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氏祖庭廣記 (四部叢刊本)/卷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 孔氏祖庭廣記 卷十一
金 孔元措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蒙古刊本
卷十二

孔氏祖庭廣記卷第十一

開元七年 孔子廟碑

甞觀元化隂藏上帝玄造雖道逺不際而運行有

符掦搉大柢宣考神用建人綂之可復𥙷天秩之

將頽其揆一也昔者蚩尤怙賊厥弟驕兵巨力多

徒合緒連禍則黃帝與聖道出群龍推下濟以君

人儆勤略以戡亂逮至橫流方割包山其咨轉死

爲魚鱻食不粒則堯禹並跡扶振隠憂道百川康

 四國粤(⿱艹石)殷禮缺周德微宋公用鄫楚子問鼎則

夫子卓立燦然成章闢邦家之正門播今昔之彞

憲此天所以不言而成化聖所以有開而必先其

 (⿱艹石)是也故 夫子之道消息乎兩儀 夫子之德

 經營乎三代豈徒小說蓋有異聞夫亭之者莫如

 天藉之者莫如地敎之者莫如 夫子且沐其亭

 而不識其道則不如勿生荷其藉而不由其德則

 不如勿運固曰消息乎兩儀者也夫博之者莫如

 文約之者莫如禮行之者莫如 夫子且㑹其文

 而不掦其業則不如勿傳經其禮而不啓其致則

 不如勿學上代有以焯序中代有以宗師後代有

 以丕訓固曰經營乎三代者也意虞舜之美不必

 至是賛而大者進聖君也夏桀之惡不必至是擠

 而毁者激庸主也伊尹之忠不必至是演而數者

 勉誠節也趙盾之逆不必至是抑而書者誅賊臣

 也至(⿱艹石)論慈廣孝輔仁寵義職此之由於是君臣

 之位序父子之道明交朋之事興夫婦之倫得雖

 朗日開覺膏雨潤黷和風清扇安足喻哉借如九

 皇繼綂而政醇七聖同年而道合雖事業廣運偕

 理濟一時未有薄遊大夫僻居下國德敷旣徃言

 滿方來廟食列邦不假手於後續君長萬葉畢歸

 心於 素王(⿱艹石)此之盛是以騰跨百辟孤絶一人

 曷成名可稱取興爲大者巳 我國家儒敎浹㝢

 文思戾天伸吏曹以追尊逮禮官以崇祀侯褒聖

 於人爵尸奠享於國庠是用大起學流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𩔖孝行

 敦悅施於方國光復彌於胤宗三十五代孫嗣褒

 成侯璲之字藏暉洎族賢元亨等或專門碩儒罔

 墜于緒或餘波明凖克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厥聲乃相與合而謀曰

 夫墟墓之地禮曰自哀聽訟之樹詩云勿翦一則

 遇事遺愛一則感物允懐矧乎大聖烈風吾祖鴻

 美故國封井舊居川嶽歟宜其悚神馳魄膝行膜

 拜陳齋祭首嚴祠樹繚垣以設防刋豐石以爲表

 兗京兆韋君元珪字王國周親人才懿德明啓

 風績休有名敎長史河南源晉賔字賢操孤興

 清節相逺納人以禮成俗於師司馬天水狄光昭

 字子亮相門克開雅道踵武聞義必立從事可行

 録事叅軍東海徐仲連功曹咸陽盖寡疑倉曹太

 原王道淳弘農楊萬石戸曹博陵崔少連弘農楊

 履玄兵曹太原王光超范陽張博望法曹安定皇

 甫恮東海于光彦主曹滎陽鄭璋叅軍事愽陵崔

 調扶風竇光訓河東裴璿隴西李紹烈鴈門田公

 儀博士南陽樊利貞曲阜縣令鴈門田思昭丞河

 閒劉思廉主簿吴興施文尉清河晏弘楷等官序

 通德儒林秀主昇堂覩奥遊聖欽風僉同演成乃

 廓經始其詞曰元天隂騭大明虚鏡神不利滛

 將與正凡曰投艱在此逄聖吞沙荐虐軒黃厎定

 襄陵兆災夏禹文命周道失序夫子應聘刪詩

 述史盛禮張樂雅頌穆清訓詞昭灼片言一字勸

 美懲惡誘進後人啓明先覺六順勃興四維偕作

 元功濟古至道納來首出列聖席卷群才大名震

 曜廣學天開蒸甞不㝢誦習窮垓帝念居室以

 光壽宫建矦于嗣環封厥中孫謀不泯祖德斯崇

 乃刋聖烈克廣休風

  朝散大夫使持節渝州諸軍事守渝州刺史江

  夏李邕文正議大夫使持節宋州諸軍事守宋

  州刺史上柱國范陽張庭珪書

