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六百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六百八 太平御覽 卷之六百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六百一十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九

 學部三

  易    詩   書

     易

易乾鑿度曰易者易也變易也不易也管三成德爲道苞

籥鄭𤣥注曰管猶兼也一言而兼此三事以成其徳道苞

籥齊魯之間名門户及藏器之管爲管籥

禮記經解曰㓗静精微而不賊則深於易者也

論語曰孔子曰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

易曰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

定𠮷凶

繫辭曰易之爲書也不可逺爲道也屢遷變動不居周流

六虚上下無常剛柔相易不可以爲典要

又曰易之興也其於中古乎作易者其有憂患乎是故履

德之基也謙德之柄也復德之本也𢘆德之固也損德之

脩也益德之𥙿也困德之辯也井德之地也巽德之制也

又曰夫易聖人所以極深而研幾也唯深也故能通天下

之志唯幾也故能成天下之務

說卦曰者者聖人之作易也將以順天地之理是以立天

之道曰隂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

兼三才而兩之故易六畫而成卦分隂分陽迭用柔剛故

易六位而成章

又曰昔者聖人之作易也幽賛於神明而生蓍叅天兩地

而𠋣數觀變於隂陽而立卦發揮於剛柔而生爻和順於

道德而理於義窮理盡性以至於命昔者聖人之作易將

以順性命之理也

春秋說題辭曰易者氣之節含精宣律曆上經象天下經

計曆文言立符象出期節象兩也出期節者(⿱艹石)以至日閉関啇旅不行后不省方之

彖言變化繫設𩔖迹

孝經援神契曰易長於變書考命行授河宋均注曰授河

者授河洛以考命行也

帝王丗紀曰庖犧氏作八卦神農重之爲六十四卦黃帝

堯舜引而伸之分爲二易至夏人因炎帝曰連山殷人因

黄帝曰歸藏文王廣六十四卦著九六之爻謂之周易

周易正義曰㐲犧重卦周公作爻辭此說與帝王丗紀不同

又孔氏作十篇亦曰十翼𥘉卜啇爲易傳至西漢傳之有

能名家者有施讎孟喜梁丘賀京房費直髙相又東漢鄭

𤣥魏王弼並注易施孟諸家自漢及魏並得立而傳者甚

衆至西晉梁施髙三氏亡孟京二氏有書無師而鄭𤣥王

弼所傳則費氏之學

漢書蓺文志曰虙犧氏仰觀象於天俯觀法於地觀鳥獸

之文與地之冝近取諸身逺取諸物於是始作八卦以通

神明之德以𩔖萬物之情文王於是重易六爻作上下篇

孔氏爲之彖象繫辭文言序卦之屬十篇故曰易道深矣

人更三聖韋昭曰伏犧文王孔子也丗歴三古易繫辭曰易之興其於中古乎然則伏犧爲上

古文王爲中古孔子爲下古也及𥘿燔書而筮卜之事傳者不絶

漢書曰京房學易於焦延壽常曰得我道以亡身者京生

東觀漢記曰任丹傳孟氏易作通論七卷丗傳之號曰任

君通論

後漢書曰孔融荅虞仲翔書曰示所著易傳自啇翟以來

舛錯多矣去聖弥逺衆說騁辭曩聞延陵之理樂今覩吾

君之治易知東南之美者非但㑹稽之竹箭焉

又觀象雲物察應寒温原本禍福與神㑹契可謂探𧷤窮

道者也

晉書曰王湛字處仲司徒渾之弟也𥘉有隱德人莫能知

兄弟宗族皆以爲癡其父永獨異焉兄子濟每輕之甞詣

湛見牀頭有周易問曰叔父何用此爲湛曰體中不佳時

復看耳濟請言之湛因剖折𤣥理微妙有竒趣皆濟所未

聞也濟遂留連弥日累夜自視缺然乃歎曰家有名士三

十年而不知濟之罪也

北齊書曰權㑹本貧生無僕𨽻𥘉任助教之日𢘆乗驢上

下且職事處多每湏經歷及其退食非晚不歸曽夜出城

東門鍾漏巳盡㑹唯獨乗驢忽有二人牽頭一人隨後有

異生人漸漸失路不由本道㑹心甚恠之遂誦易經上篇

一卷不盡前後二人忽然離散

齊書曰張緒長於周易言精理奥見宗一時常云何平叔

所不解易中七事

梁書曰伏曼容字公儀平昌安丘人少篤學善考易倜儻

好大言常曰何晏疑易中九事以吾觀之晏了不學也

唐書曰文宗時裴通自𥙊酒改詹事因中謝上知通有易

學因訪以精義仍命進所習經本著易𤣥解并揔論二十

卷易禦㓂十三卷易洗心二十卷

說曰殷荆州仲堪曽問逺公云易以何爲體荅曰易以

感爲體曰銅山西崩靈鍾東應便是易也

淮南子曰孔子讀易至於損益未甞不喟然而歎曰或欲

利之適足以害之或欲害之適足以利之利害禍福之門

不可不察

劉向別傳曰所校讎中易傳淮南九師道訓除復重定著

十二篇淮南王聘善爲者九人從之採獲故中書署曰淮南

九師書

王叔師正部曰易與春秋同經綜一機之織經營天道以

成人事

金樓子曰按周禮筮人氏掌三易夏曰連山殷曰歸藏周

曰周易解此不同按杜子春云連山伏犧也歸藏黄帝也

難曰按禮記曰我欲觀殷道得坤乾焉仐歸藏先以坤後

乾則知是殷明矣推歸藏旣在殷制連山理是夏書

     詩

卜啇詩序曰詩者志之所之也情動於中而形於言也

又曰在心爲志發言爲詩

漢書曰通其言謂之詩

左傳襄十六年曰晉侯與諸侯宴于温使諸大夫舞曰歌

詩必𩔖歌古詩當使各從義𩔖齊髙厚之詩不𩔖齊有二心故荀偃怒且

曰諸侯有異志矣使諸大夫盟髙厚髙厚逃歸齊爲大國髙厚(⿱艹石)

