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六百七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六百七十七 太平御覽 卷之六百七十八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六百七十九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七十八

 道部二十

     傳授上

五岳眞形圗經曰(⿱艹石)道士得祕聖之經皆當杜祕於一人

之口者即眞靈之文將墜於獨見何縁得存於永代乎傳

授但當必得其人豈可祕而不出是斯文永翳也

太極經曰太上玉經隱注寳訣衆經之祖也太上令傳太

極諸侯公王卿伯未得此位不得之矣道士有見此書則

皆應爲仙公也玄籙𪧐名將定焉

靈寳眞一經曰太靈眞人告太極左宮仙公曰吾昔授太

上靈寳洞玄自然太眞上寳經爲太極眞人依太上法傳

授於人

定志經曰元始告右玄眞人曰汝授此經可擇其人傳之

弥布無外

三皇經曰百萬人中或有一人應得此文者皆有仙籙𪧐

命者也欲有所授當擇其人入諸名山八極周流天下鬼

神無敢犯之者太清元始天中之王母𥘉學道之師也

又曰皇人者太帝所使在峨嵋山黄帝徃授眞一五牙法

抱朴子曰黄帝東至青丘過風山見紫府先生受三皇内

文以刼召萬神南至圎壠䕃建木觀百靈西至中黄子受

九加之方過崆峒從廣成子授自然之經北至洪隄上具

茨見大隗君黄蓋童子受神芝圖還陟王屋得神丹注記

至峨嵋山見黄人於玉堂問眞一之道曰夫長生仙方惟

有金液守形却惡獨有眞一之道古人尤重也黄帝自然

體道者也猶復陟王屋而受丹經登崆峒而問廣成徃具

茨而事大隗適東岱而奉中黄入金谷而咨子心論道飬

而證玄素精推歩而授雷𡵨窮神姦記而白澤相地理而

書青烏救傷殘而綴金冶故能畢該秘要窮盡道眞按神

仙經云昔黄帝老子奉事元君元君以受要訣况乎不建

彼二君者安能自得仙度丗者乎按荆山經及龍首記皆

云黄帝服神丹

又曰彭祖八百年安期千年斯其壽之過人逺矣(⿱艹石)果有

不死之道彼何不遂仙乎豈非禀命受氣偶得其多者乎

按彭祖經云佐堯曆夏至啇爲大夫啇王從受還年之術

行之有効欲殺彭祖以絶其術祖覺而逃去去時年八百

又曰紫微玄宮玉飛天眞書太清元始授西母佩之位登

仙宗眞人衛從

又曰玄洲仙伯𨵿天万仙眞書東海小童授以得道人佩

之一名仙人道籙一名鳯眞籙太玄登仙盟文又崑崙墉

臺靈飛太眞大上丈人以授得道者佩之周行五岳山神授

職一名五岳兵符佩之金石爲開

又曰蓬來髙上眞書成青天上皇以傳𡩋封佩此眞符横

行江海一名蓬萊太玄玉札一名九流眞書北陵丈人授

以馬師皇致龍來又天帝丈人黄上眞書佩之知吉㐫未

兆之事

上清經曰上清眞人登大帝滄浪山諸太極眞人授以丹

青玉鑪錬雲根經

三元布經曰昔寗玄甫受此經於皇上眞人九年祕藏白

空山齋戒百日忽見其巖有王文銀簡今封一通於白空

山中

