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四百六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四百六十七 太平御覽 卷之四百六十八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四百六十九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六十八

 人事部一百九

  樂      憂上

     樂

說文曰樂極也歡也

易曰樂天知命故不憂

毛詩曰王在在鎬凱樂飲酒

禮記曰傲不可長欲不可從志不可満樂不可極

又曰樂者樂也君子樂得其道小人樂得其欲

又曰子貢觀於蜡孔子曰賜也樂乎對曰一國之人皆(⿱艹石)

狂賜未知其樂也子曰百日之蜡一日之澤非尔所知也

左傳曰公入而賦大隧之中其樂也融融姜氏出而賦大

隧之外其樂也洩洩

論語曰有朋自逺方來不亦樂乎

又曰飯𬞞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

又曰樂然後𥬇人不厭其𥬇

又曰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

又曰不仁者不可以長處樂

戰國策曰魏文侯與虞人期獵是日飲酒樂天雨文侯出

左右曰飲酒樂天又雨君將焉之文侯曰吾與虞人期獵

雖樂豈可不一㑹期哉乃徃身自罷之魏於是始強

又曰梁王魏嬰㑹諸侯於蘭臺酒酣請魯君舉觴魯君避

席曰昔楚王登疆臺而望崇山左江右湖以臨方皇其樂

忘死曰後代必有以髙臺陂池亡國者今君前夾林後蘭

臺疆臺之樂可無誡乎

東觀漢記曰光武發薊還士衆喜樂師行鼔舞歌詠雷聲

又曰東平王張蒼曰爲善最樂

𡊮宏後漢紀曰光武甞聽朝至于日側講經至於夜半皇

太子從容曰陛下有禹湯之明而失黃老養性之道今天

下又安願省思慮養精神優遊以自寛上荅曰吾以爲樂

王沈魏書曰太祖告歸郷里築室城外習讀書傳秋冬弋

獵以自娯樂

裴子野宋畧曰廢帝於華林園爲列肆親自酤賣又開瀆

與左右引舡唱呼以爲歡樂

管子曰桀放虎入市樂人之驚

晏子春秋曰景公飲酒數日去冠破裳自鼓盆問左右曰

仁人者亦樂此乎晏子曰人所以貴於禽獸者以有禮也

君無禮何以臨下景公請易衣冠也

又曰景公飲酒移於晏子前駈欵門曰君至晏子立於門

曰國家得微有故乎君何爲非時而夜辱公曰酒醲之味

金石之聲願與夫子樂之晏子曰夫鋪薦席陳簠簋者有

人臣不敢預焉又移司馬穰苴穰苴介胄操㦸立門曰鋪

薦蓆陳簠簋者有人臣不敢預焉又移於梁丘據據左援

琴右挈竽行歌而至公曰樂哉今夕吾飲微二子何以治

吾國微此一臣何以樂吾身也

文子曰𥘿楚燕魏之歌異傳而皆樂也

列子曰仲尼間居子貢入侍而有憂色子貢不敢問岀告

顔回回援琴而歌孔子問曰(⿱艹石)奚敢獨樂回曰吾昔聞諸

夫子樂天知命故不憂回所以樂也

又曰孔子遊太山見榮啓期行乎郕之野鹿裘帶索鼔琴

而歌孔子曰先生所爲樂何也對曰吾樂甚多天生萬物

人爲貴吾旣得爲人一樂也男女之別男尊女卑吾旣得

爲男二樂也人生有不見日月不免襁褓吾行年九十是

三樂也貧者人之常死者命之終處常待終當何憂哉孔

子曰自寛者也

又曰林𩔖年且百歳晨㫪被裘拾遺穗於故畦並歌並進

孔子適衛望之謂子貢曰彼叟可與言子貢逆之壠端面之

歎曰先生曽不悔乎乃仰而應曰吾何悔邪吾所以爲樂

人皆有之而反以爲憂少不勤行長不競時故能夀(⿱艹石)

