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六百七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六百七十八 太平御覽 卷之六百七十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六百八十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七十九

 道部二十

     傳授下

金簡玉字經曰黄帝受襄城小童歩六紀之法

又曰黄累小童受歩三經之法也

又曰廣成受東中元童歩六官之法也

文始内傳曰太上遣繡衣使者傳命尹喜

玉帝七聖玄紀曰七聖撰上玄之章以付五老上眞仙都

左公藏於紫蘂玉笈封以啓命之章西龜定籙東華校名

三天正法曰太眞靈籙祕在太上靈都之宫付五老上眞

仙都左公

四極明科曰帝嚳之時九天眞王駕九龍之輿降牧德之

臺授帝此真文也

又曰凢授上清寳經皆當備信信以誓心以寳於道無信

而受經謂之越天道無盟而傳經謂之泄天寳

玉清隱書曰有帝簡金書玄玉緑籍可以傳玄羽玉經玄

羽玉經付玄羽玉郎以授上清眞人

又曰傳授上皇玉慧玉清之隠書金玄隱玄之羽書經者

皆五老校圗太一式觀

又曰上皇玉帝命太老眞人開瓊珠之篋出玉清隠書玄

羽玉經以傳太微天帝君

二十四生圗曰元始天帝於長桑碧林園中聞帝尊普

告元聖尊神洞玄天文靈寳玉奥也

又曰依舊典府仰之格付度道君女青律云太眞玉帝上

宫府仰之格舊經億刼不傳也

又曰帝尊在恊晨靈觀登白玉座具宣祕要開闡妙門

太玄經曰老子傳授經戒籙儀注訣曰以局脚小案置經

綵巾覆上

明眞經曰元始尊在香林園中說明眞經

太清中經曰道曰愼無賣吾以求寳也愼無傳吾非其人

也愼無閉吾絶吾學也

又曰太真經曰師之傳授選其上有仙相中有仁孝下有

才能篤志者然後授之

太上真經曰太上曰成道歸夲混同無𥘉出三界外濟九

天中接生與善授記德人

玄羽經曰元嬦金爲簡刻玉篇授葛玄

金根經曰太上以大洞真經付上相青童君掌録於東華

青宫使傳後聖應爲眞人者此金簡玉札出自太上靈都

之宫刻玉爲札結金爲簡書以朱文編以朱繩之結

太眞科曰太上告張陵天師曰内外法契與天地水三官

折石飲丹爲誓也張陵受命爲天師命弟子扶翼爲嗣師

上崇虚之堂登白虚之壇醮奏太一傳授口訣傳命嗣師

承代基業行教天人

真誥曰裴君曰大洞眞經讀之者輕舉昔中央黄君隠祕

此經丗不知也(⿱艹石)知之祕而不傳

又曰紫陽眞人受⿱⺾⿰𩵋禾君三一玄丹之道

又曰有北海公㳙子受守一玄丹之道

又曰東宫中候眞夫人受桐桓眞人飛解脫綱之道

又曰昔周君學道常山中積年精思忽見老人知是神異

乃叩頭請道老人出素書七篇令誦之周君仙去

又曰趙叔期學道王屋山時出民間聞有卜者在市肆叔

期曰欲入天門調三關存朱衣正崑崙叔期知神人因拜

乞要訣因出一書與之是胎精中記拜此書入山誦之後

合神丹服而𦫵天

王君内傳曰王子登得太上丈人授以瓊藴隱書井雲碧

陽水飛丹法君服之絶見逺物坐在立亡役使羣神

又曰太素三元君遣西華靈妃甄幽簫齎成命之書以雲

瓊爲板紫金刻之以授王君子登後聖

