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四百八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四百八十八 太平御覽 卷之四百八十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四百九十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八十九

 人事部一百三十

     别離

毛詩曰出𪧐于濟飲餞于禰

又曰申伯言邁王餞于郿

又曰挑兮撻兮在城闕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又曰燕燕于飛差池其羽之子于歸逺送于野瞻望弗及

泣涕如雨

又曰送子渉淇至于頓丘

又曰我送舅氏曰至渭陽

又曰出宿于浦飲餞于祢

又曰顯父餞之清酒百壷

又曰有女仳離慨其歎矣

禮記曰嫁女之家三夜不息燭思相離也

左傳昭四年鄭六卿餞宣子於郊宣子曰二三子請賦詩

起亦以知鄭志子𪙉賦野有蔓草子産賦羔裘子太叔賦

褰裳子㳺賦風雨子旗賦有女同車子柳賦籜兮宣子喜

曰二三子以命貺起賦不出鄭志二三君子皆數丗之主

家語曰孔子去周而老子送之曰吾聞冨貴送人以金仁

者送人以言吾雖不能冨貴而竊仁者之號請送子以言

凡當丗之聦明深察而近於死者好議人者也愽辨宏大

而危其身者好發人之惡者也孔子曰敬奉教

又曰孔子在衛晨興顔淵侍有哭者甚哀回曰此哭非獨

哀死又悲生離也孔子曰何以知之對曰回聞𢘆山之鳥

生四子焉羽翼旣成將分離悲鳴以相送哀有𩔖於此矣

史記曰魯人或惡呉起曰起之爲人猜忍人也其少時家

累千金將仕不遂遂破其家郷黨𥬇之起殺其謗巳者三

十餘人而東出衛郭門外與其母訣齧臂而盟曰起不爲卿

相不復入衛

又曰貳師將軍李廣利將兵擊匈奴丞相劉屈𣯛爲祖道

送渭橋與廣利別

又曰踈廣踈受父子並爲皇太子師𫝊朝廷以爲榮在位

歳乆廣謂受曰吾聞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功遂身退天之

道也今仕宦至二千石䆠成名立如此不去懼有後悔即

日父子俱稱病乞骸骨上以其年篤老皆許之加賜黄金

二十斤皇太子賜以五十斤公卿大夫故人邑子爲設祖

道供帳東都門外蘇林注曰長安東郭門也送者車數百兩辭訣而去

及道路觀者皆曰賢哉二大夫或歎息爲之下泣

又曰肅宗遣諸王歸國帝特留東平王蒼賜以秘書列仙圖

道術秘方至八月飲酎畢有司復奏遣蒼乃許之手詔賜

蒼曰骨肉天性誠不以逺近親踈然數見顔色情重昔時

