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氏祖庭广记 (四部丛刊本)/卷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 孔氏祖庭广记 卷十一
金 孔元措 撰 景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藏蒙古刊本
卷十二

孔氏祖庭广记卷第十一

开元七年 孔子庙碑

尝观元化阴藏上帝玄造虽道逺不际而运行有

符掦榷大柢宣考神用建人綂之可复𥙷天秩之

将颓其揆一也昔者蚩尤怙贼厥弟骄兵巨力多

徒合绪连祸则黄帝与圣道出群龙推下济以君

人儆勤略以戡乱逮至横流方割包山其咨转死

为鱼鲜食不粒则尧禹并迹扶振隠忧道百川康

 四国粤(⿱艹石)殷礼缺周德微宋公用鄫楚子问鼎则

夫子卓立灿然成章辟邦家之正门播今昔之彝

宪此天所以不言而成化圣所以有开而必先其

 (⿱艹石)是也故 夫子之道消息乎两仪 夫子之德

 经营乎三代岂徒小说盖有异闻夫亭之者莫如

 天藉之者莫如地教之者莫如 夫子且沐其亭

 而不识其道则不如勿生荷其藉而不由其德则

 不如勿运固曰消息乎两仪者也夫博之者莫如

 文约之者莫如礼行之者莫如 夫子且㑹其文

 而不掦其业则不如勿传经其礼而不启其致则

 不如勿学上代有以焯序中代有以宗师后代有

 以丕训固曰经营乎三代者也意虞舜之美不必

 至是赞而大者进圣君也夏桀之恶不必至是挤

 而毁者激庸主也伊尹之忠不必至是演而数者

 勉诚节也赵盾之逆不必至是抑而书者诛贼臣

 也至(⿱艹石)论慈广孝辅仁宠义职此之由于是君臣

 之位序父子之道明交朋之事兴夫妇之伦得虽

 朗日开觉膏雨润黩和风清扇安足喻哉借如九

 皇继綂而政醇七圣同年而道合虽事业广运偕

 理济一时未有薄游大夫僻居下国德敷既往言

 满方来庙食列邦不假手于后续君长万叶毕归

 心于 素王(⿱艹石)此之盛是以腾跨百辟孤绝一人

 曷成名可称取兴为大者巳 我国家儒教浃㝢

 文思戾天伸吏曹以追尊逮礼官以崇祀侯褒圣

 于人爵尸奠享于国庠是用大起学流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𩔖孝行

 敦悦施于方国光复弥于胤宗三十五代孙嗣褒

 成侯璲之字藏晖洎族贤元亨等或专门硕儒罔

 坠于绪或馀波明凖克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厥声乃相与合而谋曰

 夫墟墓之地礼曰自哀听讼之树诗云勿翦一则

 遇事遗爱一则感物允懐矧乎大圣烈风吾祖鸿

 美故国封井旧居川岳欤宜其悚神驰魄膝行膜

 拜陈斋祭首严祠树缭垣以设防刋丰石以为表

 兖京兆韦君元圭字王国周亲人才懿德明启

 风绩休有名教长史河南源晋賔字贤操孤兴

 清节相逺纳人以礼成俗于师司马天水狄光昭

 字子亮相门克开雅道踵武闻义必立从事可行

 录事叅军东海徐仲连功曹咸阳盖寡疑仓曹太

 原王道淳弘农杨万石戸曹博陵崔少连弘农杨

 履玄兵曹太原王光超范阳张博望法曹安定皇

 甫恮东海于光彦主曹荥阳郑璋叅军事博陵崔

 调扶风窦光训河东裴璇陇西李绍烈雁门田公

 仪博士南阳樊利贞曲阜县令雁门田思昭丞河

 闲刘思廉主簿吴兴施文尉清河晏弘楷等官序

 通德儒林秀主升堂睹奥游圣钦风佥同演成乃

 廓经始其词曰元天阴骘大明虚镜神不利淫

 将与正凡曰投艰在此逄圣吞沙荐虐轩黄厎定

 襄陵兆灾夏禹文命周道失序夫子应聘删诗

 述史盛礼张乐雅颂穆清训词昭灼片言一字劝

 美惩恶诱进后人启明先觉六顺勃兴四维偕作

 元功济古至道纳来首出列圣席卷群才大名震

 曜广学天开蒸尝不㝢诵习穷垓帝念居室以

 光寿宫建矦于嗣环封厥中孙谋不泯祖德斯崇

 乃刋圣烈克广休风

  朝散大夫使持节渝州诸军事守渝州刺史江

  夏李邕文正议大夫使持节宋州诸军事守宋

  州刺史上柱国范阳张庭圭书

