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 太平御覽 卷第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第三

太平御覽卷第二

 天部二

   天部下   渾儀   刻漏

     天部下

老子曰天得一以清天無以清將恐裂

又曰域中有四大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

莊子曰天之蒼蒼其正色耶以其逺而至極也

文子曰朴至大者無形狀道至大者無度量故天圎不中

䂓地方不中矩

又曰天明日明然後能照四方君明臣明然後能正萬物

域中四明故能乆

又曰髙莫髙於天下莫下於澤天髙澤下聖人法之

又曰天愛其精地愛其平人愛其情天之精日月星辰雷

霆風雨也地之平水火金木土也人之情思慮聦明喜怒

列子曰𣏌國有人憂天崩墜身亡所𭔃廢於寢食又有憂

彼憂者因曉之曰天積氣耳(⿱艹石)屈伸呼吸終日在天中行

止奈何憂崩墜乎其人曰果積氣日月星辰不當墜耶曉

者云日月星辰亦積氣之光耀者也長盧子聞而𥬇曰虹

蜺也雲霧也風雨也四時也此積氣之成乎天者也知積

氣也何以不壊夫天地空中之細物有中之最巨也難窮終

始此固然矣憂其壞者亦爲逺大言不壞者亦爲未是天

地不得不壞之則㑹歸於壞時奚爲不憂哉列子聞而𥬇

曰天地壞亦謬矣言不壞亦謬矣壞與不壞吾所不知也

雖然彼一也此一也故生不知死死不知生來不知去去

不知來壞與不壞吾何容心哉

又曰湯問夏革曰四海之外奚有乎曰猶齊州也湯曰汝

奚以實之革曰朕東行至營人民猶是也問營之東復猶

營也西行之𡺳民人猶是也問𡺳之西復猶𡺳也朕以是

知四海四荒四極之外不異是也故大小相含無窮極也

含萬物者亦如含天地含天地者亦如含萬物𠲒萬 物也故不窮含天地之表故

無極朕亦焉知天地之表不有大天地者乎亦吾所不知

也天地亦物物有不足故昔者女媧氏選五色之石以𥙷

闕斷鼇之足鼇巨龜也以立四極其後共工氏與顓頊爭爲帝

淮南子曰與神農爭怒觸不周之山折天柱絶地維故天傾西北日

月星辰就焉地不滿東南故百川水潦歸焉

抱朴子曰宣夜之書亡而郄萌記先師相傳宣夜說云天

無質仰而瞻之髙逺無極眼瞀精極蒼蒼然也譬旁望逺

道黄山而皆青俯察千仞之谷而黝黒夫靑SKchar色黒非有

體也日月星象浮生空中行止皆須氣焉故七耀或住或逰

逆順伏見無常進退不同由無所根繫故各異也故辰極常

居其所北斗不與衆星西没焉七曜皆東行日日行一度

月行十三度遲疾任性(⿱艹石)綴附天體不得尓也

又曰良將剛則法天可望而不可干柔則象淵可觀而不

可入

淮南子曰四時天之吏日月天之使星辰天之期虹蜺彗

星天之忌

又曰天有九野九千九百九十里隅去地五萬里

楊子法言曰唯天爲聦唯天爲明夫能髙其目而下其耳

者匪天也夫

又曰或問天曰吾於天歟見無爲之爲矣或曰雕刻衆形

者匪天歟曰以其不雕刻也如物刻而雕之焉得力而給

又曰天可度則覆物淺矣

申子曰天道無𥝠是以𢘆正天常正是以清明

管子曰天或維之地或載之莫之維天巳墜矣况於人乎

曽子曰單居離問曽子曰天圎而地方誠有之乎曽子曰

天之所生上首地之所生下首上首之謂圎下首之謂方

始識天圎而地方則是四角之不揜也參甞聞之夫子曰

天道曰圎地道曰方方曰幽圎曰明明者吐氣是故外景

幽者含氣是故内景

墨子曰飄風苦雨溱溱而至此天之所以罰百姓不上同

於天也

孔叢子曰魏王問子順曰寡人聞昔者上天神異后稷而

爲之下嘉糓周遂以興

吕氏春秋曰天道圎地道方聖人所以立天下天圎謂精

氣圎通周復無𮦀故曰圎地方謂萬物殊形皆有分職不

能相爲故曰方主執圎臣處方方圎不易國乃昌

又曰天地車輪輪轉終則復始極則復反

又曰天地大矣生而不子成而不有萬物皆𬒳其澤得其

利而莫知其所由始三皇五帝之徳也

又曰天有九野何謂九野中央曰鈞天東方曰蒼天尚書考靈

耀曰臯天廣雅曰上天東北方曰變天北方曰𤣥天西北方曰幽天

西方曰皓天尚書考靈耀曰廣雅皆曰成天西南方曰朱天南方曰炎天

尚書考靈曜曰赤天南東方曰陽天

太𤣥經曰九天一爲中天二爲羡天三爲順天四爲更天

五爲晬天六爲廊天七爲咸天八爲沉天九爲成天

