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仙外史/04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女仙外史
◀上一回 第四十六回 帝旨賜諡殉難臣 天緣配合守貞女 下一回▶


  奎道人的咒法已經練成,又湊巧遇了一場大雨,就說是親見上帝求來的,燕王甚是信服。只待秋涼,要興師來侵濟南。

  不意夏末秋初,疫痢大行,兵民交困。雖然救得旱災,收成也只小半,國用尚且不足,豈能勞民動眾!眼見得不能顯他的本事,甚為沒興。

  來春建文七年,燕、齊地方又復大旱。在月君所仗的大士楊枝,得些甘雨,全蠲賦稅以救災民。至燕之奎道人,他又會造出一片欺人的話,說五湖四海龍君奉上帝王旨,將湖海都封禁了。燕王也只得委之劫數。幸而遼東。山西地方,皆得豐收,燕王便令勛戚家各助資財,移粟救災。又幸海運漕米到來,平糶於民,稍稍支持。然輾轉溝壑者亦復不少。是以兩家罷兵息民,各守邊界。

  至建文八年,濟南地方始得豐登。呂軍師會同高軍師,合具一疏:一請追諡殉節諸臣,一請賜贈陣亡將佐,一請尊崇孔子先師,一請尊崇群真天爵,一請敕封護國諸神。疏上,月君批示云:

    卿等奏請五款,皆係崇德報功之大典。但帝位未復,大典先行,是否洽於輿論?六卿諸大臣金議奏復。

  兩軍師約齊諸大臣,於行殿午門定議:孔子先崇徽號,諸臣先賜爵諡,神靈先加敕封;其一切表墓建廟、釋菜祭饗禮文,俟皇帝復位之日舉行。議上,帝師批示云:

    孔子躬膺道統,建中立極,為萬世帝王之師。乃歷代褒封公伯,元朝易以王爵,至今因之。是欲以孔子為臣,非禮也。宜尊為先師,孤家首當謁廟。其贈爵、諡號諸款,仍會同擬議允當,奏請定奪。

  諸大臣李希顏、王璡梁田玉、呂律、高咸寧、馮傕、趙天泰、周轅、鐵鼎、劉璟、胡傳福、劉超、黃貴池等,公議殉難諸臣爵諡,開列於左:

    原僉都御史景清,贈太傅,諡忠威公;原兵部尚書鐵鉉,贈太師,諡忠武公;原監察御史連楹,贈少師,諡忠烈公;原文淵閣博士方孝孺,贈太傅,諡忠肅公;原大理寺少卿胡閏,贈太師,諡忠端公;原監察御史高翔,贈太傅,諡忠介公;原禮部尚書陳迪,贈太師,諡忠貞公;原刑部尚書暴昭,贈太傅,諡忠直公;原僉都御史司中,贈太保,諡忠毅公;原禮部侍郎黃觀,贈太傅,諡忠靖公;原戶部侍郎卓敬,贈太傅,諡忠清公;原金都御史周,贈太保,諡忠熹公;原副都御史練子寧,贈少師,諡忠定公;原刑部尚書侯泰,贈太保,諡忠簡公;原兵部侍郎陳植,贈太傅,諡忠正公;原副都御史茅大方,贈太保,諡忠敏公;原戶部侍郎郭任,贈太傅,諡忠襄公;原兵部尚書齊泰,贈太保,諡忠愍公;原巡方御史王彬,贈少傅,諡忠宣公;原刑部郎中王高,贈少保,諡忠格公;原大理寺丞劉端,贈少保,謐忠節公;原監察御史謝昪,贈少傅,諡忠惠公;原監察御史王度,贈少保,諡忠悼公;原監察御史董鏞,贈少保,諡忠哀公;原給事中戴德彝,贈少傅,諡忠穆公;原監察御史魏冕,贈太子太師,諡忠慤公;原大理寺丞鄒謹,贈太子太保,諡忠勤公;原大常寺少卿盧原質,贈太子太傅,諡忠安公;原監察御史巨敬,贈太子少師,諡忠獻公;原國子監博士黃彥清,贈太子少傅,諡忠慎公;原太常寺卿黃子澄,贈太子少保,諡忠繆公;原北平布政使張昺,贈吏部尚書,諡貞毅公;原北平金事湯宗,贈副都御史,諡貞節公;原燕府長史葛誠,贈通政使,諡貞襄公;原遼府長史程通,贈大理寺卿,諡貞愍公;原蘇州府太守姚善,贈兵部尚書,諡忠桓公;原徽州府太守陳彥回,贈兵部待郎,諡忠懿公;原袁州府太守楊任,贈兵部侍郎,諡忠康公;原候補知府葉仲惠,贈工部侍郎,諡文襄公;原松江府同知周繼瑜,贈副都御史,諡忠僖公;原樂平縣知縣張彥方,贈副部御史,諡忠成公;原青州府教諭劉固,贈太常寺卿,諡文介公;原漳州府教諭陳思賢,贈光祿寺卿,諡文節公;原太學生方孝友,贈文林郎,諡文貞先生;原青州庠生劉國、原漳州府諸生伍性原、陳應宗、林珏、曾廷瑞、呂賢、鄒君默,以上諸生皆贈文林郎,諡貞定先生。

