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 太平御覽 卷第三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第四

太平御覽卷第三

 天部三

     日上

說文云日者寳也太陽之精不𧇊字從口一象形也又君

象也

易曰离爲日

又曰日中則𣅳

又曰日以烜之

又曰日月運行一寒一暑

又曰隂陽之義配日月

又曰懸象著明莫大乎日月

又曰日月之道貞明者也

又曰日中爲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貨

又曰日徃則月來月往則日來日月相推而明生焉

又曰日𣅳之離不鼓缶而歌則大耋之嗟凶

又曰豐卦曰豐亨王假之勿憂冝日中宜照天下也以勿憂之

德故冝照天下

又曰日月麗乎天

又曰日月得天而能乆照

書曰寅賔出日平秩東作日中星鳥以殷仲春

又曰日永星火以正仲夏日短星昴以正仲冬

又曰寅餞納日平秩西成

詩曰其雨其雨杲杲出日

又曰謂予不信有如晈日

又曰嗈嗈鳴鴈旭日始旦

又曰日之夕矣羊牛下來

又曰日居月諸胡迭而微

又曰日出東方照臨下土

又曰春日遲遲采蘩祁祁

禮曰二月中氣祀朝日於東郊

又曰𤣥端而朝日於東門之外

又曰天無二日土無二王

又曰季冬是月也日窮于次月窮于紀言運行周匝於故處次舎也紀猶㑹

又曰五月中氣是月也日長至十一月日短至周禮周官

曰眂祲掌十輝之法以觀祅祥辨𠮷凶祅祥善惡之徴鄭司農云煇謂日光

一曰祲二曰象三曰䥴四曰監五曰闇六曰瞢七曰彌

八曰叙九曰隮十曰想祲隂陽氣相侵也象如赤鳥也鐫謂日旁氣四面反鄉如煇狀監

氣臨日也闇日月食也瞢瞢無光也弥者白虹弥天也叙者雲有次序如山在日上也隮者升氣也想者耀光者也

又曰大司徒以土圭之法測土𭰹淺正日景以求地中日

南則景短多暑日北則景長多寒

傳曰酆舒問於賈季曰趙衰趙盾孰賢對曰趙衰冬日之

日也趙盾夏日之日也注曰冬日可愛夏日可畏又哀公

六年楚有雲如衆赤烏夾日以飛三日楚子使問周太史

曰其當王身(⿱艹石)禜之可移於令尹司馬王曰移腹心之疾

置之肱股何益王弗禜而死孔子曰昭王其不失國也冝

爾雅曰孤竹北户西王母日下謂之四荒也郭璞注曰日下在四方昬

荒之國也

又曰岠齊州以南戴日爲丹穴岠去也齊中也東至日所出爲太

平西至日所入爲太蒙即蒙汜也

易坤靈圖曰至徳之萌日月若連璧

易叅同契曰日爲流珠青龍之俱日爲陽陽精爲流珠青龍東方少陽也

尚書考靈曜曰黒帝亡二日並照

又曰仲春仲秋日出於夘入於酉仲夏日出於寅入於戍

仲冬日岀於辰入於申

又曰日光照四十萬六千里

春秋感精符曰群臣恣則日黃無光羣臣爭則日裂人主

排斥則日夜岀

春秋元命包曰陽數起於一成於二故日中有三足烏

又曰一歳三百六十五日四分度之一言陽布散立數合一

故立字四合其一

又曰日左行周天二十三萬里

又曰七政度日月明

春秋内事曰日者陽徳之母也

禮統曰日者實也形躰光實人君之象

禮斗威儀曰政太平則日五色政頌平則日黃中而赤暈