  大唐開元七年歳在己未十月乙酉朔十五日

  己亥建

開元二十八年 文宣王廟碑曲阜縣令張之宏撰

  郝邕書

天寶元年兗公頌張之宏撰包文該書

貞元十四年任安謁 夫子詩

長慶元年任畹謁 先師題名

長慶三年崔濤謁 先師言

太和五年李虞題名

太和七年兗州刺史李悅謁 夫子文

㑹昌元年兗州刺史李玭題名

㑹昌六年兗州刺史髙承㳟題名

咸通十年兗海節度使曹翔題 先聖廟記

咸通十年魯國公修 廟記

 右鄆曹濮等州觀察使孔温𥙿奏伏以禮樂儒斈教化

 根夲百王取則千古傳風國朝弘闡文明遵尚祀

 典不違古制大振皇猷今曲阜縣乃魯國故都文

 宣廟即 素王舊宅興儒之地孕聖之邦所宜

 廟宇精嚴禮物具舉近者以兗州頻年灾歉都廢

 修營徒瞻數仞之墻𦆵識兩楹之位雖春秋無闕

 於釋奠而揖讓頗紊於彞章遂使金石之音靡聞

 於盻響俎豆之設甞列於荒蕪聖域儒門豈宜堙

 墜臣忝爲逺裔叨領重藩咫尺家郷拘限戎鎭望

闕里而無由展敬瞻 廟皃而有願興功臣今差

 人賫持料錢就兗州據 廟宇傾毁䖏悉令修葺

 皆自支費不擾州縣所○𫉬遂幽懇克申私誠伏

 縁兗州非臣夲界須有申奏伏乞 天恩允臣所

 請無任悃迫屏營之至謹具如前中書門下牒鄆

 曹濮觀察使牒奉 勑邹魯故郷俎豆遺教文武

 之道未墜於地温𥙿雖持戎律宛有家風属兵車

 之方殷飾聖門以弘敎墻新數仞廟設兩楹盡出

 私財不煩公用綽有餘𥙿益見器能已賜詔嘉奬

 餘宜依○仍付所司牒至准 勑故牒

  咸通十年九月二十八日牒咸通十一年三月

  十日建

新修曲阜縣 文宣王廟記

 攝鄆曹濮等州舘驛巡官郷貢進士賈防撰

皇帝御㝢之十年歳在巳丑 夫子三十九代孫

魯國公節鎮汶陽之三載秋霜共凜冬日均和里

閭無桴皷之聲耆艾有袴𥜗之詠道巳清矣政巳

成矣扵是瞻故郷以徘SKchar想廟皃而怊悵乃謂僚

佐曰伊予聖祖寔号儒宗英靈始謝於衰周德敎

方隆於大漢爰因舊宅是搆靈祠粤自國朝屢加

崇飾文榱繡桷雖留藻繪之功日徃月來頗有傾

摧之勢故老動凄凉之思諸生興嗟嘆之音今忝

鎮東平幸邇郷里雖無由展敬而敢忘修營旣而

 飛章上陳請以私俸葺飾由是命工庀事飾舊加

 新浹旬之閒其功乃就門連歸德先分數仭之形

 殿接靈光重見獨存之狀晬容穆(⿱艹石)更表温㳟列

 侍儼然如將請益丹楹對聳還疑夢奠之時素壁

 髙摽宛是藏書之後槐影踈而市晚杏枝暗而壇

 孤不假大夫幽蘭自滿無煩太守㓨草全除稷門

 之舊業俄興闕里之清風再起旣可以傳芳萬古

 亦可以作範一時且開闢以來覇王之道言其德

 也莫踰於湯武語其功也無尚於桓文墳土未乾

 而丘壠巳平子孫縱存而蒸甞悉絶 夫子無尺

 寸之地微一旅之衆修仁義者取爲規矩肆強梁

者莫不欽崇生有厄於棲遟殁居尊於南面而樵

⿱⺾⿰𩵋禾莫採廟皃長存道德相承簪裾不絶則 夫子

之道旣可彰於積善魯公之德寔無愧於聿修防

目覩靈蹤躬㝷盛績仰聖姿而如在歎休烈而難

名承命紀功讓不𫉬已刻諸貞石深愧菲才謹記

景福二年滅黃巢紀功碑

宋碑十一

太平興國八年重修兗州 文宣王廟碑銘并序

 起復翰林學士朝散大夫尚書都官郎中知制

 誥柱國賜紫金魚袋臣吕蒙正奉勑撰翰林待

 詔朝散大夫少府監丞臣白崇矩奉勑書并篆

 額

 聖人之興也能成天下之務能通天下之志然亦

 不能免窮通否泰之數是故有其位則聖人之道

 泰無其位則聖人之道否大哉堯舜禹湯其有位

 之聖人乎我先師 夫子其無位之聖人歟昔者

 大道旣隠真風漸漓有爲之跡雖彰禪代之風未

 替繇是堯舜禹湯苞至聖之德有其位故德澤及

 於兆民逮乎周室衰微諸侯強盛干戈靡戢黔首

 疇依繇是 仲尼有至聖之德無其位所以道屈

 於季孟嗚呼 夫子以天生之德智足以周乎萬

 物道足以濟於天下而棲遑列國卒不見用得非

其道至大而天下莫能容乎復乃當時之生民不

幸乎向使有其位用其道又何止夾谷之㑹沮彼齊

侯兩觀之下誅其正卯墳羊辯土木之袄楛矢驗

蠻夷之貢必將恢聖人之道功濟孚宇宙澤及於

𥠖庶矣奚一中都宰大司㓂可仲其聖道哉嗟夫

文王没而斯文未喪時命屯而吾道不行可爲太

息矣洎孚河圖不出鳯德云衰爰困蔡以厄陳遂

