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四百四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四百四十二 太平御覽 卷之四百四十三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四百四十四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四十三

 人事部八十四

     知人中

晉書曰裴頠字逸民𢎞雅有逺識愽學稽古少知名御史

中丞周弼見而歎曰頠(⿱艹石)武庫五兵縱横一時之傑也

又曰荀朂父盻早亡朂依于舅氏歧嶷夙成年十餘歳能

屬文從外祖魏太愽鍾繇曰此兒當及其曽祖旣長遂愽

學逹於從政

又曰郭弈時亭長李含有俊才而門寒爲豪族所排弈用

爲別駕含後果有名位時以奕爲知人

又曰賀循少玩篇籍善屬文愽覽衆書尤精禮傳雅有知

人之鑒抜同郡楊方於卑陋卒成名於丗

又曰應詹鎭南大將軍劉𢎞詹之祖舅也請爲長史謂之

曰君器識𢎞𭰹後當代老子於荆南矣乃委以之軍政

又曰楊方字公回少好學有異才初爲郡鈐下威儀公事

之暇輙讀五經郷邑未之知内史諸葛恢見而竒之待以

門人之禮由是始得周旋貴人間

又曰郭奕字大業太原陽曲人也少有重名山濤稱其髙

簡有雅量爲野王令羊祜嘗過之奕歎曰羊叔子何必減

郭大業少選復又歎曰羊叔子去人逺矣遂送祜出界數

百里

又曰李憙薦樂安孫璞亦以道德顯時人稱爲知人

又曰唐彬𥘉受學於東海閬德德門徒甚多獨目彬有廊

廟才及彬官成而德巳卒乃爲之立碑

又曰韋忠年十二喪父哀慕毀悴杖而後起司空裴秀弔

之匍匐號訴哀慟感人秀出而告人曰此子長大必爲佳

器歸而命子頠造焉也

又曰沛國戴晞少有才智與𥞇紹從子含相友善時人許

以逺致紹以爲必不成器晞後爲司州主簿以爲無行𬒳

斥州黨稱有知人之明

又曰鄭袤字林叔榮陽開封人也髙祖衆漢大司農父㤗

楊州刺史有髙名袤少孤早有識鑒荀攸見之曰鄭公業

爲不亡矣

又曰王戎傳云阮籍與渾爲友戎年十五隨渾在郎舎戎

少籍二十歳而籍與之交籍每適渾俄頃去過戎良乆然

後出謂渾曰濬冲清貴非卿倫也共卿言不如共阿戎譚

又曰樂廣字彦輔父方叅魏征西將軍夏侯𤣥軍事廣時

年八歳𤣥甞見廣在路因呼與語還謂方曰向見廣神姿

朗徹當爲名士卿家雖盆可令專學必能興卿門户也

又曰曹攄字顔逺譙國人也祖肇魏將軍攄少有孝行好

學善屬文太尉王衍見而器之調𥙷臨淄令

又曰潘京舉秀才到洛尚書令樂廣京州人也共談累日

深歎其才謂京曰君天才過人恨不學耳(⿱艹石)學必爲一代

談宗京感其言遂勤學不倦

又曰王澄傳云王衍有重名於丗時人許以人倫之鑒尤

重澄及王敦𢈔敳常爲天下士目曰阿平第一子嵩第二

處仲第三澄嘗謂衍曰兄形似道人而神峯太㑺衍曰誠

不如卿落落穆穆然澄由是顯名

又曰戴(⿱艹石)思徃武陵省父時同郡人潘京素有理鑒名知

人其父遣(⿱艹石)思就京與語旣而稱(⿱艹石)思有公輔之林

又曰周顗傳云同郡賈嵩有清操見顗歎曰汝頴固多竒

士自湏雅道陵遟今復見周伯仁將振起舊風清我邦

又曰劉隗伯父訥字令言有人倫鑒識初入洛見諸名士

而歎曰王夷甫大鮮明樂彦輔我所敬張茂先我所不解

周𢎞武巧於用短杜方叔拙於用長

