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一 太平御覽 卷第二十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第二十三

太平御覽卷第二十二

 時序部七

     夏中

莊子曰井魚不可以語海夏䖝不可以語冰

文子曰政失於夏熒惑逆行夏政不失則降時雨

列子曰鄭師文學琴於師襄當夏而叩羽絃以召黄鍾霜

雪交下川池暴

管子曰夏日不煬非愛火也冬日不盥非愛水也爲不適

於身不便於體也夫明王不美宮室非喜小也爲傷本也

又曰南方其時曰夏夏氣陽陽生火其德施舎是謂曰德

又曰春不收枯骨杇胔伐枯木而去之則夏旱至矣

鄒子曰季夏取桑柘之火

尸子曰夏爲樂南方爲夏夏興也南任也是故萬物莫不

任興蕃殖充盈樂之至也

韓子曰季孫相魯令五月掘長溝子路私秩飲之孔子覆

其飲曰魯有民焉汝輙擾之何也

南子曰明庶風後四十五日清明風至則出幣帛使諸

立夏長養布恩惠故聘問諸侯巽卦之風

抱朴子曰洪從祖仙公每大醉夏輙入源泉底一日許乃

出能閉氣胎息故耳

又曰謂夏必長而蒜麥枯謂冬必凋而竹栢茂日盛陽冝

暑夏天未必無凉日極隂冝寒隆冬未必無暫温也

又曰丗之豪士暑夏之日露首𥘵身唯在樗蒲彈碁不離

綺紈之側也

又曰或問不熱之道荅曰或以立夏日服六壬六癸之符

或服𤣥冰之丸或服飛霜之散

幽求子曰扇翣微動凉風夏生

范子計然曰德取象於春夏刑取象於秋冬

周書時訓曰六月節温風至温風不至即時無緩政蟋蟀

居壁(⿱艹石)不居壁即𢘆急之𭧂

又云門户不通鷹乃學習(⿱艹石)不學習即㓂戎不備

又曰六月中氣後五日腐草化爲螢(⿱艹石)不化螢即榖實鮮

落土潤溽暑(⿱艹石)不溽暑即急應之罰大雨時行(⿱艹石)不時行

即恩不及下

又曰夏取𬃷杏之火

符瑞圖曰麟夏鳴曰養綏

隱訣曰四月戍天地㓙門日不可入山建創四月十一日

地破日不可開山動土

又曰立夏之日日中五帝㑹諸仙人於紫微宫見四眞人

論求道之功罪

董勛問禮俗曰五月俗稱惡月俗多六齋放生案月令仲

夏隂陽交死生分君子齋戒止聲色節SKchar

素問曰歧伯曰夏三月此謂蕭秀天地氣交萬物華實夜

卧蚤起母厭於日使志母怒使英華成秀使氣得泄(⿱艹石)

