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九 孟子 卷第十
漢 趙岐 注 景清內府藏宋刊大字本
卷第十一

孟子卷第十     趙氏注

萬章章句下

孟子曰伯夷目不視惡色耳不聽惡聲非

其君不事非其民不使治則進亂則退撗

政之所岀撗民之所止不忍居也思與郷

人處如以朝衣朝冠坐於塗炭也當紂之

時居北海之濵以待天下之淸也故聞伯

夷之風者頑夫廉懦夫有立志孟子反覆嗟伯夷伊尹柳

下惠之德以爲足以配於聖人故數章陳之猶詩人有所誦述至於數四蓋其留意者也義見上篇矣此復言

不視惡色謂行不正而有美色者若夏姫之比也耳不聽惡聲謂鄭聲也後丗聞其風者頑貪之夫更思廉絜

懦弱之人更思有立義之志也伊尹曰何事非君何使非民

治亦進亂亦進曰天之生斯民也使先知

覺後知使先覺覺後覺予天民之先覺者

予將以此道覺此民也思天下之民匹夫

匹婦有不與被堯舜之澤者如己推而內

之溝中其自任以天下之重也說與上同柳下

惠不羞汙君不辭小官進不隱賢必以其

道潰佚而不怨阨窮而不閔與郷人處由

由然不忍去也爾爲爾我爲我雖袒裼裸

裎於我側爾焉能浼我哉故聞柳下惠之

風者鄙夫寛薄夫敦鄙狹者更寛優薄淺者更深厚孔子之

去齊接淅而行去魯曰遲遲吾行也去父

母國之道也可以速而速可以久而久可

以處而處可以仕而仕孔子也淅漬米也不及炊避惡亟

也魯父母之國遲遲不忍去也是其道也孔子聖人故能量時宜動中權也孟子曰伯夷

聖之淸者也伊尹聖之任者也柳下惠聖

之和者也孔子聖之時者也孔子之謂集

大成集大成也者金聲而玉振之也金聲

也者始條理也玉振之也者終條理也

清伊尹任柳下惠和皆得聖人之道也孔子時行則行時止則止孔子集先聖之大道以成己之聖德者也故

能金聲而玉振之振揚也故如金聲之有殺振揚玉音始終如一也始條理者金從革可治之使條理終條理

者王終其聲而不細也含五德而不撓也始條理者智之事也終條

理者聖 之事也智者智理物聖人終始同智譬則巧也

聖譬則力也由射於百步之外也其至爾

力也其中非爾力也以智譬由人之有技巧也可學而益之以聖譬由力

之有多少自有極限不可強增聖人受天性可庶幾而不可及也夫射逺而至爾努力也其中的者爾之巧也

思改其手用巧意乃能中也 章指言聖人由力力有常也賢者由巧巧可增也仲尼天髙故不可階他人丘

陵丘陵由可踰所謂小同而大異者也

北宫錡問曰周室班爵禄也如之何北宫錡衞

人班列也問周家班列爵禄等差謂何孟子曰其詳不可得聞也

諸侯惡其害已也而皆去其籍然而軻也

甞聞其略也詳悉也不可得備知也諸侯欲恣行增惡其法度妨害己之所爲故滅去

典籍今周禮司禄之官無其職是則諸侯皆去之故使不復存也軻孟子名略麤也言甞聞其大綱如此矣今

考之禮記王制則合也天子一位公一位侯一位子男

同一位凡五等也公謂上公九命及二王後也自天子以下列尊卑之位凡五等

君一位卿一位大夫一位上士一位中士

一位下士一位凡六等諸侯法天子臣名亦有此六等從君下至於士

天子之制地方千里公侯皆方百里伯

七十里子男五十里凡四等不能五十里

不達於天子附於諸侯曰附庸凡此四等土地之等

差也天子封畿千里諸侯方百里象雷震也小者不能特達於天子因大國以名通曰附庸也天子