夲行經曰丹靈眞人遇玄和先生受靈寳赤書五氣玄文

黒帝眞文一篇

髙玄經曰昔上元以隠文授太和玉女玉女授㓜陽君以

文封於九疑洞室

登眞隠訣曰太極帝君寳章者東海靑童君授㳙子以封

掌名山㳙子剖鯉所獲是太上召三一守形也以朱書素

佩之左肘勿經履汙穢佩之八年而三一俱見矣三一者

三元真一君也授其封掌之教

又曰李翼字仲甫以七變法傳左慈慈修之以變化万端

此經在茅眞人傳後道士以還丹方殊祕故畧出別爲一

茅君傳曰太眞元君西母授說明堂玄眞經云太上立玄

𩀱神四明玄眞内映明堂外清吞息二暉長生神精上𥙷

司命監御万靈六華充溢撤視黄寜此四十字即玄眞之

本經也其後王母惣眞更演說行事之法猶如九眞中經

惟以龍書爲主也太上刻於鳯臺南軒非惣眞弟子不教

非司命之玄挺不傳

又曰西母携王君茅盈以詣固𠂻之宮固𠂻盈二弟也西

母撫背告之曰汝道雖成所聞未足我有所授汝乃遣侍

女郭宻香與上元夫人相聞云但不相見四千餘年天事

勞我致以罕面可暫來否當此相待上元夫人遣一侍女

荅曰阿環再拜上問起居逺隔絳河擾以官事遂違顔色

近五千年仰戀光潤情係無違宻香至奉信承降尊於茅

固處聞命之際即當飾駕先𬒳太常君勑使詣希林校定

三元之籙正尓暫徃如是當還還便束帶願暫少留茅固

因問王母不審上元夫人何眞也曰三天眞皇之母上元

之髙眞統領十方玉女之名籙者也及上元夫人來聞雲

中簫鼓聲龍馬嘶鳴旣至從者甚衆皆女子齊年十六七

容色明逸多服青綾之衣光彩奪目上元年未笄天姿絶

艶服赤霜之𫀆𬒳青錦裘頭作三角髻餘髮散於𦝫戴九

晨夜月之冠鳴六山火藻之佩曵鳯文琳華大綬執流黄

 揮精劒入室向王母拜王母坐止呼之與同座北向上元

夫人設厨王君勑茅盈二弟固𠂻起拜稽首而立命坐復

席上元乃勑侍女出紫錦囊開緑金之笈三元流珠經丹

景道精經隱地八術經太極緑景經凢四部以傳固𠂻西

王母勑侍女李方明出丹瓊之凾披雲珠之笈以玉珮金

璫太霄隠書洞飛二景内眞符以傳司命茅君上元曰阿

母隠書之妙上眞内經天仙所寳封之金臺佩入太微動

則八景玉輿静則宴寢金堂此丈妙矣阿環太極緑經等

可以致明月黄華得白日之赤精也及西母上元俱去惟

王君獨留經日於是盈與二弟訣別而與王君俱去到赤

城玉洞之府告二弟曰吾今去便有局任不得復數相徃

來句曲山是治所也漢光武建武七年三月丁巳遣使者呉

倫賫黄金五十斤置于茅三君廟下四時祠以太牢至明

永平二年詔丹陽句容茅眞人廟使營護脩守時邑人

通呼此廟爲白鵠廟句曲之洞宫有五門石堦曲山以水

其門令得徃來上下也句曲洞天東通林屋北通岱宗西

通峨嵋南通羅浮皆大道也其間小徑新路阡陌沙澮非

一處也漢建安之未左慈聞江東有此山故㝷之齊戒三

月而登山乃得其門入洞虚造隂宮二茅君授以神芝三

種慈周旋洞室經年制度甚肅歎曰不圖天下復有如此

之異乎至于地中洞天有三十六所王屋委羽西城西玄

青城赤城羅浮句曲林屋括蒼崑崙蓬萊𤅀州方丈滄浪

白山八停之屬也五岳及諸名山皆有洞室或三十里二

十里十里岳洞方百里也句曲山𥘿時名爲句金壇以洞

天内有金壇百丈因以致名也漢靈帝時勑郡縣採句曲

