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六百二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六百二十五 太平御覽 卷之六百二十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六百二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二十六

 治道部七

     貢賦下

漢書曰孝文時晁錯說上令人入粟得以拜爵邊食足支

五歳可令入粟郡縣足支一歳已上可時赦勿収農人租

如此德澤加於萬人帝從之後天下充實乃下詔曰農天

下之夲務莫大焉今勤身從事而有租稅之賦是謂夲末

者無以異也夲農也末賈也言農與賈俱出租無異也於勸農之道未備其除

田之租稅

又曰董仲舒說上曰古者稅人不過十一其求易供使人

不過三曰其力易足𥘿用啇鞅之法加月爲更卒巳復爲

正卒一歳屯戍一歳力役三十倍於古更卒謂給郡縣一月而更者也正卒

謂給中都官者率計令人一歳之中屯戍及力役之事三十倍多於古也田租口賦塩鐵之利

二十倍於古𥘿賣塩鐡貴故下人受其用也旣收田租又出口賦而官更奪塩鐡之利卒計一歳之中

失其資二十倍多於古也或耕豪人之田見稅十五故貧人常衣馬牛

之衣而食犬SKchar之食

又曰倪寛爲左内史勸農業緩刑獄卑體下士務在於

得民心收租稅時裁闊狹與民相假貸爲有貧弱及農要之時不即徵収也

以故租多不入後有軍發左内史以負租課殿當免皆恐

失之大家牛車小家擔負輸租繦屬不絶課吏以最上上

由此愈竒寛

又曰元鳯中詔曰夫榖賤則傷農今三輔太常榖减賤

其令以菽粟當今年賦租稅元年𥘉詔曰天下以農桑

爲夲日者省用罷不給官减外徭耕桑者益衆而百姓未

能家給朕甚𢚓焉其减口賦錢有司奏請减什三上許之

後漢書曰建武中田租三十稅一有産子者復以三年之

筭明帝即位人無横徭天下安寕時糓尚貴尚書張林上

書言榖所以貴由錢賤也可盡封錢一取布帛爲租以通

天下之用從之

魏志曰太祖𥘉平𡊮紹下令田租𠭇収粟四𦫵戸絹二疋

綿二斤餘不得擅興

晉書曰武帝平呉後制戸調之式丁男之戸歳輸絹三疋

綿三斤女及次丁男爲戸者半輸諸邊郡或三分之二逺

者三分之一夷人輸賨布戸一疋逺者或一丈不果田者

輸義米戸三斛逺者五斗極逺者輸筭錢人二十八文

齊書曰髙帝𥘉竟陵王子良上表曰今所在糓價雖和而

比室飢嗛縑纊雖賤駢門躶質而守宰務在裒刻圍桑品

屋以准貲課政令斬樹發瓦以充重賦破人敗産賈利一

時進違舊科退容姦利欲人康泰其可得乎

隋書曰𥘉蘇威父綽在西魏時以國用不足爲征租稅之

法頗稱爲重旣而歎曰今所爲者正如張弓非平丗也後

之君子誰能施乎威聞其言毎以爲己任至是威爲納言

奏減賦役從輕典帝悉從之

又曰開皇元年陳平上御朱雀門觀凱旋因行慶賞頒給

所費三百餘萬帝以江表𥘉定給復十年自餘諸州並免

當年租賦十二年有司上言庫藏皆滿帝曰朕旣薄賦於

人又大經賜得爾也對曰用處常出納處常入略計毎

年賜用至數百萬叚曽無减損乃更開左藏之院搆屋以

受之詔曰旣冨而教方知廉恥寜積於人無藏府庫今年

田租三分減一兵减半功調全免

唐書曰開元八年二月制曰頃者以庸調無慿好惡湏准

故遣作様以頒諸州令其好不得過精惡不得至濫任土

作貢防源斯在諸州送物作巧生端苟欲副於斤兩遂即

加其丈尺有至五丈爲疋者理甚不然闊尺八長四丈同

文共䡄其事乆行立様之時湏載此數(⿱艹石)求兩而加尺甚

暮四而朝三冝令所司簡閱有踰於比年常例尺丈過多

者奏聞

又曰開元二年十五年定令諸課户一丁租調准武德二