之卿受地視侯大夫受地視伯元士受地

視子男視比也天子之卿大夫士所受采地之制也大國地方百里

君十卿禄卿禄四大夫大夫倍上士上士

倍中士中士倍下士下士與庶人在官者

同禄禄足以代其耕也公侯之國爲大國卿禄居於君禄十分之一也

上士之禄居大夫禄二分之一也中士下士轉相倍庶人在官者未命爲士者也其禄比上農夫士不得耕以

禄代耕也次國地方七十里君十卿禄卿禄三

大夫大夫倍上士上士倍中士中士倍下

士下士與庶人在官者同禄禄足以代其

耕也伯爲次國大夫禄居卿禄三分之一也小國地方五十里君

十卿禄卿禄二大夫大夫倍上士上士倍

中士中士倍下士下士與庶人在官者同

禄禄足以代其耕也子男爲小國大夫禄居卿禄二分之一也耕者

之所獲一夫百𠭇百𠭇之糞上農夫食九

人上次食八人中食七人中次食六人下

食五人庶人在官者其禄以是爲差獲得也一

夫一婦佃田百𠭇百𠭇之田加之以糞是爲上農夫其所得穀足以食九口庶人在官者食禄之等差由農夫

有上中下之次亦有此五等(⿱艹石)今之斗食佐史除吏也 章指言聖人制禄上下差敘貴有常尊賤有等威諸

僭越滅籍從私孟子略記言其大綱以荅北宫子之問

萬章問曰敢問友問朋友之道也孟子曰不挾長不

挾貴不挾兄弟而友友也者友其德也不

可以有挾也長年長貴貴勢兄弟兄弟有富貴者不挾是乃爲友謂相友以德也

獻子百乗之家也有友五人焉樂正裘牧

仲其三人則予忘之矣獻子之與此五人

者友也無獻子之家者也此五人者亦有

獻子之家則不與之友矣獻子魯卿孟氏也有百乗之賦樂正裘牧

仲其五人者皆賢人無位者也此五人者自有獻子之家富貴而復有德不肻與獻子友也獻子以其富貴下

此五人五人屈禮而就也非惟百乗之家爲然也雖小

國之君亦有之費惠公曰吾於子思則師

之矣吾於顔般則友之矣王順長息則事

我者也小國之君若費惠公者也王順長息德不能見師友故曰事我者也非惟小

國之君爲然也雖大國之君亦有之晉平

公於亥唐也入云則入坐云則坐食云則

食雖䟽食菜羹未甞不飽蓋不敢不飽也

然終於此而已矣大國之君如晉平公者也亥唐晉賢人也隱居𨹟巷者平

公常往造之亥唐言入平公乃入言坐乃坐言食乃食也䟽食糲食也不敢不飽敬賢也終於此平公但以此

禮下之而巳弗與共天位也弗與治天職也弗與

食天禄也士之尊賢者也非王公尊賢也

位職禄皆天之所以授賢者而平公不與亥唐共之而但卑身下之是乃匹夫尊賢者之禮耳王公尊賢當與

共天職矣舜尚見帝帝館甥于貳室亦饗舜迭

爲賔主是天子而友匹夫也尚上也舜在畎𠭇之時堯友禮

之舜上見堯堯舍之於貳室貳室副宫也堯亦就饗舜之所設更迭爲賔主禮謂妻父曰外舅謂我舅者吾謂

之甥堯以女妻舜故謂舜甥卒與之天位是天子之友匹夫也用下敬上謂之貴

貴用上敬下謂之尊賢貴貴尊賢其義一

下敬上臣恭於君也上敬下君禮於臣也皆禮所尚故云其義一也 章指言匹夫友賢下之以德王公

友賢授之以爵大聖之行千載爲法者也

萬章曰敢問交際何心也際接也問交接道當執何心爲可者

孟子曰恭也當執恭敬爲心曰郤之郤之爲不恭何

萬章問郤不受尊者禮謂之不恭何然也曰尊者賜之曰其所取

之者義乎不義乎而後受之以是爲不恭

故弗郤也孟子曰今尊者賜己已問其所取此物寧以義乎得無不義乃後受之以是爲

