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氏秘史/卷0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姜氏秘史
◀上一卷 卷四 下一卷▶

辛巳三年正月辛卯朔,帝御奉天殿,始受親王百官朝賀。是日,宴百官於奉天門,頒賞於四夷朝使,作凝命神寶成,詔誥天下。

初元年,得青玉於雪山,為璽,方六寸九分,篆曰:「天命明德,表率萬方,精一執中,宇宙永昌。」至是成,方孝孺有頌。靖難兵還取邱縣,又取威縣。

真定守將吳傑、平安遣兵邀擊,不利。

平安一名保兒,真定槁城人,驍勇有名,決戰善取勝。庚辰四月,以都指揮從李景隆戰白溝河。辛巳閏三月,戰槁城,統卒士萬餘人,大敗北兵於小河。壬午春,充副兵督遼東軍十萬圍通州,大戰單家橋。四月,退至靈壁,大戰,為北將朱能所擒。安常持長槍馳馬追文廟,幾及之,會馬蹶,乃弗克前。至是,上問: 「向若非馬蹶,汝將何為?」安大言曰:「刺殿下若拉朽耳!」上壯其言,歎曰:「高皇帝養下好漢子!」慰勞備至,命掌北平都指揮使事。京師既平,久之,上嘗謂曰:「平保兒尚在邪?」安遂自經死。李賢稱鐵鉉之死之烈,曰平氏有愧焉。又有北平都指揮孫狗皮者,徐州人。革除間,有戰功,以忠義聞。後永樂初,降百戶。

己丑,靖難軍克□□州,真定守將復遣兵邀擊,不利。遂攻德州長圍軍,敗之。戊辰,靖難兵據蠡縣。革廣南府花朵驛。

改建寧府鬆溪縣東關巡司為遂應巡檢司。庚午,革廣西太平府乃積倉。辛未,帝祀大地於大祀殿。是日還宮,群臣賀畢。

壬申,宴群臣於奉天殿,大祀慶成也。是日,群臣大歡會,賦詩紀成,頒天下。

戊子,革瓊州府陵水縣牛嶺巡檢司,改感恩縣延德巡檢司為感恩巡檢司。二月丁未,革武昌府江夏縣寨湖湖泊所。辛未,省平樂府富川縣學訓導二人。

癸丑,革廣西太平府左江驛。甲寅,革贛州府信豐縣稅課司。

乙卯,革廬州府道紀司及無為等州道正司、巢縣、舒城縣道會司。丙辰,革平涼府崇信縣稅課司。三月辛酉,革兗州府魚臺縣僧會司。壬戌,革韶州府曲江縣綿普巡檢司。

癸亥,革平樂府榕津巡檢司。改欽州為欽縣,更置官屬。革廣州府陽山縣,以其□□並三巡檢司。革瓊州府樂安縣丞簿二人。

革會州衛稅課司。丙寅,革成都府灌縣道會司。庚午,革肇慶府四會縣金溪巡檢司。

吳傑、平安帥師於槁城及靖難兵大戰,不利,還真定。靖難兵遂渡滹河而南。丙午,革建昌府廣昌縣巡檢司。甲寅,革永州府江華縣稅課司。

遣大理寺少卿薛岩奉書詣靖難軍。

嵓,陝西閔鄉人。慷慨負志操,有治才,口辯。洪武間,累官大理少卿,大見信任。辛巳春,兵屢敗,方孝孺建議草詔命嵓齎至燕軍,又作宣諭數千言,刊印千餘紙,付嵓,令密散諸將士,使歸心。嵓曰:「上言殿下旦釋甲謁孝陵,暮即下令旋師。」太宗叱其紿己,左右欲殺之,太宗曰:「此天子命使也。」釋之,其謀不行,及平內難,免岩死,謫廣西。永樂初,安南國王為黎季犛所殺,其孫陳天平自老撾來歸。季犛子蒼請還君之上命,廣西總兵官、都督黃中以兵五千送歸其國,中舉嵓為輔行,至芹站,伏發,劫天平嵓,被虜死。