自衛以返魯于是刪詩書讃昜象因史記作春秋

大旨尊王者而黜霸道威乱臣而懼賊子然後損

益三代之禮樂褒貶百王之善惡蕪而穢者芟而

夷之紊而乱者綱而紀之建未俗之郛郭垂萬祀

 之楷則遂使君臣父子咸知揖讓之儀貴賤親踈

 皆識等夷之數功均造物德被生人昭昭焉蕩蕩

 焉与日月髙懸天壤不朽者 夫子之道乎故曰

 自生民以來未有如 夫子者也非夫道尊德貴

 惟幾不測孰能與於此乎故天下奉其教尊其像

 祠廟相望者豈徒然哉自唐季而下晉漢以還中

 原俶擾㝢縣分裂四郊多壘鞠爲戰𨶜之塲五岳

 飛塵竟以干戈爲務周雖經營四方日不暇給故

 我 素王之道將墜於地光闡儒風属在昌運我

 應運綂天睿文英武大聖至明廣孝皇帝纉寶位

 也以狥齊之德兼睿哲之明惣攬英雄之心苞括

 夷夏之地皇明有赫聖政日新解網泣辜示至仁

 於天下侮亡取乱清大憝於域中復淅右之土疆

 真王匍匐而聽命伐并汾之堅壘兇竪倒戈而係

 頸戎車一駕掃千里之袄氛泰壇再陟展三代之

 縟禮拯乱則弔伐非所以佳兵也懲惡則止殺蓋

 所以遵法也然後修禮以撿民跡播樂以和民心

 禮脩樂舉刑清俗阜尚猶日慎一日躬决萬機近

 甸絶禽荒之娱後庭無逰宴之溺遂得群生亹亹

 但樂於天時萬彚熈熈不知乎帝力信可以髙視

 千古躪轢百王謂皇道旣以平華夷又以寕爾乃

 凝神太素端拱穆清闡希夷之風詮真如之理閒

 則披皇墳而稽帝典𡚒睿藻以杼宸章哲王之能

 事備矣太平之鴻業成矣居一日乃御便殿謂侍

 臣曰朕嗣位以來咸秩無文遍修群祀金田之列

 刹崇矣神仙之靈宇修矣惟魯之 夫子廟堂未

 加營葺闕孰甚焉况像設SKchar而不度堂廡陋而毀

 頽觸目荒凉荆榛勿翦階序有妨於凾丈屋壁不

 可以藏書旣非大壯之規但有巋然之勢傾圯䆮

 乆民何所觀上乃鼎新規革舊制遣使星而蕆事

 募梓匠以僝功經之營之厥功告就觀夫繚垣雲

 矗飛簷翼張重門呀其洞開層闕鬱其特起綺䟽

 瞰野朱檻凌虚眈眈之邃宇來風䡾䡾之雕甍拂

 漢廽廊複殿一變惟新𦫵其堂則藻火黼黻昭其

 度也登其筵則豆籩簠簋㓗其器也春秋二仲上

 丁佳辰牢醴在庭金石在列侁侁衆賢以配以侑

 凛然生氣瞻之如在時或龜山雨霽岱嶽雲歛則

 重櫨疊栱丹青晃日月之光龍桷雲楣金碧焜煙

 霞之色輪奐之制振古莫儔營繕之功于今爲盛

 繇是公卿庶尹鴻儒碩生相與而言曰凡明君之

 作事也不爲無益害有益必乃除千古之患興萬

 丗之利然後納華夷於𮜿物致黔首於仁壽 夫

 子無位立敎化人以文行忠信敦俗以冠婚喪祭

 爲民立防與丗垂範是以上逹君下至民用之則昌

 不用則亡我后膺千年而出震𡘤六合以爲家一

 之日二之日訪𥠖蒸之疾苦三之日四之日辨官

 材之淑慝爾乃修武俻崇文敎輕徭薄賦興廢繼

 絶于是睠我先師嚴其廟像棟宇宏壯僅罕倫比

 遂使槐市杏壇之子𥪰皷篋以知歸褒衣博帶之

 儒識橫經之有所矧乃不蠧民財不耗民力時以

 農𨻶人以悅使向謂興萬丗之利者斯之謂歟夫

 秦修阿房惟矜土木之麗楚築章華但營耳目之

 玩何同年而語耶將勒貞珉合資鴻筆臣詞慙體

 要學謝大成SKchar庭猥厠於英翹内署繆司於綸誥

 頌聖君之德業雖効㳺揚仰 夫子之文章誠慙

 狂簡㳟承睿旨謹杼銘曰周室衰微𠔃諸侯擅權

 魯道有蕩𠔃禮樂缺然神降尼丘𠔃德鍾于天挺

 生 夫子𠔃喪亂之年秀帝堯之姿𠔃𩔖子産之

 肩苞聖人之德𠔃禀生知之賢刪詩定禮𠔃糺謬

 繩愆智SKchar造化𠔃功被陶甄下學上逹𠔃仁命罕

 言將聖多能𠔃名事正焉道比四瀆𠔃日月髙懸

 仰之彌髙𠔃鑚之彌堅歷䀻諸國𠔃陳蔡之閒時

 不見用𠔃吾道迍邅麟見非應𠔃反𬒮漣漣梁木

 其壞𠔃歎彼逝川王爵䟽封𠔃衮冕聮翩百丗嗣

 襲𠔃慶及賞延明明我后𠔃化浹無邊崇彼廟皃

 𠔃其功曲全髙門有閌𠔃虚堂八筵吉日釋菜𠔃

 陳彼豆籩雕甍𦘕栱𠔃旦暮含煙海日一照𠔃金

 翠相鮮帝將東封𠔃求福上玄千乗萬𮪍𠔃轟轟

 闐闐謁我新廟𠔃周覧蹁躚肆覲群后𠔃岱宗之

 前

景德三年勑修 文宣王廟

 中書門下牒京東轉運司資政殿大學士尚書兵

 剖侍郎知通進銀臺司兼門下封駮事王欽(⿱艹石)

