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四百九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四百八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四百九十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四百九十一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九十

 人事部一百三十一

   僣  驕慢  怠惰  迷忘  癡

     僣

禮記𮦀記曰孔子曰管仲鏤簋而朱紘旅樹而反坫山節

而藻梲賢大夫也而難爲上也

又郊特牲曰庭燎之有百也由齊桓公始也僣天子也大夫之

奏肆夏也由趙文子始也諸侯之宫懸擊玉磬未干設錫

冕而舞大武乗大輅諸侯之僣禮也言此皆天子之禮也臺門旅樹

反坫繡黼丹朱中衣大夫之僣禮也言此皆諸侯之禮也

論語曰孔子謂季氏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漢書曰燕刺王旦招來郡國姦人賦歛銅鐡甲兵數閱其

車𮪍材官卒建旌旗鼓車旄頭先驅郎中侍從著貂羽黄

金附蟬皆號侍中

又曰韓延壽在東郡試𮪍士治飾兵車𦘕龍虎朱爵延壽

衣黄紈方領𣈆灼日以黄色統作直領駕四傳緫建幢棨植羽葆持幢

傍轂歌者先居射堂望見延壽車噭咷楚歌又取官銅物

𠉀月蝕鑄作刀劒鈎𨭐放尚方治飾車甲三百萬巳上於

是望之劾奏延壽上僣不道棄市

又曰𥘉成都侯商甞病欲避暑從上僣明光宫又穿長安

城引内渭水注第中大陂以行舡立羽蓋上聞之大怒廼

責問司𨽻校尉京兆尹知成都侯商檀穿帝城曲陽侯根

驕奢僣上赤墀青鎻司⿰𥘈籴京兆尹皆爲以縱不舉奏正法

二人傾首省户下

梁兾別傳曰梁兾奢僣四方調發歳時貢獻皆先輸上第

於兾乗輿乃其次焉又廣開園囿採𡈽築山十里九坺以

象二崤深林𮟏間有(⿱艹石)自然竒禽恠獸飛走其間妻共兾

乘輦張羽蓋飾以金銀遊第内

董卓別傳曰卓遂僣擬車服乗金華青蓋車𦘕兩輪時號

竿摩車言其服飾近天子也

     驕慢

左傳成下曰晉范文子反自鄢陵使其祝宗祈死祈請

君驕侈而克敵是天益其疾也難將作矣愛我者唯祝我

使速死無及於難范氏之福也

漢書曰淮南王長早失母常附吕后孝惠孝文帝𥘉即位

自以爲㝡親驕蹇數不奉法上寛赦之三年入朝甚撗上

入苑獵與同輦常謂上爲大兄文帝賜王帛以賜吏卒勞

苦者長不欲受慢曰無勞苦者

又曰上官安遷車𮪍將軍日以驕滛受賜殿中出對賔客

言與我壻飲大樂見其服飾使人歸欲自燒物子病死仰

而罵天

王隱晉書曰楊駿漸驕傲石𡚒語之曰卿恃女更豪耶與

天家婚未有不滅門者駿曰卿女復不在天家𫆀𡚒曰我

女與卿女作婢耳何能憎損

後魏書曰冝都王穆壽與崔浩等輔政人皆敬浩壽獨凌

之又自恃任位以爲人莫巳及謂其子師曰但令吾兒及

我亦足勝人不湏苦之遇諸父兄弟有如僕𨽻夫妻並坐

共食而令諸父餕餘其自矜無禮如此爲時人所鄙𥬇

蕭子顯齊書曰司徒禇淵送湘州刺史王僧䖍閣道壞墜

水僕射王常牛驚跣下車謝超宗拊掌𥬇戯曰落水三公

墜車僕射

賈𧨏新書曰SKchar君驕恣伐之不守出走逃於山遂餓死爲

禽獸食

語林曰𣈆王武子與武帝圍碁孫皓看王問孫歸命何以

好剥人靣皮皓曰見無禮於君者即剥其面皮乃舉碁局

武子伸脚在扄下

     怠惰

禮記玉藻曰垂緌五寸惰遊之士也

左傳僖上曰天王使召武公内史過賜𣈆侯命受王惰過

歸告王曰晉侯其無後乎王賜之命而惰於受瑞先自棄

也已其何繼之有

又成下曰晉侯使郄錡來乞師將事不敬孟獻子曰郄氏

