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二 太平御覽 卷第二十三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第二十四

太平御覽卷第二十三

時序部八

   夏下   立夏   夏至

     夏下

淮南子曰中央土其帝黄帝黄帝以土徳王夫下號日轅氏死託祀於央之

其佐后土執繩而制四方止其神爲鎮星其獸黄龍土色黄也

其音宫其日戊巳音土也戊已土日也

又曰孟夏之月南宫御女赤色衣赤采吹竽笙大生南方故處南宫

也竽笙空中象陽故吹其兵㦸㦸有枝幹象陽布散也四月官田其樹桃四月勉農

事故官田也桃說與杏同五月官相其樹榆是月養氣長養故官相佐也榆說聞未也季夏

之月中宫御女黄色衣黄采其兵劒季夏中央也劒有兩刃喻無所不主也

又曰貧人則夏𬒳褐帶索含菽飲水支暑熱冬則羊裘蔽

體短褐不掩形而煬竈口○又曰鄒衍事燕惠王盡忠左

右譛之繫之仰天而𡘜夏五月天爲之降霜

又曰陽氣爲火隂氣爲水水勝故夏至濕火勝故冬至燥

八尺之表影脩尺有五寸影脩則隂氣勝短則陽氣勝隂

氣勝則爲水陽氣勝則爲旱

又曰南方之極自北户孫之外北户孫國名也日在其北皆爲北向户貫顓

頊之國南至委火炎風之野夏赤

又曰夏赤帝祝融之所司者萬二千里赤帝炎帝少典之子號爲神農南方

火徳之帝也祝融顓頊之孫老童之子吴廻也名一𥠖爲髙辛氏火王號爲祝融死爲火神也其令曰爵

有功賞有德惠賢良救飢渴舉力農振貧窮惠孤寡憂罷

疾出大賞起毀宗立無後封建侯立賢輔應陽施也

又曰夏行春令則多風象春木氣多風

又曰孟夏招揺指巳盛德在火

又曰六月失政十二月草木不脫不脱葉著樹不零落也

又景風至則施爵位賞有功夏至隂氣在下陽盛於上象陽布施故賞有功封建諸侯

又曰夏治以衡衡者所以平萬物也衡之爲度也緩而不

後平而不怨施而不德匝而不責常平民禄以繼不足勃

勃楊楊唯得是行養長化育萬物蕃昌以成五糓以實封

疆其政不失天地乃明明理

吕氏春秋曰杜厲叔事莒閔公以爲不知去居海上夏食

菱芡冬食橡栗

吕氏春秋曰季夏之月令漁師伐蛟𦫵龜漁師掌漁官蛟有能害人難得

故言伐龜神可以決𠮷凶入宗廟尊之故言外蛟則害龜則神也

傅𤣥𫐠夏曰四月維夏運臻正陽和風穆而扇物麥含露

而飛芒鳯皇昇而王萯秀王萯草名龍辰中而螢火翔

魏文帝詩曰夏時饒温和避暑就清凉北坐髙閣下延賔

作名倡嘉餚重疊來珎菓在一傍棊局縱撗陳愽弈合𩀱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功拙更負歡美樂人膓從朝至日夕安知夏節長

賈𧨏𪀢鳥賦曰單閼之歳𠔃四月孟夏庚子日斜𠔃𪀢

集予舎

     立夏

禮記月令曰四月之節日在𭥦立夏爲四月節昬翼中曉牽牛

中斗建巳位之𥘉其日丙丁立夏之日螻蟈鳴太史以

先立夏三日謁於天子曰某日立夏盛德在火天子乃

齋立夏之日天子親率三公九卿大夫迎夏於南郊還乃

賞公卿諸侯大夫於朝慶賜遂行無不欣恱命相賛傑俊

遂賢良舉長大賛猶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也遂猶逺也傑俊謂才兼於人者行爵出禄必當其位