政和平則日黄中而黒暈政象平則日黄中而白暈政升

平則日黃中而青暈

孝經援神契曰天地至貴精不兩明注天精爲日地精爲

又曰日中則光溢

又曰日神五色明照四方

又曰黃氣抱日輔臣忠德至於天日抱戴

易傳曰聖王在上則日光明五色而備

又曰日者衆陽之精内明𤣥黄五色無主以象人君精精

似青翼翼似黒𤣥𤣥似赤縞縞似白煌煌似黃光照無主

不可以一色名也劉向洪範傳曰日者照明之大表光景

之大紀群陽之精衆貴之象也故曰日出而天下光明日

入而天下SKchar晦此其効也故日者天之象君父夫兄之𩔖

中國之應也明王之踐位群賢履職天下和平𥠖民康寜

則日麗其精明揚其景耀抱珥重光以見𠮷祥君獲慶賀

劉昭㓜童傳曰晉明帝諱紹元帝子𥘉元帝爲江東都督

鎮揚州時中原䘮亂有人從長安來帝問洛下消息澘然

流涕帝年數歳問泣故具以東渡意告之因問帝汝意謂

長安何如日逺荅曰不聞人從日邊來只聞人從長安來

居然可知帝異之明日集群臣宴㑹說以此荅明帝又以

爲日近帝動容問何故異昨日之言荅曰舉頭不見長安

只見日以是知近帝大恱

搜神記曰呉孫堅夫人懷孫䇿夢日月入懷

解道康齊地記曰齊有不夜城蓋古者有日夜中照於東

境故萊子立此城以不夜爲名

七聖紀曰鬰華赤文與日同居結鱗黃文與月同居鬱華

日精結鱗月精也

莊子曰陽燧見日則燃爲火金也摩拭令𤍽便置日中以艾就之火生

又曰孔子圍於陳蔡太公吊之曰子其昭昭如掲日月而

行故不免

又曰日出東方入於西極有目有趾者待是而成功

又曰至人神矣乗雲氣𮪍日月

淮南子曰日出於陽谷浴於咸池拂於扶桑是謂晨明登

於扶桑之上扶桑東方之野爰始將行是謂朏朏明將明也至于

曲阿曲河山名是謂朝明臨于曽泉曽重也早食時在東方多水之地故曰曽泉

謂早食次于桑野是謂晏食臻于衡陽是謂禺中對于昆

昆吾丘在南方是謂正中靡于鳥次鳥次西南方之山上是謂小遷至于

悲谷悲谷西南方之大𡐍是謂晡時迴于女紀女紀西方隂地是謂大遷經

于隅泉是謂髙春頓于連爛石是謂下春連石西北山名言將欲冥下蒙

悉春故曰下春爰上羲和爰息六螭是謂懸車日乗車駕以六龍羲和衘之日至此

而薄於虞泉羲和至此而廻六螭即六龍也薄於虞泉是謂黃昏淪于蒙谷是

謂定昬日入崦音兹示日落甞山經細栁細栁西方之野入虞泉之

池𥌓於蒙谷之浦蒙谷蒙汜之水日西垂景在樹端謂之桑榆

光在桑榆樹上

又曰日中有踆七論踆者趾也謂三足烏

又曰(⿱艹石)木在建木西末有十日其華照地

髙誘注曰末端也(⿱艹石)木端有十日狀如連珠華光照其下

又曰日者陽之主是以春夏則群獸除角

又曰堯時十日 並出草木穛枯堯命羿仰射十日其九

烏皆死墮羽翼

又曰日積陽之𤍠氣生火火氣之精者爲日

列子曰宋有田夫曝日於野羙之不識廣厦綿縞之屬謂

其妻曰吾負日之暄以獻吾君將獲重賞

又曰穆王駕八駿之乗西觀日所入處

又曰日積氣之中有光耀者

又曰孔子晨遊見兩小兒争辯而𨷖孔丘問其故一兒曰

我以日始出時去人近日中時去人逺一兒曰我以爲日

𥘉出時逺而日中時近曰爾何以知曰日𥘉出大如車輪

及中𦆵如盤蓋此不爲逺者小而近者大乎一兒曰日𥘉