不恭故不當問尊者不義而郤之也曰請無以辭郤之以心郤之

曰其取諸民之不義也而以他辭無受不

可乎萬章曰請無正以不義之辭郤也心知其不義以他辭讓無受之不可邪曰其交

也以道其接也以禮斯孔子受之矣孟子言其

來求交己以道理其接待已有禮者若斯孔子受之矣言可受也萬章曰今有禦

人於國門之外者其交以道其餽也以禮

斯可受禦與禦人以兵禦人而奪之貨如是而以禮道來接已斯可受乎曰不

可康誥曰殺越人于貨閔不畏死凡民罔

不譈是不待敎而誅者也殷受夏周受殷

所不辭也於今爲烈如之何其受之孟子曰不

可受也康誥尚書篇名周公戒成王康叔封越于皆於也殺於人取於貨閔然不知畏死者譈殺也凡民無不

得殺之者也若此之惡不待君之敎命遭人得討之三代相傳以此法不須辭問也於今爲烈烈明法如之何

受其餽也曰今之諸侯取之於民也猶禦也茍善

其禮際矣斯君子受之敢問何說也萬章曰今

諸侯賦稅於民不由其道履𠭇彊求猶禦人也欲善其禮以接君子君子欲受之何說也君子謂孟子

子以爲有王者作將比今之諸侯而誅之

乎其敎之不改而後誅之乎夫謂非其有

而取之者盜也充類至義之盡也孔子之仕

於魯也魯人獵較孔子亦獵較獵較猶可而

況受其賜乎孟子謂萬章曰子以爲後如有聖人興作將比地盡誅今之諸侯乎將敎

之其不改者乃誅之乎言必敎之誅其不改者也殷之衰亦猶周之末武王不盡誅殷之諸侯滅國五十而巳

知後王者亦不盡誅也謂非其有而竊取之者爲盜充滿至甚也滿其類大過至者伹義盡耳未爲盜也諸侯

本當稅民之類者今大盡耳亦不可比於禦孔子隨魯人之獵較獵較者田獵相較奪禽獸得之以祭時俗所

尚以爲吉祥孔子不違而從之所以小同於丗也獵較尚猶可爲況受其賜而不可也曰然則

孔子之仕也非事道與萬章問孔子之仕非欲事行其道與曰事

道也孟子曰孔子所仕者欲事行其道事道奚獵較也萬章曰孔

子欲仕道如何可獵較也曰孔子先簿正祭器不以四方

之食供簿正孟子曰孔子仕於衰丗不可卒暴改戾故以漸正之先爲簿書以正其宗

廟祭祀之器即其舊禮取備於國中不以四方珍食供其所簿正之器度珍食難常有乏絕則爲不敬故獵較

以祭曰奚不去也萬章曰孔子不得行道何爲不去曰爲之

兆也兆足以行矣而不行而後去是以未

甞有所終三年淹也兆始也孔子每仕常爲之正本造始欲以次治之而

不見用占其事始而退足以行之矣而君不行也然後則孔子去矣終者竟也孔子未甞得竟事一國也三年

淹留而不去者也孔子有見行可之仕有際可之仕

有公養之仕於季桓子見行可之仕也於

衞靈公際可之仕也於衞孝公公養之仕

行可兾可行道也魯卿季桓子秉國之政孔子仕之兾可得因之行道也際接也衞靈公接遇孔子以禮

故見之也衞孝公以國君養賢者之禮養孔子故宿留以荅之矣 章指言聖人憂民樂行其道苟善辭命不

忍逆距不合則去亦不淹久蓋仲尼行止之節也

孟子曰仕非爲貧也而有時乎爲貧娶妻

非爲養也而有時乎爲養仕本爲行道濟民也而有以居貧親

老而仕者娶妻本爲繼嗣也而有以親執釜竈不擇妻而娶者爲貧者辭尊居卑

辭富居貧爲貧之仕當譲髙顯之位無求重禄辭尊居卑辭富

居貧惡乎宜乎抱關擊柝辭尊貧者安所宜乎宜居抱關擊柝

監門之職也柝門關之木也擊椎之也或曰柝行夜所擊木也傳曰魯擊柝聞於邾孔子甞爲

委吏矣曰會計當而已矣甞爲乗田矣曰

牛羊茁壯長而巳矣位卑而言髙罪也立