之金以充武庫孫權時又遣𪧐衛人採金常輸官句曲山

毎至三月十八日十二月二日東卿司命茅君當是日請

㧾真玉君大虚眞人東海青童君㑹于句曲之上好道者

欲求神仙冝先齋戒俟此日登山陳乞也茅君即授以要

道得入洞門

又曰紫微元靈白玉龜臺九靈太真元君即西王母也上

宰揔真王君東卿司命茅君之師右莢紫微夫人之母也

居崑崙墉臺別治白玉龜山青琳之宫朱紫之房首戴華

勝𦝫帶虎章葆盖沓暎羽旌廕庭以漢平帝時來降句曲

華陽宫授司命茅君玉佩金璫經又奬教中小二君至晉

成帝時與金闕聖君同降陽洛隠元臺授魏夫人玉清隠

書四卷又穆天子傳所載詣西王母及降漢武者皆是也

别有傳紀名靈鏡洞玄上經或曰大有妙經即今所存中

元輔卿手執者是未顯于丗主訓教天下學真之人

又曰西極揔真君者茅司命之師也生於啇末服青精䭀

飯九轉丹用曲晨劒解之道治西城山宫年三十着繡衣

芙蓉冠把鈴帶劒一漢元帝時降陽洛山授玉清虚上經

三十一卷晉時又降魏夫人於陽洛臺毎以三月十二月

亦同來句曲推校學仙别有傳未顯於丗神仙傳云降蔡

經家者是此君也

又曰清虗王真人揔真王君弟子南岳魏夫人師漢元帝

時辭家人華隂山九年太極真人降授二法後入地胏山

終南山一名地胏又登陽洛山平帝時南極夫人西城王君同降

授上經三十一卷王君共詣玄洲請書真名乃還西城修

行道成於是乗飛飊車遊行天下後登白空山詣紫清太

素三元君受流金火鈴豁落七元八景飛晨神筞玉璽

畢又還西城太上遣賜繡羽晨盖𩀱珠月明素羽瓊干丹

紱錦旌太素又遣賫成命之書以爲太素清虗真人治玉

屋山主領寳經乗虎斾虎輦金盖玉輪八景飛輿杖九

色節出入上清受事太素寢宴太極南岳魏夫人師之撰

傳顯於丗

南岳魏夫人内傳曰夫人姓魏諱華存字賢安任城人

晉司徒文康公魏舒女也少讀老莊春秋三傳五經百

子事常別居一園獨立閑處服餌胡麻父母偪之強適

太保公椽南陽劉㓜彦疇昔之志存而不𧇊後㓜彦爲

修武令隨之縣舎閑齋別寢入室百日所期仙靈季冬

月夜半四真人來降于室太極真人安度明東華青童

君碧海景林莫清虚真人王子登於是夫人拜乞長生

度丗青童君曰此清虚真人者爾之師也當受業焉景

林真曰爾應爲紫虚元君上真司命封南岳夫人也夫

人謝曰此是婢子有幸賜以性命自陳畢東華小童指

而𥬇曰丹心苦哉於是清虚真人王君乃命侍女華散

條李明瓮䓁川披雲藴開玉笈出太上寳文八經隱書

大洞真經靈書八道紫度炎光石精玉馬神真虎

文髙仙羽玄三十一卷即手授夫人也王君昔學道

在陽洛山遇南極夫人西城王君授此三十一卷經行

之成真人今所授者是南極西城之夲經也陽洛山

有洞臺是清虚之别宫也王君當授魏夫人經之時起

立北向而誓曰太上三玄九皇髙真太帝太帝使教子

魏華存於是景林真又授夫人黄庭内景經一名太上

琴心一名大帝金書一名東華玉篇令晝夜誦之王君又

告曰子(⿱艹石)不在山中隱身齋戒則大洞眞經不可妄讀也

至于虎經龍書八素隱文之屬竒祕玄奥(⿱艹石)不齋戒絶丗

不可施行子今且可誦黄庭内經歩躡七元存五星之神

而巳人間行之亦足感通變化欲成際㑹我有以相迎矣