岀滄滄涼涼及其中如SKchar湯此不爲近者𤍠而逺者凉乎

孔子不能决兩兒𥬇曰丘孰謂汝多知乎

文子曰日出於地萬物蕃息

尸子曰日五色至陽之精象君徳也五色照耀君乗土而王

又曰少昊金天氐邑於窮桑日五色㸦照窮桑

又曰聖人以日圎光SKchar尺光滿天下聖人居室而所燭彌

綸六合

又曰火在井中不能燭逺目在足下不可以視近君之於

國也猶天之有日居不髙則不明視不尊則不逺

又曰聖人身猶日也夫日圜尺光SKchar天地聖人之身小其

所燭逺矣

任子曰日月爲天下眼目人不知德山川爲天下衣食人

不能謝

符子曰盛魄重輪六合俱照非日月能乎

吕氏春秋曰白人之南建木之下日中無影蓋天地中也

賈𧨏書曰周文王問鬻子曰敢問君子將入其職則於其

民何如對曰君子將入其職則於其民也旭旭然如日之

始岀也旣入其職則於其民暵暵然如日之正中也旣

去其職於其民也暗暗然如日之巳入也故君子將入而

旭旭者義先聞也旣入而暵暵者民保其福也旣去而暗

暗者民失其教也文王曰受命矣

又曰學聖王之道譬之如日静居而獨思譬其(⿱艹石)火夫捨

學聖主之道而静居獨思譬其去日之明於庭而就火之

光於室也然可以小見不可以大知

山海經曰東海之外甘泉之間有羲和國有女子名羲和

爲帝俊之妻是生十日常浴日於甘泉郭璞注羲和能生

日也故曰爲羲和之子堯因是立羲和之官以主四時

又曰日浴温源谷温源即湯谷也湯浴上於扶桑扶桑在上一日方至

一日方出言交會相代也皆戴於烏日中有三足烏

又曰明星山日月所出

又曰⿱⺾⿰𩵋禾門日月所出

又曰湯谷上有扶木即扶十日所浴此浴水中有大木九

日居上枝昔堯使羿仰射九日盡墜死汲冢書日本有十日迭次而出運照無窮堯時爲妖十日並出故

爲射所死

又曰夸父逐日扶飲河渭不足北飲大澤未至道渇而死

棄其杖化爲鄧林

又曰𡵚山神蓐収居之是山也西望日之所入其氣圎

圎故其氣象亦然神經光之所司也

太𤣥經曰日動而東天動而西天日錯行隂陽更巡錯違也巡

又曰日一南而萬物死日一北而萬物生升北而萬物虚

升南而萬物SKchar升之南也右行而左還升之北也左行而

右還或左或右或死或生

纂要云日光曰景星月之光通謂之景日影曰晷日氣曰睍乃見切詩見晛

日消晛日氣日初出曰旭日昕曰晞大明曰昕詩曰匪陽不晞晞乾也言日昕乾濕物也

日温曰煦在午曰亭午在未曰昳日晩曰旰 日將落曰

薄暮日西落光返照於東謂之反景景在下日倒景日有

愛日畏日愛冬日也畏夏日也春秋左傳曰冬日可愛夏日可畏

白虎通曰日行遲月行疾日行一度月行十三度十九分

度之七日月經千里

雜占書曰日冠者如半暈也法當在日上有冠又有兩珥

尤𠮷

廣雅曰日名耀靈一名朱明一名東君一名大明亦名陽

烏日御曰羲和

范子計然曰日者寸也月者尺也尺者紀度而成數也寸

者制萬物隂陽之短長也

又曰日者火精也火者外景主晝居晝而爲明處照而有

又曰日者行天日一度終而復始如環無端

說苑曰師曠對晉平公曰少而學者如日岀之光壯而學

者如日中之光老而學者如秉燭夜行





太平御覽卷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