  大唐开元七年歳在己未十月乙酉朔十五日

  己亥建

开元二十八年 文宣王庙碑曲阜县令张之宏撰

  郝邕书

天宝元年兖公颂张之宏撰包文该书

贞元十四年任安谒 夫子诗

长庆元年任畹谒 先师题名

长庆三年崔涛谒 先师言

太和五年李虞题名

太和七年兖州刺史李悦谒 夫子文

㑹昌元年兖州刺史李玭题名

㑹昌六年兖州刺史髙承㳟题名

咸通十年兖海节度使曹翔题 先圣庙记

咸通十年鲁国公修 庙记

 右郓曹濮等州观察使孔温𥙿奏伏以礼乐儒学教化

 根夲百王取则千古传风国朝弘阐文明遵尚祀

 典不违古制大振皇猷今曲阜县乃鲁国故都文

 宣庙即 素王旧宅兴儒之地孕圣之邦所宜

 庙宇精严礼物具举近者以兖州频年灾歉都废

 修营徒瞻数仞之墙𦆵识两楹之位虽春秋无阙

 于释奠而揖让颇紊于彝章遂使金石之音靡闻

 于盻响俎豆之设尝列于荒芜圣域儒门岂宜堙

 坠臣忝为逺裔叨领重藩咫尺家郷拘限戎镇望

阙里而无由展敬瞻 庙貌而有愿兴功臣今差

 人赍持料钱就兖州据 庙宇倾毁处悉令修葺

 皆自支费不扰州县所○𫉬遂幽恳克申私诚伏

 縁兖州非臣夲界须有申奏伏乞 天恩允臣所

 请无任悃迫屏营之至谨具如前中书门下牒郓

 曹濮观察使牒奉 敕邹鲁故郷俎豆遗教文武

 之道未坠于地温𥙿虽持戎律宛有家风属兵车

 之方殷饰圣门以弘教墙新数仞庙设两楹尽出

 私财不烦公用绰有馀𥙿益见器能已赐诏嘉奖

 馀宜依○仍付所司牒至准 敕故牒

  咸通十年九月二十八日牒咸通十一年三月

  十日建

新修曲阜县 文宣王庙记

 摄郓曹濮等州馆驿巡官郷贡进士贾防撰

皇帝御㝢之十年歳在巳丑 夫子三十九代孙

鲁国公节镇汶阳之三载秋霜共凛冬日均和里

闾无桴鼓之声耆艾有袴𥜗之咏道巳清矣政巳

成矣扵是瞻故郷以徘⿰彳回 -- 徊想庙貌而怊怅乃谓僚

佐曰伊予圣祖寔号儒宗英灵始谢于衰周德教

方隆于大汉爰因旧宅是构灵祠粤自国朝屡加

崇饰文榱绣桷虽留藻绘之功日往月来颇有倾

摧之势故老动凄凉之思诸生兴嗟叹之音今忝

镇东平幸迩郷里虽无由展敬而敢忘修营既而

 飞章上陈请以私俸葺饰由是命工庀事饰旧加

 新浃旬之闲其功乃就门连归德先分数仭之形

 殿接灵光重见独存之状晬容穆(⿱艹石)更表温㳟列

 侍俨然如将请益丹楹对耸还疑梦奠之时素壁

 髙摽宛是藏书之后槐影踈而市晚杏枝暗而坛

 孤不假大夫幽兰自满无烦太守刾草全除稷门

 之旧业俄兴阙里之清风再起既可以传芳万古

 亦可以作范一时且开辟以来霸王之道言其德

 也莫逾于汤武语其功也无尚于桓文坟土未干

 而丘垅巳平子孙纵存而蒸尝悉绝 夫子无尺

 寸之地微一旅之众修仁义者取为规矩肆强梁

者莫不钦崇生有厄于栖遟殁居尊于南面而樵

⿱⺾⿰𩵋禾 -- 苏莫采庙貌长存道德相承簪裾不绝则 夫子

之道既可彰于积善鲁公之德寔无愧于聿修防

目睹灵踪躬寻盛绩仰圣姿而如在叹休烈而难

名承命纪功让不𫉬已刻诸贞石深愧菲才谨记

景福二年灭黄巢纪功碑

宋碑十一

太平兴国八年重修兖州 文宣王庙碑铭并序

 起复翰林学士朝散大夫尚书都官郎中知制

 诰柱国赐紫金鱼袋臣吕蒙正奉敕撰翰林待

 诏朝散大夫少府监丞臣白崇矩奉敕书并篆

 额

 圣人之兴也能成天下之务能通天下之志然亦

 不能免穷通否泰之数是故有其位则圣人之道

 泰无其位则圣人之道否大哉尧舜禹汤其有位

 之圣人乎我先师 夫子其无位之圣人欤昔者

 大道既隠真风渐漓有为之迹虽彰禅代之风未

 替繇是尧舜禹汤苞至圣之德有其位故德泽及

 于兆民逮乎周室衰微诸侯强盛干戈靡戢黔首

 畴依繇是 仲尼有至圣之德无其位所以道屈

 于季孟呜呼 夫子以天生之德智足以周乎万

 物道足以济于天下而栖遑列国卒不见用得非

其道至大而天下莫能容乎复乃当时之生民不

幸乎向使有其位用其道又何止夹谷之㑹沮彼齐

侯两观之下诛其正卯坟羊辩土木之袄楛矢验

蛮夷之贡必将恢圣人之道功济孚宇宙泽及于

𥠖庶矣奚一中都宰大司寇可仲其圣道哉嗟夫

文王没而斯文未丧时命屯而吾道不行可为太