 諸道州府軍監 文宣王廟多是摧塌及其中修

 蓋完葺者𬒳句當事官貟使臣指射作磨勘司推

 勘院伏以化俗之方儒術爲本訓民之道庠序居

先况傑出生人垂範經籍百王取法歷代攸宗苟

 廟貌之不嚴即典章而何貴恭以睿明繼綂禮樂

 方興咸秩無文徧走群望豈可冸宫遺烈教父靈

 祠頗闕修崇乆成廢業仍令講誦之地或爲置對

 之司混捶撻於弦歌亂桎梏於籩豆殊非尚德有

 𩔖戯儒方大振於素風望俯頒於明制欲乞特降

 勑命指揮令諸道州府軍監 文宣王廟摧毁處

 量破倉庫頭子錢修葺仍令曉示今後不得占射

 𠑽磨勘司推勘院及不得令使臣官貟等在廟内

 居止所貴時文載耀學校彌光克彰皷篋之聲用

 洽舞雩之理𠉀勑旨牒奉勑宜令逐路轉運司

 揮轄下州府軍監依王欽(⿱艹石)所奏施行牒至准勑

故牒

 景德三年二月十六日牒刑部侍郎叅知政事

 馮拯尚書左丞叅知政事王旦

玄聖文宣王賛并引奉勑改謚曰 至聖文宣王御

製御書并篆

(⿱艹石)夫檢玉介丘廽輿闕里緬懷於先聖躬謁於嚴

 祠以爲易俗化民旣仰師於彞訓宗儒尊道宜益

峻於徽章増薦崇名聿陳明祀思形容於盛德爰

刻鏤於斯文賛曰立言不朽垂教無疆昭然令德

偉哉素王人倫之表帝道之綱厥功實茂其用允

臧𦫵中旣畢盛典載揚洪名有赫懿範彌彰東封

 幸林廟等勑扈從臣寮名姓並列于碑隂

 大中祥符元年十一月一日御書院奉勑模勒

 刻石

大中祥符二年賜太宗御書監書器物詔碑

兗州仙源縣至聖文宣王廟新建講學堂記

  泰寧軍節度行軍司馬朝散大夫撿校左散𮪍

 常侍𮪍都尉賜紫金魚袋成昂撰

 昂志從師學觀 夫子幾識其門因事賛言當

㑹歸髣髴是生足矣假天與幸於百歳固心無吝

 於一日也戊戍秋迃帝恩允臺中郎就戎典午卜

 老東蒙𢈔子春預從御禮備貟亞獻陪祭于 廟

 属中有工度堂搆始思賁新成俟酬𪧐願初匠事

 云畢幾造至極比求乎一意何㩲畜閒年而趨無

 所得豈 聖道藏宻不可見乎將大權反合難爲

 狀也幸覧韓公愈處州碑曰天下通祀惟社稷與

 孔子焉然以社稷壇而不屋取異代佐享豈如

 孔子巍然當坐用王者禮以門人爲配自天子已

 下北面拜跪薦祭誠敬禮如親弟子者又以自古

 多有以功德得位而不得常祀不得位而得常祀者其祀事皆不如

 孔子之盛所爲有生人以來未有如 夫子者其

 賢過於堯舜韓以孟子言其効歟昂適不得巳

 但廣明孟意覬實賢過之言耳夫道以無用妙以

 神名德渉有動率以形累 聖人有以見其夲知

 其末以無不可以無顯必因有明以有不自於有

 生必待無造然有以形爲局有極無以神用運無

 窮蓋神者無不應者也應設至微不可以有極測

 有者有所係者也係設至大不得與無窮稱(⿱艹石)

