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六百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六百七 太平御覽 卷之六百八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六百九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八

 學部二

     叙經典

釋名曰經徑也常典也如徑路無所不通可常用也

白虎通曰五經何謂也易尚書詩禮樂也古者以易書詩

禮樂春秋爲六經至𥘿焚書樂經亡今以易書詩禮春秋

爲五經又禮有周禮儀禮

禮記曰三禮春秋有左氏公羊榖梁曰三𫝊與易書詩通

數亦謂之九經

文心雕龍宗經篇曰三極彛訓其書曰經經也者𢘆乆之

至道不刋之鴻教也

禮記經解曰孔子曰入其國其教可知也其爲人也温柔

敦厚詩教也䟽通知逺書教也廣愽易良樂教也㓗静精

微易教也恭儉莊敬禮教也屬辭比事春秋教也故詩之

失愚書之失誣樂之失奢易之失賊禮之失煩春秋之失

左傳曰韓宣子適魯見易象與魯春秋曰周禮盡在魯矣

吾乃今知周公之德與周之所以王也

春秋演孔圖曰作法五經束之天地稽之圖象質於三王

施之四海也

漢書曰六蓺之文樂以和神詩以正言禮以明體

范曄後漢書曰馬融甞欲訓左氏及見賈逵鄭衆注乃曰

賈精而不愽愽而不精旣愽旣精吾何加焉

又曰桓榮受朱普學章句四十萬言榮入授顯宗减爲二

十二萬言却復刪省定成十二萬言由是有桓君大小學

後漢書曰許愼字叔重性淳篤少愽學馬融常推敬之時

人謂之語曰五經無𩀱許叔重𥘉愼以五經傳說臧否不

同於是撰五經異義傳於丗

晉書曰劉殷有七子五子各授一經一子授太史一子授

漢書一門之内七業俱興

齊書曰臧榮緒常以宣尼庚子日生其日陳五經拜之自

𬒳褐先生

唐書曰長慶中上謂兵部侍郎薛放曰爲學經史何先放

對曰經者古先聖之至言多仲尼所發明皆天人之極致

誠萬代不刋之典也史則歴紀成敗雜書善惡各録當時

之事亦是鑒其興亡然得失相叅是非無所准的固不可

以典籍爲比論也上曰六經所尚不一至學之士白首不

能盡通如何得其要乎對曰論語者六經之精華孝經者

人倫之大本窮理執要真可謂聖人至言是以漢朝論語

首列學官光武令虎賁之士皆習孝經𤣥宗親爲孝經注

解皆使當時大理海内乆安人知孝節氣感和樂之所致

也上曰聖人謂孝爲至徳要道其信然矣

又曰𤣥宗時國子司業李元瓘上言三禮三傳及毛詩尚

書周易等並聖賢微旨生人教業必事資經逺則斯道不

墜今明經所習務在出身咸以禮記文少人皆競讀周禮

邦之䡄則儀禮莊敬之楷模公羊糓梁歴代崇習今兩

監及州縣以獨學無友四經殆絶旣事資訓誘不可因循

即望四海均習九經該備從之

又曰文宗每對宰臣未甞不深言經學李石因奏施士丐

春秋可讀上曰朕甞覽之穿鑿之學貴爲異同耳學者如

鑿井然得美水則巳何必辛苦旁求然後爲得也

廣雅曰三墳分也論三才之分天地人之治其體有三也

五典鎮也制作教法所以鎮之上下其等有五八索著素

王之法(⿱艹石)孔子者聖而不王制此法者有八也九丘者丘區也

九州土氣教化所冝施者也此皆三王以前上至羲皇時

書也今皆亡唯堯典在易變易也禮體也得事體也詩志

所之也敷布其義謂之賦事𩔖相比似謂之比言王政事

謂之雅稱頌成功謂之頌隨作者之志而別名之也尚書

上也以堯爲上始而書其時事春秋冬夏終而歳成春秋

書人事卒歳而究備春秋温凉中象政和也故舉以爲名

也國語記諸國君臣相與言語謀議之得失也

莊子曰詩以導志書以導事禮以導行樂以導和易以導

隂陽春秋以導名分其數散於天下而設於中國者百家

之學時或稱而導之皆導古之人陳迹耳而後不能常稱哉

又曰孔子謂老聃曰丘治詩書禮樂易春秋六經以爲文

矣干七十君論先王之道明周邵之迹一無所用甚矣夫

人之難說也道之難明耶

老子曰幸子之不遇治丗之君也夫六經先王之陳迹也

豈其道哉

又曰孔子見聃不許於是繙繙堆聚之皃十二經以說老聃聃

曰願聞其要也

孟子曰王者之迹息而詩亡詩亡然後春秋作王者諸聖王者 也太平