其亡乎禮身之幹也敬身之基也郄子無基且先君之嗣

卿也受命以求師將社稷是衛而惰棄君命也不亡何爲

蜀志曰楊戯性簡惰省略未甞以言加人遇情接物書符

指事希有盈紙

孟子曰丗俗所謂不孝者五惰其四支不顧父母之養一

不孝也

蔡邕勸學曰瞻彼頑薄執性不固心遊目蕩意與手互

稽康與山濤書曰吾毎讀尚子平臺孝威傳慨然慕之想

其爲人如少孤露母兄見驕性復踈懶筯駑内緩頭面常

一月十五日不洗非大悶痒不能梳也毎當小便而忍起

令胞中略轉乃起耳又縱逸來乆情志慠散簡與禮相背

懶與慢相成而爲儕𩔖見寛不攻其過又讀老莊重増其

放故使榮進之心曰頽任實之情轉篤又人倫有禮朝廷

有法自惟有不堪者七也

     迷忘

說文曰迷惑也忘不識也

易坤卦曰先迷後得君子有攸往

又復卦曰迷復之凶反君道也

國語曰仲尼謂桓子曰丘聞之木石之恠䕫魍魎魍魎山精好學

迷惑人也

史記曰漢敗楚於垓下項王乃上馬麾下壯士𮪍從八百

餘人夜潰圍南出馳平明漢軍乃𮗜之令將灌嬰以五千

𮪍追項王度淮𮪍能屬者百餘人耳項王至隂陵迷失道

問一田父田父紿曰左乃䧟大澤中以故漢追及之

漢書曰元帝爲太子體不安忽忽善忘不樂詔使王褒等

皆之太子宫娯侍太子朝夕誦讀竒文及所自造作疾復

迺歸太子喜褒所爲甘泉及洞簫頌令後宫貴人左右皆

誦之

又曰李廣隨大將軍擊匈奴語其麾下曰廣結髮與匈奴

大小七十餘戰今幸從大將人迷失道豈非天哉遂自刎

魏志曰夏侯覇聞曹爽𬒳誅而征西將軍夏侯玄又徵以

爲禍必將轉相及心旣内恐又覇先與雍州刺史郭淮不

和而淮代玄爲征西覇尤不安故遂奔蜀趍隂平而失道

入窮谷中粮盡殺馬歩行足破卧岩石下使人求道未知

所之蜀聞之乃使人迎霸

𣈆中興徴祥說曰海西公即位忘設豹尾夫豹尾儀服之

主大人所以豹變也而海西公非可冝忘之天若曰海西

凢庸不可以主社稷故忘其豹尾示不能終也

山海經曰招揺之山有木焉其狀如𭮹而黒埋榖楮也皮中作帋也

其華四照名曰迷穀佩之不迷

又曰歴小之山其山多櫑是木也方莖圓葉黄華而毛

其實如棟亦木名子如指頭白而粘可衣音棟也服之不忘

搜神記曰蜀中西南髙山之上有物與猴相𩔖長七尺能

作人行善走名猳一名馬化或曰玃伺行道人有後者輙

盗取以去人不得知此物能别男女氣臰故取女而男不

知也取去而共爲家室其無子者終身不得還十年之後

形皆𩔖之意亦迷惑不復思歸産子者輙抱送還其家産

子皆如人有不養者母輙死也

廣州記曰廬山有山桃大如檳榔形亦似之色黒而味甘

酢人時登山採拾正得於上飽噉不得持下輙迷不得返

述異記曰南康南野有東望山民三人上山頂有湖清深

又有果林周四里許衆果畢植間無𮦀木行列整齊如人

功也甘子正熟三人共食致飽訖懷三枚欲以示外人廻

旋迷不能得路即聞空中語云速放𩀱甘乃聽汝去投所

懷甘於地轉盻即見歸途

新序曰晉文公出田逐獸入大澤迷不知所出有漁者文

公謂曰我(⿱艹石)君也出我且厚賜於是遂出漁者曰臣願有

獻文公曰子之所欲教寡人者何等也漁者曰鴻鵠保河

海之中厭而從之小澤必有丸矰之憂龜魚保於淵厭而

出之淺渚則必有羅網之憂今君逐獸至此何行之大逺

也文公曰善哉

鬻子曰文王問曰人有大忘乎對曰大忘知其身之惡而

不改也以賊其身乃䘮其軀有行如此之謂大忘

列子曰禹治水土也迷而失墜謬之一國當國之中有山

山名壷嶺有口名滋穴有水涌出名曰神瀵山頂之泉曰瀵臭過

蘭椒味過醪醴其人性婉而從物不競不争柔心而弱骨

不驕不妄長㓜儕居不君不民男女𮦀遊不媒不娉縁水

而居不耕不稼𡈽氣温適不織不衣百年而死不夭不病

又曰宋陽里華子中年病忘朝取而夕忘夕與而朝忘在

途則忘行在室則忘坐

又曰秦人逢有氏子少而慧及壯而有迷罔之疾聞歌以

爲哭視白以爲黒饗香以爲臭甞甘以爲苦行非以爲是

楊氏告其父曰魯之君子多術藝汝奚不訪焉其父之魯

