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論擬與翰林學士改轉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奉天論擬與翰林學士改轉狀
作者:陸贄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69

右。冀寧奉宣敕旨:「卿及諸學士名銜,宜並鈔錄進來。」冀寧又向臣說雲,聖意以臣等自到奏天,書詔填委,欲與改轉,以獎勤勞者。

承命竦恧,顧慚非宜,進退徬徨,不知所措。臣謬以儒學,選居翰林,雖職異訏謀,而恩參近侍。當陛下用兵之會,乏決勝之籌;從陛下避狄之遊,磨創見奇之計。見危闕授命之節,知難無伏死之爭,事君大猷,臣則皆曠,屑屑供職,曾何足雲。夫君之有臣,以濟理也,理不失道,亂何由生?亂之浸興,由理乖也;君之及難,實臣罪也。是以主憂則臣辱,主辱則臣死。今陛下躬罹逼脅,露處郊畿,園廟震驚,斯謂辱矣。寇讎密邇,亦雲憂矣。臣竊謂凡今在位,任重者其罪大,職近者其責深。臣之職司,頗亦為近,是宜當責,安可增榮?又聞初到奉天,已頒詔命,應是扈從將吏,一例並加兩階。今若翰林之中,獨蒙改轉,乃是行賞不類,命官以私。錄微勞則臣等遷位過優,勸來者則從官加階太薄。先後失次,輕重不倫,凡百具寮,誰不解體。夫行罰先貴近而後卑遠,則令不犯;行賞先卑遠而後貴近,則功不遺。至如徇主忘家,固是臣子常分,追陪輦蹕,曷足甄稱。陛下必以朝官之中,有來有否,事須旌別,以儆不從,則望先錄大勞,次遍群品,然後以例均被,臣亦何敢獨辭。殊渥曲臨,實傷大體,不任懼之至,謹奉狀以聞。謹奏。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