息矣洎孚河图不出鳯德云衰爰困蔡以厄陈遂

自卫以返鲁于是删诗书讃昜象因史记作春秋

大旨尊王者而黜霸道威乱臣而惧贼子然后损

益三代之礼乐褒贬百王之善恶芜而秽者芟而

夷之紊而乱者纲而纪之建未俗之郛郭垂万祀

 之楷则遂使君臣父子咸知揖让之仪贵贱亲踈

 皆识等夷之数功均造物德被生人昭昭焉荡荡

 焉与日月髙悬天壤不朽者 夫子之道乎故曰

 自生民以来未有如 夫子者也非夫道尊德贵

 惟几不测孰能与于此乎故天下奉其教尊其像

 祠庙相望者岂徒然哉自唐季而下晋汉以还中

 原俶扰㝢县分裂四郊多垒鞠为战𨶜之场五岳

 飞尘竟以干戈为务周虽经营四方日不暇给故

 我 素王之道将坠于地光阐儒风属在昌运我

 应运綂天睿文英武大圣至明广孝皇帝纉宝位

 也以徇齐之德兼睿哲之明惣揽英雄之心苞括

 夷夏之地皇明有赫圣政日新解网泣辜示至仁

 于天下侮亡取乱清大憝于域中复淅右之土疆

 真王匍匐而听命伐并汾之坚垒凶竖倒戈而系

 颈戎车一驾扫千里之袄氛泰坛再陟展三代之

 缛礼拯乱则吊伐非所以佳兵也惩恶则止杀盖

 所以遵法也然后修礼以捡民迹播乐以和民心

 礼脩乐举刑清俗阜尚犹日慎一日躬决万机近

 甸绝禽荒之娱后庭无逰宴之溺遂得群生亹亹

 但乐于天时万彚熙熙不知乎帝力信可以髙视

 千古躏轹百王谓皇道既以平华夷又以宁尔乃

 凝神太素端拱穆清阐希夷之风诠真如之理闲

 则披皇坟而稽帝典𡚒睿藻以杼宸章哲王之能

 事备矣太平之鸿业成矣居一日乃御便殿谓侍

 臣曰朕嗣位以来咸秩无文遍修群祀金田之列

 刹崇矣神仙之灵宇修矣惟鲁之 夫子庙堂未

 加营葺阙孰甚焉况像设庳而不度堂庑陋而毁

 颓触目荒凉荆榛勿翦阶序有妨于凾丈屋壁不

 可以藏书既非大壮之规但有岿然之势倾圯䆮

 乆民何所观上乃鼎新规革旧制遣使星而蒇事

 募梓匠以僝功经之营之厥功告就观夫缭垣云

 矗飞檐翼张重门呀其洞开层阙郁其特起绮䟽

 瞰野朱槛凌虚眈眈之邃宇来风䡾䡾之雕甍拂

 汉廽廊复殿一变惟新𦫵其堂则藻火黼黻昭其

 度也登其筵则豆笾簠簋㓗其器也春秋二仲上

 丁佳辰牢醴在庭金石在列侁侁众贤以配以侑

 凛然生气瞻之如在时或龟山雨霁岱岳云敛则

 重栌叠栱丹青晃日月之光龙桷云楣金碧焜烟

 霞之色轮奂之制振古莫俦营缮之功于今为盛

 繇是公卿庶尹鸿儒硕生相与而言曰凡明君之

 作事也不为无益害有益必乃除千古之患兴万

 丗之利然后纳华夷于𮜿物致黔首于仁寿 夫

 子无位立教化人以文行忠信敦俗以冠婚丧祭

 为民立防与丗垂范是以上逹君下至民用之则昌

 不用则亡我后膺千年而出震𡘤六合以为家一

 之日二之日访𥠖蒸之疾苦三之日四之日辨官

 材之淑慝尔乃修武备崇文教轻徭薄赋兴废继

 绝于是眷我先师严其庙像栋宇宏壮仅罕伦比

 遂使槐市杏坛之子𥪰鼓箧以知归褒衣博带之

 儒识横经之有所矧乃不蠹民财不耗民力时以

 农𨻶人以悦使向谓兴万丗之利者斯之谓欤夫

 秦修阿房惟矜土木之丽楚筑章华但营耳目之

 玩何同年而语耶将勒贞珉合资鸿笔臣词惭体

 要学谢大成彤庭猥厕于英翘内署缪司于纶诰

 颂圣君之德业虽效㳺扬仰 夫子之文章诚惭

 狂简㳟承睿旨谨杼铭曰周室衰微𠔃诸侯擅权

 鲁道有荡𠔃礼乐缺然神降尼丘𠔃德锺于天挺

 生 夫子𠔃丧乱之年秀帝尧之姿𠔃𩔖子产之

 肩苞圣人之德𠔃禀生知之贤删诗定礼𠔃糺谬

 绳愆智SKchar造化𠔃功被陶甄下学上逹𠔃仁命罕

 言将圣多能𠔃名事正焉道比四渎𠔃日月髙悬

 仰之弥髙𠔃钻之弥坚历䀻诸国𠔃陈蔡之闲时

 不见用𠔃吾道迍邅麟见非应𠔃反𬒮涟涟梁木

 其坏𠔃叹彼逝川王爵䟽封𠔃衮冕聮翩百丗嗣

 袭𠔃庆及赏延明明我后𠔃化浃无边崇彼庙貌

 𠔃其功曲全髙门有闶𠔃虚堂八筵吉日释菜𠔃

 陈彼豆笾雕甍𦘕栱𠔃旦暮含烟海日一照𠔃金

 翠相鲜帝将东封𠔃求福上玄千乘万𮪍𠔃轰轰

 阗阗谒我新庙𠔃周覧蹁跹肆觐群后𠔃岱宗之

 前

景德三年敕修 文宣王庙

 中书门下牒京东转运司资政殿大学士尚书兵

 剖侍郎知通进银台司兼门下封驳事王钦(⿱艹石)