乎人之本朝而道不行恥也孔子甞以貧而禄仕委吏主委積倉

庾之吏也不失會計當直其多少而巳乗田苑囿之吏也主六畜之芻牧者也牛羊茁壯肥好長大而巳茁茁

生長貌也詩云彼茁者葭位卑不得髙言䂊朝事故但稱職而巳立本朝大道當行不行爲巳之恥是以君子

禄仕者不處大位 章指言國有道則能者處卿相國無道則聖人居乗田量時安卑不受言責獨善其身之

萬章曰士之不託諸侯何也託𭔃也謂若𭔃公食禄於所託

之國孟子曰不敢也諸侯失國而後託於諸

侯禮也士之託於諸侯非禮也謂士位輕夲非諸侯敵體

故不敢比失國諸侯得爲𭔃公也萬章曰君餽之粟則受之乎

士窮而無禄君餽之粟則可受之乎曰受之孟子曰受之也受之何義也

曰受粟何義也曰君之於氓也固周之氓民也孟子曰君之於民固當

周其窮乏況於士乎曰周之則受賜之則不受何也

言士窮君周之則受賜之則不受何也周者謂周急禀貧民之常科也賜者謂禮賜横加也曰不

敢也孟子曰士不敢受賜曰敢問其不敢何也萬章問何爲不

曰抱關擊柝者皆有常職以食於上無

常職而賜於上者以爲不恭也孟子曰有職事者可食於

上禄士不仕自以不任職事而空受賜爲不恭故不受也曰君餽之則受之不

識可常繼乎萬章曰君禮餽賢臣賢臣受之不知可繼續而常來致之乎將當輒更以

君命將之也曰繆公之於子思也亟問亟餽鼎肉

子思不恱於卒也摽使者出諸大門之外

北靣稽首再拜而不受曰今而後知君之

犬馬畜伋蓋自是臺無餽也孟子曰魯繆公時尊禮子思數

問數餽鼎肉子思以君命煩故不恱也於卒者末後復來時也摽麾也麾使者出大門之外再拜叩頭不受曰

今而後知君犬馬畜伋伋子思名也責君之不優以不煩而伹數與之食物若養犬馬臺賤官主使令者傳曰

僕臣臺從是之後臺不持餽來繆公愠也愠恨也恱賢不能舉又不能

養也可謂恱賢乎孟子譏繆公之雖欲有恱賢之意而不能舉用使行其道又不

能優養終竟之豈可謂能恱賢也曰敢問國君欲養君子如何

斯可謂養矣萬章問國君養賢之法也曰以君命將之再

拜稽首而受其後廩人繼粟庖人繼肉不

以君命將之子思以爲鼎肉使已僕僕爾

亟拜也非養君子之道也將者行也孟子曰始以君命行禮拜

受之其後倉廩之吏繼其粟將盡復送厨宰之人日送其肉不復以君命者欲使賢者不荅以敬所以優之也

子思所以非繆公者以爲鼎肉使已數拜故也僕僕煩猥貌謂其不得養君子之道也堯之於

舜也使其子九男事之二女女焉百官牛

羊倉廩備以養舜於畎𠭇之中後舉而加

諸上位故曰王公之尊賢者也堯之於舜如是是王公尊

賢之道也九男以下已說於上篇上位尊帝位也 章指言知賢之道舉之爲上養之爲次不舉不養賢惡肯

歸是以孟子上陳堯舜之大法下刺繆公之不𢎞也

萬章曰敢問不見諸侯何義也問諸侯聘請而夫子

不見之於義何取也孟子曰在國曰市井之臣在野曰

草莽之臣皆謂庶人庶人不傳質爲臣不

敢見於諸侯禮也在國謂都邑也民㑹於市故曰市井之人在野野居之人

莽亦草也庶衆也衆庶之人未得爲臣傳執也見君之質執雉之屬也未爲臣則不敢見之禮他萬章

曰庶人召之役則往役君欲見之召之則

不往見之何也庶人召使給役事則往供事君召之見不肯往見何也曰往

役義也往見不義也且君之欲見之也何

爲也哉孟子曰庶人法當給役故往役義也庶人非臣也不當見君故往見不義也且君何爲欲

見之而召之也曰爲其多聞也爲其賢也萬章曰君以是欲見之也