四月己未,靖難兵攻順德府,不克。甲子,革濟南府東昌縣稅課司。乙丑,置揚州府江都縣瓜州倉、儀真縣儀真倉。丙寅,革遼東堰鹽倉。

辛未,置播州宣慰司及僧綱道紀司。壬申,革邵武府建寧縣稅課司。甲戌,復置慶陽府靈益課司大使一員。乙亥,改永寧宣撫司稅課司為司。

庚辰,革辰州府盧溪縣丞簿一員。

壬午,改金華府蘭溪縣氵轂水驛為氵轂江水驛,衢州府停步驛為停步水驛。都指揮吳三帥師至新城縣,敗績。五月二日庚寅,革夔州府並巫山縣二河泊所。

丁未,置平陽府翼城縣東嶺巡檢司、岳陽縣沁村巡檢司、靈石縣高壁巡檢司。壬子,省常州府稅課司副使一員。革大同府馬邑縣稅課司。

甲寅,改思明府利州直隸廣西布政司。詔選武官弟侄為沿海巡檢。

錦衣衛所鎮撫陳直言廣東海南濱巡檢多係人才,不諳操戰禦賊,請於軍官弟侄中不應襲替者保選,上從之。詔在京各衛所選取相應年三十以上者,送吏部查缺選補。

黜刑部左侍郎王良為浙江按察使。

良,字天性,河南開封府人。居常以忠孝自許,後任刑部左侍郎。辛巳五月,減燕人罪輕,左遷浙江按察使,謁岳飛墓,誓曰:「苟愧武穆,非人也。」內難平,良聞變慟哭,會令使來召,良即集本司與各道印於私第,嗟歎躊躇之久。妻問其故,但曰:「我分應死,所以處汝未決耳。」妻笑曰:「我則不難處,君為男子,乃為婦人謀乎?」遂命妾饋食,即抱其子,欷歔如廁,自投於池而死。良久往覓之,子匍匐池亭,其鞋猶在。頃之浮起,良殯殮畢,即列薪於戶,寫遺囑付家人,妻抱幼子往某僉事家〔此處似有誤〕,以圖存宗祀,遂舉火闔家自焚死。壬午九月也。事聞於朝,上曰:「死是其分,印乃我父皇所制,不宜毀而毀之,特可罪耳!」詔徙其家於邊,其後台人陳遂私記其事,每談及必流涕沾襟云。正德戊寅九月,按察使梁材、提學副使劉瑞於公署之東曰「冰鑒亭」者,改為祠以祀之。

六月戊午朔。革常德府沅江縣稅課局。乙未,增廣州府南海縣主簿一員。戊辰,改邳州遞運所為宿遷遞運所。己巳,革太原府五臺縣稅課局。

壬申,靖難兵次濟寧,潛兵掠沙河、沛縣,徐焚糧舡,京師大震。癸酉,革河間府任邱縣河泊所。甲戌,革衢州府開化縣稅課局、瑞州府新昌縣稅課局。

戊寅,置復臨江府新喻縣鐵治所。庚辰,省荊州、歸州興山縣學訓導二人。

辛巳,革汝寧府上蔡縣崇禮驛,鳳陽府鳳陽縣太平驛、西家驛,懷遠縣柳灘驛,穎州兔崗驛、義塘驛、沈邱驛,穎上縣黃岡驛、淮潤驛,壽州南關驛,東正陽驛,開封府鄢陵縣美化驛,西華縣關口驛,商水縣德政驛,項城縣金雞驛,尉氏縣蓬池驛,潮州府程鄉縣鐵冶所,高州府石城縣,廣州府建寧鐵冶所。

