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氏秘史/卷0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姜氏秘史
◀上一卷 卷三 下一卷▶

庚辰二年春正月丙寅朔,天下司、寺、郡、縣來朝,免賀。靖難兵圍蔚州,指揮李誠謀叛,伏誅。數日,守將王忠以城降。遂進攻大同,不克。

先是,誠出城哨探,為遊騎所獲。誠素勇,號「衝天李」,文廟釋而禮之。誠欲獻城自效,遂縱遣入城,謀覺,繫獄死。文廟乃悉眾登舊臺,負土下築,高與城齊,急攻之,城乃降。擢忠等官,拘其妻子送北平,遂以其眾進攻大同。

庚辰,革韶州府翁源縣,以其地並桂山岩巡檢司入於英德。革平越衛稅課司。增置萊州府慶豐庫大使二人。丙戌,革平樂府昭平遞運所。

改永州府祁陽縣湘江市巡檢司為和平巡檢司。

庚寅,置應天府知候所於後湖,掌冊人數,設大使、大副使,秩未入流。增本府通判一員。壬辰,革四川行都司來遠驛。

二月二日丁酉,改漢陽府為漢陽州,更置官屬。革僧綱道紀司、稅課司及漢陽縣儒學蔡店、新灘二稅課局,桑臺湖、馬影湖二河泊所百人磯巡檢司,其察店鎮巡檢司仍棣本州。

壬寅,詔禮部右侍郎兼翰林院學士董倫、太常寺右少卿高遜志考試天下貢士。

時知貢舉官禮部尚書陳巡、右侍郎黃觀、同考試官右拾遺朱逢吉,史官吳勤、葉惠仲、趙友士、徐昶、張秉彝,監試宮御史王度、俞士吉□□□。

黃觀,字瀾伯,一字尚濱,池州貴池人。父贅於同邑許氏,生觀,遂從母家姓。習《尚書》,補邑諸生。常作翠微書舍,讀書其間。受業於元翰林待制黃哻。大兵入大都,哻死之,觀益砥礪,以名節自許。洪武庚午貢入胄監。是歲,領鄉薦。明年會試第一,入對御試策,大要以天道福善禍淫之機、人事練兵講武之法為言。高廟嘉之,擢狀元及第,由翰林歷尚寶司卿,禮部右侍郎。革除年間,改官制,增侍中員次,尚書以觀為之,仍掌尚寶司事。奏復其姓。與方孝孺等日見親用。靖難兵起,觀奉命草詔,極陳大義。師既渡淮,奉命征兵上遊諸郡入援,觀奮不顧家,且行且募兵。至安慶,聞京師已定,痛哭謂人曰:「吾妻素有志節,必不肯受辱。」遂招魂葬之江上。明日,家僮自京逃來,言當國者索傳國寶不得,或言許尚寶已赴上遊起兵矣。因命執其妻翁氏並二女配象奴,叱取釵釧,出市酒淆,翁攜二女率家屬十人,赴淮清橋下溺焉。一云城南濠中觀舟次李陽河,聞上已出奔,過池之建德,而郡臣奉新皇帝即位,今三日矣。自分大事已去,力不能支,乃東向再拜,於羅刹磯湍急處給舟人奮棹,投水而死。舟人急釣之,僅得珠絲棕帽。後追捕者得之以獻,命購其屍,不獲。有匿之者,遂族觀家,且逮其姻黨百餘人,坐繫詔獄。仁廟初悉,釋不問,其謫戍邊徼者又數十人。景泰中,進士邑人孫仁使遼,有老卒朱黻者,給事使館,亦以觀累戍。黻故為諸生,嘗從觀遊。仁問舊事,且泣且言云,翁氏池口人,歿時,有司收其屍並二女,具棺斂,以待朝命,不報。天順中,池人至南京柳林,破棺,猶有存者。詢之,父老咸曰「此黃狀元妻女」云。近知縣龔守愚於所居故址,學宮之西,立祠祀之。或傳故尚書泰州儲雚家藏有觀集,尚存。