 诸道州府军监 文宣王庙多是摧塌及其中修

 盖完葺者𬒳句当事官贠使臣指射作磨勘司推

 勘院伏以化俗之方儒术为本训民之道庠序居

先况杰出生人垂范经籍百王取法历代攸宗苟

 庙貌之不严即典章而何贵恭以睿明继綂礼乐

 方兴咸秩无文遍走群望岂可冸宫遗烈教父灵

 祠颇阙修崇乆成废业仍令讲诵之地或为置对

 之司混捶挞于弦歌乱桎梏于笾豆殊非尚德有

 𩔖戏儒方大振于素风望俯颁于明制欲乞特降

 敕命指挥令诸道州府军监 文宣王庙摧毁处

 量破仓库头子钱修葺仍令晓示今后不得占射

 𠑽磨勘司推勘院及不得令使臣官贠等在庙内

 居止所贵时文载耀学校弥光克彰鼓箧之声用

 洽舞雩之理𠉀敕旨牒奉敕宜令逐路转运司

 挥辖下州府军监依王钦(⿱艹石)所奏施行牒至准敕

故牒

 景德三年二月十六日牒刑部侍郎叅知政事

 冯拯尚书左丞叅知政事王旦

玄圣文宣王赞并引奉敕改谥曰 至圣文宣王御

制御书并篆

(⿱艹石)夫检玉介丘廽舆阙里缅怀于先圣躬谒于严

 祠以为易俗化民既仰师于彝训宗儒尊道宜益

峻于徽章増荐崇名聿陈明祀思形容于盛德爰

刻镂于斯文赞曰立言不朽垂教无疆昭然令德

伟哉素王人伦之表帝道之纲厥功实茂其用允

臧𦫵中既毕盛典载扬洪名有赫懿范弥彰东封

 幸林庙等敕扈从臣寮名姓并列于碑阴

 大中祥符元年十一月一日御书院奉敕模勒

 刻石

大中祥符二年赐太宗御书监书器物诏碑

兖州仙源县至圣文宣王庙新建讲学堂记

  泰宁军节度行军司马朝散大夫捡校左散𮪍

 常侍𮪍都尉赐紫金鱼袋成昂撰

 昂志从师学观 夫子几识其门因事赞言当

㑹归仿佛是生足矣假天与幸于百歳固心无吝

 于一日也戊戍秋迃帝恩允台中郎就戎典午卜

 老东蒙𢈔子春预从御礼备贠亚献陪祭于 庙

 属中有工度堂构始思贲新成俟酬𪧐愿初匠事

 云毕几造至极比求乎一意何㩲畜闲年而趋无

 所得岂 圣道藏宻不可见乎将大权反合难为

 状也幸覧韩公愈处州碑曰天下通祀惟社稷与

 孔子焉然以社稷坛而不屋取异代佐享岂如

 孔子巍然当坐用王者礼以门人为配自天子已

 下北面拜跪荐祭诚敬礼如亲弟子者又以自古

 多有以功德得位而不得常祀不得位而得常祀者其祀事皆不如

 孔子之盛所为有生人以来未有如 夫子者其

 贤过于尧舜韩以孟子言其效欤昂适不得巳

 但广明孟意觊实贤过之言耳夫道以无用妙以

 神名德渉有动率以形累 圣人有以见其夲知

 其末以无不可以无显必因有明以有不自于有

 生必待无造然有以形为局有极无以神用运无

 穷盖神者无不应者也应设至微不可以有极测

 有者有所系者也系设至大不得与无穷称(⿱艹石)