乙酉,省鬆江府稅課司副使一人。

革嚴州府淳安縣、壽昌縣,紹興府新昌縣,徐州豐縣,及金華府蘭溪縣香溪鎮各稅課司。觀海衛指揮張壽伏誅。

壽同□□會飲,議國事安危,為人所告,刑部鞫之,處斬,詔磔於市。遣太僕少卿祝孟獻使朝鮮易馬。

孟獻齎貯絲五千疋、絹四萬疋、布二萬疋、藥材一萬六千斤易馬,未及還,上出奔。七月戊子朔。庚寅,革泉州府惠安縣河泊所。甲午,靖難兵襲破彰德府,軍遂破瓦尖寨。

戊戌,置兗州府濟寧州任城驛。省徽州府、紹興府稅課司副使各一員。

革績溪縣、會稽縣、蒿陵及嚴州府分水縣、和州含山縣四稅課司。

壬寅,大同守將房昭引兵入紫荊關,遂趨保定府。靖難兵還救之,昭退保西山寨。甲辰,革池州府東流縣道會司。丙午,革南寧府武緣縣那馬博合寨二巡檢司。

己酉,增設寧夏衛永寧倉副使一人。甲寅,詔限僧人田五畝,餘以賦民。

戶科給事中陳繼之言江南僧道多占肥腴田,請人給五畝以賦民。上從之,遂敕禮部曰:「朕聞釋道之教,其來久矣,本以清淨空幻為宗,遭事離俗為事。近代以來,俗僧鄙士食著自養,貨殖富豪甚,至田連阡陌。本欲以財自奉,然利害相承,遂不之覺。既有饒足之利,必受官府之擾,況因此不能自守。每罹刑憲,雖身遭戮辱而教亦隳焉。夫佛道本心,陰翊王化,其助弘多。至於末流所習華奢,蠹蝕教門,致使訕毀肆行,貽累厥初,朕甚憫之。原其教驅實自田始,今天下寺庵宮觀,除無田產外,其有田者,每僧道一人各存田五畝,免其租稅,以供香火之費,餘田盡入官。有佃戶者,佃者自承其業;無佃戶者,均給平民如舊。田不及今定數者,不增。若有祖業及歷代撥賜為辭告言者,勿理;如原係本朝撥賜者,不在此例。凡僧道一應丁役並免。其有自相告訐、爭訟,非干軍民詞訟者,仍聽有司受理;其入有司公廳堂理訟者,不許仍服僧道官。洪武年間,已有清理及開設教民榜文,當申明各遵守本教之規。化緣者不在禁限。非奉朝命,不許私竊簪剃。年未五十者,不許為尼及女冠。嗚呼!多藏厚亡,老氏攸戒;除欲去累,大覺所珍。欲利減則善心生,善人多則風俗美。欽茲定制,永底太平爾。禮部及僧錄道司如敕奉行。」

繼之,字□□,福建興化府莆田縣仁壽里十五圖人,庚辰進士。北京不息,間有建白,因肆指斥。嘗言於朝曰:「徐承福,燕之至親,必有陰謀,請誅之。」不聽,已而承福果開門降於敵。靖難兵入城,與黃子澄、齊泰、卓敬、韓永等不服,夷三族。錦衣衛監簿載繼之父四秀,年六十九,發甘肅充軍,十月二十四日次開封府,卒。母黃一姐,年六十五,發甘肅隨住,十月二十九日次鄭州,卒。男徵子四歲,隨母給配,後永樂六年,抄送鎮撫司,十月十六日在屯田所亡。妻饒氏,即姚氏,年四十二,配象奴阿宗。女進奴,年十三,給指揮袁江為奴;次京奴,一歲,永樂初亡。弟俞朔等悉戍邊。

革衛輝府輝縣稅課司。丙辰,革開封府陳留縣稅課司。革播州長官司黃平安撫司儒學。定急選法。

洪武中,吏部凡選官,文選司抄選,具本復奏,附選送吏科,科目類附選簿用寶鈐記,選榜亦送科收。至是定制,升除等項官員,吏部選官之日,將引選過官員就於當日從本部官自行附寫;及不係選官之日,有因急文除授,並逐日實授升調等項,內外官員通類各官實授除授等項,月、日、處所、職名、鄉土,於選官日復奏,附選就用寶鈐,選傍送司禮監收。