王度,字子中,惠州歸善人。嘗肆力經書,稽理修詞,為人所師。部使者以明經儒士薦,起家拜山東道監察御史。繩糾務持大體,疏十餘上,多見用。高皇帝棄群臣,諸藩不靖,兵部尚書齊泰等會議軍事,度與僉謀。庚辰會試,俾度監之,翕然稱得人。時大將軍曹國公李景隆北向敗績,退保濟南,以歷城侯盛庸代之。度密陳便宜,無不可制勝者,乃有東昌之捷。景隆征還,赦不誅,又當軸用事,惡庸等掩已,讒間遂行,度等與謀者皆見疏。辛巳夏六月,濟寧告急,師徒屢敗,將士皆巽耎避敵,度奏請募兵。壬午春,有小河之捷,命度勞師徐州而還。夏五月,鳳陽不守,方孝孺與度等畫策,誓死社稷。秋七月,坐黨禍戍賀縣千戶所,出語得罪,合族被戮。度死,年四十有七。

葉惠仲,台州臨海人。兄刑部主事夷仲,常雅為方孝孺所知,有文名。惠仲亦不愧其兄,時稱「二葉」,各有集以傳。惠仲初任廣武衛知事,洪武末,嘗以知縣充修史官。革除二年會試後,升知府。永樂元年二月二十二日戮死,年六十四。妻蕭氏為奴。

改南雄府為州,更置官屬。革保昌縣,以所屬紅梅、平田、百順三巡檢司棣於州。壬寅,增置會川衛馬剌、畢直、金縣三長官司吏目。癸卯,置滁州關山巡檢司。

甲辰,革贛州府長洛巡檢司。革南安府南康縣潭口鎮巡檢司。庚申,考試官董倫等賜宴於禮部。升都給事中秩正七品,給事中秩從七品。

辛酉,革廬州道紀司無為、六安二州道正司,巢縣道會司。

壬戌,改五城兵馬指揮司為五城兵馬司,指揮為兵馬,副指揮為副兵馬。癸亥,革行人司,改行人於鴻臚寺。

改大理寺左右寺正為都評寺,副司各設評事六員。甲子,改都察院為御史府,革十二道,置察院一,設監察御史二十八員,司獄一員,革司照磨檢校。

詔曰:「頃以斷獄繁,易御史臺號都察院,與刑部分治庶獄。今賴宗廟神靈,斷獄頗簡,其都察院承漢制為御史,員定為二十八人。務為忠厚,以底治平。」

乙丑,革常德府九潭湖河泊所。詔江西、浙江、蘇、鬆人仍授戶部官。

洪武間以戶部掌錢糧,敕禁浙江、江西、蘇、鬆人不得除授,至是除禁。

三月丙寅朔,帝御奉天殿,以敕問試天下貢士,賜狀元胡靖等及第,出身有差。

時奏策王艮第一,上召諸進士閱之,以靖貌逾艮,遂擢靖第一,艮次之,李貫又次之。未幾,授翰林院修撰,艮、貫大見信用。建安楊子榮亦以是年第二甲第三名賜進士出身,除翰林院編修。