道衰王迹止息頌聲不作曰詩亡春秋撥亂作衰晉之乗楚之擣抗魯之春秋一

淮南子曰五行異氣而皆和六蓺異科而皆道温惠淳良

者詩之風也純元敦厚者書之教也清浄條逹者易之義

也恭儉揖讓者禮之爲也寛和簡易者樂之化也刺譏辨

議者春秋之靡也故易之失也鬼樂之失也滛詩之失也

愚書之失也刼禮之失也亂此六者聖人兼用而裁制之

又曰玉石之相𩔖者唯良工能識之書傳之微者唯聖人

能論之

楊子法言曰或問周官曰立事左氏曰品藻

又曰書不經非書也

又曰虞夏之書渾渾爾啇書灝灝爾周書噩噩爾

下周者其書憔悴乎下周者秦言酷烈也

又曰好書不能要諸仲尼書肆也李䡄注曰賣書市

又曰說天者莫辨乎易說事者莫辨乎書說體者莫辨乎

說志者莫辨乎詩說理者莫辨乎春秋

又曰或問聖人之經不可使易知歟曰不可天俄而可度

則其覆物也淺矣地俄而可測則其載物也薄矣大哉天

地之爲萬物郭五經之爲衆說

抱朴子曰正經爲道德之淵海子書爲増深之川流猶北

辰之佐三辰林薄之禆髙岳也

又曰隠士以三墳爲金玉五典爲琴筝講肆爲鍾鼓百家

爲笙簧

孔融與諸卿書曰鄭康成多臆說人見其名學謂有所出

也證案大較要在五經四部書如非此文近爲妄矣(⿱艹石)

所執以爲郊天鼓必當騏驎之皮冩孝經本當曽子家䇿

顔延之庭誥曰觀書貴要觀要貴愽愽而知要萬流可一

詠歌之書取其連𩔖合章比物集句採風謡以逹民志詩

爲之祖褒貶之書取其正言晦義轉制衰王微辭豐旨貽

意盛聖春秋爲上易首體備能事之淵馬陸得其象數而

失其成理荀王舉其正宗而略其數象四家之則雖各有

所志揔而論之情理出於微明氣數生於形分然則荀王

得之於心馬陸取之於物其蕪惡迄可知矣夫數象窮則

太極著人心極則神功彰(⿱艹石)荀王之言易可謂極人心之

數者也

鄭𤣥六蓺論曰詩者弦歌諷喻之聲也禮者序尊卑之制崇

讓合敬也春秋者古史所記之制動作之事也

桓譚新論曰易一曰連山二曰歸藏三曰周易連山八萬

言歸藏四千三百言古文尚書舊有四十五卷爲十八篇

古祑禮記有五十六卷古論語二十一卷古孝經一卷二

十章千八百七十二字今異者四百餘字蓋嘉論之林藪

文義之淵海也

⿱⺾⿰𩵋禾子曰立君臣設尊卑杜將漸防未萌莫過乎禮哀王道

傷時政莫過乎詩導隂陽示悔吝莫過乎易明善惡廢興

吐辭令莫過乎春秋量逺近賦九州莫過乎尚書和人情動

風俗莫過乎樂治刑名審法術莫過乎啇韓載百王紀治亂

莫過乎史漢孟軻之徒溷淆其間丗人見其才易登其意

易過於是家著一書人書一法雅人君子投筆硯而髙視

𫝊子曰詩之雅頌書之典謨文足以相副翫之(⿱艹石)近㝷之

(⿱艹石)逺浩浩焉文章之淵府也

𡊮淮正論曰公羊髙道聽塗說之書欲以郷曲之辯論聖

人之經非其任也

潜夫論曰索物於夜室者莫良於火燭索道於當丗者莫

良於典籍

物理論曰夫五經則海也他傳記則四瀆也諸子則涇渭也

至于百川溝洫畎澮苟能通隂陽之氣逹水泉之流以四

海爲歸者皆益也

孫綽子曰衘轡衡軛無心於馬而所以御馬典籍禮度無

心於治而所以爲治

又曰典籍文章之言也治出於天辭宣於人

杜子新語曰衆儒覩春秋之記録政之失得以立正義以

爲聖人起當復作春秋也自通士(⿱艹石)太史公亦以爲然余

謂之否夫聖賢所陳皆同取道德仁義以爲竒論異文而

俱善可觀猶人食皆用魚SKchar菜茹以爲生熟異和而復俱

美也

愽物志曰聖人制作曰經賢曰著述曰記曰章句曰解曰

論曰讀

文心雕龍曰自夫子刪述而大寳啓耀於是易張十翼書

摽七觀詩列四始禮正五經春秋五例義旣埏乎性情辭

亦匠乎文理故能開學養政昭明有融然而道心惟微聖

謨卓絶墟宇重峻吐納者深譬萬鈞之鴻鍾無錚錚之細

響矣夫易惟談天入神致用故繫稱旨逺辭文言中事隱

韋編三絶固哲人之驪淵也書實紀言而誥訓茫昧通乎

尓雅則文意曉然故子貢歎書昭昭(⿱艹石)日月之明離離如

星辰之行言昭灼也詩主言志詁訓周書摛風裁興藻詞

譎喻温柔在誦最附哀矣禮以立體據事章條纎曲執而

後顯採掇片言莫非寳也春秋辯理一字見義五石六鶂

以詳備成文雉門兩觀以先後顯旨婉章志晦源巳𮟏矣

尚書則覽文如詭而㝷理則暢春秋則觀辭立曉而訪義

方隱此聖文殊致表裏之異體者也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