無虚授也

說曰立夏清明風至而暑鸛鳴愽糓飛電見龍外天

易通卦驗曰立夏雨螻蛄鳴

三禮義宗曰四月立夏爲節者夏大也至此之時物巳長

大故以爲目小滿爲中者物之生長小得並滿故以小滿

爲名也

孝經緯曰糓雨後十五日斗指辰東南維爲立夏後十五

日斗指巳爲小滿

續漢書禮儀志曰立夏之日夜漏未盡五刻京師百官皆

衣赤至季衣黄

抱朴子曰或問不熱之道荅曰立夏之日或服𤣥冰丸或

服飛霜散及六壬六癸之符則不熱㓜伯子王仲都此二

人衣之以重裘曝之於夏日之中周以十爐之火口不稱

熱身不流汗盖用此方者也

淮南子曰春分加四十六日而立夏大風濟濟止音比夾

夾鍾二月也萬物去隂夾陽而生也加十五日指巳則小滿滿冐音比太

太蔟正月律也蔟之言隂襄陽發萬物蔟地而生

周書時訓曰立夏之日螻蟈不鳴水潦滛澷蚯蚓不出臣

奪后命王𤓰不生害于百姓小滿之日苦菜不秀仁人潜

伏靡草未死國從盗賊小暑不至是謂隂匿〇劉𤣥之行

軍月令曰立夏日得金五糓不成夏旱多風得木夏寒草

生得火多妖言兵戈起得土逺臣不朝國無政令得水上

下相和順天下安寧

登真隠訣曰立夏之日日中五帝㑹諸仙人於紫微宫見

四眞人論求道之功罪五帝之位諸宮皆有之此五方之帝非三十六天帝限也亦主學道

者故詣太極紫微宮奉見四真人論扷其功罪之多少

     夏至

周易復卦曰雷在地中復先王以至日閉𨵿啇旅不行后

不省方冬至隂之復也夏至陽之復也

左傳曰昭二十一年秋七月壬午朔日有食之公問於梓

愼曰是何物也禍福何爲物事對曰二至二分二至冬至夏至二分

春分秋分日有食之不爲災日月之行也分同道也至相過也

二分日夜等故言同道二至長短極故相遇其他月則爲災陽不克也故常爲

隂侵陽是陽不勝隂

傳曰少昊氏鳥名官伯趙氏司至者也伯趙伯勞也以夏至鳴冬至止

周禮地官曰夏至日影尺有五寸鄭氏云土圭之長也尺

有五寸夏至日立八尺表其影適與土圭等謂之地中今

潁川陽城地爲然

又春官大司樂曰孤竹之管雲和之琴瑟冬至日於地上

圎丘奏之孫竹之管空桑之琴瑟夏至日於澤中方丘奏

之隂竹之管龍門之琴瑟於宗廟奏之雲和空桑龍門皆山名

又曰宗伯以夏至致地祗物鬽以禬國之凶荒民之禮

禬除

又曰柞氏夏至令刋陽木而火之冬至令剥隂木而水之

又曰薙氏掌殺草夏日至而夷之

易通卦驗曰夏至景風生蟬始鳴螳蜋生鹿角解木槿滎

又曰夏至小暑蝦蟇無聲

又曰鹿者獸中隂也貴臣之象鹿應隂解角也夏至大陽

始屈隂氣始昇隂陽相向君之象也今失節不解臣不承

君之象故爲貴臣作姦也

又曰離南方也夏夏日中赤氣出直離此正氣也氣出右

萬物半死氣出左赤地千里

又曰夏至之日清明風至

易稽覽圖曰夏至後三十日極温

易稽覽圖曰夏至景風至蟬始鳴螗螂生京房占易曰夏

至离王景風用事人君當爵有德封有功

春秋感精符曰冬日至成天文夏日至成地理

春秋考異郵曰夏至井水躍

五經通義曰夏至隂始動而未達故寢兵鼔不設政事所

以𦔳微氣之養也

三禮義宗曰五月芒種爲節者言時可以種有芒之糓

以芒種爲名夏至爲中者至有三義一以明陽氣之至極

二以明隂氣之始至三以見日行之北至故謂之至

又曰夏至之時𥙊崑崙之神於澤之中配以后土

孝經說曰夏至之日在内衡

又曰斗指午爲夏至

續漢書禮儀志曰夏至日浚井改水冬至鑚燧改火可去

温病也

又曰夏至隂氣萌作恐物不成以朱索連以桃印文以施

門户代世所以尚爲飾也故漢以五月五日朱索五色印

爲門户飾以止惡氣

宋書元嘉四年斷夏至日五絲縷之屬〇南史曰沈林子

父穆夫爲沈預所䧟死林子與兄田子還東報讎五月夏

至節日至預家正大集㑹子弟盈堂林子兄弟挺身直入