愛在外此夏氣之應也飬生之道也逆之則傷心秋爲㾬

瘧冬至重疾夏三月天地隂陽之氣交合者万物華實故言夏生長於万物成實者也夜卧早起是貪

於夏氣不厭於日者也是晚卧早起明於陽氣之盛者也人志氣母怒陽氣成結秀實以成其氣得陽者也万物

成結於夏受之因此夏陽氣之所應也能合其氣則是養生之道也逆之則傷損於心心者夏王也故言傷心心傷

則秋必病㾬瘧故言夏傷於暑秋病㾬瘧者不從其氣則火爲逆也是故傷逆深背損於陽氣故冬至隂盛必重病

大衍星分圖曰五月午日日月㑹于鶉首

又曰六月日月㑹于鶉火

嶺表録異云枹木其輕如通草夏月着之隔卑濕地氣如

杉木今廣州諸郡牧守𥘉到任下檐皆有油𦘕枹履

又曰南中夏秋多惡風彼人謂之𩗗南越志云風起則人心恐懼或云風來則

四面具足二義皆有理也壞屋折樹不足喻也甚則吹屋瓦如飛蝶或

三二年不一風或二年兩三風亦繫廉帥政德之否臧者

然發則自午及酉夜半必止此乃飄風不終朝之義也

南荒録曰新州男子婦人皆縝髮如雲每沐以灰 -- 灰 投水中

遂就水而沭之以彘膏𡍼其髮五六月秔秫未獲時民飢

盡髠取髮鬻於市旣髮即復以彘膏𡍼之至來年五六月

又可鬻矣

投荒録曰嶺南方盛夏率一日十餘隂十餘霽雖大雨傾

注頃即赫日巳復驟雨大凢嶺表夏之炎熱甚於北土且

以時熱多又蒸鬱此爲甚惡自三月至九月皆蒸熱

梁元帝纂要曰夏日朱明氣赤而光明亦曰長嬴以征朱夏炎

夏三夏九夏天日昊天言氣浩汗風曰炎風節曰炎節草曰茂

草雜草木曰蔚林茂林宻樹茂樹孟夏亦曰維夏首夏季

夏亦曰徂暑徂往也言暑始往

四時(⿱𥫗綦)要曰四月也是謂乏月冬榖旣盡𪧐麥未登冝賑

乏絶救飢窮九族不能自活者救之無固藴蓄而忍人之

貧貪貨殖之冝忌種福之利君子弗取也

陸機纂要曰夏樹名連隂夏雨名綿雨

攝生月令曰四月爲乾生氣夘死氣酉是月也萬物以成天地化

生勿冐極熱勿大汗後當風勿𭧂露星𪧐皆成惡病勿食

大䔉勿含生薤勿食雞SKchar勿食虵鱓是月肝藏以病神氣不

行火氣漸臨水力漸衰稍𥙷腎𦔳肺調和元氣無失其時

是月八日不逺行冝安心静念沭浴齋戒必得福慶

齊人月令曰四月八日不冝殺草木始服生衣冝進温酒

服温藥是月也無壞麛夘無伐大樹是月也冝以夙興如

酉陽雜爼曰俗忌五月上屋言人五月蛻精神如上屋即

自見其形魂魄則不安矣

窮神祕苑幽明録曰漢武帝與群臣宴於未央殿方食𬃷

帝見梁上有一老翁長八九寸仰觀屋宇俯視帝脚東方

朔曰此水木之精其名藻兼夏乃巢林冬即居河此來訴

爾所視殿名未央下視脚者足於此也上乃悉罷諸役

徐整長暦曰北斗當崑崙氣注天下春夏爲露秋冬爲霜

兵書曰夏出兵赤旗在前執前行

地鏡經曰五月中草木葉有專厚而無汁枝下垂者其地

有玉

師曠占曰春夏一日有霜雪者君父治政大殿都甸大殺

天以示之何以言之霜威殺萬草坐大殺也見變如此冝

損威殺重人之命也

焦贛易林曰仲春孟夏和氣所在生我嘉福國無殘賊

又曰六月採𦬊征伐無道張仲方叔尅勝飲酒

又曰六月種𮮐歳晚不雨秋不縮酒神失其所

趙自勉造化權輿云潮者隂陽氣所激五月無潮隂氣微

也八月最大則隂盛也

陸機要覽曰昔羽山有神人焉逍遥於中岳與左元放共

遊子訓所坐欲起子訓應欲留之一日之中三雨今呼五

月三時雨亦爲留客雨

桓譚新論曰漢中送王仲都時夏大暑使曝日坐又環以

十鑪火不言熱而身不汗出

五行大義論曰未者昧也隂氣巳長萬物稍衰其體薆昧

於未又時物向成皆有氣味也

五行體性論云土在四時之中處季夏之末陽衰隂長居

位之中揔於四德謂金木水火積塵成實積則有間有間故水

火成實所能持也故土以含散持實爲體稼穡爲性

又曰土苞四德故其體能兼虚實也

論衡曰夫虎出有時猶龍見有期也隂物以冬見陽䖝以

夏出出應其氣氣動其𩔖參伐以冬出心尾以夏見參伐

則虎象星心尾則龍象星出而物見氣至而𩔖動天地之性

又曰盛夏之時當風而立隆冬之月嚮日而坐其夏欲得

寒冬欲得温也或當風鼓翣嚮日燃爐然而天終不爲冬

夏易氣者寒暑有節不爲人變改也

又曰陽燧取火於五月丙午日中之時消錬五石鑄以爲

氣摩勵生光仰以嚮日則火來至此真取火之道也

又曰陽燧取火於天消錬五石五月盛夏鑄以爲器乃能

得火今又但取刀劒銅鈎之属摩以嚮日亦得火焉