 无有混融短长之相取处无穷以观有极者穷穷

 则理应生变变则昜故为新神行而理通虽复尧

 舜之应历有期文武之⺊丗有数将无穷也居有

 极以计无穷无穷者通通则物或有矜矜则转得

 为失形滞而物穷虽复天地以覆载能常日月以

 运行能乆恐有极也大哉我 夫子贯夲末以研

 几持中正而应动恍惚万变优㳺一致物当崩坏

 我得经纬于后先理在㑹通我得弥纶于终始断

 御群有用出至无岂固时来以必位叙而后伸其

 道也夫故以言孚见者莫窥以言乎作者莫睹争

 者见之不得夺让者见之不得与髙之者不知其

 然抑之者不知其以举过不及者进退贤不肖者

 ⿰𧾷攴俯猗欤知后之丗侯一方子百里者可𥙊而不

 可渎刑四海化兆民者可则而不可侮为师之善

 尽垂百王主善之庆永贻万古老氏所云善建者

 不拔善抱者不脱子孙𥙊祀不辍斯言至矣斯言至矣 杜 牧

 亦尝有言自古称 夫子之德莫如孟子称 夫

子之尊莫如韩吏部昂也愚敢体神而明之称

 夫子道乘变而文之为讲学堂记当耶当壮哉斯堂

 也栋宇崇崇戸牖空空师席斯正学人斯同渊乎

 玄旨淡乎素风云谁有极极我无穷

 宋景祐四年七月八日重立承奉郎守将作监主

  簿孔彦辅篆

朝贤送行诗碑

五贤堂记

  龙图阁直学士给事中知兖州兼劝农使管句

  景灵宫太极观提举郓濮等五州兵马鲁郡开

  赐紫金鱼袋道辅撰并书姓孔

 五星所以纬天五岳所以镇地五贤所以辅圣万

 象虽列非五星之运不能成歳功众山虽广非五

 岳之大不能成厚德诸子虽博非五贤之文不能

 正道繇是三才之理具万物之情得故 圣人与

 天地并髙卑设位道在其中矣所以尊君德安国

 纪治天物立人极皆斯道也然天地有否闭日月

 有薄食 圣人之道有屯塞(⿱艹石)天地否则 圣人

 建大中之道开泰之苟 圣人之道壅则五贤迭

 起而辅导之 先圣没当战伐丗法令机祥巫祝

 之弊亨杨墨之迂诞庄列之恢诡穷圣汨常三驺

 孙田术胜于时则 我圣人大道为异端破之不

 容于丗也而孟荀継作乃述唐虞之业序仁义道

 德之原俾诸子变怪不𮜿之势息圣人之教复振

 顾其功甚大矣后至汉室圯缺杨子恶诸子以知

 舛诋訾 圣人独能懐二帝三王之迹以讥时著

 书以尊大圣使古道昭昭不泯者杨之力也两汉

 之后皇纲弛紊六代丧乱文章散靡妖狂之风荡

 然无革文中子澄其源兆兴王之运韩文公制其

 末广遵道之旨致圣教益光显夷夏归正道虽诸

 子𫍢噪情惑欲攘其法戕其教榛其涂芜其说弗

 可得巳然贤者违丗矫俗能去难者盖寡矣孟不

 免齐梁之困臧仓之毁荀不免齐人之䜛楚国之废

 杨不免刘歆之侮投阁之患王不免隋氏之抑群

 公之沮韩不免潮阳之窜皇甫之譛其闲或讥其

 作经或短其脩史彼徒能毁之弗頋巳之弗逮也

 逹者以爵位为虚器太过者人犹嫉之况抱道德

 富仁义立终古之名宁无恶乎天地虽否无伤于

 体日月虽食无伤于明圣贤虽困无损于道得其

 时则唐舜禹汤之为君皋夔伊吕之为臣功济当

 丗也非其时则 孔圣之无位五贤之不遇道行

 于后丗矣亦犹歳旱则泽之益甘夕暗则烛之益

 明乱则贤者益固历代以斯为难也 孔圣之道

 否而五贤振起之今五贤堙蔽振之者无闻焉道

 辅道不及前哲而以中正干帝皇幸不见黜而与

