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六百八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六百七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六百八十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六百八十一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八十

儀式部一

  太常  旂   旌   斾   旟

  旐   幡   麾   旄頭  雲䍐

  黄龯  豹尾  警蹕

     太常

釋名曰九旗之名日月爲常𦘕日月於其端天子所建言

常明

周禮曰司常掌九旗之物名日月爲常

又曰節服氏掌𥙊祀朝覲衮冕六人維王之太常

禮記曰成王封周公於曲阜命魯公世世祀周公以天子

之禮樂是以魯君乗大路載弧韣旂十有二旈日月之章

又曰旂十有二旒龍章而設日月以象天也

     旂

釋名曰交龍爲旂旂依𠋣也通以一赤色爲之無文采諸

侯所建也

爾雅曰有鈴曰旂懸鈴於竿頭畫交龍於旒也

詩曰載見辟王曰永厥章龍旂陽陽

又曰魯侯戾止言觀其旂其旂茷茷鸞聲噦噦

周禮曰龍旂九斿以象大火也

傳曰臧哀伯諫曰三辰旂旗昭其明也三辰日月星也於旂旗象天之明

又曰子魚曰以先王觀之則尚德也昔武王克啇成王定

之選建明德以藩屏周故周公相王室以尹天下所同爲

睦分魯公以大路大旂交龍爲旂周禮同姓以封

     旌

釋名曰折羽爲旌旌精也有精光也

爾雅曰注旄首曰旌載旌於竿頭也

周禮曰析羽爲旄凢軍士建旌旗甸亦如之凢射共獲旌

歳時共更旌取舊與新

禮記曰武車綏旌綏垂舒之德車結旌不盡飾結謂収歛之也

左傳曰𥘉衛宣公烝於夷姜生伋子屬諸右公子爲之娶於

齊而羙公取之生壽及朔屬壽於左公子夷姜縊宣姜與

公子朔搆伋子公使諸齊將殺之壽子吿之使行不可曰

弃父之命惡用子矣有無父之國則可也及行飲以酒壽

子載其旌以先盗殺之伋子至曰我之求也彼何罪請殺

我乎又殺之

又曰楚許伯御樂伯攝叔爲右以致晉師許伯曰吾聞致

師者御靡旌摩壘而還

又曰宋公享晉侯于楚丘請以桑林舞師題以旌夏旌夏大旌

也以大旌表識其 行列晉侯懼退入于房去旌卒享而還

詩曰子子干旌在浚之城

史記曰⿱⺾⿰𩵋禾𥘿說楚合從楚王曰寡人自料以楚當𥘿不見

勝也内與羣臣謀不足恃也寡人卧不安席食不甘味心

揺揺然如懸旌而無所終薄今主君欲一天下収諸侯存危

國寡人謹奉社稷以從

     斾

釋名曰雜帛爲斾以新色綴其邊爲翅尾也將帥所建象

物雜色也

爾雅曰継旐曰斾續旐未爲燕尾

詩曰蕭蕭馬鳴悠悠斾旌

又曰織文鳥章白斾央央鳥章鳥 之文章也央央鮮明皃

左傳曰晉或以廣隊不能進楚人惎之脫局少進馬還又惎

甚教之拔斾投衡乃出

又曰晉侯伐齊齊登巫山以皇晉師晉人使司馬斥山澤

之險雖所不至必斾而踈陳之使乗車者左實右僞以斾

先輿曵柴而從之齊侯見之其衆也乃脫歸

又曰八月辛未治兵建而不斾建立旌旗不曵其斾 游也壬申復斾

之諸侯畏之

     旟

爾雅曰錯革鳥曰旟

釋名曰鳥隼爲旟旟舉也軍吏所建急疾走事則有稱舉

周禮曰鳥旟七斿以象鶉火也