 無有混融短長之相取處無窮以觀有極者窮窮

 則理應生變變則昜故爲新神行而理通雖復堯

 舜之應曆有期文武之⺊丗有數將無窮也居有

 極以計無窮無窮者通通則物或有矜矜則轉得

 爲失形滯而物窮雖復天地以覆載能常日月以

 運行能乆恐有極也大哉我 夫子貫夲末以研

 幾持中正而應動恍惚萬變優㳺一致物當崩壞

 我得經緯於後先理在㑹通我得彌綸於終始斷

 御群有用出至無豈固時來以必位叙而後伸其

 道也夫故以言孚見者莫窺以言乎作者莫覩争

 者見之不得奪讓者見之不得與髙之者不知其

 然抑之者不知其以舉過不及者進退賢不肖者

 ⿰𧾷攴俯猗歟知後之丗侯一方子百里者可𥙊而不

 可瀆刑四海化兆民者可則而不可侮爲師之善

 盡垂百王主善之慶永貽萬古老氏所云善建者

 不拔善抱者不脫子孫𥙊祀不輟斯言至矣斯言至矣 杜 牧

 亦甞有言自古稱 夫子之德莫如孟子稱 夫

子之尊莫如韓吏部昂也愚敢體神而明之稱

 夫子道乗變而文之爲講學堂記當耶當壯哉斯堂

 也棟宇崇崇戸牖空空師席斯正學人斯同淵乎

 玄旨淡乎素風云誰有極極我無窮

 宋景祐四年七月八日重立承奉郎守將作監主

  簿孔彦輔篆

朝賢送行詩碑

五賢堂記

  龍圖閣直學士給事中知兗州兼勸農使管句

  景靈宫太極觀提舉鄆濮等五州兵馬魯郡開

  賜紫金魚袋道輔撰并書姓孔

 五星所以緯天五嶽所以鎮地五賢所以輔聖萬

 象雖列非五星之運不能成歳功衆山雖廣非五

 嶽之大不能成厚德諸子雖愽非五賢之文不能

 正道繇是三才之理具萬物之情得故 聖人與

 天地並髙卑設位道在其中矣所以尊君德安國

 紀治天物立人極皆斯道也然天地有否閉日月

 有薄食 聖人之道有屯塞(⿱艹石)天地否則 聖人

 建大中之道開泰之苟 聖人之道壅則五賢迭

 起而輔導之 先聖没當戰伐丗法令機祥巫祝

 之𡚁亨楊墨之迂誕莊列之恢詭窮聖汨常三騶

 孫田術勝於時則 我聖人大道爲異端破之不

 容於丗也而孟荀継作乃述唐虞之業序仁義道

 德之原俾諸子變怪不𮜿之勢息聖人之教復振

 顧其功甚大矣後至漢室圯缺楊子惡諸子以知

 舛詆訾 聖人獨能懐二帝三王之迹以譏時著

 書以尊大聖使古道昭昭不泯者楊之力也兩漢

 之後皇綱弛紊六代喪乱文章散靡妖狂之風蕩

 然無革文中子澄其源兆興王之運韓文公制其

 末廣遵道之旨致聖教益光顯夷夏歸正道雖諸

 子譊譟情惑欲攘其法戕其敎榛其塗蕪其說弗

 可得巳然賢者違丗矯俗能去難者蓋寡矣孟不

 免齊梁之困臧倉之毀荀不免齊人之䜛楚國之廢

 楊不免劉歆之侮投閣之患王不免隋氏之抑羣

 公之沮韓不免潮陽之竄皇甫之譛其閒或譏其

 作經或短其脩史彼徒能毀之弗頋巳之弗逮也

 逹者以爵位爲虚器太過者人猶嫉之况抱道德

 富仁義立終古之名寧無惡乎天地雖否無傷於

 體日月雖食無傷於明聖賢雖困無損於道得其

 時則唐舜禹湯之爲君臯夔伊吕之爲臣功濟當

 丗也非其時則 孔聖之無位五賢之不遇道行

 於後丗矣亦猶歳旱則澤之益甘夕暗則燭之益

 明亂則賢者益固歷代以斯爲難也 孔聖之道

 否而五賢振起之今五賢堙蔽振之者無聞焉道

 輔道不及前哲而以中正干帝皇幸不見黜而與

