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姜女变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敦煌变文集·卷一·孟姜女变文

孟姜女变文[编辑]

  (前缺)

  (劳)贵珍重送寒衣,未委将何可报得?

  热(执)别之时言不久,拟於朝暮再还乡。

  谁为忽遭槌杵祸,魂销命尽塞垣亡。

  当别已后到长城,当作之官相苦克,

  命尽便被筑城中,游魂散漫随荆棘。

  劳贵远道故相看,冒涉风霜损气力,

  千万珍重早皈还,贫兵地下长相亿(忆)。

  其妻闻之大哭叫,不知君在长城妖。

  既云骸骨筑城中,妾亦更知何所道。

  姜女自雹哭黄天,只恨贤夫亡太早。

  妇人决列(烈)感山河,大哭即得长城倒。

  古诗曰:

  陇上悲云起,旷野哭声哀,

  若道人无感,长城何为颓?

  石壁千寻列,山河一向回,

  不应城崩倒,总为妇人来。

  塞外岂中论,寒心不忍闻。

  哭之以(已)毕,心神哀失,懊恼其夫,掩从亡没。叹此贞心,更加愤郁。髑髅无数,死人非一,骸骨纵横,凭何取实。咬指取血,洒长城已(以)表单(丹)心,选其夫骨。

  姜女哭道何取此,玉貌散在黄沙里,

  为言坟陇有标题,壤壤髑髅若个是?

  呜呼哀哉难简择,见即令人愁思起,

  一一捻取自看之,咬指取血从头试。

  若是儿夫血入骨,不是杞梁血相离。

  果报认得卻回还,幸愿不须相惟(违)弃。

  大哭咽喉声已闭,双眼长流泪难止;

  黄天忽尔逆人情,贱妾同向长城死。

  三进三退,或悲或恨,鸟兽齐鸣,山林俱振。冤魂□□,□□□□,点血即肖(消),登时渗尽。筋脉骨节,三百馀分,不少一支,□□□□□□。更有数个髑髅,无人搬运,姜女悲啼,向前借问:“如许髑髅,佳俱(家居)何郡?因取夫回,为君传信。君若有神,儿当接引。”

  髑髅既蒙问事意,己得传言达故里,

  魂灵答应杞梁妻,我等并是名家子。

  被秦差充筑城卒,辛苦不襟(禁)俱役死。

  铺尸野外断知闻,春冬镇卧黄沙里。

  为报闺中哀怨人,努力招魂存祭祀,

  此言为记在心怀,见我耶孃方便说。

  叩头□□□□□,□□□□□□□

  □骨今岁无人取,不免□□□□□

  □□□□更加凄,领纳鬼词答□□

  □□□□□骨,自将背负,懊恼其……文祭曰:“△年△月△日,……庶修(羞)之奠,敬祭……行俱备,文通七篇。昔存之日,名振飨(响)於家邦,上下无嫌,刚柔得所。起为差充兵卒,远筑长城,吃苦不襟(禁),魂魄皈於蒿里。预若红花标(飘)落,长无睹萼之晖;延白雪以词(辞)天,气(岂)有还云之路。呜呼,贱妾谨馔单杯,疏兰尊於玉席,增歆飨已(以)金杯。惟魂有神,应时纳受。”

  祭之已了,角束夫骨,自将背负,□□□□,来(下缺)

  (前阙)

  ……万重泣。……虏庭但兹□方,铤秦王远役金河北,筑城本扌疑防胡贼。沙……烽火急。千军尤众殡其身,帝乡父母……莫贺延碛里,汉月亭亭立。诺直山上……被押身终,魂埋塞北。说道燕支山里,胡日……风吹金色。食尽人劳咸言亻并力。大荒寂寞,……颜容憔悴乾枯尽,须臾大命归蒿里。霜霑三面……强强台身入荩位。疮痂莫垥如鱼鳞,被伤之后,流落沉……气。更悲啼泪难止。魂……而大……(后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