又曰天以不見爲𤣥地以不形爲𤣥人以心腹爲𤣥天奥

西北鬱化精也地奥黄泉隱營魄也人奥思慮含至精也

說苑曰齊景公問子貢曰仲尼賢乎曰賢又問曰奚(⿱艹石)曰不

知也公恠之子貢曰今謂天髙無少長賢愚皆知(⿱艹石)問其

髙㡬何皆曰不知仲尼之賢猶天之髙也奚得以知又曰

臣事仲尼猶執柸就江海飲莫知淺𭰹也

又曰齊桓公問管仲曰王者何貴對曰貴天桓公仰視天

管仲曰所謂天者非謂蒼蒼莽莽之天也居人上者以百

姓爲天

蔡邕天文志曰言天體者有三家一曰周髀二曰宣夜三

曰渾天宣夜之學絶無師法周髀術數具存驗天狀多所

違失故史官不用唯渾天者近得其情今史官所用𠋫臺

銅儀則其法也立八尺圜儀之度而具天地之象以正黃

道名察發歛以行日月以歩五緯精微𭰹妙百丗不易之

異苑曰陶𠈉夢飛翔沖天天門九重巳入其八餘一門不

得進以翼搏天一翅致折驚而墜下左腋腫痛後威果振

主欲有闚擬之志每憶折翅之祥抑心而止

徐整三五曆紀曰天地渾沌如雞子盤古生其中萬八千

𡻕天地開闢陽清爲天隂濁爲地盤古在其中一曰九變

神於天聖於地天日髙一丈地日厚一丈盤古日長一丈

如此萬八千𡻕天數極髙地數極𭰹盤古極長後乃有三

皇數起於一立於三成於五盛於七處於九故天去地九

萬里

廣雅曰太𥘉氣之始也清濁未分太始形之始也清者爲

精濁者爲形太素質之始也巳有素朴而未散也三氣相

接剖判分離清濁爲天地

又曰天圎廣南北二億三萬三千五百里七十五歩東西

短減四歩周六億十萬七百里二十五歩從地至天一億

一萬六千七百八十一里半下地至厚與天髙等

又曰南方曰炎天西南方曰朱天西方曰成天西北方曰

幽天北方曰𤣥天東北方曰變天東南方曰陽天中央曰

鈞天東方曰上天謂之九天九天之際曰九垠垠堮九天

之外曰次九垓垓階也言其階次九也

纂要曰天地四方曰六合四方上下謂之宇古徃今來謂

之宙

白虎通曰男女惣名爲人天地所以無惣名何天圎地方

不相𩔖也天左旋地右周猶君臣隂陽相向也

又曰天所以有災變何所以謹告人君覺悟其過欲令悔

愼思慮也

黃帝素問曰積陽爲天故曰清陽

河圖挺佐輔曰百丗之後地髙天下不風不雨不寒不暑

民復食土皆知其母不知其父如此千𡻕之後而天可𠋣

杵洶洶隆隆曽莫知其始終

汲冢紀年書曰懿王元年天再旦於鄭

東方朔神異經曰崑崙有銅柱焉其髙入天謂之天柱

皇覽冢墓記曰好道者言黃帝乗龍升雲登朝霞上至列

闕倒影天體如車有蓋日月懸著何有可上哉

張衡靈憲曰天有九位自地至天一億萬六千二百五十

里懸天之晷薄地之儀皆千里而差一寸

孫氏瑞應圖曰舜時后稷播植天降秬秠故詩曰天降嘉

種惟秬惟秠秬音巨秠音丕

論衡曰天門在西北又日月五星隨天而西移行遲天耳

(⿱艹石)磑石之上行蟻蟻行遲磑轉疾内雖異行外猶俱轉

又曰天行六十五度凡積十三萬里也其行甚疾無以爲

驗儻與陶鈞之運弩矢之流相𩔖似乎

又曰天平與地無異(⿱艹石)覆盆之狀

洛書甄耀度曰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夫一度

爲千九百三十二里則天地相去十七萬八千五百里

𨵿令内傳曰天地南午北子相去九千萬里東卯西酉亦

九千萬里四隅空相去九千萬里天去地四十千萬里

又曰天有五億五萬五千五百五十里地亦如之各以四

海爲脉

伏侯古今注曰成帝建始三年七月夜有黄白氣長十餘

丈明照地或曰天裂或曰天劒

五經通義曰神之大者昊天上帝即耀魄寳也

又曰天皇大帝亦曰太一又曰其佐曰五帝東方青帝靈威仰南方赤

帝赤熛怒西方白帝白招拒北方黑帝汁光紀中央黃帝含樞紐

又曰天所以有雷霆風雨霜雪霧露何欲以成𡻕潤萬物

因以見災異也

衍大言天事號談天衍〇虞昺穹天論曰天形穹隆如笠

而冒地之表浮元氣之上譬覆奩以抑水而不没者氣充

其中也日遶辰極没西南還東不入地中也 天文録曰古

人言天地之形者有三一曰渾天二曰蓋天三曰宣夜宣

夜之說未甞聞也後有虞昺作穹天論姚信作昕天論虞

喜作安天論衆形殊象參差其間蓋天之說又有三體一

云天如車蓋遊乎八極之中一云天形如笠中央髙而四

邊下亦云天如欹車蓋南髙北下桓譚新論曰通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雲因衆儒之說天以爲蓋常左旋日月星辰隨而東西乃

