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四百四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四百四十三 太平御覽 卷之四百四十四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四百四十五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四十四

 人事部八十五

     知人下

唐書曰王珪㓜孤性雅澹少SKchar慾志量沉𭰹能安於貧賤

體道履正交不茍人叔父頗當時通儒有人倫之鍳嘗謂

所親曰門户所𭔃唯在此兒耳

又曰裴行儉有人倫之鑒自掌選及爲大惣管凡遇賢俊

無不甄採毎制敵摧兇必先期捷日時有後進楊烱王勃

盧昭隣駱賔王並以文章見稱吏部侍郎李敬𤣥盛爲延

譽引以示行儉行儉曰才名有之爵禄蓋寡楊應至令長

餘並鮮能令終是時⿱⺾⿰𩵋禾味道王勮未知名因調選行儉一

見𭰹禮異之仍謂曰有晚年子息恨不見其成長二公十

數年當居衡石願記識此軰其後相繼爲吏部皆如其言

行儉嘗所引偏禆有程務挺張䖍朂崔智𧦬王方翼党金

毗劉敬同郭待封李多祚黒齒之盡爲名將位至刺史將

軍者數十人其所知賞多此𩔖也

又曰狄仁傑授汴州判佐時工部尚書閻立夲爲河南道

黜陟使仁傑爲吏人誣告立本見而謝曰仲尼云觀過知

仁矣足下可謂海曲之明珠東南之遺寳薦授并州都督

府法曹

又曰張守珪儀形瓌壯善𮪍射性慷慨有節義時盧齊卿

爲𡺳州刺史𭰹禮遇之常共榻而坐謂曰足下數年外必

節度𡺳凉爲國之良將方以子孫相託豈得以寮屬常禮

相期耶

又曰李勉以故吏前密縣尉王晬子對勤幹俾攝南鄭令

俄有詔處死勉問其故乃爲權倖所誣勉詢將吏曰上方

藉牧宰爲人父母豈以𧮂言而殺不辜乎即亭詔拘晬飛

表上聞晬遂獲宥而勉竟爲執政所非追入爲大理少卿

謁見靣陳王晬無罪政事修舉盡力吏也肅宗嘉其守正

即日除太常少卿王晬後以推擇拜大理評事龍門令終

有能名時稱知人

又曰李晟德宗之幸山南旣入駱谷謂渾瑊曰渭橋在賊

腹内兵勢懸隔李晟可辦事乎瑊對曰李晟秉義執志臨

事不可奪以臣計之破賊必矣帝意始安

又曰楊嗣復字繼之僕射於陵之子也𥘉於陵十九登進

士第二十再登愽學宏詞科調𥙷潤州句容尉浙西觀察

使韓滉有知人之鍳見之甚恱滉有愛女方擇佳婿謂其

妻柳氏曰吾閱人多矣無如楊生貴而壽生子必爲宰相

於陵秩滿寓居楊子而生嗣復後滉見之撫其首曰名位

果踰於父楊門之慶也因字曰慶門竟如其言

又曰于邵傳云樊澤嘗舉賢良方正邵一見之於京師謂

樊將相之材也不五年擇爲節將

又曰李德𥙿與牛僧孺有𨻶或以韋温厚於牛僧孺言於

德𥙿𥙿曰此人堅正中立君子也

又曰劉三復長慶中李德𥙿拜浙西觀察使三復以德𥙿

禁密文臣以所業文詣郡干謁德𥙿閱其文倒屣迎之乃

辟爲從事

後魏書曰崔亮傳云崔亮字敬儒清河東武城人也時隴

西李冲當朝任事亮從兄言之於冲冲與亮語因謂亮曰

比見卿先人相命語使人𮌎中無復𪫟迫之念竒之延爲

館客冲謂兄子竒曰大崔寛和篤雅汝冝友之小崔生峭

整清徹汝冝敬之二人終將大至

孔叢子曰魏安𨤲王問子順馬回之爲人雖少文然梗直

有丈夫之節吾欲以爲相可乎荅曰知臣莫(⿱艹石)君何有不

可至於亮直之節臣未之明也曰何故荅曰臣聞諸孫卿

其爲人長目而永視者必體方而心圎毎以其法相人千

百不失臣見回非不偉其體幹然甚疑其目王卒用之三

月王果以謟得罪

淮南子曰寗戚欲干齊桓公困窮無以自逹於是爲啇旅

將牛車暮𪧐於郭門之外桓公郊迎客夜爝火甚盛從者

甚衆戚飯牛車下望見桓公而悲擊角而疾啇歌桓公聞

之撫其㒒之手曰異哉歌者非常人也命後車載之賜衣

說苑曰楚令尹虞丘子復相莊王曰臣聞奉公行法可以

得榮能淺行薄無望上位臣爲令尹十年矣國故不治獄

訟不息臣𥨸選國俊士孫叔敖秀才多能其性無欲君舉

而授之政則國可使寜而士民可使附莊王從之虞丘子

萊田三畒號曰國老以孫叔敖爲令尹虞丘子家干法叔

敖執而戮之虞丘子喜曰叔敖果可使持正矣

傳子曰劉備襲蜀丞相SKchar趙幾曰劉備其不濟乎拙於用

兵毎戰毎敗奔亡不暇何以圖人徴士𫝊朝曰劉備寛仁

有度能得人死力諸葛亮逹治知變正而有謀而爲之相

張飛𨵿羽勇而有義皆万人之敵而爲之將此三人者皆

人傑也以劉備之略三傑佐之何爲而不濟也

郭子曰兾州刺史楊淮字彦清二子喬髦有識俱緫角爲

成器淮與裴頠樂廣友善遣見之頠謂淮曰喬當及卿髦

小減也廣謂淮曰喬自及卿髦尤精出淮𥬇曰我二兒之

優劣乃裴樂之優劣議者皆許之

又曰王仲祖云眞長知我勝我自知

又曰王渾妻鍾生女甚賢明令武子爲妹擇嘉壻而未有

其人兵家子有才欲以妻之獨與母議初不告事定乃白

母曰誠是地也自可貴要當令我見之於是武子令此兵

與羣小雜處使母帷察之母曰刑衣者汝可抜乎武子曰

是母曰此才足以抜萃然地寒非長年不足展其才用觀

其形骨恐不可與婚數年果死

吕氏春秋曰魏公叔座疾惠王徃問之曰公叔之病甚矣

將奈社稷何對曰臣之御庶子鞅也願王以國聽之(⿱艹石)