 进兾以贤者心辅于时跻于古以兹为胜矣方事

 亲守故国为儒者荣尝谓伏生之徒传训功像

 设于东西序而五贤立言排邪说翊大道非诸

 子能⿰𧾷攴及反不及配阙孰甚焉因建堂事收五贤

 所著书图其仪叙先儒之时荐庶几识者登是堂

 观是像览是书肃然革容知圣贤之道尽在此矣

 时景祐五年七月十五日重立景祐元祀道辅

  自海陵迁守彭城明年更此郡为五贤建堂立

  石今报政之馀侍膳之暇复得自书之尔弟将

  仕郎将作监主簿彦辅篆

致政尚书公祭 先圣文

恩庆堂记

创塑二代祖祭文

创塑三代祖祭文

手植桧赞文载庙中古迹

金碑四

重建郓国夫人殿记

 先圣之夫人曰并官氏子孙祀于寝宫旧矣宋祥符

 𥘉既封郓国始増大其殿像季末

 国家皇綂九年始以公钱修复正殿后八年又营两

 廊而积羡钱二百万将以为郓国殿之用而未给

 也大定闲

 天子留意儒术建学养士以风四方举遗礼兴废坠

 旷然欲以文致太平袭封公揔跃然喜曰祖庭之复此

 其时乎乃以殿之规抚白有司而有司吝于出纳乃更

 破广为狭刬崇为庳繇是才得故时羡钱为殿费

 袭封公蹴然曰是规抚者岂能称前殿为王寝乎吾

 独以奉祀事守林庙为职顾不得以专逹虽然我其

 可不力乃与族祖端脩亲率庙丁载斤斧走东蒙深

 八数百里历戏险冒风雨与役者同其劳得贞柗中㭬

 橑者以千数又与族兄播市材于费于丞凡棼栌棋桷

 之属皆取足焉㑹祖林大槐数十一旦皆椔死适可

 为楹栋之材而二百万者止足以𠑽瓦甓垩甃与

 夫梓匠佣直而已时刘公玮为节度副使实董其

 役赵公天倪为判官二公廉直而干吏不敢扰以

 私而袭封公得以尽其力粤十九年冬殿成奉安

 之日士庶咸㑹颙首聚观邦人族戚更赞迭助父

 老嗟叹至或感泣以为复见太平之举也于是袭

 封公以书走京师属怀英为之记懐英孏惰多故

 末暇作也居逾年袭封公𬒳

 召至 阙下未几得以旧爵宰郷邑将归固索鄙

 文则叙其修殿夲末而为之说曰呜呼圣人道极

 中和而与天地并有天地而夫妇之道立道立而

 父子君臣之教达于天下古先哲王所以御家邦

 风动教化皆由此始 吾夫子出著之六经实纲

 而纪之以垂宪百代故后丗 推尊以为人伦之

 首而阙里旧宅四方于是观礼然则所谓作合圣

 灵者其奉事之礼安可以不称今夫浮屠无夫妇

 绝父子废人伦其空言㓜惑且不足以为教然贪

 得而畏死者奔走敬事至倾其家赀非有命令赋

 之也而其雄楼杰阁穷极侈靡僣越制度耗蠹齐

 民有司者不以禁而 吾夫子之宫教化所从出

 而有司乃以为不急一殿之建至于身履勤苦然

 犹积年而仅成何其难也嗟乎 夫子万丗之师也

 今 休明之代不患其不崇吾独恶夫悖人伦者

 方起而害名教故因是殿之役有以发是言君归

 其并刻之庶几贪畏而惑于异端者知所复焉

  二十一年春正月十有二日承务郎应奉翰林

  文字同知 制诰兼𠑽国史院编脩官武𮪍尉

 赐绯鱼袋党怀英记并书奉政大夫中都路都

  转运支度判官骁𮪍尉赐绯鱼袋赵天倪篆

  五十代孙承务郎兖州曲阜县令袭封衍 圣

  公管句 先圣祀事武𮪍尉赐绯鱼袋揔立石

 金重修 至圣文宣王庙碑

 翰林学士朝散大夫知制诰兼同修 国史上

  䕶军冯翊郡开国侯食邑一千戸食实封一百

  戸赐紫金鱼袋臣党怀英奉