小國必當有從者

又襄二十七年曰鄭伯享趙孟于垂隴子展伯有子西子

産大叔二子石從二子石印叚公孫叚趙孟曰七子從君以寵武也

請皆賦以卒君貺武亦觀七子之志子展賦草蟲草蟲召南詩曰

未見君子憂心忡忡比趙孟爲君予趙孟曰善哉民之主也抑武也不足以

當之伯有賦鶉之賁賁賁賁鄘詩曰人之無良我以爲兄我以爲君趙孟曰牀

第之言不踰閾况在野乎非使人之所得聞也子西賦𮮐

苗之四章𮮐苗小雅曰肅肅謝功召伯營之列列征師召伯成之比趙孟於召伯趙孟曰寡

君在武何能焉子産賦隰桑隰桑詩義取思見君子盡心以事之趙孟曰武

請受其卒章卒章曰心乎愛矣遐不謂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趙孟欲子産之見規誨子太叔

賦野有蔓草野有蔓草詩鄭風取其邂逅相遇適我願𠔃趙孟曰吾之惠也

喜於相遇故趙孟愛其惠印叚賦蟋蟀蟋蟀詩唐風曰無以太康職思其居好樂無荒良土瞿瞿言瞿

瞿然顧禮儀之所趙孟曰善哉保家之主也吾有望矣公孫叚賦

桑扈桑扈詩小雅義取君子有禮文故能受天之祐趙孟曰匪交匪敖福將焉往

(⿱艹石)保是言也欲辭福禄得乎卒享文子告叔向曰伯有將

爲戮矣詩以言志志誣其上而公怨之以爲賔榮言誣則鄭伯未

有其實趙倡賦詩以自寵其能乆乎幸而後亡言必先亡叔向曰然巳侈所

謂不及五稔者夫子之謂矣

又曰楚靈王與子革語左史𠋣相趍過倚相楚史名也王曰是良

史也子善視之是能讀三墳五典八索九丘皆古書名對曰臣

甞問焉昔穆王欲肆其心周穆王也肆極也周行天下將皆必有

車轍馬跡焉𥙊公謀父作祈招之詩以止王謀父周卿士祈父周司馬

掌甲兵之職招其名也𥙊公方諌遊行故指司馬官而言也此詩逸王是以獲没於祇宫

不見SKchar臣問其詩而不知(⿱艹石)問逺焉能知乎王曰子能乎對

曰能其詩曰祈招之愔愔式昭德音愔愔安和皃也式用也思我王

度式如玉式如金金玉取其堅重形民之力而無醉飽之心言國之用

人當隨其力往往如金治之器而制形故言形民之力去其醉飽過盈之也王揖而入饋不食

寢不寐數日深感子革之言

論語孔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羣

可以怨邇之事父逺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

又曰孔子謂伯魚曰汝爲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爲周南

召南其猶正墻面而立也歟

又子曰起子者啇也商子始可與言詩巳矣

又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

莊子曰詩以道志

毛詩正義曰昔孔子刪古詩三千餘篇上取諸啇下取諸

魯皆絃歌以合韶武之音凢三百一十一篇至秦滅學亡

六篇今在者有三百五篇

正義云𥘉孔子授訓卜啇啇爲之序以授魯人曽申申授魏

人李克克授魯人孟仲子仲子授振牟子振牟子授趙人

荀卿荀卿授漢人魯國毛享作詁訓傳以授於趙國毛萇

時人謂享爲大毛公萇爲小毛公以其所傳故名其詩曰

毛詩

又曰東漢鄭𤣥取毛氏詁訓所不盡及同異者續爲之注

解謂曰箋箋薦也言薦成毛意也

詩含神霧曰集微揆著上統元皇下序四始羅列五際宋

均注曰集微揆著(⿱艹石)綿綿𤓰瓞人之𥘉生揆其如是必將

至著王有天下也

又曰詩者天地之心君德之祖百福之宗萬物之户也

詩推度災曰建四始五際而八節通夘酉之際爲革政午

亥之際爲革命

春秋演孔圖曰詩含五際六情六情即六義也一曰風二曰賦

三曰比四曰興五曰雅六曰頌