靖初名廣,字光大,吉水人。生八歲而孤,自幼好學,日記數千言,至是廷試對策,有親藩陸梁、人心不搖等語。帝以為敢言,擢第一,賜名靖。除翰林修撰,擢侍讀,附大宗,復名廣,拜翰林學士,兼春坊大學士。為上所知,一時制誥戒諭之文,多出其手。詔修《五經》、《四書》、《性理大全》,命廣總裁。嘗從上巡北虜,出居庸關,入沙漠。王師所至,功烈炳耀,廣記述之。十一年春,上幸北京,再扈從出塞,滅虜還。既丁艱,服闋,進文淵閣大學士,兼春坊。嘗上《卻封禪頌》,歷數前代帝王厭務國事,矯誣上天,卒貽天下後世笑,時稱其有識。又上《騶虞》、《神龜》等頌以取媚,自稱澹庵之後,喜談忠義事。嘗集文山事跡為傳記,序之以傳。卒年四十九,累贈少師,諡文穆。與廣同時者解縉、楊士奇、夏原吉、楊溥、楊榮、黃淮、金幼孜、蹇義輩,皆攀龍附鳳,為時大臣云。初,靖難兵入撫州,吳溥為應天學教授,與靖、艮、解縉鄰三人者逾垣集溥舍,靖、縉陳說大義,靖慷慨,艮弗言,但流淚耳。溥曰:「三子名重,受知日深,事在頃刻,若溥去就,固可從容,三人去與?」弼時以童子侍,歎曰:「好胡叔能仗節。」溥曰:「不然,王叔死耳。」語未竟,靖呼曰:「外面鬧甚,看豬。」溥顧歎曰:「一豬不忍,肯自忍乎!」須臾,艮舍哭聲震動矣。縉乃馳謁文皇,入見,甚喜。是日暮歸,靖復會縉曰:「情與君殊,當自決。」縉紿靖入房,曰:「吾與汝不死。」 鑰之而去,告文皇曰:「臣才不及靖,方欲自盡,臣以人守之。」文皇曰:「盍與俱來?」對曰:「非臣力所能,須遣近臣數人,喻以大義,強之庶可。」文皇亟如縉言,靖既至,文皇迎執其手曰:「好個秀才,如何從我蚩兒。」靖遂叩頭,文皇大悅,故信遇特甚,亦縉推重致之也。至今靖支裔在庠序者,人尚目為豬仔云。

王艮,字欽止,吉水人。建文己卯,江西鄉試第一。明年廷試對,帝親擢廣為第一,而以艮次。遵洪武乙丑事例,著首甲皆授修撰,艮與第三人李貫皆與焉。艮聞靖難師起,居常憂輒不食,日就贏憊,以辛巳九月卒。上憫之,遣吏部侍郎黃觀諭祭艮之家。譜所述如此,而《吉安志》乃曰:「文廟繼統先一日,群臣多往迎附,艮闔門與妻子訣,是夜吞腦子死。」非其實也。艮子修亦首舉鄉薦云。

己巳,革詹事府為御史府,賜御史衣宴於新第,詔大預宴。以都察院在太平門北,不便朝參,改於此。壬寅,以備榜舉人選署教諭、訓導。

詔年十九以下願選者,聽給俸稟三年,仍許會試,有登第者,論其徒得中省試,就進士合授官,遞升一級,無則止從合受其下第,而有徒已中省試,許以實授。教訓九載,考滿黜陡其下第,而徒皆不中省試,乃署職,減半俸。