道君列紀曰道君命五老上真開紫蘂玉笈雲錦囊出靈

書紫丈上經以付青童君

八素眞經曰若精勤皆當書以蘂簡刻以瓊文位爲上清

左眞公

昇玄經曰張道陵曰不敢以身傳此教太上曰何得頋難

廢不通法汝當建意無謂不可傳(⿱艹石)丗有道士得此仙經

披㝷首尾知是真要無師可授便得奉行

天戒經曰葛玄告弟子鄭隱云吾昔所授善道太上所貴

今爲師友是以相授吾去丗也將有樂道慈心居士來生

吾門者子當以今道業事一通付之法應丗丗傳授也子

以一通依科傳付弟子佳者也若無其人一通封五岳名

山可也

又曰劉翊字子朔潁川人有道德家世子仁感濟於人遇

師皇先生告翊曰子仁感天地隂德鬼神太上嘉子之用

心使我授汝以長生之道吾仙官也尓能從我去否翊曰

願從教乃特入桐栢山中授以隠地八術服五星之華而

今度名東華來在洞中爲定籙府右理中監

又曰淳于斟字叔通㑹稽人漢桓帝時爲徐縣令好道術

數服餌胡麻黄精後入呉烏目山中隠居人授以虹景丹

經修行得道在洞中爲典栢執法郎主誠有道者

又曰桃俊錢塘人少爲郡吏漢末入增城山中學道遇東

郭㓜平㓜平𥘿時人乆隠増城得道者也㓜平授俊服九

精練氣輔星存心之術俊修之道戒在東華宫中爲北河

司命

又曰張奉字公先河内人也太傅𡊮隗常歎其髙操後入

剡山遇山圖公子授奉九雲水強梁鍊桂法在東華宫爲

太極仙侯

又曰夏馥字子治陳留人也少好道服术餌和雲母後入

呉山從赤湏先生受錬魂法又遇桐栢真人授以黄水雲

漿法得道在洞中爲明晨侍郎

又曰後漢劉寛字文饒少好道爲司徒太尉年七十三遇

青谷先生降於寢室授其杖解法入太華山行九息服氣

及授以爐丹方修之道成在洞中作童𥘉府上師至始學

又曰劉少翁數入太華山中遇西岳丈人授其仙道

又曰黄景華司空黄瓊女韓衆授以岷山丹服得仙法

又曰趙威伯東郡人少好道師邯鄲張先生晚在中岳受

玉珮金璫經於丘林乃漢樓舡將軍衛行道婦也遂受行

挹日月之景又服九靈明鏡華遂得道在華陽内爲保命

承主仙籍并記學道者井主𭧂雨水領五芝金王章

又曰張玄賔魏武帝時人也遇真人樊子明於少室授以

道變隠景之道在天柱山

靈寳經曰迦羅山樹下有三天人講元陽經

明眞科曰元始尊在香林園中與衆教化諸法

内音玉字經曰大𣑽隱語西母以上皇元年七月丙午於

洞室下教以授清虚眞人王君傳於夏禹封文於南浮洞

室石匱故五符經云九天靈書猶封於石匱是也玉訣下

云五老真人封題玉匱亦其例也孔靈符云㑹稽山南有

宛委山其上石俗呼爲石匱壁立于雲累梯然後至焉昔

禹治洪水其功未就乃齋於此山發石匱得金簡玉字以

知山河躰勢於是䟽導百川各盡其冝

上清經曰元始天帝與南極元君登太空瓊臺五老上眞

仙都公開鬰林之笈雲錦之囊上清變化七十四方解形

之道三元布經以授於元君

道學傳曰王母云此靈光生經聽四千年得傳一人无其

人聽八千年頓傳二人授非其人是爲泄天道可傳而不

授是爲閇天寳不計限而妄授之是爲輕天老受而不敬

是爲慢天藻泄閇輕慢四者延禍之事也同道謂之天親

同心謂之地愛傳授當相親愛共均榮辱

又曰漢武帝自撰西王母所說集爲一卷及所與經圖之

屬盛以黄金之几封以白玉之凾安着栢梁臺上

像名經曰東方上尊凭十寳鳯丈之曲几敷說道要真經

太上黄素經曰凡修受太洞眞經雌一竒文常置經於几

