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奉李建徽楊惠元兩節度兵馬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奉天奉李建徽楊惠元兩節度兵馬狀
作者:陸贄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69

右。懷光當管師徒,足以獨制凶寇,逗留未進,抑有他由。所患太強,不資傍助。比者又遣李晟、李建徽、楊惠元三節度之眾,附麗其營,無益成功,秪足生事。何則?四軍接壘,群帥異心,論勢力則懸絕高卑據,職名則不相統屬。懷光輕晟等兵微位下,而忿其制不從心;晟等疑懷光養寇蓄奸,而怨其事多淩已。端居則互防飛謗,欲戰則遞恐分功。齟齬不和,嫌釁遂構,俾之同處,必不兩全。強者惡積而後亡,弱者勢危而先覆,覆亡之禍,翹足可期。舊寇未平,新患方起,憂歎危切,實堪疚心。太上消慝於未萌,其次救失於始兆,況乎事情已露,禍難垂成,委而不謀,何以寧亂?李晟見機處變,先請移軍就東,建徽、惠元,勢轉孤弱,為其吞噬,理在必然。他日雖有良圖,亦恐不能自拔,拯其其危,唯在此時。今因李晟願行,便遣合軍同往,托言晟兵素少,慮為賊泚所邀,藉此兩軍,迭為犄角,仍先諭旨,密使促裝,詔書至營,即日進路。懷光意雖不欲,然亦計無所施,是謂先聲(一作人)有奪人之心,疾雷不及掩耳者也。夫制軍馭將,所貴見情,離合疾徐,各有宜適。當離者合之則召亂,當合者離之則寡功,當疾而徐則失機,當徐而疾則漏策。得其要,契其時,然後舉無敗謀,措無危勢。今者屯兵而不肯為用,聚將而罔能葉心,自為鯨鯢,變在朝夕。留之不足以相制,徒長厲階;析之各競於擅能,或建勳績。事有必應,斷無可疑。解鬥不可以不離,救焚不可以不疾,理盡於此,惟陛下圖之。

以前件事宜,臣昨晚自行營回麵奉進止,以臣所商量,許李晟移就城東,灼然穩便。但慮懷光不免悵望,因此生詞,轉難調息,則不如不去,令臣更審細思量秦來者。臣以事機得失,所係安危,千慮百思,通夕忘寐。誠以貪因循而不能矯失者,終有大患;處臲卼而不思出險者,必無久安。罄東芻蕘,惟所省擇。謹奏。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