中心戀戀惻然不能言於是車駕祖送流涕而訣復賜乗

輿服御珎寳與馬錢布以億萬計

又曰赤眉兵盛乃拜鄧禹前將軍持節西征自選可與俱

者於是凡將六將軍吏二萬人禹辭訣上自從輕𮪍數百

送至野鄧禹不能定赤眉乃遣馮異代禹討之車駕送至

河南賜以乗輿七尺劒勑異曰諸將非不能徤闘然好虜

掠卿本能御吏念自修飭無爲郡縣所苦異頓首受命

又曰東平王蒼朝京師月餘還國帝臨送歸宫悽然懷思

乃詔遣使詣國辭别之後獨坐不樂因就車歸伏軾而吟

誦及採菽以増歎息

又曰第五倫年少諸家惟令詣郡尹鮮于裒見而異之署

爲吏後裒坐事徴臨去握倫臂訣曰恨相知之晚

又曰申徒蟠爲太尉黄瓊所辟不就及瓊卒歸葬江東四

方名豪會帳下六七千人談論莫有及蟠者唯南郡一生

與相酬對旣别執蟠手曰君非聘則徴如是相見於上京

矣蟠勃然作色曰始吾以子爲可與言何乃相教榮貴之

徒𫆀因振手而去

魏志曰夏侯惇薨以曹休爲鎭南將軍假節都督諸軍事

車駕臨送下輿執手而別

呉志曰魯肅代周瑜過吕蒙酒酣蒙問肅曰君受重任與

關羽爲隣將何計略以備不虞肅應曰臨時施冝蒙因爲

畫五䇿肅於是越席就之拊其背曰吕子明吾不知卿才

略所及至於此也遂拜蒙母結友而別

又曰劉繇亡於豫章孫䇿命太史慈徃撫安之左右皆曰

慈必北去不還䇿曰子義舎我尚復與誰餞送昌門把腕

別曰何時能還荅曰不過六十日果如期而反

𣈆中興書曰王澄甞之荆州送者傾邑所別處樹上有鵲

巢澄便脫衣着犢鼻上樹探鵲𪅏而弄之傍若無人

𣈆中興書曰衛玠兄璪時爲散𮪍侍郎内侍懷帝玠以天

下將亂移家南行母曰我不能捨仲寳而去也玠啓喻深

至爲門户大計母涕泣從之臨別玠謂璪曰在三之義人

之所重今可謂致身命之日兄其勉之乃扶將老母轉至

豫章而洛城失守璪没焉

沈約宋書曰王弘字方平家貧而性好山水求爲烏傷令

尋以病歸桓謙以爲衛軍叅軍時殷仲文還姑熟祖送傾

朝謙要弘之同行荅曰凡祖離送别必在有情下官與殷

風馬不接無縁陪從謙貴其言

又曰張敷音儀詳緩與人別執手曰念相聞

後魏書曰南安王禎復封南安王後爲鎭北大將軍相州

刺史帝餞禎華林都亭詔左右賦詩不能者並可聽射當

使武士彎弓文人下筆帝送禎下堦流涕而別

續齊諧記曰京兆田眞三人分財堂前有紫荆花葉茂異

共議破爲三分明截之爾夕樹即枯死眞見之驚謂弟曰

花本同株當分析枯悴况人兄弟孔懷而少離異是不如

樹也兄弟相感更合

呉録曰朱桓還屯濡湏權祖之桓奉觴曰臣當逺去願一

捋陛下鬚無所復恨權憑几前席桓進持鬚日臣今日眞

可謂捋虎鬚者權大𥬇

呉越春秋曰越王勾踐伐吳將與大夫范蠡入臣於呉群

臣皆送浙江大夫文種前爲祝其辭曰皇天祐助先沉後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禍爲德根憂爲福堂