詩曰衆維魚矣旐維旟矣太人占之衆維魚矣實維豊年

旐維旟矣室家溱溱

     旐

釋名曰龜蛇爲旐旐兆也龜知氣兆之吉凶建之於後察

事冝之形兆也

爾雅曰緇廣充幅長㝷曰旐

周禮曰龜虵四游以象宫室

詩曰我出我車于彼郊矣設此旐矣建彼旄矣彼旟旐斯

胡不斾斾斾斾旒垂皃

又曰出車彭彭旂旐央央

     幡

釋名曰幡幡也其皃旛旛然也

魏志曰陶謙字恭𥘵少孤以不覊聞年十四猶綴帛爲旛

乗竹馬戯邑中

宋書曰髙祖討盧循戰于左里髙祖麾之竿折幡沉于水

衆咸懼髙祖𥬇曰昔覆舟之役亦如之今勝必矣果破賊

     麾

蔡邕月令章句曰麾鳥翼以爲旌幢麾也

魏志曰張遼從征𡊮尚於柳城卒與虜遇遼勸火戰氣甚

奮太祖壯之自以所持麾授遼遂擊大破之斬單于蹋頓

     旄頭

史記曰𭥦星曰旄頭

漢書曰梁丘賀字長翁宣帝祠孝昭廟先驅旄頭劒挺墮

首垂臿泥中挺引也劒自然引挺出也刃嚮乗輿車馬驚於是召賀

筮之有兵謀不吉上還使有司侍祠是時霍氏外孫任宣

坐逆謀反宣子章夜玄服入廟執㦸欲爲逆發覺伏誅

東觀漢記曰東海王強置虎賁旄頭

應劭漢官儀曰舊曰羽林郞爲旄頭放髮駈今但用營士

玄中記曰𥘿始皇時終南公有梓樹大數百圍䕃宫中始

皇惡之興兵伐之天輙大風雨飛沙石人皆疾走至夜瘡

合有一人中風雨傷寒不能去留𪧐夜聞有鬼來問樹言

𥘿王㐫𭧂相伐得不困耶樹曰來即作風雨擊之其柰吾

鬼又曰𥘿王使三百人𬒳頭以赤絲繞樹伐汝得無敗

乎樹漠然無言疾人報秦皇案言伐斷中央有一青牛出

逐之入水𥘿王因立旄頭𮪍

摰虞决疑録要注曰世祖武皇帝因㑹問侍臣曰旄頭之

義何謂耶侍中彭權對曰𥘿記云國有竒恠觸山截水無

不崩潰唯畏旄頭故使虎士服之衛至尊也中書令張華

曰有是言而事不經臣以爲壯士之怒髮踴衝冠義取於

此也

徐爰釋疑畧曰乗與黄麾内羽林班弓箭左罼右䍐者熊

皮謂之旄頭

魏武表曰不悟陛下復加後命命置旄頭以比東海

     雲䍐

徐廣車服注曰雲䍐罼䍐也

司馬相如上林賦曰弋玄鵠弄干鏚載雲䍐掩羣雅

張衡東京賦曰雲䍐九游闟㦸膠葛

潘岳籍田賦曰五輅鳴鑾九旗楊斾瓊龯入蘂雲䍐晻藹

     黄龯

說文曰龯大斧也夏執玄戈殷執白戚周左仗黄龯

字林曰龯斧也

書曰武王左仗黄鉞右秉白旄

周書曰武王陳牧野旣誓以馳啇師大崩啇辛自燔于火

王斬之以黄龯懸諸大白

左傳曰楚王將戮齊慶封負之斧龯以徇於諸侯曰無或

如齊慶封殺其君弱其孤以盟其大夫封反曰無或如楚

恭王之子圍殺其君之子而自立以盟諸侯

漢書曰王莽使司徒王㝷鎮洛陽𥘉發長安𪧐覇昌厩亡

其黄龯㝷士房楊素狂直乃𡘜曰此經所謂喪其資斧者

也莽聞乃殺之

呉志曰假陸遜黄龯呉王親執鞭以見之

晉公卿禮秩曰太尉賈充河間王顒梁王SKchar司徒王衍汝

南王亮太𫝊楊駿東海王越義陽王望齊王攸琅瑘王伷

東平公茍晞皆假黄龯

晉書曰石勒王弥㓂京師以王衍都督征諸軍持節假黄

龯以伐之

齊書曰髙帝輔政王儉議加黄龯任遐曰此大事應報禇

彦回帝曰禇脫不與卿將何計遐曰彦回保妻子愛性

命非有竒才異節遐能制之果無違異

崔豹古今注曰今斧黄龯䥫斧玄龯三代通用之以断斬

今以黄龯爲乗輿之飾玄龯諸公王得建之武王以黄龯

斷紂頭故王者以爲戒太公以玄龯斬妲己故婦人以爲

戒漢制諸公建玄龯以太公助武王斷斬故爲諸公之飾

大將出征持加黄龯者以銅爲之黄金塗刃及柄不得純

金也

淮南子曰至精之感無所不通昔武王渡孟津而陽侯之