又議贈殉節諸臣爵諡:

    原修撰王叔英,贈吏部尚書,諡文忠公;原工部待郎張安國,贈太傅,諡忠節公;原監察御史曾風韶,贈兵部尚書,諡忠靖公;原兵部郎中譚翼,贈兵部侍郎,諡貞介公;原給事中黃鉞,贈刑部待郎,諡烈敏公;原紀善周是修,贈禮部侍郎,諡文節公;原編修王良,贈禮部待郎,諡文貞公;原刑部侍郎胡子昭,贈太子少保,諡靖節公;原吏部侍郎毛泰,贈太子少師,諡清節公;原給事中韓永,贈工部侍郎,諡端介公;原給事中葉福,贈戶部詩郎,諡端烈公;原給事中龔泰,贈兵部侍郎,諡襄烈公;原御史鄒樸,贈副都御史,諡貞定公;原御史林英,贈副都御史,諡忠介公;原太常少卿廖昪,贈吏部侍郎,諡貞襄公;原僉都御史程本立,贈吏部尚書,諡清節公;原刑部主事徐子權,贈刑部待郎,諡襄節公;原禮部侍郎陳性善,贈太子少師,諡襄烈公;原大理寺丞彭與明,贈兵部侍郎,諡節愍公;原中書舍人何申,贈太僕寺正卿,諡襄貞公,原浙江臬司王良,贈刑部尚書,諡忠襄公;原濟南參軍高巍,贈按察司廉使,諡宣節公;原都司斷事方法,贈按察司副使,諡貞宣公;原沛縣知縣顏伯瑋,贈布政司參政,諡哀烈公;原教授劉政,贈布政司參議,諡安節公;原教諭王省,贈按察司僉事,諡文節公;原東平州吏目鄭華,贈奉直大夫,諡貞愍公;原燕山衛卒儲福,贈都指揮使,諡昭節將軍;原浙東臨海樵夫,贈號藎忠逸民。

又議贈陣亡死難諸武臣封爵:

    都督瞿能,贈威武大將軍、威武侯;越侯俞通淵,贈襄武將軍、襄武公;指揮使張皂旗,贈勇烈冠軍將軍;都指揮使卜萬,贈昭勇將軍;都督宋忠,贈昭節侯;都督餘燉,贈揚節侯;都指揮彭二,贈奮武大將軍;都指揮謝貴,贈壯威將軍;都指揮崇剛,贈揚威將軍;指揮盧振,贈宣武將軍;驍騎指揮莊得,贈奮威將軍;驍騎指揮楚智,贈奮勇將軍;指揮使馬宣,贈揚武將軍;鎮撫司牛景先,贈勇略昭節將軍;指揮彭聚,贈宣威將軍;參將宋垣,贈宣節將軍。都指揮張安,贈靖節將軍;以上殉難死節文、武諸臣,凡妻女子媳同死者,其夫人皆封贈貞烈郡君,女為貞姑,子贈郎官,媳為貞孝孺人;即婢妾亦有封號。

又議崇女真諸位仙師徽號:

    第一位曼陀尼,大乘微妙自在神通衛國大禪師尊者;第二位鮑道姥,太上玄元至神至化護國大仙師天尊;第三位聶隱娘,通神入化飛劍祛魔鎮國大仙師;第四位公孫大娘,神威震遠靈劍誅邪輔國大仙師;第五位素英,玄真清化通靈妙道仙師;第六位寒簧,玄微衝化通神妙道仙師;范飛娘、滿釋奴、女金剛,皆封女冠軍仙使;女秀才、老梅、回雪、柳煙,女宣軍侍使。

又議褒崇諸位顯神徽號:

    文曲星景清,封為顯威討逆佑國公,立廟;都城隍鐵鉉,封為顯靈靖逆福國公;開封府城隍唐夔,封為忠正直亮順天安民化逆侯;皂旗將軍,封為顯威蕩寇伯。

又議尊崇孔子曰:「參天贊化、建中立極、至誠至聖、百世帝王師。」

  疏上,月君韙之。於建文九年春正月,擇吉釋菜於國學,月君冕旒衮裳,一如弟子拜師之禮。又遴委宋和、卓孝為使,齎建文帝詔,至曲阜縣闕裡聖廟,恭上夫子徽號。時當仲春之候,月君發手敕一道,諭大宗伯云:「建文四年,孤家所救殉難忠臣之女,今皆待字。已令司天監擇定吉日,擬將忠臣之女,配合忠臣之子。貯名玉瓶,令其拈著自取,方為天作之合。卿其召齊諸忠臣子率赴闕下,並選郎官二員,入廷贊禮。」又發手敕一道,令女秀才往召諸忠臣之女。