八月丁巳朔,置高州府石城縣河泊所。己未,雲南、老撾及八百刀板麵各遣入貢。

丙寅,革汝寧府光州、南陽府舞陽縣、衢州開化縣仙霞關三稅課司。革播州宣慰司、僧綱司、道紀司。丁卯,詔人才不識字及未三十者,歲準放。

洪武中,人才不識字即充校尉,年未三十者,仍免充人才不放。諸人屢以為言,從之。己巳,改慶遠府泗城州直隸廣西布政司。辛未,革臨安府寧遠州吏目一人。

省各布政司參議各一人。甲戌,置夔州府巫山縣□□驛。己巳,增設各布政司理問副。乙亥,置永州府道州填光巡檢司。

戊寅,增設高州府石城縣丞一人。己卯,置慶陽府阜城馬驛。庚辰,省兗州府稅課司副使一人。革鄒縣及青州府博興、臨朐、臨淄、蒙陰四縣凡六稅課司。

辛巳,省雲南府嵩明縣訓導一人。

增寧番衛仙泉、鹽井、新羅等三井,黃市等二井鹽課司各副使一人。癸未,改黃州復湖河泊所,隸黃岡縣。復置瑞州府上高縣麻塘巡檢司。甲申,置河間中衛鎮番衛。

靖難兵圍西山寨,又圍定州。

時房昭結寨西山,以窺北平,至真定守將運糧赴寨。寨險甚,水薪不足,以糧少為憂。北平兵聞真定糧至,邀之,不克,遂圍寨。

九月戊子,詔北方衛所幼官年十七以下不能治軍者,挈家赴京,送南方衛所供給。置贛州府會昌縣長河巡檢司。己丑,置曲靖府陸涼州陸涼驛。

庚寅,革邵武府光澤,九江府瑞昌,袁州府分宜,武昌府通城、大治,凡五縣稅課局。辛卯,改四川行都司廣盈倉大使,未入流。庚子,省金華稅課局副使一人。

革常德府南城,及安陸州荊山縣、郴州興寧縣、汝寧府羅山縣、九江府彭澤縣凡五稅課局。壬寅,革寧番衛瀘州納溪鹽倉。

省富等小三井上流等九泉二鹽課司副使各一人,增設太常寺太祝二人。丙午,革平樂府恭城縣、黃州府黃陂縣鐵治所。

庚戌,革眉州府德縣、濟南府海豐縣、兗州府泗水縣、贛州府會昌縣、雩都縣、襄陽府鄖縣凡七稅課局,又荊州府監利縣稅課司局。

丁巳,真定府守將遣兵援西山寨,與靖難兵戰於峨嵋山下,不利。都指揮葉英以寨降,房昭奔還,遂定。

壬子,改平樂府為平樂州,更置官屬;革平樂府,增置安源鎮巡檢司,革西嶺白面鎮峽三寨巡檢司。

甲寅,改成都府華陽縣馬軍寨巡檢司為保寧府廣元縣七盤關巡檢司。

十月辛酉,省思南府都儒、五保、三坑等處巡檢司為三坑巡檢司及婺川縣丞簿各一人。革建寧府建陽縣後山稅課局。

庚子,革平陽府萬泉縣,沁州及武鄉縣,延安府鄜州、鄜城,南安府南康縣、翊頭,汝寧府信陽縣,永州府祁陽縣、郴州,凡八稅課局。丙寅,置瓊州府陵水縣苗山巡檢司。

己卯,改和州雍家城馬驛為水驛。革廣西太平府稅課司。庚辰,置武守軍民府儒學。甲申,革河南府偃師縣、太原府盂縣二道會司。

十一月乙酉朔。壬辰,革萊州府平度州亭口鎮巡檢司。戊戌,省襄陽府稅課司副使。

革開封府鄭州,彰德府涉縣,南安府南康縣、鱸田,饒州德興縣,西安府咸陽、興平、盩厔、醴泉、鄠五縣,乾州及淳化縣、三水縣,登州府福山縣、黃源,太原府陽曲縣,平陽府榮河縣,大同府山陰縣,及潞州屯留縣,成都府漢中縣,福州府羅源縣,凡十九稅課局。