 進兾以賢者心輔於時躋於古以兹爲勝矣方事

 親守故國爲儒者榮甞謂伏生之徒傳訓功像

 設於東西序而五賢立言排邪說翊大道非諸

 子能⿰𧾷攴及反不及配闕孰甚焉因建堂事收五賢

 所著書圖其儀叙先儒之時薦庶幾識者登是堂

 觀是像覽是書肅然革容知聖賢之道盡在此矣

 時景祐五年七月十五日重立景祐元禩道輔

  自海陵遷守彭城明年更此郡爲五賢建堂立

  石今報政之餘侍膳之暇復得自書之爾弟將

  仕郎將作監主簿彦輔篆

致政尚書公祭 先聖文

恩慶堂記

創塑二代祖祭文

創塑三代祖祭文

手植檜賛文載廟中古跡

金碑四

重建鄆國夫人殿記

 先聖之夫人曰并官氏子孫祀於寝宫舊矣宋祥符

 𥘉旣封鄆國始増大其殿像季末

 國家皇綂九年始以公錢修復正殿後八年又營兩

 廊而積羡錢二百萬將以爲鄆國殿之用而未給

 也大定閒

 天子留意儒術建學養士以風四方舉遺禮興廢墜

 曠然欲以文致太平襲封公揔躍然喜曰祖庭之復此

 其時乎乃以殿之規撫白有司而有司吝於出納乃更

 破廣爲狹剗崇爲庳繇是才得故時羡錢爲殿費

 襲封公蹴然曰是規撫者豈能稱前殿爲王寢乎吾

 獨以奉祀事守林廟爲職顧不得以專逹雖然我其

 可不力乃與族祖端脩親率廟丁載斤斧走東蒙深

 八數百里歷戯險冒風雨與役者同其勞得貞柗中㭬

 橑者以千數又與族兄播市材于費于丞凡棼櫨棋桷

 之属皆取足焉㑹祖林大槐數十一旦皆椔死適可

 爲楹棟之材而二百萬者止足以𠑽瓦甓堊甃與

 夫梓匠傭直而已時劉公瑋爲節度副使實董其

 役趙公天倪爲判官二公廉直而幹吏不敢擾以

 私而襲封公得以盡其力粤十九年冬殿成奉安

 之日士庶咸㑹顒首聚觀邦人族戚更賛迭助父

 老嗟歎至或感泣以爲復見太平之舉也於是襲

 封公以書走京師屬懷英爲之記懐英孏惰多故

 末暇作也居逾年襲封公𬒳

 召至 闕下未幾得以舊爵宰郷邑將歸固索鄙

 文則叙其修殿夲末而爲之說曰嗚呼聖人道極

 中和而與天地並有天地而夫婦之道立道立而

 父子君臣之敎達於天下古先哲王所以御家邦

 風動敎化皆由此始 吾夫子出著之六經實綱

 而紀之以垂憲百代故後丗 推尊以爲人倫之

 首而闕里舊宅四方於是觀禮然則所謂作合聖

 靈者其奉事之禮安可以不稱今夫浮屠無夫婦

 絶父子廢人倫其空言㓜惑且不足以爲敎然貪

 得而畏死者奔走敬事至傾其家貲非有命令賦

 之也而其雄樓傑閣窮極侈靡僣越制度耗蠧齊

 民有司者不以禁而 吾夫子之宫敎化所從出

 而有司乃以爲不急一殿之建至於身履勤苦然

 猶積年而僅成何其難也嗟乎 夫子萬丗之師也

 今 休明之代不患其不崇吾獨惡夫悖人倫者

 方起而害名敎故因是殿之役有以發是言君歸

 其并刻之庶幾貪畏而惑於異端者知所復焉

  二十一年春正月十有二日承務郎應奉翰林

  文字同知 制誥兼𠑽國史院編脩官武𮪍尉

 賜緋魚袋党懷英記并書奉政大夫中都路都

  轉運支度判官驍𮪍尉賜緋魚袋趙天倪篆

  五十代孫承務郎兗州曲阜縣令襲封衍 聖

  公管句 先聖祀事武𮪍尉賜緋魚袋揔立石

 金重修 至聖文宣王廟碑

 翰林學士朝散大夫知制誥兼同修 國史上

  䕶軍馮翊郡開國侯食邑一千戸食實封一百

  戸賜紫金魚袋臣党懷英奉