遇老聃因告其子之證老聃曰汝庸知汝子之迷乎今天

下之人皆惑莫有覺者旦身之迷不足傾一家一家之

迷不足傾一郷一郷之迷不足傾一國一國之迷不足傾

天下天下盡迷孰正之哉嚮使天下之人其心盡如汝子

汝則反迷矣哀樂聲色臭味是非孰能正之且吾之此言

未必非迷況魯之君子迷之郵者

莊子曰顔淵曰回益矣仲尼曰何謂也回忘仁義矣曰可

矣猶未也他日復見曰回坐忘矣仲尼踧然曰何謂坐忘

曰隳支體黜聦明離形去智同於大道此謂坐忘

又曰黄帝將見大隗子具茨之山具茨山在滎陽縣今名大隗山方明爲

御昌㝢SKchar乗張(⿱艹石)謵朋前馬前馬言二人先道馬昆閽骨稽後車

人從後車也至於襄城之野七聖皆迷無所問塗適遇牧馬小

童而問塗焉

尸子曰魯哀公問孔子曰魯有大忘徙而忘其妻有諸孔

子曰此忘之小者也昔商紂有臣曰王子湏務爲謟使其

君樂湏㬰之樂而忘終身之憂家語

韓子曰管仲隰朋從桓公伐孤竹春徃而冬返迷失惑道

管仲曰老馬之智可用也乃放老馬遂得道

楚辭曰入溆浦子邅廻兮迷不知其所如

劉謚之迷賦曰寵郎居山中稀行出朝市蹔來到豫章因

便造人士東西二城門赫弈正相似向風徑東征直去不

轉耳

     癡

周書曰太公望忽然曰不癡不狂其名不彰不狂不癡大

事不成

左傳成下曰晉周子有兄而無惠不能辨菽夌杜預注曰盖祈謂白

魏志曰許楮字仲康長八尺餘大十圍勇力絶人楮後事

太祖以楮力如虎而癡號曰癡虎

又曰明悼毛皇后父嘉本典虞車工卒𭧂冨貴帝令朝臣

㑹其家飲宴其容止舉動甚蚩騃語輙自謂侯身時人以

爲𥬇

後魏書曰太祖謂尚書崔玄伯曰蠕蠕而蠢之民昔來號

爲頑嚚毎來抄掠駕㹀牛奔遁驅犍牛隨之㹀牛不能前

異部人教其以犍牛易之者蠕蠕曰其母尚不能行而况

其子終於不易遂爲敵所虜

北史曰齊皇甫亮所居宅洿下摽牓賣之將買者或問其

故亮每荅云爲宅中水淹不泄雨即流入牀下由是宅終

不售其淳實如此

隋書曰楊玄感司徒素之子也體貌雄偉羙鬢髯少時晚

成人多謂之癡其父每謂所親曰此兒不癡也及長好讀

書便𮪍射以父軍功位至柱國

唐書曰竇威家丗勲貴諸昆弟並尚武藝而威躭翫文史

介然自守諸兄哂之謂爲書癡

又曰𮦀端御史㝡爲雄劇食坐之南設一撗榻謂之南床

殿中監察不得坐注云亦謂之癡床言處其上者皆驕慠

自得使人如癡故謂之癡床也

又曰李益與李賀齊名然少有癡病而多猜忌防閑妻妾

過爲苛酷而有散灰 -- 灰 扄户之譚時謂妬癡

風俗通曰夜糴俗說市買者當清旦而行日中交易所有

夕時便罷今乃夜糴明其癡騃不足也

郭子曰王長史求東陽王𫎇字仲祖撫軍不肯用𣈆太宗簡文帝先爲撫軍

大將王後疾篤臨終撫軍哀嘆曰吾將負仲祖於此乃命

用之長史人言㑹稽王癡㑹稽王簡文先封也

又曰王汝南少無㛰處自求郝普女郝氏襄城人父匡字仲時一名普洛陽太

司空以爲癡司空昶也會無徃婚對其音樂便許之

說曰任育字長年少甚有令名自過江便失志下飲問

人云此爲茶爲茗覺有恠色乃自申明云問飲爲熱爲冷

甞行從棺邸下度流涕而悲王丞相聞之曰此是有情痴

語林曰王藍田少有癡稱丞相以地辟之旣見無他問問

來時東米幾價藍田不荅直張目睨王公云王SKchar不痴何

以云癡

應璩新詩曰漢末桓帝時郎有馬子侯自謂識音律請客

鳴笙竽爲作陌上桑反言鳯將雛左右僞稱善亦復自摇

馬子侯爲人頗癡自謂曉音律黄門樂人更徃嗤誚子侯不知名陌上桑反言鳯將鶵輙摇頭欣喜多賜左右

錢帛無復慙也

虞翻書曰此中小兒年四歳矣似欲聦哲雖蝦不生鯉子

此子似人欲爲求婦不知所向君爲訪之物怪老癡譽此

兒也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九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