  至期咸集,月君御東殿。先是大宗伯王班同贊禮郎官及諸忠臣之子朝謁,次係諸夫人與小姐輩,皆行禮已畢。殿中設龍案,上列七寶紅玉瓶,贊禮官備寫忠臣子之姓名,貯於瓶內,旁設玉著一雙。范飛娘遍請諸位小姐,次第將玉著自向瓶中挾取,在鬮天緣。

    第一是鐵兵部公諱鉉之長女絪娘,鬮得金都御史景公諱清之子,名星,字麗天。第二是謝御史諱升之女,鬮得金都御史周公諱璿之子,阿蠻兒,名小處。第三是戶部侍郎郭公諱任之長女,鬮得司金都諱中之子,名韜,字天策。第四是郭公之次女,鬮得姚太守諱善之子,名襄,又名勤王。第五是董御史諱鏞之女,問得大理寺卿胡公諱閏之子,名傳福。

  卻說第六是鐵公之季女柔娘,與伊姊附耳私語,逡巡不前。飛娘與絪娘掖之到龍案前,勉強將王著向瓶中挾起疊成同心方勝紅綾一撸絪娘代為展看,遞與柔娘。可霎作怪,殿上忽起陣旋風,刮到柔娘身邊,捲得繡裙亂漲。柔娘將纖纖玉指,去掩衣袂,脫下手中方勝,被風刮將起來,在殿中盤旋蕩漾,宛如一片明霞,輕輕的飄出殿外,飛向空中,不知何方去了。月君道:「奇哉!」問是誰名字?柔娘含羞不語,范飛娘代奏:「是劉超。」月君道:「此非姻緣也。」隨問絪娘:「孤家看爾妹光景,必有隱情,可速奏聞。」柔娘把辣絪娘衣襟一扯,是要姐姐不說之意。絪娘道:「帝師之恩,同於父母,豈可隱而不告?」

  遂向前奏道:「妾妹於上元誕日,偶得一夢,於杏花下遇一書生,兩情相慕,年亦十五歲,係同時誕生,拜為夫婦。又訂三年後中了探花,方行親迎之禮。妹子向妾云:『若不得此書生,則終身不嫁,願隨帝師學道。』」月君曰:「此必有其人也。」即傳旨,令人分頭向文武諸臣家內,問有公子十五歲者,即刻召來。

  那時劉超因母親年週六十,於舊歲從臨清接至濟南邸第。

  超之姪兒名炎,也隨祖母而來,得了諭旨,如飛趨至闕下。時公子紛紛來者,共有二十餘人。月君召人殿內,令滿釋奴逐個引向柔娘面前,好像官府點名,從東至西過去。落後方是劉炎,柔娘凝眸一視,兩臉微紅,雙鬟略側,羞澀之中,帶有思慕之致。劉炎卻呆呆的站住,端詳一會,方走過去。月君隨問劉超:「汝姪兒年歲幾何?何月、日生的?」劉起應道:「是十五歲,正月十五日亥時。」月君道:「汝去問:今正月間有無夢兆?可據實奏來。」劉炎隨自趨向前,把夢中曾與此小姐結為姻緣,備陳一遍,與絪娘所言無異。月君道:「汝說三年後中探花一語,是何解說?」劉正道:「這個連小子也不知,大約是夢中囈語了。」月君道:「不然,將來亦必有應者。」

  隨令移到御案六張,案上都擺列著龍鳳金花燭六對。有旨:景星督師沂州,除鐵鉉長女娘不行禮外,餘皆交拜成婚;並賜合甘御酒三卮。於是五位公子向上謝恩。范飛娘扶了謝小姐,女秀才扶了董小姐,滿釋奴、老梅婢扶了郭侍郎兩位小姐,各立在公子下首。惟柳煙、回雪二人扶柔娘小姐,不肯那步。月君道:「孤已知之,今與汝二人先應佳夢,待三年後中探花,然後結禴可耳。」於是柔娘含羞向前,與劉炎並立,共成五對。

  贊禮官贊禮,齊齊交拜已畢。司韜、姚襄、蠻兒、胡傳福與四位小姐,各飲了合巹御酒。月君命撤龍鳳燭、並宮錦燈籠各十二對,香車四乘,公子、小姐同坐於內,送歸邸第。其劉炎與柔娘,不飲合巹,分送回家。真個過了三年,劉炎十八歲,中了第三名進士,方娶柔娘成親。因其大小登科,先有異夢,人遂目為「探花郎」。自宋朝設科以來,但有殿元之稱,其餘皆名進士。「探花」之稱,自劉炎始。

  看書者要知道:劉姓與鐵氏,原有秦、晉之緣,所以鬮著劉超,被風刮去,牽引他姪子出來。此乃天成的一段佳話,別的傳奇,茲不復敘,且演下回。

◀上一回 下一回▶
女仙外史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