又曰周浚有人倫鑒識其郷人史曜素微賤衆所未知浚

獨引之爲友遂以妹妻之曜竟有名於丗

又曰阮脩傳云王衍當時談宗自以論易略盡然有所未

了研之終莫悟毎云不知此後當見能通之者不衍族子

敦謂衍曰阮宣子可與言衍曰吾亦聞之但未知其亹亹

之處定何如耳及與循談言寡而㫖暢衍乃歎服焉

又曰桓彛字茂倫𢈔亮毎屬彛覔一佳吏部及至都謂亮

曰爲卿得一吏部矣亮問安在彛曰人所應有而不必有

人所應無而不必無徐寜眞海岱清士因爲叙之即遷吏

部郎

又曰謝𤣥時符堅強盛邊境數𬒳侵冠朝廷求文武良將可

以鎭禦北方者安乃以𤣥應舉中書郎郗超素與𤣥不善

聞而歎曰安違衆舉親然𤣥亦必不負舉時咸以爲不然

超曰吾嘗與𤣥共在桓公府見其使才雖履SKchar間亦得其

任所以知之

晉中興書曰何充字次道年在童齓伯父𮟏謂之曰我爲

兒時亡伯車𮪍謂我汝後當與伯父爭名汝今器宇宏𭰹

亦當名出我右由是少有名望

又曰呉隱之字處默少有孝行遭母憂哀毀過禮時與太

常韓康伯鄰居伯母語伯曰汝後(⿱艹石)居銓衡之職當用如

此軰人及伯爲吏部尚書因進用之遂歷清顯

又曰范汪字𤣥平少失父年六歳過江依外家𢈔氏荆州

刺史王澄見而竒之以爲與范族者必是人也

又曰魏徐州刺史吕䖍有佩刀工相之以爲必三公可服

此刀䖍謂别駕王祥曰茍非其人刀或爲害卿有公輔之

量故以相與祥始辭之固強乃受祥死之日以刀授弟覽

曰吾兒凢汝後必興足稱此故以相與

又曰王珣字元琳弱冠與謝𤣥俱辟大司馬桓温SKchar温語

人曰謝SKchar年三十必擁旄仗節王SKchar當作黒頭公皆不易

才也

又曰薛兼與同郡紀瞻廣陵閔鴻呉郡顧榮㑹稽賀循同

志友善號曰五㑺𥘉入洛司空張華見而歎曰皆南金也

又曰陸曄童齓中從兄機稱之爲陸氏之寶我家不丗之

公也

又曰禇季野翼從弟弱冠譙國橋彛見而異之曰禇季野

有皮裏陽秋

又曰王敦爲太子舎人滎陽潘滔時爲洗馬見而目之曰

處仲蜂目巳露但豺聲未振(⿱艹石)不噬人亦當爲人所噬

沈約宋書曰桓𤣥聞一軍起便憂悴無復計或曰劉𥙿等

衆力微弱豈便有成陛下何慮之甚𤣥曰劉𥙿是爲一丗

之雄劉毅家無擔石之摴蒱一擲百萬何無忌劉牢之

甥酷似其舅共舉大事何慮無成也

宋書曰謝𢎞微童㓜時精神端審時然後言叔父混嘗異

之曰此兒𭰹𠂻夙敏方成佳器有子如此足矣

又曰謝𢎞微叔父混尚晉陵公主髙祖受命晉陵公主降

東郷君以混得罪前代東郷君節義可嘉聽還謝氏自混

亡至是數載而室宇脩整倉廪(“㐭”換為“面”)充盈門徒業使不異平日

曰疇墾闢有如於舊東郷君歎曰㒒射平生重此子可謂

知人僕射爲不亡矣

又曰𡊮淑字陽源陳郡陽夏人丹陽尹豹少子也少有風

格年數歳伯湛謂家人此非凢兒

齊書曰隋郡王子隆能屬文明帝謂王儉曰我家東阿也儉

曰東阿重出實爲皇家藩屏

又曰徐孝嗣姑適東莞劉舎舎兄藏爲尚書左丞孝嗣徃

詣之藏退語舎曰徐郎是令僕人三十餘可知矣汝冝善

自結

又曰江斆爲丹陽丞時𡊮粲爲尹見斆歎曰風流不墜正

在江郎數與宴賞流連日夜

蕭子顯齊書曰禇淵字彦回河南陽翟人也父卒悉推財

與弟唯取書數千卷𥘉與從弟炤同載道遇太祖淵舉手

指太祖車謂炤曰此非常人將來不可測

梁書曰沈瑀起家州從事奉朝請嘗詣齊尚書右丞殷濔

濔與語及政事甚器之謂曰觀卿才幹當居吾此職

又曰范𫐠曽字子𤣥呉郡錢塘人也㓜學從餘杭吕道惠

受五經略通章句道惠學徒常有百數獨稱述曽曰此子

必爲王者師