己亥,革保寧府廣元縣九井馬驛。增設南陽府永平庫大使一人。戊申,革辰州府盧溪縣河泊所。庚戌,改光祿寺司牲司為慈牧所,置司圃所,設大使,未入流。

辛亥,革韶州昌樂縣道會司。省潮州府永豐倉副使一人。韃靼遣使通於靖難兵。壬子,省荊州當陽縣儒學訓導二人。

韃靼寇鐵嶺衛,殺百戶,鼓城。總兵遼東都督楊文帥師圍永平,靖難兵還救永平。十二月丙辰,靖難兵據西山寨,攻真定遊兵。

庚申,革鳳翔府岐山、汧河二縣,登州府招遠縣,大同府渾源州,順慶府大竹縣,夔州府開縣、瞿塘,凡六稅課司。

壬戌,革保寧府紫石水驛,廣元縣問津、朝天二馬驛,閬中縣高橋水驛。丙寅,復置袁州府分宜縣鐵冶所、武昌府興國州鐵冶所。丁卯,改南寧府宣化縣那樓寨巡檢司為那九寨巡檢司。

庚午,置重慶府江津縣五脈巡檢司。丁丑,革成都府茂州汶川縣寨水巡司土巡檢,置流官巡檢一人。戊寅,革潮州府海陽縣黃岡遞運所。辛巳,省黃州府稅課司副使一人。

置神武中衛。置錦州衛。置鎮淮衛。置豐沛衛軍民指揮使。

《兵部冊》係十二月,《備遺錄》以為是年九月。遣駙馬梅殷鎮守淮安。

殷守淮,號令嚴,軍威大震。都御史茅大方以詩勖之曰:「近來消息事如何,聞道將軍志不磨。從有大龍蟠地軸,莫教鐵騎渡天河。關中事業蕭丞相,塞上功勳馬伏波。老我不才無補報,西風一度一悲歌。」後靖難兵入京,不由淮安。文廟召殷還,寵齎甚至。殷不能平,時見辭色。文廟不得已,囑人伺之,竟殺殷於橋,投屍水中。公主聞變,人宮大慟,文廟官其子皆為指揮。孫純,成化辛丑進士,博學性剛,有祖風,嘉靖初卒。

靖難兵焚真定六縣糧。詔內官出使放縱,許有司械送於京。

洪武初,內官奉使出外,約束甚嚴,不得與士民交,然亦恃寵放縱,有司畏之。嘗有魯內官過廣信之弋陽,縱馬於田,蹈食其稼,佃者不知也,擊之傷足。魯詢佃者,知田主富人周也,遂遣人告之,周大懼,償其馬,傾貲賄焉。魯歸,有以擊馬事聞高廟,竟籍周謫戍銅鼓衛。至是有以內官暴橫為言,詔所在有司,但遇內官奉使暴橫虐害士民者,即擒縛送京師以聞,於是內官奪氣,密謀推戴矣。或曰靖難兵起三年,屢戰多勝,衝突千里,罕能禦之。然所過城邑,往往堅守不下,間克之兵,去即殺守帥,復為朝廷及壬午所據者惟北平、永平、保定三郡而已。至是,內官密言於文廟,直搗京師,約為內應,天下可定,文廟然之。壬午春,舉兵直赴京師,不復為歸計,意有所屬,而朝廷不知之也。兵既入城,天下大定,內官言功不已,文廟患之。未幾,諸有謀者皆為邊藩鎮守,假以大權,賜公侯服,儕於侯伯之上。永樂末征胡,出塞數十日不遇虜,軍士困迫,大臣諫者輒鎖之。太監沐敬力爭,文廟罵曰:「反蠻敢爾!」敬乃仰首徐應曰:「不知誰是反蠻?」文廟大怒,命曳出斬之。敬語漸不遜,文廟舍之,乃曰:「吾家養人皆如此,何憂不治。」敬亦與謀者也。