圖𦘕形體行度叅以四時暦數昏明晝夜欲爲世人立紀

律以垂法後嗣余難之曰春秋晝夜欲等平旦日岀於夘

正東方暮日入於酉正西方今以天下之占視之此乃人

之夘酉非天夘酉當北斗極北斗極天樞樞天軸也猶蓋

有保斗矣蓋雖轉而保斗不移天亦轉周匝斗極常在知

爲天之中也仰視之又在北不正在人上而春秋分時日

出入乃在斗南如蓋轉則北道近南道逺彼晝夜數何從

等乎子雲無以解也後與子雲奏事坐白虎殿廊廡下以

寒故背日曝背有頃日光去背不復曝焉因以示子雲曰

天即蓋轉而日西行其光影當照此廊下而稍東耳無乃

是反應渾天家法焉子雲立壞其所作則儒家以天爲左

轉是也

楊泉物理論曰天者旋也均也積陽純剛其體迴旋羣生

之所大仰

又曰儒家立渾天以追天形從車輪焉周髀立蓋天言天

氣循邊而行從磨石焉斗極天之中也言天者必擬之人

故自臍以下人之隂也自極以北天之隂也所以立天地

者水也成天地者氣也水土之氣升而爲天天者君也夫

地有形而天無體譬如火焉煙在上灰 -- 灰 在下也渾天說天

言天如車輪而轉日月旦從上過夜從下過故得岀夘入酉

或以斗極難之故作蓋天言天左轉日月不行皆縁邊爲

道就渾天之說則斗極不正(⿱艹石)用蓋天則日月出入不定

夫天元氣也皓然而巳無他物焉姚信昕天論曰(⿱艹石)使天

褁地如𡖉含雞地何所𠋣立而自安固(⿱艹石)有四維柱石則

天之運轉將以相害使無四維因水𫝑以浮則非立性也

若天經地行於水中則日月星辰之行將不得其性是以

兩地之說下地則上地之根也天行乎兩地之間矣今地

形立於下天象運乎上譬人頥移臨胷而頂不覆背近取

諸身故知天體南低入地北則髙也冬至極低天運近南

故日去人逺斗去人近北氣至故冰寒也夏至極起天運

近北故斗去人逺日去人近南天氣至故蒸𤍠也極之髙

時日所行地中淺故夜短天去地髙故晝長極之低時日

所行地中𭰹故夜長天去地下故晝短然則天行寒依於

渾夏依於蓋也

楚辭天問曰圎則九重孰營度之言天圓九重誰度知之惟兹何功

孰初作之言此天九重誰功始之筦維焉繫天極焉加筦轉綱也言天夜轉徙寜

有維綱繫其際極安所加乎也八柱何當東南何𧇊言天有八山爲柱皆何直東南不足誰能

古樂府詩曰天上何所有曆歷種白榆

     渾儀

說文曰渾者制儀器也

書曰正月上日受終於文祖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范𡩋注曰

璿爲衡璣者轉也衡者平也若今渾天矣王者所以正天文之器

尚書考靈耀曰觀玉儀之旋昏明主時以玉爲渾儀故日王儀也

文耀鈞曰髙辛受命重𥠖說天文唐堯即位羲和立渾儀

孝經援神契曰后偷任威折其玉斗失其金椎后君也偷獨苟自專

也玉斗北斗以玉爲之偷渾儀也金椎以喻國之重寳也

劉氏曆正問曰說云顓頊造渾儀黃帝爲蓋天皆以天象

蓋也

渾天儀曰天如雞子地如中黄居其天内天大地小表裏