癸酉,革慶遠府忻城縣,以其地入東蘭州。革臨江府新喻縣河泊所。革青州府壽光縣稻田店二遞運所。革高州府廣寧庫。

癸未,革辰州府麻陽縣僧會司。丁亥,置鬆江府渠堰一處。庚寅,革鳳陽府廣儲一倉、二倉、三倉、四倉、五倉。革辰州府沅州平溪巡檢司,置黔陽巡檢司。

乙未,置建寧府歐寧縣滸州巡檢司。遣鎮東將軍、總兵官吳高督遼軍圍永平,不克。以裘義為右府都督僉事。

義,廬江人。國初累立戰功,授楚雄指揮使。洪武庚午入朝,太祖憐其老,命太醫院為染鬚鬢,還治。帝褒用舊將,徵拜都督僉事,尋卒。子聚襲府軍右衛指揮使。

遷肅王於蘭縣。

肅莊王,太祖十三世子,初封甘州,僻在河西。羌虜時時擾害,王乞內徙,遂移度金城關,置府蘭縣東北,甘州中護衛官軍從之。以進士黃鉞為戶科給事中。

鉞,字叔揚,蘇州常熟人。洪武初,以太學生授典史,後登革除庚辰進士,遷戶科給事中,以憂居家。壬午歲,自投琴川橋下死。改左都御史景清為御史大夫。

時改都察院為御史大夫府,遂改左都御史為御史大夫。清,陝西真寧人,本姓耿,以報籍訛。倜儻尚大節,領鄉薦遊國學。時同舍生有秘書,清求焉,弗與,固請但一見即還,曰:「吾縱敏,一夕盡熟之邪?」生不得已,與之,日往索其書,曰:「吾不知何書,初未嘗假汝也。」生急訟於祭酒,清持其所假書往見曰:「此燈窗所業書耳。」即背誦徹卷,及問生,生無以對也。祭酒叱生退,清即以書還生曰:「吾子珍秘特甚,持此相戲耳。」初,清赴學時,主家有女為妖憑,清宿其家,是夜妖不來,去即復來。女詰之,曰:「避景秀才耳。」旦日,女以聞其父。父追及清,語之故,清書「景清在此」四字,令父歸,粘於戶,而妖自是遂絕。後清試甲戌禮部第三,錄《詩》、《書》二經對大廷,第二人及第,入翰林三載,改監察御史。丁丑春召見,嘉其才能,命署都察院左僉都御史。革除間,升左都御史。文廟繼統,練子寧同日死之,而清獨委蛇待朝,人疑焉。一日,清早朝,著緋衣入。先是,星者奏文曲犯帝座甚急,上疑之,因疑清。及朝,清獨緋也,遂收之,而得所帶劍,因加詰責,清不屈而死。死之夕,精英迭見。嗚呼!為主報仇,清豈其倫耶!

四月丙申朔。丁酉,改嘉定州峰門水驛棣眉州清神縣。

戊戌,增置蘇州府吳、長洲、嘉定、昆山、吳江、常熟六隸縣主簿各一員。革杭州府臨安縣稅課司。己亥,增置鬆江府上海、華亭二縣丞簿典史各一員。

壬寅,革襄陽府宜城縣柳陰套河泊所。革鞏昌府階州峰帖山巡檢司。乙巳,革漢中府沔縣柏林青林驛。丙午,李景隆自德州進兵北伐。

丁未,改辰州府沅州水驛為沅陽水馬驛。省保寧府劍州儒學訓導三員,昭化縣儒學訓導二員。

省馬湖、東川、芒部、烏撒、烏蒙、五府同知、推官、知事各三員。辛亥,革安慶府懷寧縣長楓夾鎮巡檢司。乙亥,置西安府咸寧縣乾祐鐵冶所、鞏昌府寧遠縣寧遠鐵冶所。

丙辰,改武定軍民府和曲縣屬金沙江巡檢司,善驛、環州驛隸於元謀縣。乙未,諸軍次於白溝河,靖難兵行,戰不利。

庚申,及靖難兵大戰,陸梁衛指揮滕聚等死之,諸軍大敗,李景隆走德州。

按《開國功臣錄》,俞通海衛,三十二年七月有旨,遣艾端起越雋侯俞通海授豹韜衛指揮使,八月領軍北伐。三十三年四月,死於白溝河之戰。朝廷哀悼,敕葬南門聚寶山虢公墓傍,賜神策老軍劉海等守之,失書於此。

癸亥,置濟南府泰安州新暉驛。甲子,革撫州府臨川縣航埠稅課司。革永州府江華縣錦田巡檢司。五月戊辰,革德安府孝感縣道會司。

己巳,參讚軍務高巍、山東左參政鐵鉉會於臨邑,遂還濟南。

景隆南奔,巍及督餉隨之,次臨邑,諸城堡皆望風奔潰。巍及鉉置酒,同盟協謀固守濟南,以偵後援,遂趨濟南。庚午,革南昌府原儲庫。

革吉安府永新縣河泊所。辛未,李景隆棄德州,走濟南。聞北兵將至,遂遁。癸酉,靖難兵入德州。

戊寅,詔吏部凡官員三日一赴吏部填注。

先是,內外官缺,月報吏部臨選彙缺,赴填注,遂補選。至是吏科請每三日一注,庶免遺漏,從之。革慶遠府宜山縣德勝馬驛、河池縣馬安馬驛。以貴州都指揮使程遲為左軍都督府都督僉事。