斬預首男女無論老㓜悉屠之以預首𥙊祖父墓

周處曰風土記曰夏至之日雨名曰黄梅雨

荆楚歳時記曰夏至日取菊爲灰 -- 灰 以止小麥䖝蠹按于寳

變化論乃云稻成蛩麥爲蛺蝶其驗乎

輿地志曰郭𢎞常夏至於射的釣魚供母將餌聞笳角聲

魚躍而去

管子曰夏而麥熟天子祈天宗其盛以麥盛粢盛也麥者榖之

抱朴子曰魏武收左元放左慈字元放桎梏之而自解盖或用

夏至日霹𮦷㰇

又曰見潮來去或有早晚輙言有參差非也水從天邊來

一月之中天再東再西故潮再大再小也夏至天髙故夏

潮大也冬時天卑故潮水小也

范子曰周髀云冬至三光微夏至三光盛

南子曰夏至則斗南中繩陽氣極隂氣萌故曰夏至爲

刑始殺也

又曰夏至則火從之故五月火正而水漏火正火王也故漏水二說火星

正中地漏濕也陽氣爲火隂氣爲水水勝故夏至濕

又曰夏至而流黄澤石精氣流黄土之精也隂氣作於下故流澤而出也石精五色之

蟬始鳴半夏生蚊䖟不食駒犢鷙鳥不摶黄口五月微隂在不

未成駒犢黄口肌血脆弱未成故鷙鳥應隂不食不摶也

又曰毛羽者飛行之𩔖也故屬於陽故曰夏至日鹿角解

又曰夏至加十五日指丁斗杓指丁則小暑音比大吕加十五

日指未則大暑音比太蔟加十五日指庚背陽之維則夏節

盡〇風俗通曰夏至著五綵辟兵題曰游光厲鬼知其名

者無温疾五綵辟五兵也按人取新斷織繫户亦此𩔖也

謹案織取始斷二三寸帛綴着衣衿以巳織絍告成於諸

 姑也後世弥乆易以五綵又永建中京師大疫云厲鬼

字野重游光亦但流言無指見之者其後歳歳有病人情

愁怖復増題之兾以脫禍今家人織縑新皆取着後嫌絹

二寸許繫户上此其驗也

抱朴子曰子祖郴爲汲令以夏至日請主簿杜宣賜酒北

壁上有懸赤弩照於盃中形如虵宣惡之及飲得疾後郴

知之使宣於舊處設酒盃中猶有虵因謂宣曰此弩影耳

宣遂意解

古今暦術曰夏至之日晝六十五刻夜三十五刻

酈道兀注水經日丹水出丹魚先夏至前十夜伺之魚浮水側

赤光上照如火

神異經曰北方荒中有石湖方千里無凸徒結校交

滿無髙下岸深五丈餘冰維夏至左右五六十日解其

暦䟽曰芒種謂榖芽始出故曰芒種夏至其日日之行天

至於艮維東北角言曰行極於北故曰夏至

笁法真羅山䟽曰荔枝以冬青夏至日子始赤六七日可食

說曰百舌鳥一名反舌春則囀夏至則止唯食蚯蚓正

月以後凍開則來蚯蚓出故也十月巳後則藏蚯蚓蟄故

也物之相感不知所由

酉陽雜俎曰猫目睛旦暮圎及午竪歛如綖其𤾁端常冷

唯夏至一日暖

蔡邕獨斷曰夏至隂氣始起鹿角解故寢兵鼓身欲寜志

欲静不聽事送迎五日

又曰夏至隂氣起君道衰故不賀

又曰夏至之日离卦用事日中時南方有赤雲如馬者离

氣至也冝𮮐离氣不至日月無光五榖不成人病目疼冬

中無冰應在十一月内夏至之日風從离來爲順其年大

熟夏至前一日夏至後十日十六日爲窮日〇月令占𠉀

圖曰夏至朔日夏至并二日三日至六日夏至五糓熟二

十二日二十四日夏至五糓不熟二十五日三十日夏至

時價平和晦日夏至五糓

天文録曰大寒在冬至後二氣積寒而未温也大暑在夏

至後二氣積暑而未歇也寒暑和乃在春秋分後二氣寒

暑即未平也譬如火始入室未甚温弗事加新乆而愈熾

旣遷之猶有餘熱也冬至之日日出辰入申晝行地上百

四十六度強夜行地下二百一十九度少弱故晝短夜長

也夏至之日日出寅入戍晝行地上二百一十九度少弱

夜行地下一百四十六度強故晝長夜短春秋之日日出

夘入酉晝行地上夜行地下皆一百八十二度半強晝夜

長短同也



太平御覽卷第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