老無妻子死期將至故能樂(⿱艹石)

莊子曰古之得道者窮亦樂通亦樂所樂非窮通也道德

於此則窮通爲寒暑風雨之序矣

又曰與人和者謂之人樂與天和者謂之天樂

又曰莊子與惠子遊濠梁水上莊子曰鯈魚出遊從容是

魚樂也惠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也莊子曰子非我安

知我不知魚之樂

又曰孔子謂顔回曰回來家貧居卑不仕乎對曰不願仕

回有郭外之田五十𠭇足以給饘粥郭内之田十𠭇足以

爲絲麻以道自樂回不願仕也

孟子曰君子有三樂父母俱存兄弟無故一樂也仰不愧

天俯不怍人二樂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樂也

又曰樂人之樂人亦樂其樂憂人之憂人亦憂其憂從獸

無厭謂之荒樂酒無厭謂之亡

又曰梁惠王立沼上頋鴻鵠麋鹿曰賢者亦樂此乎孟子

曰賢者而後樂此不賢者雖有此不樂

荀子曰子路問於孔子曰君子亦有憂乎孔子曰君子其

未得也則樂其意旣巳得之又樂其治是以有終身之樂

無一日之憂小人其未得則憂不得之旣得之又恐失之

是以有終身之憂而無一日之樂

又曰鳯烏啾啾其翼(⿱艹石)竽其聲(⿱艹石)簫有皇有鳯樂帝之心

淮南子曰令尹子佩請飲莊王莊王許諾子佩之於京臺

莊王不徃明日子佩跣揖北面立於殿下曰昔君王許之

今不果徃意者臣有罪乎莊王曰吾聞子具於京臺京臺

者南望獵山以臨方皇左江而右淮其樂忘歸(⿱艹石)薄徳之

人不可以當此樂也恐流不能反

又曰吾所謂樂者人得其得者也夫得其得者不以奢爲

樂不以慊爲悲與隂俱閉與陽俱開與子夏心戰而曜道

勝而肥聖人不以身徇物不欲人爲之而以自樂也

頋子曰遇其樂也則欲荒滛流湎逮其喜也則欲歡𥬇鼓

舞荒流則傷義鼔舞則𧇊風

又曰子謂子華曰𠇍有四樂頗知之乎子華曰未之知也

子曰二親具存是𠇍一樂兄弟無故是𠇍二樂夫和妻柔

是𠇍三樂披褐懷玉是𠇍四樂子華曰華乃有五遇千載

之㑹而登夫子之堂則華之五樂也

又曰或曰夫人三墳五典八索九丘蓋聖人之陳迹耳子

何好焉子曰上紀五帝之盛下述百王之義粲粲如列𪧐

落落如連珠雖復退居窮處簞食瓢飲未始失其樂矣予

可得無好乎

賈𧨏書曰宓子治單父於是齊人攻魯道自單父始父老

謂曰麥巳熟矣今迫齊冦民不及刈穫請令民人自刈刈

傅郭者歸可以益食不資冦三請宓子不聽俄而麥畢資

乎齊冦季孫聞之怒使人讓宓子宓子曰今年失麥明年

可樹令不耕者得穫是樂有冦也且一𡻕之麥於魯不加

強䘮之不加弱令民有自取之心必數年不息季孫聞之

慙曰使穴可入乎吾豈忍見宓子哉

楊雄連珠曰臣聞天下三樂焉隂陽和調四時不忒年豊

物遂無有夭折灾害不生兵戎不作天下之樂也聖明在

上禄不遺賢罰不偏罪君子小人各處其位衆人之樂也

吏不茍𭧂役賦不重財力不傷安土樂業民之樂也

劉向說苑曰楚昭王欲之荆臺遊司馬子棊進諌曰荆臺

之遊左洞庭之陂右彭蠡之水南望獵山下臨方淮其樂

使人遺老而忘死人君遊者盡以亡其國願大王勿徃遊

又曰齊景公遊海上樂之六月不歸令左右敢言歸者死