己卯,靖難兵攻濟南,李景隆奔還,遂圍城。革韶州府樂昌縣河泊所。庚辰,改廉州府欽州靈山縣直隸本府。壬午,革兩淮小海鹽場課司入於革堰場鹽課司。

徙廣州府陽山縣西岸巡檢司於河南,為巡陽巡檢司。

甲申,改長洲、吳縣二稅課司為蘇州府稅課司,長洲、吳縣分司各設副使一人。置建寧府政和縣黃梅巡檢司。丙戌,革德安府雲夢縣儒學訓導二員。

己丑,革慶遠府忻城縣三寨鎮巡檢司。革會川衛黑鹽井鹽課司副使一員。立濟南中衛,以雄崖千戶所附之。

時路阻不能達,九月,都督盛庸遣兵召雄崖兵至,都督僉事朱榮棄樂城走還,詔誅之。留守左衛指揮同知李申伏誅。

申子讓為燕府儀賓,居守北平甚力,申以故坐誅,沒其產,丁男典刑,幼者收孥,婦女入浣衣局,異姓家屬俱發邊衛充軍。讓,舒城人,靖難兵起,進駙馬都尉。永樂初,掌北平刑部事,封富陽侯。景泰追贈敏公。

六月甲午,革廣信府廣濟倉副使一人。戊戌,置延平府南平縣武步驛。己巳,詹事府增置少師少傅各一員、賓客二員。

置資德院,設資德一員、資善二員,屬官讚讀、讚講、讚書、著作郎各二員,掌籍、典簿各一員。

丙午,置各王府賓輔二員,正三品;伴讀、伴講、伴書各一員,從七品;長史司長史一員,正五品;改左右長左從五品,改審理正、典膳正、奉祠正、良醫正、典簿正為審理、典膳、奉祠、良醫、典簿、審理,副典膳、副奉祠、副良醫、副典簿、副各郡賓友二員,正四品;教授一員,正八品;記室二員,正九品,直史司直史一員,正六品;左右直史各一員,從六品;首領吏目一員,未入流;典印署、典印、典祠署、典祠、典禮署、典禮各一員,正九品;引禮二員,未入流;典饌署、典饌、典藥署、典藥各一員,正九品;儀仗司吏目一員,未入流。詔賓輔、伴讀、伴講、伴書及賓友、教授,進對侍坐,稱名不稱臣,用師賓之儀。

己酉,省常德府沅江縣訓導二員。八百上官刀板麵遣頭目罕入貢方物。己卯,革肇慶府開建縣僧會司。丙辰,革太原府與縣孟家峪巡檢司,革袁州府萍鄉縣河泊所。

壬戌,改陝西行都司儒學為寧夏等衛儒學。徵鳳陽府官軍赴大教場備操。遣御史周觀政典兵徐州。秋七月甲子朔,革典牧所。

革慶遠府忻城縣羅目鎮巡檢司。革濟南府歷城縣堰頭水驛。改衛經歷秩正七品。辛未,改建昌府新城縣飛猿巡檢司。

革福建木蘭陂批驗鹽運所。己卯,革沔縣,以其地附褒城縣。庚辰,置開封府西華縣河清驛。

辛巳,增設欽天監五官監候一員。丁亥,復置河南府新安縣鐵治所、吉水縣關山巡檢司。戊子,革大同府雜造局副使一員。辛卯,改濟南歷城縣堰頭巡檢司為長領巡檢司,隸章邱縣。

置山西河南雜造局,各設大使一員。壬辰,革廬州府英山縣稅課司。遣遼東都督楊文圍永平,不克。以徐實署兵部右侍郎事。

八月癸巳朔,革徽州府新安驛。承天門災,詔求直言。甲午,革袁州府萍鄉縣廬溪稅課司。壬寅,改衢州府上航埠頭馬驛、常山縣廣濟渡為廣濟水馬驛。

革西安縣信安、安山二驛。

癸卯,改承天門為皋門、端門為應門、午門為端門、謹身殿為正心殿。

改大學士為學士,華蓋、文華、武英、正心四殿各置一員,文淵閣一員。各殿增設待詔,無定員。增文淵閣典籍二員。革東閣大學士。甲辰,革廣州府清遠縣橫石馬驛、東莞縣城西水驛。

乙巳,增置翰林院承旨一人、文學博士二人,改孔目為典簿,正九品;省侍講學士、五經博士待詔典籍。置文翰館,設官以侍讀,並中書舍人改為侍書,正七品;內修撰一員,正六品;編修從六品,檢討正七品;居之。