有水天地各乗氣而立載水而浮日月星辰繞地下故二

十八𪧐半見隱天轉如車轂之運

王蕃渾天說曰渾天之作由來尚矣考之於天信而有徴

舊說天地之體狀似鳥卵天苞地外猶殻之褁黄也周廻

如彈丸故曰渾天言其形體渾渾如也周天三百六十五

度五百八十九分度之百四十五東西南北展轉周䂓半

覆地上半在地下故二十八舎半見半隱以儀准之其見

常八十二度有奇是以知其半覆地上半在地下也黄赤

二道見與交錯一間相去二十七度以兩儀准之俱三百

六十五度有赤道見者常百八十二度半強又南北考之

天見者亦一百八十二度半強是知天之體圎如彈丸北

出地三十六度是知南極入地亦三十六度而兩相去百

八十二度半強也

虞喜安天論曰太史令陳季胄以先賢制木爲儀名曰渾

又曰言天體者三家渾蓋之術具存而宣夜之法絶滅有

意續之而未遑也近見姚元道造昕天論又覩族祖河間

立穹天摸鄙意多嫌喜以爲天髙無窮地𭰹不測地居卑

静之體則天有常安之象形相覆冒無方圎之義渾蓋之

家依易立說云天運無窮或謂渾然苞地或謂渾然而蓋

愚謂若必天褁地似𡖉中黃則地是天中一物聖人何别

爲名而配天乎古之遺語日月行於飛谷謂在地中也不

聞列星復流於地又飛谷一道何以容此且谷有水體日

爲火精冰炭不共器得無傷日之明乎此蓋天所以爲臣

難也或難曰周禮有方圎之丘𥙊天地則知乾坤有方圎

體也荅曰郊𥙊大報天而主日配日月形圎圎丘似之非

天體也𥙊方者别之於天尊卑異位何足恠哉周髀之術

多是蓋天蓋天雖與渾異而星辰有常數今陳氏見髀上

觀周因言周渾周髀宣夜或人姓名猶星家有甘石也蓋

天之體轉四方地卑不動天周其上故云周髀宣明也夜

幽之數其術兼之故云宣夜

賀道養渾天記曰昔記天體者有三渾儀莫知其始書以

齊七政蓋渾體也二曰宣夜夏殷之法也三曰周髀當周

髀之所造非周家術也近世復有四術一曰方天興於王

充二曰軒天起於姚信三曰穹天由於虞喜皆以抑斷浮

說不足觀也唯渾天之事徵驗不疑

𣈆陽秋曰吴有葛衜字思眞改作渾天使地居中以機轉

之天轉而地止衜古道字

義熈起居注曰十四年相國表曰間者平長安𫉬張衡所

作渾儀土圭歷代寳器謹遣奉送歸之天府

梁書曰陶弘景甞造渾天象髙三尺許地居中央天轉而

地不動以機動之悉與天相㑹

又曰虞僧誕㑹稽餘姚人以左氏教授聽者亦數百人該

通義例當世莫及先是儒者論天㸦執渾蓋二義論蓋不

合渾論渾不合蓋崔靈恩立義以渾蓋爲一焉

隨書曰耿詢見其故人髙智寳以𤣥象直太史詢從之受

天文筭術詢創意造渾天儀不假人力以水轉之施於闇

室中外𠉀天時合如符契

唐書曰將軍李守忠奏三殿上所安置渾天儀銅鼎上津

事具雨門

董卓别傳曰卓冶鑄𠋫望璇機儀

益部𦒿舊傳曰漢武帝時落下閎明暁天文於地中轉渾

天定時節

風土記曰璿衡即今渾儀云古者以玉爲之轉運者爲機

持正者爲衡一説言以良玉爲管中有光蓋取明以助逺

張衡渾天儀曰赤道撗帶天之腹去極九十一度十九分