  敕撰并书丹篆

 皇朝诞受 天命 累圣相继平辽举宋合天下

 为一家 深仁厚泽以福斯民粤自

 太祖曁于

 丗宗抚养生息八十有馀年庶且富矣又将教化

 粹美之

 主上绍休

 祖宗以润色洪业为务即位以来 留神政机革

 其所当革兴其所当兴𩛙官厉俗建学养士详刑

 法议礼乐举遗修旧新美百为期与万方同归

 文明之治以为兴化致理必本于尊师重道于是

 奠谒 先圣以身先之尝谓侍臣曰昔者 夫子

 立教于洙泗之上有天下者所当取法迺今遗祠

 乆不加葺且其隘陋不足以称 圣师之居其有

 以大作新之有同承 诏度材庀工计所当费为

 钱七万六千四百馀千 诏并赐之仍 命选择

 干臣典领其役役取于军匠佣于民不责亟成而

 责以可乆不期示侈而期于有制凡为殿堂廊庑

 门亭斋厨黉舎合三百六十馀楹位叙有次像设

 有仪表以杰阁周以崇垣至干楃座栏楯帘櫎罘

 罳之属随所宜设莫不严具三分其役因旧以完

 葺者才居其一而増创者倍之盖经始于明昌二

 年春逾年而土木期构成𧻗蘒"明年而髹漆彩绘成

 先是群弟子及先儒像𦘕于两庑既又以⿰扌𭥐 -- 捏素易

 之又明年而众功皆毕罔有遗制焉

 上既加恩阙里则又泽及嗣人以其虽袭公爵而

 官职未称与夫祭祀之仪不备特 命自五十一

 代孙元措首阶中议大夫职视四品兼丗宰曲阜

 六年又以祭服祭乐为 赐遣使䇿祝以崇成之

 意告之方役之兴也有芝生于林域及尼山庙与

 孔氏家园凡九夲典役者采图以 闻且言瑞芝

 之生所以表

 圣德之致庙成之日宜有刋纪敢请并书于后又

 庙有层阁以备𢇮书愿得 赐名掲诸其上以观

 示四方 诏以奎文名之而命臣懐英记其事臣

 鲁人也杏坛旧宅犹能想见其处 今幸以诸生

 备职艺苑其可饰固陋之辝絜楹计工谨诸歳月

 而已乎敢𥨸叙 上之所以褒崇之实备论而书

 之而后系之以铭臣尝谓唐虞三代致治之君皆

 相授以道至周末丗不得其传而 夫子载六经

 以俟后圣降周讫汉异端并起儒墨道德名法阴

 阳分而名家而以六艺为经传章句之学归之儒

 流不知六艺者 夫子所以传唐虞三代之道众

 流之所从出而儒为之源也后丗偏尚曲听沿其

 流而莫逹其本用其偏而不得其醇自是历代治

 绩常与时政髙下洪惟

 圣上以天纵之能典学稽古㳺心于唐虞三代之

 隆故凡立功建事必夲六经为正而取信于 夫

 子之言夫惟信之者笃则其尊奉之礼宜其厚欤

 臣观汉魏以来虽奉祠有封洒扫有戸给赐有田

 礼则修矣未有如 今日之备也初庙傍得鲁废

 池发取石甃以为柱础扣砌之用浚井得铜以为

 铺首浮沤诸饰繇是省所费钱以千 计者万四

 千有奇方复规画为他日缮治无穷之利然则非

 独仐日之新盖将愈乆而无弊也铭曰维古治

 时以道相继不得其传粤自周季天生 将圣遭

 丗不纲垂綂六经以俟后王六经维何为丗立道

 有王者兴是惟治要于铄

 我皇圣性自天玩意稽古传所不传建学弘文崇

 明儒雅躬礼 圣师率先天下乃眷阙里祠宇弗

 治矧其旧制既隘且庳乃 诏有司乃䟽泉府揆

 材庀工众役具举梓人献技役夫效功隘者以闳

 庳者以崇崇焉有制闳焉惟法即旧以新増其十

 八植植其正翼翼其严鲁人来思叹息仰瞻鲁人