許邁别傳曰邁好飬生遣妾歸家東逰採藥於桐廬山欲

斷穀以山近人不得專一移入臨安自以無復反期乃改

名逺逰書與婦別

管輅别傳曰諸葛樂與輅别戒以二言卿性樂酒雖温克

然不可保寧當節卿相有水鏡之才所見者妙福如膏火

不可不愼侍節散才游於雲漢之間不受冨貴也輅言酒

不可極才不可盡吾欲持酒以禮持才以愚何患之有𫆀

穆天子傳曰天子觴西王母瑶池之上王母謡曰白雲在

天山川間之

荆府圖曰襄陽縣南陸道六里有林館是餞行送歸之所

水經曰壽春縣故城東爲長瀬津之側有射堂北亭迎送

之所

江表傳曰孫權乗飛雲大舡與張昭秦松魯肅十餘人共

送周瑜大宴㑹叙別昭等皆出權獨與劉備留語因言次

嘆瑜曰公瑾文武籌略萬人之英頋其噐量廣大恐不乆

爲人臣耳

李陵別傳曰陵與⿱⺾⿰𩵋禾武書曰男兒生不成名死必葬蠻夷

中耳誰復能屈伸稽顙還向北闕使刀筆吏弄其文墨邪

願足下勿復望陵嗟乎子卿知復何言相去萬里人絶路

殊生爲離別之人死爲異域之鬼

文士傳曰張翰到京師時齊王冏擅權翰謂同郡人頋榮

曰天下紛紛未巳夫有四海之名者求退難吾本山林間

人無望於時去矣子善以明防前以智慮後榮捉其手愴

然嘆曰吾亦思汝採南山蕨飲三江水耳翰遂稱疾徑歸

府以翰輙去除吏名

說曰杜預屯荆州頓七里橋朝士悉祖之

又曰阮籍㛐甞歸家籍相見與別人或譏之曰禮豈爲我

輩設耶

裴淵廣州記曰尉佗築臺以朔望升拜號爲朝䑓即岡

傍江搆起華館以送陸賈因稱朝亭

語林曰殷公北征朝士出送之軍容甚盛儀止可𮗚陳說

經略攻取之冝衆皆謂必能平中原將別忽逞才自槃馬

遂墮地士以是知其必敗

又曰有人詣謝公別謝公流涕人了不悲旣去左右曰尚

客殊自密雲謝公曰非徒密雲乃自旱雷

吕氏春秋曰吴起行魏武侯自送之西河而與起辝武侯

曰先生將何以治西河對曰以忠以信以仁以義武侯曰

四者足矣

郭子曰周叔治爲晉陵謨子叔治光禄大夫西平貞侯顗弟周侯仲智送之

周侯名顗字伯仁仲智名嵩次弟也叔治將泣涕不止仲智恚之曰困人及

婦人別惟知啼便捨去周侯獨留與飲酒言語臨別流涕

撫其背曰阿孥自愛

孔藂子曰子髙遊趙平原君客有鄒文李節者與相友善

及將還魯諸故人訣旣畢文節送行三𪧐臨別文節流涕

交頥子髙徒握手而巳分背就路其徒問先生與彼二子

善彼有戀戀之心而先生厲聲髙揖無乃非親之謂乎髙

曰始吾謂此二子丈夫耳乃今知其婦人人生其有四方

之志豈鹿豕哉而常羣聚乎其徒曰若此二子泣非耶吾

荅曰斯二子良人也有不忍之心其於斷必不足矣

又曰竇皇后弟廣國曰姉去我西時與我訣於傳舎中沐

我而去

又曰成帝遣定陶王之國王辭去上與相對涕泣而訣

琴操曰商陵牧子娶妻五年無子父兄將欲與改娶妻聞

中夜驚起𠋣户悲嘯牧子聞援琴鼔之痛恩愛永離歎别

鶴以舒情故曰別鶴操

古詩曰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相去萬餘里各在天一

涯道路阻且長㑹靣安可期胡馬嘶北風越鳥巢南枝相

去日巳逺衣帶日巳緩棄捐 --捐勿復道弩力加飡飯

李陵贈⿱⺾⿰𩵋禾武詩曰携手上河梁遊子暮何之徘徊歧路間

恨恨不能辭行人難乆留客言長相思安知非日月弦望

自有時弩力崇明德皓首以爲期又曰仰視浮雲馳奄忽

互相踰風波一失路各在天一涯

又曰昔爲鴛與鴦今爲參與商

又曰二鳬俱北飛一鳬獨南翔子當留斯土我獨歸故郷

⿱⺾⿰𩵋禾武贈李陵詩云黄鵠一逺別千里影徘徊

古詩曰客從逺方來遺我一書劄上有長相思下言乆離

别置書懷䄂中三歲字不滅

江淹别賦曰黯然消魂者唯别而巳矣

楚辭序曰離别也騷愁也經徑也言巳放逐離别中心愁

思猶陳道徑以諷諌君

又曰草木揺落而變衰憭栗兮(⿱艹石)在逺行登山臨水送將

又曰悲莫悲兮生别離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八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