能聽勿使出境王不應出而謂左右曰豈不悲哉以叔之

賢而今謂寡人以聽鞅悖也公叔死公叔鞅西遊𥘿𥘿孝

公聽之秦果強魏果弱

竹林七賢論曰山濤與阮籍𥞇康皆一靣而契(⿱艹石)金蘭濤

妻韓氏嘗以問濤濤曰當年可爲友者唯此二人耳妻曰

負羇之妻亦觀狐趙意欲一窺之可乎濤曰可也二人至

妻勸濤留之𪧐其酒食夜穿牖而窺之濤入曰所見何如

吾妻曰君才殊不如也正當以識度相友濤曰然伊軰亦

當謂我識度勝

說曰𡊮宏少貧常爲人傭載運謝鎭西常夜泊舟江渚

清風明月聞賈客舫上有詠聲甚有清致聽所詠詩又所

未嘗聞歎羙不能巳即遣人委曲訊問乃是𡊮宏自誦其

詠史詩遂厚相賞重

又曰郄太尉遣門生與王丞相書永女壻曰請徃東齊中

選之門生歸白郄云王家諸郎亦皆可然聞覔女壻咸自

矜持唯有一郎在東床上坦腹食如不聞郄云此正嘉壻

旣而訪焉乃逸少也

又曰顧和始爲楊州從事月旦當朝停車州門外周侯詣

丞相歴和車邊過和覔虱夷然不動周旣過返還指顧心

曰此中何所有頋擇虱如故徐應曰此中最是難量地周

侯旣入語丞相曰卿州吏有一令僕才

語林曰夏少明在陳國不知名聞裴逸民知人乃褁粮𭔃

載入洛從之未至裴家少許見一人着黄皮袴褶乗馬將

獵夏問逸民家逺迩荅曰君何以問夏曰聞其名知人故從

會稽來投之裴曰身是逸民明可更來明徃逸民果知之

又嘉其志局乃用爲西門候於此遂知名

又曰魏武將見匈奴使自以形陋不足雄逺國使崔季珪

代乃自捉刀立牀頭坐旣畢使僕問曰魏王何如使荅曰

魏王信自雅望非常然牀頭捉刀人此乃英雄魏王聞之

馳遣殺此使

說曰王濬冲裴叔則二人於緫角時詣鍾士季湏㬰

後客問向二童子是誰曰裴王客曰何如鍾曰裴楷清通

王戎簡要湏三十年此二賢當爲吏部尚書兾尓時天下

無復滯才

崔鴻前燕録曰慕容廆㓜而魁岸羙姿貌身長八尺雄桀

有大度晉安北張華一見竒之謂廆曰君長必爲命丗之

器定難濟時者也遺廆冠簪以結慇懃

崔鴻前𥘿録曰姜宇字子居天水兾人也少孤貧爲河北

陳不識家牧羊年十五身長七尺九寸聦惠羙風儀毎夜

專讀書睡則縣頭于屋梁逵旦而止不識竒之將妻以女

其妻弗聽不識乃置酒引宇令女潛觀之問女曰姜宇人

士才明吾欲以汝妻之汝母難曰宇家之牧人汝意云何女

曰觀宇之姿才豈復爲人牧羊也遂妻之宇後歷位京兆

尹御史中丞

郭林宗別傳曰郭㤗字林宗入頴川則友李元禮至陳留

則結符偉明之外黄則親韓子助過蒲亭則師仇季智止

學舎則収魏德公觀耕者則抜茅季偉皆爲名士至汝南

見𡊮閎不𪧐而去從黃憲三日乃去過新蔡薛懃問之曰

足下見𡊮奉髙不𪧐而去從黃叔度乃弥曰何也㤗曰奉

髙之流雖清而昜挹叔度汪汪(⿱艹石)千畒之陂澄之不清撓