有言惟今非昔岂伊鲁人四方是式瞻彼尼山及

其林园有芝煌煌表我 圣恩圣恩之隆施于丗

嗣显秩峻阶视旧加异庙乐以雅祭服有章锡尔

奉祠名教是光有贞斯石有铭斯勒扬厉鸿休以

 诏无极

祝文维明昌六年歳次乙卯八月癸丑朔二十七日

 己卯

上以谨遣朝列大夫知泰定军节度使兼兖州管

 内观察使提举学校常平仓事䕶军富春 郡开

国侯食邑一千戸食实封一百戸赐紫金鱼袋孙

 即康取昭告于 至圣文宣王 今重儒术益尊

圣师阙里庙貌于以新之雅乐具举法服章施庶

 几鉴格永集繁禧

 尚飨

前同云云敢昭告于 兖国公宅庙告成 神之式

 燕肆颁乐服以焕声明殊别上仪表章崇教俨惟

 亚 圣作配 先师春秋二峕祀祭百丗

 邹国公𥙊文国家思弘文治崇礼圣师迺诏有司一新祠庙祀以法服 奏以雅音惟公侑食是 用昭告

孔圣杏坛二字碑承 旨学士党怀英篆

 铭开州刺史髙德裔撰

 周室下衰王纲解纽非大圣人狂澜莫救天挺

 夫子生民未有立言范丗木舌金口三千之徒义

 由此受我瞻遗坛实为教首万代护持天长地乆

     林中碑

断碑一磨灭不可读二代墓前

前汉碑二

 居摄二年坟坛记二各为龛径直三寸深半十一

 曰上谷府卿一曰祝其卿各十馀字在龛内

后汉碑十一

延平元年孔翊碑

永兴二年婺州从事孔君德碑在 先圣祠坛前

永兴二年都尉君元子孔谦碑

皇汉帝元永寿三年青龙建酉孟秋之句〇布〇德

 帝拜〇臣曽曽玄玄鲁相河南京韩君追惟磨灭六字

 素王受象乾坤至于周冲吴○○文德叅耀〇○

 应皇神○勿救孝𦫵岀天○徴符洞虚论〇道磨灭五字

 落复〇天若阇门〇〇〇岂精历星宫雷动玄○

 声○○震春秋既成效以𫉬麟功定道著磨灭四字𡨋精

 皇〇〇河雒犹虑教○〇二百○○经元德浸潭

 孝〇滋○秦汉制作万丗○力赤诵受命以天意

 流磨灭五字徒三千素王以下至于○○闻名○耳〇若

 见非天挺三五○九○〇德磨灭四字磨灭不知几字磨灭四字以○

 显〇以无○韩君〇氏愤○○思惟○之叹念○

 啚〇为丗敦磨灭不知几字庙并墓〇〇曽玄○〇鲁宅○

 神庙堂○○旧域库室磨灭不知几字二舆朝○○○历〇

 父长承法而制以遵古常崇圣磨灭不知几字唯深且〇宅

 庙悉备敬○磨灭不知几字之情和其以○○墓以磨灭不知几字

 君于磨灭不知几字有制度国○以○坛法不磨灭不知几字作大井

 ○○○方磨灭不知几字以和磨灭不知几字韩君德政磨灭不知几字兰芳青

 云磨灭不知几字及孔弱惠闵○穷磨灭四字饥寒磨灭不知几字望着茂行

 顚○䂊○独○景○○○表石勒铭磨灭四字磨灭四字子子

 孙务磨灭四字石府君讳敕字叔节○○○字仲则弟〇

 字子台长史李亮字〇○河南磨灭不知几字磨灭不知几字东海

 〇○谦字季柗河东临汾人○○府卿任城磨灭四字

 〇〇左尉赵福字〇○北海尉磨灭四字字子雅汉中郑

 人丞骆景字子磨灭四字右尉○〇〇子舆九江人

永寿三年韩敕修 孔子墓碑

延熹七年太山都尉孔宙碑

建宁二年博陵太守孔震碑

建宁四年河东太守孔宏碑

建宁四年博陵孔彪碑

孔子十九丗孙孔扶仲渊碑

博士孔君讳志碑

孔乘字敬山碑

孔氏祖庭广记卷第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