曰爲其多聞也則天子不召師而況諸侯

乎爲其賢也則吾未聞欲見賢而召之也

孟子曰安有召師召賢之禮而可往見也繆公亟見於子思曰古千

乗之國以友士何如子思不恱曰古之人

有言曰事之云乎豈曰友之云乎子思之

不恱也豈不曰以位則子君也我臣也何

敢與君友也以德則子事我者也奚可以

與我友千乗之君求與之友而不可得也

而況可召與魯繆公欲友子思子思不恱而稱曰古人曰見賢人當事之豈云友之邪

孟子云子思所以不恱者豈不謂臣不可友君弟子不可友師也若子思之意亦不可友況乎可召之

景公田招虞人以旌不至將殺之志士不

忘在溝壑勇士不忘喪其元孔子奚取焉

哉取非招不往也巳說於上篇曰敢問招虞人何

萬章問招虞人當何用也曰以皮冠庶人以旃士以旂大

夫以旌孟子曰招禮若是皮冠弁也旃通帛也因章曰旃旂旌有鈴者旌注旄首者以大

夫之招招虞人虞人死不敢往以士之招

招庶人庶人豈敢往哉況乎以不賢人之

招招賢人乎以貴者之招招賤人賤人尚不敢往況以不賢人之招招賢人乎不賢之

招不以禮也欲見賢人而不以其道猶欲其入而

閉之門也夫義路也禮門也惟君子能由

是路出入是門也欲人之入而閉其門何得而入乎閉門由閉禮也

云周道如厎其直如矢君子所履小人所

詩小雅大東之篇厎平矢直視比也周道平直君子履直道小人比而則之以喻虞人能效君子守

死善道也萬章曰孔子君命召不俟駕而行然

則孔子非與俟待也孔子不待駕而應君命也孔子爲之非與曰孔子

當仕有官職而以其官召之也孟子言孔子所以不待駕

者孔子當仕位有當職之事君以其官名召之豈得不顚倒詩云顚之倒之自公召之不謂賢者無位而君欲

召見也 章指言君子之志志於行道不得其禮亦不苟往於禮之可伊尹三聘而後就湯道之未洽沮溺耦

耕接輿佯狂豈可見也

孟子謂萬章曰一郷之善士斯友一郷之

善士一國之善士斯友一國之善士天下

之善士斯友天下之善士郷一郷之善者國國中之善者天下四海

之內也各以大小來相友自爲疇匹也以友天下之善士爲未足

又尚論古之人頌其詩讀其書不知其人

可乎是以論其丗也是尚友也好善者以天下之善士爲

未足極其善道也尚上也乃復上論古之人頌其詩詩歌頌之故曰頌讀其書猶恐未知古人髙下故論其丗

以别之也在三皇之丗爲上在五帝之丗爲次在三王之丗爲下是爲好上友之人也 章指言好髙慕逺君

子之道雖各有倫樂其崇茂是以仲尼曰無友不如己者髙山仰止景行行止

齊宣王問卿孟子曰王何卿之問也王問何卿

王曰卿不同乎曰不同有貴戚之卿有

異姓之卿孟子曰卿不同貴戚之卿謂內外親族也異姓之卿謂有德命爲三卿也王曰

請問貴戚之卿問貴戚之卿如何曰君有大過則諫

反覆之而不聽則易位孟子曰貴戚之卿反覆諫君君不聽則欲易君

之位更立親戚之貴者王勃然變乎色王聞此言愠怒而驚懼故勃然變色

曰王勿異也王問臣臣不敢不以正對

曰王勿怪也王問臣臣不敢不以其正義對王色定然後請問異姓

之卿王意解顔色定復問異姓之卿如之何曰君有過則諫反覆

之而不聽則去孟子言異姓之卿諫君不從三而待放遂不聽之則去而之他國也

 章指言國須賢臣必擇忠良親近貴戚或遭殃禍伊發有莘爲殷興道故云成湯立賢無方也


孟子卷第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