格㓗浄處

法輪經曰夫欲授經皆當齎金寳之信詣師請受道貴法

重道非言不行輕傳則爲非寳空修則爲賤道

衆篇經曰古人非心不仙末世非財不度所以尓者末世

貴財賤道也以黄金万斤仙經一部施于窮山末世乃取

金弃經黄金刻爲身患仙經刻得長生公知如此不能免

貪也非道弘人此之謂也

大有經曰大上寳章傳太帝君太帝君傳天帝君天帝君

傳太微天帝太微天帝傳金闕帝君金闕帝君傳東海青

受之以金爲盟長九寸廣四寸厚三分刻而書之以封山

川五岳之真精也

三元真一經曰盟誓三官委帛血壇割革大約乃得授付

受者盟者保神以堅心故萬物不能犯天地不能違以素

絲一兩齋百日或五十日或三十日或二十日十日也法

以四十年得傳一

受玄丹玉經曰青布三十二尺朱帛三十二尺明鏡二枚

告誓爲不泄之約

八術神虎隱文曰欲受八術隱文者齎金龍玉魚盟誓而

受之受大洞真經亦用此

又曰上金十兩以爲神真之信也錦九十尺以誓九天青

繒四十尺以盟其文好道樂真勤心注玄輕物貴道者始

可與言

又曰受三天虎書者齎金虎玉鈐素錦玄羅各四十尺以

爲金真之誓盟于天地不宣之約也

太一洞真玄經曰古者傳經盟誓皆㰱血断髮立壇盟天

今自可以金青代髮膚之躰又云違此者失兩明

玄母八門經曰琅玕華丹五石玄SKchar之法皆結盟

真一修檢經曰受太一法二十四年得傳

又曰東海玉華妃停文期青童君之妹降授張微子服霧

之方

又曰主仙道君即命侍女范運華趙峻珠王抱臺等發瓊

笈披緑藴出上清隠書龍文八靈真經二卷授范襄平

太行經曰仁安逺遊山林於寒靈洞穴遇玄和先生授靈

寳黒帝真文

又曰西方有九光靈童以白帝真文授皇妃

又曰央有無生童子於色之國授元君信然靈寳赤帝真

三元經曰元始於明霞觀以上真玉撿下授三天玉童

馬明生内傳曰龔仲陽受嵩髙小童歩紀之法

珠囊曰陸元德呉興東遷人宋文帝召入内服膺尊異時

太后王氏雅信黄老降母后之尊執門徒之禮

又曰陶弘景字通明魏郡平陽人也自云華陽隱居梁髙

祖太子從而受道梁簡文邵陵諸王謝覽沈約阮忻虞權

並服膺師事之

又曰劉法先彭城人也爲宋明帝崇靈舘主帝先師陸元

德元德卒又師事法先盡北靣之禮

又曰薛彪之晉陵人也煙爐神鼎之法无不辯其精麄究

其難易門人有所請益必誨示勤懇隨量而退

又曰謝暄字元映陳郡陽夏人也年十二辭親入髙壽山

師朱天賜菜食長齋專務修道朱性嚴厲入室者惟暄

人也隱虞山雖居幽寂逺近歸向林谷常滿

又曰𢈔承仙字崇光潁川𨻳陵人也㓜聦悟愽極羣書時

處士劉弘碩學尤明老莊隱于荆州之沙洲承仙師之講

習多所該究家貧無書每事假借一覧便誦

又曰孫遊岳字玄逹東陽永康人也宋泰始中陸元德自

廬岳下都闡揚至教遊岳乃出京師問道親侍惟席預入

室之流其宏言奥旨非遊岳不傳

太一記曰裴君精思五年五帝曰君登八極城明真靈臺

授揮神九有之術

玉皇譜籙曰元始丈人登玉虚之壇受九天譜籙

葛洪神仙傳曰嚴青者㑹稽人也居貧常於山逢一人與

青語臨別贈素書一軸但以㓗器盛之置髙處井教青

服石腦法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七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