之不濁難測量也

何顒別傳曰顒字伯求有人倫鍳同郡張仲景緫角造顒

顒謂曰君用思精而韻不髙將爲良毉卒如其言

顧和別傳曰和字君孝緫角時頋榮曰此吾家𩦸興衰宗

必此子也頋珠亦有令問榮謂珠曰卿速歩君孝超卿矣

孟嘉别傳曰𢈔亮抜孟嘉爲勸學從事禇褒爲豫章太守

出朝亮正旦大㑹州府人士率嘉集坐第甚逺問亮曰江

州有孟嘉其人何在亮曰在坐卿但自覔襃歷觀之乆指

嘉謂亮曰此君小異將無是乎

衛玠別傳曰劉眞長謝仁祖並知名時人啇略中朝人士

或問𢎞治可得方衛洗馬不謝曰安得相比其間可容數

三輔決録曰龐知伯名勃爲郡小吏東平衛農爲書生窮

乏乃客鍜於勃家知伯知其賢尤加禮待雇直過償及去

送十里過舅家復貸錢贈之農不肯受勃曰不受令勃不

告農乃受曰爲馮翊乃相報後果爲馮翊太守勃子爲門

下書佐

又曰游殷字㓜齊與司𨽻校尉胡𨋎有𨻶輕誣構殺之𥘉

殷爲郡功曹有童子張旣者時未知名爲郡書佐殷察異

之旣過家具設賔饌及旣至殷妻𥬇曰君甚勃乎張德容

童昏小兒何異殷曰卿勿恠乃方伯之器也殷遂與旣論

霸王之事饗訖以楚子託之𨋎害殷月餘得病目脫但言

伏罪游㓜齊將鬼來於是遂死諺曰生有知人之明死有

鬼靈之驗

又曰王諶字子嗣愽學有才辨洛陽种景伯武原呉季髙

未知名諶數稱二人於朱伯厚有宰輔之器退語二人曰

卿必爲公而景伯至司徒季髙至司空丗以是服諶之知

人也

會稽典録曰盛憲字孝章嘗出行逢一童容貌非常憲恠

而問之是魯國孔融融時年十餘歳憲下車執手載以歸

舎與融談宴知其不凢便結爲兄弟因𦫵堂見親

汝南先賢傳曰薛勤字恭祖仕郡功曹陳仲舉時年十五

爲父賫書詣勤勤見而察之明日徃造焉仲舉父出見勤

勤曰足下有不凡子吾來𠉀之不從卿也言議盡日乃歎

曰陳仲舉有命丗才王才之具又見黃叔度於童㓜云當

爲内盛德其後二賢英名並耀於丗

又曰謝甄禀氣聦爽明識逹理見許子將兄弟弱冠之歳

曰平輿之淵有二龍出焉察其昐睞則賞其心覩其頋歩

則知其道

襄陽𦒿舊記曰劉備訪丗事於司馬德操操曰儒生俗士

豈識時務哉此間自有伏龍鳯鶵備問誰曰諸葛孔明龐

士元也並用爲軍師中郎

又曰潘記見温習十數歳時曰此兒名士必爲吾州里議

主勑子弟與善温後果爲荆州太公平令

又曰李衡字叔平漢末父將走入呉以下户調爲武昌渡

民聞羊衜有人物徃干之衜曰多士之丗尚書劇曹郎才

也勸習筮仕以女配之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四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