  勑撰并書丹篆

 皇朝誕受 天命 累聖相繼平遼舉宋合天下

 爲一家 深仁厚澤以福斯民粤自

 太祖曁于

 丗宗撫養生息八十有餘年庶且富矣又將敎化

 粹美之

 主上紹休

 祖宗以潤色洪業爲務即位以來 留神政機革

 其所當革興其所當興𩛙官厲俗建學養士詳刑

 法議禮樂舉遺修舊新美百爲期與萬方同歸

 文明之治以爲興化致理必本於尊師重道於是

 奠謁 先聖以身先之甞謂侍臣曰昔者 夫子

 立敎於洙泗之上有天下者所當取法迺今遺祠

 乆不加葺且其隘陋不足以稱 聖師之居其有

 以大作新之有同承 詔度材庀工計所當費爲

 錢七萬六千四百餘千 詔並賜之仍 命選擇

 幹臣典領其役役取於軍匠傭於民不責亟成而

 責以可乆不期示侈而期於有制凡爲殿堂廊廡

 門亭齋廚黌舎合三百六十餘楹位叙有次像設

 有儀表以傑閣周以崇垣至干楃座欄楯簾櫎罘

 罳之屬隨所宜設莫不嚴具三分其役因舊以完

 葺者才居其一而増剏者倍之蓋經始於明昌二

 年春踰年而土木朞構成𧻗蘒"明年而髹漆彩繪成

 先是羣弟子及先儒像𦘕於兩廡旣又以SKchar素易

 之又明年而衆功皆畢罔有遺制焉

 上旣加恩闕里則又澤及嗣人以其雖襲公爵而

 官職未稱與夫祭祀之儀不備特 命自五十一

 代孫元措首階中議大夫職視四品兼丗宰曲阜

 六年又以祭服祭樂爲 賜遣使䇿祝以崇成之

 意告之方役之興也有芝生於林域及尼山廟與

 孔氏家園凡九夲典役者采圖以 聞且言瑞芝

 之生所以表

 聖德之致廟成之日宜有刋紀敢請并書于后又

 廟有層閣以備𢇮書願得 賜名掲諸其上以觀

 示四方 詔以奎文名之而命臣懐英記其事臣

 魯人也杏壇舊宅猶能想見其處 今幸以諸生

 備職藝苑其可飾固陋之辝絜楹計工謹諸歳月

 而已乎敢𥨸叙 上之所以褒崇之實備論而書

 之而後系之以銘臣甞謂唐虞三代致治之君皆

 相授以道至周末丗不得其傳而 夫子載六經

 以俟後聖降周訖漢異端並起儒墨道德名法隂

 陽分而名家而以六藝爲經傳章句之學歸之儒

 流不知六藝者 夫子所以傳唐虞三代之道衆

 流之所從出而儒爲之源也後丗偏尚曲聽㳂其

 流而莫逹其本用其偏而不得其醇自是歷代治

 績常與時政髙下洪惟

 聖上以天縱之能典學稽古㳺心於唐虞三代之

 隆故凡立功建事必夲六經爲正而取信於 夫

 子之言夫惟信之者篤則其尊奉之禮宜其厚歟

 臣觀漢魏以來雖奉祠有封洒掃有戸給賜有田

 禮則修矣未有如 今日之備也初廟傍得魯廢

 池發取石甃以爲柱礎釦砌之用浚井得銅以爲

 鋪首浮漚諸飾繇是省所費錢以千 計者萬四

 千有竒方復規畫爲他日繕治無窮之利然則非

 獨仐日之新蓋將愈乆而無弊也銘曰維古治

 時以道相繼不得其傳粤自周季天生 將聖遭

 丗不綱垂綂六經以俟後王六經維何爲丗立道

 有王者興是惟治要於鑠

 我皇聖性自天玩意稽古傳所不傳建學弘文崇

 明儒雅躬禮 聖師率先天下乃睠闕里祠宇弗

 治矧其舊制旣隘且SKchar乃 詔有司乃䟽泉府揆

 材庀工衆役具舉梓人獻技役夫効功隘者以閎

 SKchar者以崇崇焉有制閎焉惟法即舊以新増其十

 八植植其正翼翼其嚴魯人來思歎息仰瞻魯人