又曰以夏進爐以冬奏奏亦進也扇此無益人君不遇災患幸

又曰方今盛夏雷雨時至龍多登雲雲雨與龍相應乗雲

雨而行物𩔖相致非有爲也

又曰夏末蜻蛚蟋蟀鳴寒螿啼感隂氣也雷動而雉驚啓

蟄而虵出感陽氣也

又曰丗俗之事亦有縁也夫正月歳始五月陽盛子以此

月生精盛熾熱烈厭勝父母父母不堪將受其患相倣俲

莫謂不然有空諱之言無實㓙之効世俗惑之誤非之甚

也諱舉正月五月子以爲正月五月子殺父與母不得舉

也以舉之父母偶死則信而謂之真矣夫正月五月子何

故殺父與母人之含氣在膓腹之内其生十月而産共元

氣也正月與二月何殊五月與六月何異而謂之㓙世傳

此言乆矣

又曰實說雷者太陽之微氣也何以明之正月始雷五月

陽盛故五月雷迅冬乃雷潜盛夏之時太陽用事隂氣乗

之隂陽分争則相激射爲毒毒中人輒死中木木折中屋

屋壞

諸葛亮出軍表曰五月渡瀘深入不毛之地

陶潜集曰潜常言五月六月中北牎下卧凉風暫至自謂

羲皇上人

穆天子傳曰季夏丁夘天子北斗升于舂山之上以望四

野曰舂山是惟天下之髙山也孳木華不畏雪天子乃取

孳木華之實持歸種之

又曰天子四月休于濩澤今平陽𮑮澤縣是也濩音𫉬於是射鳥獲獸

宋躬孝子傳曰何子平事母至孝母喪年六十有孺子之慕夏

避清涼

永昌郡傳曰朱提郡有堂狼山山多毒草盛夏之月飛鳥

過之不能得去

𥞇康髙士傳曰𬒳裘公者吴人延陵季子出遊見道中有

遺金顧而謂公曰取彼金公投鎌瞋目拂手而言曰何子

之髙而視之卑五月𬒳裘而負薪豈取金者哉季子大驚

旣謝而問姓名公曰吾子皮相之士而安足語姓名也

襄陽𦒿舊傳曰黄穆字伯開愽學爲山陽守有德政弟奐

字仲開爲武陵太守貪穢無行武陵人諺曰天有冬夏人

有二黄言不同也

周處風土記曰仲夏雨濯枝盪川注云此節常有大雨名

濯枝

又曰梅熟時雨謂之梅雨

又曰仲夏長風扇暑注云此節東南常有風至俗名黄雀

長風

盛引之荆州記曰冝都銀山縣有風穴穴口大數尺名爲

風井夏則風出冬則風入樵人有冬過者置笠穴口風吸

之經日還渉長陽溪而得其笠

又曰橘洲在郡南四里對南津常看如下及至夏水懷山

諸洲皆没橘洲獨在

荆楚嵗時記曰四月也有鳥名穫糓其鳴自呼農人候此

鳥鳴則云梨根岸爾雅云鳴鳩鴶鶵郭璞云今布榖也江東呼獲榖崔寔正論云夏扈𧼈耘鋤即

竊脂𤣥鳥呼穫糓則其夏扈也

又曰俗忌五月曝牀薦席

異苑云新野𢈔寔甞以五月曝席忽見一小兒死在席上

俄失之其後寔子遂亡或起於此或問董勛曰俗五月不上屋云五月人脫上屋

見影䰟便士勛荅云盖秦時王自爲之禁夏不得行漢魏未改案月令仲夏可以居髙明可以逺眺望可以升山陵

可以處臺榭鄭𤣥云順陽在上也今云不得上屋正與禮及敬升云見死小兒而禁曝収席何以與於此乎俗人月

諱何代無之但當矯之歸於正

SKchar記曰東方朔母田氏寡夢太白星臨其上因有娠田

氏歎曰無夫而孕人得棄我乃移向代郡之東方里五月

生朔仍以所居爲姓

搜神記曰夫金錫之姓一也以五月丙午日中鑄爲陽燧

以十一月壬子夜半鑄爲隂燧言丙午日鑄爲陽燧可取火壬子日鑄爲隂燧可取

又曰吴猛性至孝小兒時在父母邊卧時夏月多蚊䖟而

不揺扇懼蚊䖟去我及父母

王子年拾遺記曰洞庭之山浮於水上其下有金堂數百

間帝女居之四時聞金石絲竹之音徹於山頂楚懷王時

舉群才賦詩於水湄故云瀟湘洞庭之樂聽者令人難去

雖咸池簫韶不能比焉毎四仲之節王常繞山以遊宴各

舉四仲之氣以爲樂章推仲夏律中夾鍾乃作輕風流水

之詩讌於山南時中㽔賔乃作皓露秋霜之曲

武昌記曰樊山東有小溪盛夏時凛然常有寒氣故謂之

寒溪

洽聞記云驩州安逺縣西百六十里有温山其山冬夏常

雨山傍有水冬夏常熱水氣醒𦤀至寒野獸依集水邊取

其暖氣

西京雜記曰天子夏設羽扇

宋玉𤣥謨壽陽記曰明義樓南有明義井夏有冷漿甜飲

米飯羅扇羽扇有三浴室上以清王侯宰吏中以涼君子

士流下以涼庶𩔖也

楚詞曰滔滔孟夏𠔃草木莾莽滔滔孟夏四月純陽用事煦然蒸萬物草木之𩔖莫

不莽莽然盛茂傷懷永哀𠔃汨徂南土汨行貌徂往也



太平御覽卷第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