年之制其調絹絶布並隨郷土所出絶絹各二丈五尺輸

絹絁者綿三兩輸布麻三斤其絹絁爲疋布爲端綿爲屯

麻爲綟(⿱艹石)當户不成疋端屯綟者皆隨近合成其調麻毎

年支料有餘折一斤輸粟一𦫵與租同受

管子曰地之生財有時人之用力有倦人君之欲無窮以

有時與有倦養無窮之君而度量不生於其間度量不生賦投無限

則上下相疾也

又曰桓公伐楚濟汝水踰方城望汶山使貢絲於周室

列子曰周穆王大征西戎西戎獻昆吾之劒切玉如泥

又曰周王時西域國有山人來王爲中天之臺月月獻玉

衣旦旦薦玉食王執山人之祛騰而上天

文子曰楚人檐山鷄路人問曰何爲也欺之曰鳯凰也路

人請十金弗與倍乃與之將獻楚王經𪧐鳥死路人不惜

其金唯恨不得獻國人傳之咸以爲真鳯遂聞楚王王感

其貴買欲獻於已厚賜之過於買鳥之金十倍

舜子曰齊威王夫人死有十孺子薛公欲知王所立爲十

玉珥而美其一獻於王王以賦十孺子明曰坐視美珥所

在而勸以爲夫人也

孟獻子曰畜馬乗不察於雞豚伐冰之家不畜牛羊百乘

之家不畜聚歛之臣與其有聚歛之臣寧有盗臣此謂國

不以利爲利以義爲利也

孟子曰夏后氏五十而貢殷人七十而𦔳周人百𠭇而徹

其實皆什一也徹者徹也𦔳者藉也詩曰雨我公田遂及

我私唯𦔳爲有公田由此觀之雖周亦𦔳也

又曰尊賢使能則天下之士皆恱而願立於其朝矣市𠪨

而不征則天下之啇皆恱而願藏於其市矣㕓市宅也古無征衰丗征

之王制曰市𢋨而先稅周禮曰國宅無征法而不㕓者當以什一之法征其地耳不當征其㕓宅也𨵿譏而

不征則天下之旅皆恱而願出於其路矣言𨵿禁異服異語耳不征稅也周禮

曰𨵿市之賦司𨵿門之征猶譏王制不征謂文王以前文王亦不征也耕者𦔳而不稅則天

下之農皆恱而願耕於其野矣𦔳者井田什一𦔳佐公家治公田不横稅賦(⿱艹石)履畒

𩔖廛無夫里之布則天下之人皆恱而願爲之氓矣里居也布

錢也夫一夫也周禮曰宅不毛者岀里布田不耕者有屋粟凢人無職事者出夫家之征襄代縁是之重故孟子欲

反則寛夫去里布則人皆樂之人〇白圭問孟子曰吾欲二十而取一何如

孟子曰子之道貊道也萬室之國一人陶則可乎曰不可

器不足用也夫貊五糓不生唯𮮐生之無城郭宫室宗廟

𥙊祀之禮諸侯幣帛饔餼無百官有司故二十取一而足

也今居中國去人倫無君子如之何其可也

孫武曰夫帝王處四海之内居五千里之中焉能盡專其

利是以分建諸侯以其利而利之使食其土之毛實役其

人民之力故賦稅無轉徙之勞徭役無怨曠之歎矣

新序曰楚人有獻魚楚王者曰獲魚食之不盡賣之不售

棄之又惜故來獻之左右曰鄙哉辭也楚王曰子不知魚

意其以此諭寡人也於是乃遣使恤鰥寡而存孤獨岀倉

粟發幣而賑不足罷去後宫不御者出人以鰥夫楚民欣

欣大恱隣國歸之

荀恱論曰昔文帝十三年六月詔除人田租且古者十一

而稅以爲天下之中正今漢人田或百一而稅可謂鮮矣

然豪冨強人占田踰多其賦太半官収百一之稅而人輸

豪家太半之賦官家之惠優於三代豪強之𭧂酷於亡𥘿

是以惠不下通而威福分於豪人也今不正其本而務除

租稅適足以資冨強也

魚豢魏略曰漢陽嘉三年踈勒國王貢西海青石帶舟至

皇甫謐帝王丗紀曰西王母慕舜徳來獻白環及玦并貢

益地圖

西京𮦀記曰𥘉脩上林苑群臣逺方各貢合枝李者楊乎

楊孚異物志曰橘爲樹白華而赤實皮旣馨香裏又善味

交阯有橘官一人秩三百石歳主貢御橘

𮦀望氣經曰黄白氣潤澤入翼四海有侯王來獻者天子

賜四海之國入𨋎諸侯王者有獻車者岀𨋎天子用車爲

幣賜諸侯王

魏文帝與王朗書曰孫權重遣使稱臣奉貢明珠百篚黄

金千鎰馴象二頭或牝或牡擾禽鸚鵡其他珎玩盈舟溢

航千𩔖萬品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