方諸青童怡然小留四眞吟唱乃命北寒玉女宋聮㳙彈

九氣之璈東華玉女煙景珠擊西盈之鐘雲林玉女賈屈

庭吹鳯戾之簫飛玄玉女鮮于靈金拊九合玉節王君乃

語夫人曰訣諸要訖乃別去夫人守静日進在丗八十三

年以晉成帝咸和九年王君與東華青童來降時歳在甲

午二眞人與夫人藥題曰隠遷白醫川神散石精金光化

形靈丸使稱疾忽行尅期有定俱㑹陽洛宮言畢二眞人

去夫人即服藥因稱脚疾閉目寢息飲而不食到七日其

夜半之後太一玄仙遣飈車來迎駕氣騁御徑入帷寢其

時子弟侍疾衆親滿側莫之覺也夫人遂用藏景之法託

形劒化徐登飈輪徑之陽洛居隱元之臺志栖上元誠感

九天丹心真契澄神太素夫人遂北詣上清宫太微天帝

遣九宫太眞侍玉元晨郎李明期授夫人神鳯之章使封

山召雲中央黄老君遣正一羽晨侯公陽子明授夫人龍

衣虎帶丹靑飛裙十絶華幡使川登行上清攝眞命仙三

素髙元君遣左華九成夫人范定英授夫人流金火鈴九

蓋之軿使彈制万魔飛輪太無太上玉晨大道君遣繡衣使

者孟六竒授九色之節𩀱珠月明神虎之符錦旂虎 旌

使位主羣神以威六天太素三元君遣保禁仙都𠂻文堅

右嬪元SKchar趙約羅授夫人西華玉女三百八景飛輿玄景

九龍使侍衛執巾上詣三清扶桑太帝君遣八玄仙伯柯

原首五方天帝君簡肅正等授夫人玉札金文位爲紫虚

元君領上眞司命使主諸學道死生圖籍攝御之官𨵿校

罪考金𨵿後聖君命仙伯牙叔平授夫人青瓊之板丹緑

爲文位爲南岳夫人比秩仙公給曲晨飛蓋以遊九宫使

治天台大霍山洞臺之中主下訓奉道教授當爲眞仙者

令一月再登玉清三登太素四謁玉晨宫宴扶桑之髙臺

於是夫人授王母之命且還王屋山小有之中更齋戒三

月九微元君龜山王母西城眞人王方平太虚眞人赤松

子桐栢眞人王子喬並降小有清虗上宫絳房之中各命

侍女金石發響於是西母徘徊起立折𦝫俯唱曰哀此去

留㑹刼盡天地傾嘉㑹絳阿内相與樂未央SKchar畢湏㬰

命神仙諸⿰𥘈籴屬及南岳神靈迎官並至西母等與夫人同

去詣天台霍山臺

登真隠訣曰太微天帝金虎符太上玉眞保皇道君以授

於太上太微天帝君

又曰太一有玉璽金真虎符方丈臺昭靈李夫人治方丈

臺弟十三朱館中以晉興寜中降楊君曳紫錦衣帶神虎

符流金鈴帶青玉色綬有兩侍女年二十許著青綾衣一

侍女名隱暉捧赤玉箱二枚青帶絡玉檢文題檢一曰太

上章一曰太上文自此後數數來降授書作詩

集仙錄曰驪山姥不知何代人也李筌好神仙之道常歷

名山愽採方術至嵩山石室中得黄帝隂符經夲絹素書

緘之甚宻題云大魏眞君二年七月七日道士冦謙之藏

之名山用傳同好筌竟不曉其義因入𥘿至驪山下逢一

老母髽髻當頂餘髮半垂弊衣扶杖神狀甚異路傍見遺

火燒樹因自語曰火生於木禍發必尅筌聞之前謁曰此

黄帝隂符經祕文也母曰吾受此經已三元六周甲子少

年從何而得知筌稽首再拜具告得經之所因請問玄義

盡得之俄失姥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七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