波逆流而擊疾風晦SKchar武王舉黄龯瞋目麾之曰予在天

下誰敢害吾意者於是風去而波罷遂得濟

又曰國有難召將詔之曰社稷之命在將軍身今國有難

願子將而應之將軍受命乃令祝史太卜齋三日之太廟

鑚靈龜卜吉曰以受旗鼓君入廟門西面而趍至堂下北

面立王親操龯持頭授將軍柄曰從此上至天者將軍制

之又復操斧持頭授將軍其柄曰從此下至淵者將軍制之

丗說曰諸葛亮之次渭濵也魏明帝遣辛毗爲軍司宣王

旣與亮對渭而陣亮設誘譎萬方宣王果大怒憤將應以

重兵亮遣間謀視之還曰有一老夫毅然仗黄龯當軍門

立軍不得出亮曰此辛毗也

徐爰釋疑略注曰豹尾黄龯金鉦舊載馬車晉江左乗馬

執之宋元嘉中復舊典

     豹尾

崔豹古今注曰豹尾車周制也象君子豹變尾言謙也古

軍正建之今唯乗輿焉

漢書曰成帝趙昭儀方大幸每上甘泉嘗從在屬車豹尾

晉中興書徴祥說曰海西公𥘉即位忘設豹尾亦服妖也

豹尾儀服之主大人所以豹變也西海凢庸不可以主社

稷故志其豹尾示不能終

晉書曰王敦謀逆以沆充錢鳯爲謀主明帝討之使充郷

人沈禎徃呉興喻充以爲司空曰丈夫共事終始當同寧

可中道改易禎陳成敗苦勸之充不納率兵臨發謂妻子

曰男兒不竪豹尾約不還也

齊書曰髙昭劉皇后年十七裴方明爲子求㛰酬許巳定

后夢見先有迎車至猶如常家迎法后不肯去次有迎至

龍旂豹尾有異於常后喜而從之旣而與裴氏不成㛰竟

嬪于上〇武昌記曰樊口南百歩有樊山孫權獵于山下依

夕見一姥周權獵何所得對云正得一豹姥曰何不竪其

尾語竟忽然不見因爲立廟以其處楚山神故名爲樊山

大姥

蔡邕獨斷曰大駕屬車八十一乗最後一車懸豹尾豹尾

巳前皆省中

    警蹕

周禮曰夏官隷僕掌蹕宮中之事蹕止行者

又曰師氏掌以媺詔王告王以善道也使其屬師四夷之隷各以

其兵服守王之門外且蹕蹕止行人使不得近王宮

又曰卿士掌大賔客率其屬夾道而蹕

史記曰文帝過渭橋有一人橋下走出乗輿馬驚捕屬之

廷尉曰縣人來聞蹕聲匿橋下乆之出見車𮪍即走尓廷

尉張釋之奏此人犯蹕當罰金事見刑法門

漢書曰梁孝王竇太君少子愛之得賜天子旌旗從千車

萬𮪍出稱蹕入言警擬於天子

又曰上官桀與燕王詐上書奏霍光道上稱蹕

續漢書曰建安二十二年命魏王建天子旌旗出警入蹕

東觀漢記白姚期次貺爲光武賊曹SKchar從平河北上至葪

葪中應王郎上驚去吏民遮道不得行期瞋目道左曰蹕

大衆披辟後上即位上𥬇曰卿欲遂蹕耶

又曰楊秉諌桓帝曰王者至尊出入有常警蹕而行清室

而止

漢舊儀曰皇帝出殿則傳蹕止人先置索室清宮而後徃

晉書曰桓玄至京都警蹕不絶於音玄簒盗八旬而奔敗

宋書曰竟陵王誕在石頭城内脩乗輿法物習唱警蹕

梁書曰武帝永明末 與兄懿卜居東郊之外范雲亦築

室相依梁武毎至其所妻常聞蹕聲又常與梁武同𪧐頋

暠之舎妻方産雲在外曰武帝有王者相雲起曰王當仰

屬相以見歸因是盡心推事

又曰侯景即位唱警蹕識者以爲名景而言警蹕非乆祥

也景聞惡之改爲備蹕人又曰備於此便畢矣

周生列子曰庖饌班錯所享不過一味華蓋結駟列道警

蹕其榮不過容SKchar

⿱⺾⿰𩵋禾子曰夫走卒警蹕列呼而行此諸侯之所謂榮華世俗

之謂冨者也

楊雄甘泉賦曰八神奔而警蹕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八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