之五黃道邪帶其腹出赤道表裏各二十四度故夏至去

極六十七度而強冬至去極百一十五度亦強也然則黄

道邪截赤道者則秋分之去極也今此春分去極九十度

秋分去極九十一度少者就夏歷晷景去極之法以爲率

王蕃渾天說曰渾天遭周𥘿之亂師徒斷絶而喪其文唯

渾儀常在𠉀臺是以不廢故其楊搉可得而言至於纎微

委曲闕而不傳蔡邕以爲精微𭰹妙百世不易之道

楊子法言曰或問渾天曰落下閎營之鮮于望人度之耿

中丞象之請問蓋天曰蓋哉蓋哉未幾也李軌注曰幾近

桓子新論曰楊子雲好天文問之於黃門作渾天老工曰

我少能作其事但隨尺寸法度殊不曉達其意後稍稍益

愈到今七十乃甫適知巳又老且死矣今我兒子愛學作

之亦當復年如我乃暁知巳又且復死焉其言可悲可𥬇

顔延之上立渾天銅儀表曰臣昔奉使入𨵿值大軍旋師

渾儀在路肆觀竒祕絶代異寳

     刻漏

說文曰漏以銅盛水刻節晝夜百刻

周禮夏官挈壷氏掌挈壷以令軍井謂軍穿井成挈壺懸其上令軍中士衆皆

望見知下有井也壺所以盛飲故以壺表井也凡軍事懸壷以序聚𢷌凡䘮懸壷

以代哭皆以水火守之分以日夜鄭司農曰懸壺以爲漏也以序聚𢷌以次更聚

繫𢷌備守也𤣥謂擊𢷌兩木相㪣行夜時也䘮禮未大歛代哭以水守壺者爲沃漏也以火守壺者夜則視刻數也

分以日夜者異晝夜漏也

詩序曰東方未明刺無節也朝廷興居無節號令不時挈

壷氏不能掌其職焉挈壷氏掌刻漏

漢書曰董賢爲郎傳漏陛下上見恱之

又哀帝紀曰詔大赦天下以建平二年改爲太初元年號曰

陳聖劉太平皇帝韋昭曰敷陳聖劉之德也漏刻以百二十爲度韋昭曰舊

漏晝夜共百刻今增其二十也

續漢書律曆志曰建武十年詔施行漏刻以日長短爲數

率日南北二度四分而増成一刻一氣永元十年太史霍

融上言官漏刻率九日増減一等不與天相應不如夏曆

東觀漢記曰樊𣑽毎當直事常晨駐車待漏

漢𮦀事曰鼔以動衆鉦以止衆夜漏盡鼔鳴則起晝漏盡

鉦鳴則息

呉録曰呉範字文則善占𠉀知風氣𨵿羽將降孫權問範

範期日中權立表下漏以待之及中不至權問其故範曰

未正中也頃之有風動帷範曰羽至矣斯湏外稱萬𡻕傳

言得羽

齊書曰武帝時宫内𭰹隱不聞端門鼔漏聲置鐘於景陽

樓上應五鼔及三鼔宫人聞鐘聲早起粧飾

後魏書曰自魏初大將行兵長孫嵩拒宋武奚斤征河南

獨給漏刻

隋書曰耿詢作馬上刻漏世稱其妙煬帝即位進欹器帝

善之

東方朔别傳曰武帝常飲酎以八月九月中禾稼方盛熟

夜漏下水十刻微行乃岀

桓子新論曰漏刻燥濕寒温輒異度晝日叅以晷景暮夜

叅以星𪧐則得其正

陸機漏賦曰激懸泉以逺射跨飛途而遥集伏隂虫以承

波吞絙流其如挹

王廙洛都賦曰挈壷司刻漏樽㵼流仙叟秉尺隨水沉浮

孫綽漏刻銘曰累筒三階積水成淵器滿則盈承虚赴下

靈虬吐注隂虫承瀉




太平御覽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