詔吏部考試,翰林編纂士以楊士奇第一,授吳王府副審理,仍居翰林。

士奇自志曰起家文學,除審理副,又云叨祿於朝四十四年,乃歷事四聖,已自遺建文矣。以遼府紀善程通為遼王左長史。

通,字彥亨,徽州績溪人。少有至性,動必遵理,嗜學不倦,鄉先生奇之。年十四,補縣學生。洪武乙丑,以貢入太學,時年二十二。丙寅,遭父喪歸,廬墓下三年,哀慟毀形,妻子至,不相識。戊辰,復上太學,時祖平調戍延安,年已大耋。通乃上書曰:「臣壯而無父,祖猶父也;臣祖老而無子,孫猶子也,更相為命。今邊徼戍卒如林,顧豈少臣祖者。」辭極懇切。書奏,高皇憐之,持其章不下,私命兵部檄召平。既至,乃並召通,東西立石,陛下顧通曰:「汝識此人否?」 祖孫相持,哽咽不能仰視。高廟歎曰:「孝哉若人!」命兵部除其籍,驛送平還鄉。庚午秋,通以尚書舉應天府鄉試。時遣諸王將兵行守邊,以封建策諸貢士於廷,獨通所對稱旨,親擢第一,授遼王府紀善。辛未,從王閱武臨清。壬申,從王之國遼西。時王府未建,以祖喪免歸,復廬墓三年。服闋,復任。未幾,高廟上賓。庚辰,從王渡海南還。辛巳,進左長史,明年始從之國荊州。悉心輔導,王敬禮之,凡一國之事谘焉。府中有衛士紀綱者,用調事得幸,每召而笞戒之。會文廟既正大統,紀綱以入賀留侍,歷官錦衣指揮使,被顧問,因乘間及封事。遂有詔械通詣京師,簿錄其家,得粗田四十畝,遺書千百卷,牯皮數張。

黃希範,洪武未先出知徽州府,雅與通善。至是亦為衛卒所捕,並籍其家,同赴京師。而績溪程姓最眾,幸使者仁恕,罪止一房,餘獲保焉。有文稿百餘卷,悉毀於官。

以戶科給事中龔泰為禮科都給事中。

泰,字叔安,金華義烏人。九歲而孤,母傅氏躬教之,遣就外傳而日記數千言。長從宋濂之門人宋思睿遊。洪武丙子領鄉薦,明年入太學。奉旨閱齊府衛,總畫周密,眾始危而後服之。吏部策試第一,除戶科都給事中。辛巳,遷都給事中。壬午六月,太宗師渡江,泰與其妻傅訣曰:「顧事至此,吾分且死矣。爾等齎敕攜幼稚以歸,否則俱溺於井,辱可免矣。」言未竟,火起內廷,泰赴之,道為兵校所執,見上於金川門,命非奸籍者釋之,泰亦釋,乃遂投城以死,是月十三日也。泰遇事剛果有為,以孝友聞。始居邑庠,出息學宮之陰,俄有狂者,至擠泰於池,幾溺勿救。或請訟官,泰曰:「使誠溺,彼病狂,於我何校?」卒不納。鄉人趙文慶者,為奸所竊,跡之勿得,有謂巫言其應如響,叩之當得其實,願泰俱往。及往,巫見泰,瞠不能出一語,眾由是服泰之正。死時年三十六,鄉人士夫莫不悲之。子永吉,累官兵部右侍郎,改南京大理寺卿,致仕。議者謂泰得釋罪不及族,必有其由。或謂泰懲軍士最嚴,其死蓋仇之者所為也。

右副總兵平安帥遼東兵十萬圍通州,不克。師及靖難兵,大戰九門城。

按《楊文敏公集》,孫岩,鳳陽人。從太祖渡江,擢金吾左衛百戶,尋升燕山中獲衛正千戶。洪武庚申,從王之國。己卯,王起靖難,以岩守通州。南兵大至,城圍數重,起士山臨城,攻西門,毀樓堞。岩率眾捍禦,城賴以完。未幾,兩軍合戰,岩操戈,身先士卒,大呼陷陣。士氣爭奮,追奔逐北,斬馘甚眾,得饋運船三百餘艘,貲糧無算,升指揮僉事。辛巳,兵復至,攻城益急,岩勵將士,登城立戰,矢石交下,敵乃退,升都指揮僉事。壬午春,平安督遼東兵十餘萬逼城,岩語將佐曰:「彼眾我寡,若城守不出,是示弱也。不若及其始至擊之,彼必敗也。」乃率敢死士數百,犯其鋒,而城上亦合勢大呼,安眾大潰,自是畏岩,無敢復來攻者。通城屏蔽冀方,使六師南進而無北顧憂者,岩之力也。事平,封應城伯。永樂戊戌六月二十日卒,贈翼城侯,諡威武。子亨嗣。

◀上一卷 下一卷▶
姜氏秘史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