又曰賀琛字國寳㑹稽山隂人也伯父瑒歩兵校尉爲丗

碩儒琛㓜瑒授其經業一聞便通義理瑒異之常曰此兒

當以明經致貴

又曰臧盾㓜從徴士瑯瑘諸葛璩受五經通章句璩學徒

常有數十百人盾處其間無所狎比璩異之歎曰此生重

器王佐才也

又曰賀瑒時沛國劉瓛爲㑹稽府丞見瑒𭰹器異之嘗與

俱造呉郡張融指瑒謂融曰此生神明聦敏將來當爲儒

者宗

又曰丘仲孚字公信呉興烏程人也少好學從祖靈鞠有

人倫之鑒常稱爲千里駒也

陳書曰杜之偉強識俊才頗有名當丗吏部尚書張瓉𭰹

知之以爲廊廟器也

又曰陸慶永陽王爲呉郡太守聞其欲與相見慶固辭以

疾時宗人陸榮爲郡五官慶嘗詣焉王乃微服徃榮舎穿

壁以觀之王謂榮曰觀陸慶風神凝峻殆不可測嚴君平

鄭子眞何以尚兹

北史曰于謹南伐江陵以唐瑾爲元帥府長史及軍還諸

將多因虜掠大獲財物瑾一無所取唯得書兩車載之以

歸或言於周文曰唐瑾大有輜重悉是梁朝珍玩周文𥘉

不之信然欲明其實密遣使檢閱唯見墳籍而已乃歎曰

孤知此人來二十許年耳其不以利汚義向(⿱艹石)不令撿視

恐常人有投杼之疑孤所以益明之耳凡受人委任當如

此也

隋書曰魏任城王諧薦李德林因遺尚書令楊遵彦書云

燕趙固多竒士此言誠不爲謬今歳所貢秀才李德林者

文章學識固不待言觀其風神器宇終爲棟梁之用至如

經國大體是賈生晁錯之儔彫蟲小𠆸殆相如子雲之軰

今雖唐虞君丗俊乂盈朝然脩大厦豈厭夫良材之積也

吾甞見孔文舉薦祢衡表云洪水撗流帝思俾乂以正平

比夫大禹常謂擬諭非倫今以德林言之便覺前言非大

又曰楊素少落拓有大志不拘小節丗人多未之知唯從

叔祖魏尚書僕射寛𭰹異之毎謂子孫曰處道當逸羣絶

倫非常之器非汝曹所逮也

又曰柳莊少有逺量愽覽墳籍兼善辭令濟陽蔡大寳有

重名於江左時爲岳陽王蕭𧦴諮議見莊便歎曰襄陽水

鏡在於兹矣大寳遂以女妻之

又曰髙構(“冉”換為“冄”)河東薛道衡才髙當丗毎稱構有清鑒所爲文

筆必先以草呈構(“冉”換為“冄”)有所詆訶道衡未甞不嗟伏大業七年

終于家時年七十二所舉杜如晦房𤣥齡等後皆自致公

輔論者稱構(“冉”換為“冄”)有知人之鑒

又曰虞丗基字茂丗㑹稽餘姚人也父荔陳太子中庻子

丗基㓜沈静喜愠不形於色愽學有髙才兼善草𨽻陳中

書令孔奐見而歎曰南金之貴屬在斯人少傅徐陵聞其

名召之丗基不徃後因公㑹一見而竒之顧謂朝士曰當

今潘陸也因以弟女妻焉

隋書曰李德林任城王諧爲定州刺史重其才召入州館

朝夕同遊殆均師友不爲君民禮數嘗語德林云𥨸聞蔽

賢𮐃顯戮乆令君沉滯吾獨得潤身朝廷縱不見尤亦懼

明靈所譴於是舉秀才入鄴李德林㓜聦敏年數歳誦左

思蜀都賊十餘日便度髙隆之見而嗟歎遍告朝士云(⿱艹石)

假其年必爲天下偉器鄴京人士多就宅觀之月餘日中

車馬不絶年十五誦五經及古今文集日數千言俄而該

愽墳典隂陽緯候無不通渉善屬文辭覈而理暢魏収嘗

對髙隆之謂其父曰賢子文筆終當継温子昇隆之大𥬇

曰魏常侍殊巳嫉賢何不近比老彭乃逺求温子

又曰李士謙字子約趙郡平𣗥人也髫齓喪父事母以孝

聞母曽嘔吐疑爲中毒因跪而嘗之伯父魏歧州刺史瑒

琛所嗟尚毎稱曰此兒吾家之顔子也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四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