按吏部冊,己卯八月十二日,改中書舍人為侍書,蓋設於翰林院,至是始立文翰館分附焉。戊申,遣都督陳帥兵援濟南。

山東參政鐵鉉謀襲靖難兵,不克,遂大戰於城下。靖難兵大敗,解圍奔還北平,遂復德州諸州縣。以鉉為山東布政使。

北兵圍濟南不下,城中軍民日夜乘城詬罵不已。北兵大怒,築長圍,攻之三月,內外不通。鉉乃詐開門降,密遣壯士提鐵板於樓上,使其入,下之。北兵覺,亟還,鉉知計不獲,遂帥眾出戰。北兵亂,大敗,窘甚,奔還北平,於是德州及諸郡皆復,兵勢大振,捷聞。

上遣檢討陳□勞以金幣,吏部主事魯□賜誥封三代,鉉入謝,擢山東布政使。辛亥,革金華府東陽縣土山關巡檢司。九月十日辛未,復建昌府南豐縣太平巡檢司。

以歷城侯盛庸為總兵官,佩平燕將軍印,帥師北伐。置饒州府餘幹縣康山巡檢司、平陽府臨汾縣汾水巡檢司。革潮州府程鄉縣河泊所。革漳州府漳浦縣後葛巡檢司為古雷巡檢司。

癸酉,革郴州郴江驛。

己亥,革鳳翔府東河橋驛,革漢中府略陽縣峽口驛,褒城縣關山、清橋二驛,南鄭縣黃沙驛、鳳縣、草涼樓、梁山、岔安山四驛,金州稅課局。丁丑,置淮安府南銷倉。

辛巳,淮安分司置東官場鹽課司。癸末,置杭州府錢塘縣諸橋巡檢司、海寧縣長安鎮巡檢司。丙戌,增設太常寺讚禮郎二人。革漢中府略陽縣嘉陵、□泉二驛。

丁亥,革漢中府城固縣稅課局,徙金川茶倉於漢中府。

辛卯,復置贛州府寧都縣寧都寨、馬頭寨二巡檢司。赦流放官員,錄用子孫。

洪武中以過誤逮及得罪者,皆徵其子孫錄用之。十月壬辰朔,改天壇祠祭署為郊壇祠祭署、山川壇祠祭署為籍田祠祭署、泗州祠祭署為泗濱祠祭署、宿州祠祭署為新豐祠祭署。

癸巳,革郴州桂陽縣濠村巡檢司、長樂山口巡檢司,增置興寧縣永成巡檢司。丙申,革慶遠府舊忻城縣來蘇鎮巡檢司。

戊戌,革郴州宜章縣稅課司、德安府雲夢縣二稅課司、荊州府長陽縣稅課局。己亥,革刑部同獄一員。

庚子,定監生歷事各衙門者一年為滿,從本衙門考核,分上中下三等引奏;上等不拘選用,中等、下等仍歷一年,再考上等者,依上等用;中等者不拘品級,隨材任用;下等送監讀書。

洪武中,監生隨本監司務,分勤謹、平常、才力不及、奸懶等用引奏。勤謹者,仍歷俟缺官以次取用,平常再歷,俟缺官以次取用,平常再歷才力不及,送監讀書,奸懶充吏。

己酉,增設兗州府供給倉大使一員。甲寅,革光祿寺各署丞二員,設監事二員。戊午,革金華府蘭溪縣絣塘稅課司。己未,革杭州府昌化縣平窯巡檢司、肇慶府陽春縣古良巡檢司。

省成都府綿、威二州訓導各三員,新繁、雙流、崇寧、安井研、德陽、什方、綿竹、彰明、羅江十一縣,重慶府黔江、豐都、武隆三縣,順慶府蓬州及營山縣,保守府劍州及昭化、廣元、江油、梓橦四縣,敘州府筠連縣,夔州府萬縣,眉州丹棱、彭山、青神三縣,潼川州蓬溪、鹽亭、射洪、中江四縣,嘉定州威遠縣,雅州及榮經、名山、蘆山三縣,凡州省訓導三員,縣省訓導二員,並馬湖府訓導二員。

