪧐別脯許府家徃瓦

官寺設慢屋竟一寺東亭將夕至夜後汰公設豆藿麋汰

公自噉一大東亭難汰公遂強進半㬰東亭行帳

設名飲食果炙畢備汰公都無所噉

說曰桓琙性噉 犬   毎暝琙時使從兄索食

黄帝八十一問曰人不食七日而死者何也然人胃中常

有留榖三㪷五𦫵水三𦫵故平人一日再至清一行二𦫵

半日中五勝七日七五三㪷五勝而水榖盡矣故平人不

食飲七日而死者水榖津液俱盡故也

弘君舉食檄曰又取灄湖獨穴之鱧灄音赤山後陂之蓴

伺漉泠豉及熱應分食畢作躁酒炙冝傳酒便清香肉則

豆不㹀麞肶(⿱艹石)披繙急火中炙脂不得薫聞香者躑躅千

咽者塞門羅奠椀子五十有餘牛䐑擣炙鴨䐹魚熊白麞

脯糖蟹濡臺車螯生甜滋味逺來百醉之後談悶不除應

有蔗薑木𤓰元李陽梅五味橄欖石榴𤣥拘葵羹脫煑各

下一杯

明皇𮦀録曰天寳中諸公主相効進食上命中官𡊮思藝

爲檢校進食使水陸珎羞數千盤之費蓋中人十家之産

中書舎人竇華甞因退朝遇公主進食方列於通衢乃傳

呵按轡行於其間官苑小兒數百人奮挺而前華僅以身

嶺表録異曰康州恱城縣北百餘里山中有樵石穴毎歳

郷人𤥨爲燒食器䖍州亦有乃食牢也但燒令熱徹以物儭閣置之

盤中旋下生魚肉及葱韭韲𦵔之𩔖頃尅即熟而終席

煎沸南中有親朋聚㑹多燒樵石亦極熱疑石中有火



大平御覽卷第八百四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