有言惟今非昔豈伊魯人四方是式瞻彼尼山及

其林園有芝煌煌表我 聖恩聖恩之隆施于丗

嗣顯秩峻階視舊加異廟樂以雅祭服有章錫爾

奉祠名敎是光有貞斯石有銘斯勒揚厲鴻休以

 詔無極

祝文維明昌六年歳次乙卯八月癸丑朔二十七日

 己卯

上以謹遣朝列大夫知泰定軍節度使兼兗州管

 内觀察使提舉學校常平倉事䕶軍富春 郡開

國侯食邑一千戸食實封一百戸賜紫金魚袋孫

 即康取昭告于 至聖文宣王 今重儒術益尊

聖師闕里廟皃于以新之雅樂具舉灋服章施庶

 幾鑒格永集繁禧

 尚饗

前同云云敢昭告于 兗國公宅廟告成 神之式

 燕肆頒樂服以煥聲明殊别上儀表章崇敎儼惟

 亞 聖作配 先師春秋二峕祀祭百丗

 鄒國公𥙊文國家思弘文治崇禮聖師廼詔有司一新祠廟祀以法服 奏以雅音惟公侑食是 用昭告

孔聖杏壇二字碑承 旨學士党懷英篆

 銘開州刺史髙德裔撰

 周室下衰王綱解紐非大聖人狂瀾莫救天挺

 夫子生民未有立言範丗木舌金口三千之徒義

 由此受我瞻遺壇實爲敎首萬代護持天長地乆

     林中碑

斷碑一磨滅不可讀二代墓前

前漢碑二

 居攝二年墳壇記二各爲龕徑直三寸深半十一

 曰上谷府卿一曰祝其卿各十餘字在龕内

後漢碑十一

延平元年孔翊碑

永興二年婺州從事孔君德碑在 先聖祠壇前

永興二年都尉君元子孔謙碑

皇漢帝元永壽三年青龍建酉孟秋之句〇布〇德

 帝拜〇臣曽曽玄玄魯相河南京韓君追惟磨滅六字

 素王受象乾坤至于周衝吴○○文德叅耀〇○

 應皇神○勿救孝𦫵岀天○徴符洞虚論〇道磨滅五字

 落復〇天若闍門〇〇〇豈精歷星宫雷動玄○

 聲○○震春秋旣成效以𫉬麟功定道著磨滅四字𡨋精

 皇〇〇河雒猶慮敎○〇二百○○經元德浸潭

 孝〇滋○秦漢制作萬丗○力赤誦受命以天意

 流磨滅五字徒三千素王以下至于○○聞名○耳〇若

 見非天挺三五○九○〇德磨滅四字磨滅不知幾字磨滅四字以○

 顯〇以無○韓君〇氏憤○○思惟○之嘆念○

 啚〇爲丗敦磨滅不知幾字廟并墓〇〇曽玄○〇魯宅○

 神廟堂○○舊域庫室磨滅不知幾字二輿朝○○○歷〇

 父長承法而制以遵古常崇聖磨滅不知幾字唯深且〇宅

 廟悉備敬○磨滅不知幾字之情和其以○○墓以磨滅不知幾字

 君於磨滅不知幾字有制度國○以○壇法不磨滅不知幾字作大井

 ○○○方磨滅不知幾字以和磨滅不知幾字韓君德政磨滅不知幾字蘭芳青

 雲磨滅不知幾字及孔弱惠閔○窮磨滅四字飢寒磨滅不知幾字望著茂行

 顚○䂊○獨○景○○○表石勒銘磨滅四字磨滅四字子子

 孫務磨滅四字石府君諱勑字叔節○○○字仲則弟〇

 字子臺長史李亮字〇○河南磨滅不知幾字磨滅不知幾字東海

 〇○謙字季柗河東臨汾人○○府卿任城磨滅四字

 〇〇左尉趙福字〇○北海尉磨滅四字字子雅漢中鄭

 人丞駱景字子磨滅四字右尉○〇〇子輿九江人

永壽三年韓勑修 孔子墓碑

延熹七年太山都尉孔宙碑

建寧二年愽陵太守孔震碑

建寧四年河東太守孔宏碑

建寧四年愽陵孔彪碑

孔子十九丗孫孔扶仲淵碑

愽士孔君諱志碑

孔乗字敬山碑

孔氏祖庭廣記卷第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