庚申,靖難兵襲滄州,入其城,追執都督徐凱、程暹,諸軍降,是夜盡坑之。十一月壬戌朔,定京官還家程限。

吏科都給事中汪奏請依監生省親例,往來路程外,許在家三月,先是止一月朔。癸亥,革常州府江陰縣黃田闌、宜興縣張渚批驗茶引所。戊辰,置平涼涇州溫泉鎮巡檢司。

壬申,靖難兵掠景州,次於臨清。甲戌,改靖州會同縣鎮遠巡檢司為江東巡檢司。革鳳翔府郿縣稅課司。乙亥,革延平府南平縣大歷稅課司、潮州府海陽縣園頭稅課司。

丙子,革安慶府宿鬆縣涇江口歸陵灘鎮二巡檢司。改大理府太和縣金沙巡檢司,隸蘭滄衛北勝州。革四川筠連茶司。丁丑,置澄江府路南、新興二州陽宗、江川二縣儒學。

戊寅,改華州潼關倉,隸河南都司潼衛。

庚辰,革鞏昌府兩當縣,以其地並□□花驛,隸於徽州,置兩當巡檢司。壬午,改潮州府揭陽縣鮀補巡檢司。置徐州永福倉,設大使、副使。

甲申,革濟南府堰頭遞運所。

乙丑,革鳳陽府定遠縣豐儲倉,置臨淮縣花圓倉,設大使、副使。四川蒼州歸附。十二月己亥,置真定州永定倉。庚子,增應天府訓導二員。

甲辰,革永寧宣撫司、赤水河貴州宣慰司、畢節二遞運所。己酉,革鳳陽府稅課司,改廣濟關稅課分司為府稅課司。辛亥,復置御史府。

革建寧府建陽、崇安、浦城三縣河泊所及建陽縣後山河泊所。壬午,改封邱縣中欒巡檢司為武陽縣東趙巡檢司。

乙卯,靖難兵攻東昌,都督盛庸帥師拒戰,殺指揮張玉,大破之。先是,上詔諸將戒約軍士:「無使朕有殺叔父之名。」

文廟知之,故每戰挺身獨出,短兵相接,莫敢有加。文廟騎射尤精,進者每為所殺,至是兵大敗奔,文廟猶以一騎殿後,追者數百人不敢近。丙辰,追兵大至,圍之數里,文廟策馬大呼,擊殺數十人,潰圍出,遂奔北平。

置武威中衛,募兵充各衛壯士。擢山東布政使鐵鉉為兵部尚書,佐歷城侯北伐。兵部左侍郎盧淵有罪除名。淵除名煎鹽,永樂初召用。

革牧馬所吏目,改所倉屬太僕寺典廄署。

先是,三十一年五月十二日,所鎮撫王化奏養馬收糧草多,請置倉。遼王渡海來朝,請設官吏,太孫許之。閏五月七日開設。辛亥,置播州長官司長官儒學。

革延平府將樂、龍溪、順昌、沙四縣河泊所及南平縣西芹河泊所。山西都司清遠衛戍卒羅義上書,下獄數日,釋之。

義以朝廷加兵親藩,詣闕上書,乞恩命講和。又上燕王書,其略曰:「昔者武崩成幼,管叔流言,周公誅之。殿下聰明英武,博通經史,今之周公。周公乃叔父也,而相輔焉;管叔流言間王室也,宜以周公之心為心,謹守燕土,則天下皆以為周公之聖復生於今日矣。」又謂:「古之夷齊以國相讓,去隱於首陽山。矧聖賢欲成天下之事,必先明順逆之理,成敗之勢,福禍之機,又得天宜人心之安然後可。今殿下以潘國敵朝廷,如遂其願,愚實羞之。乞早息兵。」 書上忤旨,下獄。太宗即位,以義為戶科給事中,尋升湖廣左參議,又升前湖廣左參議。楊砥為鴻臚寺卿,以其建文時嘗上書請敦親恩、罷兵息民故也。

◀上一卷 下一卷▶
姜氏秘史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