顔蠋諌曰君樂治海不樂治國彼至有治國者且安得樂

此海也

譙周法訓曰或曰君子處陋巷之中奚樂也曰樂得其親

樂得其友樂聖人之道也

劉向列女傳曰楚昭越姬者越王勾踐之女也昭王燕遊

蔡姬在左越姬SKchar乗駟以馳逐登附莊之臺以望雲夢之

囿乃頋謂二姬曰樂乎吾願與子生死(⿱艹石)此蔡姬曰故願

生俱樂死同時頋謂史書之

楚辭曰樂莫樂於新相知

劉伶酒德頌曰先生乃捧𦉍承槽衘杯漱醪無思無慮其

樂陶陶

曹子建箜篌引曰樂飲過三爵緩带傾庶羞主稱千金壽

賔奉萬年酬

     憂上

說文曰憂愁也

易曰作易者其有憂患乎

又曰當其憂悔吝之時纎介不可慢也

毛詩曰踧踧周道鞠爲茂草我心憂傷惄焉如檮假寐永

歎惟憂用老

又曰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又曰未見君子我心則憂

左傳曰有喜而憂如有憂而喜乎

又曰呉公子札來聘請觀周樂爲之歌邶鄘衛曰美哉淵

乎憂而不困

史記曰𥘿昭王歎息應侯進曰臣聞主憂臣辱主辱臣

死今大王中朝而憂臣敢請其罪昭王曰吾聞楚之䥫劒

利則士勇倡優拙則思慮逺矣以逺思慮而御勇士恐楚

之圖𥘿也今武安君死鄭安平叛内無良將外多敵國吾

是以憂

又曰懷王使屈原造爲憲令草藁未定尚上官大夫見而

欲奪之不與因䜛之曰王使平爲令衆莫不知每一令出

平伐其功王怒而踈平平疾䜛謟蔽明也邪曲之害公也

方正之不容也故憂愁幽思而作離騷

蜀志曰曹公征孫權呼先主自救先主遣使告劉璋曰曹

公征呉呉憂危急孫氏與孤夲爲脣齒

又曰進在青泥與𨵿羽相距今不徃救進必尅轉侵州界

其憂有甚於魯魯自守之賊不足慮

沈約宋書曰武帝起桓玄聞便憂懼無復計或曰劉𥙿等

衆力甚弱豈能有成陛下何慮之𤣥曰劉𥙿自足爲一丗

之雄劉毅家無檐石之儲樗蒲一擲百萬何無忌劉牢之

之甥酷似其舅共舉大事何謂無成

吴越春秋曰越王欲復怨於呉冬寒則抱氷夏𤍠則握火

憂苦其志懸膽於户岀入甞之不絶於口

華陽國志曰蜀中傳相告曰井中有人學士靳普言客星

入東井益州之分憂刺客入耳

山海經曰牛首山有草名曰鬼目其葉如萊而莖赤其秀

如禾服之不憂

又曰霍山有獸如狸而白尾有鬛名曰朏朏可以亡憂

又曰茈湖之水其中多儵魚其狀如鷄而赤毛白尾六

足四首其音如鵲食之亡憂

又曰顔淵東之齊孔子有憂色子貢下席問曰小子回東

之齊夫子憂色何耶孔子曰善哉汝問昔管子有言丘甚

善之曰禇小者不可以懷大綆短者不可以汲𭰹是爲命

有所成而形有所適不可損益也吾恐回與齊侯言堯舜

黄帝之道而重以燧人神農之言彼將内求於巳而不得

則惑也

列子曰孔子謂顔回汝徒知樂天知命之無憂未知樂天

知命之有憂之大也吾始知詩書禮樂無救於治亂而未

知所以革之方此樂天知命者之所憂也

孟子曰憂以天下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六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