春秋說題辭曰詩者天文之精星辰之度

又曰在事爲詩未發爲謀恬澹爲心思慮爲志故詩之爲

言志也

史記曰古詩三千餘篇孔子刪取三百五篇皆絃歌以合

昭武之音然雅音之韻四言爲主其餘非音之正也

漢書曰匡衡字稚圭好學家貧傭作以給資用尤精力絶

人諸儒爲之語曰無說詩匡鼎來應劭日鼎方也張晏日匡衡少時字鼎

說詩解人頤

又藝文志曰古諸侯卿大夫交隣國之微言相感當揖讓

之時必稱詩以喻其志蓋以別賢不肖而觀盛衰也

又曰哀樂之心感而歌詠之聲發誦其言謂之詩詠其聲

謂之歌古有採詩之官王者所以觀風俗知得失自考正

也遭秦而全者以其諷誦不獨在竹帛也

晉書曰王褒字偉元性好讀詩至於哀哀父母生我劬勞

未甞不三復流涕門人弟子受業者皆廢蓼莪之篇

又曰王凝之妻謝氏字道韞將軍弈之女也聦識有才辯

叔父安甞問毛詩何句最佳荅曰吉甫作頌穆如清風仲

山甫永懷以慰其心安謂其雅人深致〇顔延之庭誥曰

詠歌之書取其連𩔖含章比物集句詩爲之祖

陸德明經典釋文曰孔子最先刪詩以授於子夏子夏遂

作序焉口以相傳未有章句

劉歆七略曰詩以言情情者信之符也書以决斷斷者義

之證也

    書

釋名曰書者言書其時事也

漢蓺文志曰書以廣聽

莊子曰書以道事

顧子曰儀訓云三墳五典粲粲如列𪧐落落如連珠也

春秋說題辭曰尚書者二帝之迹三王之義所以推其運

明命授之際書之言信而明天地之精帝王之功凢百二

篇第次委曲尚者上也上帝之書也

尚書正義曰上丗帝王之遺書有三墳五典訓誥誓命孔

子刪而序之斷自唐虞以下訖于周凢百篇以其上古之

書故曰尚書遭秦滅學並亡漢興濟南人伏勝能口誦二

十九篇至漢文帝時立尚書學以勝年且九十餘老不能

行迺詔太常掌故晁錯就其家傳受之其書四十一篇歐

陽大小夏侯傳其學各有能名是曰今文尚書劉向五行

傳蔡邕勒石經皆其本其後魯共王壞孔子故宅於壁中

得古文尚書論語悉以書還孔氏武帝乃詔孔安國定其

書作傳又爲五十八篇安國書成後遭漢武巫蠱事不行

至魏晉之際榮陽鄭冲私於人間得而傳之獨未施行東

晉汝南梅頥奏上始列於學官此則古文矣

又漢書曰孔氏有古文尚書孔安國以今文尚書字讀之

又古文尚書序曰伏生老言不可曉使其女傳言授晁錯

漢書蓺文志曰易曰河出圖洛出書書之所起逺矣至孔

子篡焉上斷於堯下訖于𥘿凢百篇而爲之序

劉歆七畧曰尚書直言也始歐陽氏先名之大夏侯小夏

侯立於學官三家之學於今傳之

陸德明經典釋文曰漢宣帝太始中河内女子得㤗誓一

篇獻之與伏生所誦合三十篇漢丗行之

漢書曰元帝時豫章内史枚頥奏上孔傳古文尚書中亡

舜典一篇乃取王肅注堯典愼徽五典下分爲舜典一篇

以續之

後漢書杜林傳曰河南鄭興東海衛宏皆長於古學林嘗

言林得興固諧矣使宏得林且有以益之及宏見林闇然

而服濟南徐廵始師於宏後更從林學林前於西州得⿰氵𭝠

書古文尚書一卷常寳愛之雖遭艱困握持不離身甞以

示衛宏曰林流離兵亂常恐斯經將絶何意東海衛子濟

南徐生復能傳之是道竟不墜於地也宏廵益重之於是

古文遂行

唐書曰開元中宋璟甞自冩尚書無逸一篇以獻𤣥宗置

之内殿出入觀省成誦在心每歎古人至言後代莫能及

故任賢誡慾朝夕孜孜開元之末因無逸圖壞始以山水

圖代之及穆宗問宰臣貞觀開元之理崔植因以是對請

復以無逸爲誡帝深善其言

又曰髙郢子定㓜聦警絶倫年七歳時讀尚書

湯誓問郢曰柰何以臣伐君郢曰應天順人不爲非道

又問曰用命賞于祖不用命戮于社是順人乎父不能對

巳見㓜敏門

又曰文宗纂集尚書中君臣事跡命工圖冩於太液亭朝

夕觀覽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