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 孟子 卷第十一
漢 趙岐 注 景清內府藏宋刊大字本
卷第十二

孟子卷第十一     趙氏注

吿子章句上吿子者吿姓也子男子之通稱也名不害兼治儒墨之道者甞學於孟子

而不能純徹性命之理論語曰子罕言命謂性命之難言也以告子能執弟子之問故以題篇

吿子曰性猶杞柳也義猶桮棬也以人性

爲仁義猶以𣏌柳爲桮棬告子以爲人性爲才幹義爲成器猶

以𣏌柳之木爲桮棬也𣏌柳柜柳也一曰𣏌木名也詩云北山有𣏌桮棬桮素也孟子曰子

能順杞柳之性而以爲桮棬乎將戕賊𣏌

柳而後以爲桮棬也戕猶殘也春秋傳曰戕舟發梁子能順完𣏌柳不傷

其性而成桮棬乎將以斤斧殘賊之乃可以爲桮棬乎言必殘賊也如將戕賊𣏌柳

而以爲桮棬則亦將戕賊人以爲仁義與

孟子言以人身爲仁義豈可復殘傷其形體乃成仁義邪明不可比桮棬也率天下之人

而禍仁義者必子之言夫以吿子轉性以爲仁義若轉木以成

器必殘賊之故言率人以禍仁義者必子之言夫歎辭也 章指言養性長義順夫自然殘木爲器變而後成

吿子道偏見有不純仁內義外違人之端孟子拂之不假以言也

吿子曰性猶湍水也決諸東方則東流決

諸西方則西流人性之無分於善不善也

猶水之無分於東西也湍者圜也謂湍湍瀠水也告子以喻人性若是

水也善惡隨物而化無本善不善之性也孟子曰水信無分於東西

無分於上下乎人性之善也猶水之就下

也人無有不善水無有不下今夫水搏而

躍之可使過顙激而行之可使在山是豈

水之性哉其勢則然也人之可使爲不善

其性亦猶是也孟子曰水誠無分於東西故決之而往也水豈無分於上下乎水性

但欲下耳人性生而有善猶水欲下也所以知人皆有善性似水無有不下者也躍跳顙額也人以手跳水可

使過顙激之可令上山皆迫於勢耳非水之性也人之可使爲不善非順其性也亦妄爲利欲之勢所誘迫耳

猶是水也言其本性非不善也 章指言人之欲善猶水好下迫勢激躍失其素眞是以守正性者爲君子隨

曲拂者爲小人也

吿子曰生之謂性凡物生同𩔖者皆同性孟子曰生之

謂性也猶白之謂白與猶見白物皆謂之同白無異性也曰然

吿子曰然白羽之白也猶白雪之白白雪之白

猶白玉之白與孟子以爲羽性輕雪性消玉性堅雖俱白其性不同問吿子子以三

白之性同邪曰然吿子曰然誠以爲同也然則犬之性猶牛之

性牛之性猶人之性與孟子言犬之性豈與牛同所欲牛之性豈與人

同所欲乎 章指言物雖有性性各殊異惟人之性與善俱生赤子入井以發其誠吿子一之知其麤矣孟子

精之是在其中

吿子曰食色性也仁內也非外也義外也

非內也人之甘食恱色者人之性也仁由內出義在外也不從已身岀也孟子曰

何以謂仁內義外也孟子怪吿子是言也曰彼長而我

長之非有長於我也猶彼白而我白之從

其白於外也故謂之外也告子言見彼人年長大故我長敬之

長大者非在於我也猶白色見於外也曰異於白馬之白也無以

異於白人之白也不識長馬之長也無以

異於長人之長與且謂長者義乎長之者

義乎孟子曰長異於白白馬白人同謂之白可也不知敬老馬無異於敬老人邪且謂老者爲有義

乎將謂敬老者爲有義乎敬老者已也何以爲外也曰吾弟則愛之秦人之

弟則不愛也是以我爲恱者也故謂之內

長楚人之長亦長吾之長是以長爲恱者

也故謂之外也吿子曰愛從巳則已心恱故謂之內所恱喜老者在外故曰外

𦒿秦人之炙無以異於𦒿吾炙夫物則亦

有然者也然則𦒿炙亦有外與孟子曰𦒿炙同等情

出於中敬楚人之老與敬已之老亦同已情往敬之雖非已炙同美故曰物則有然者也如𦒿炙之意豈在外

邪言楚秦喻逺也 章指言事雖在外行其事者皆發於中明仁義由內所以曉吿子之惑也

孟季子問公都子曰何以謂義內也季子亦以

爲義外也曰行吾敬故謂之內也公都子曰以敬在心而行之故

郷人長於伯兄一歲則誰敬季子曰敬誰也

敬兄公都子曰當敬兄也酌則誰先季子曰酌酒則先酌誰曰先酌

郷人公都子曰當先郷人所敬在此所長在彼果在外

非由內也季子曰所敬者兄也所酌者郷人也如此義果在外不由內也果猶竟也公都

子不能荅以吿孟子公都子無以荅季子之問孟子曰敬

叔父乎敬弟乎彼將曰敬叔父曰弟爲尸

則誰敬彼將曰敬弟子曰惡在其敬叔父

也彼將曰在位故也子亦曰在位故也庸

敬在兄斯須之敬在郷人孟子使公都子荅季子如此言弟以在尸

位故敬之郷人在賔位故先酌之耳庸常也常敬在兄斯須之敬在郷人也季子聞之曰

敬叔父則敬敬弟則敬果在外非由內也

隨敬所在而敬之果在外公都子曰冬日則飲湯夏日則

飲水然則飲食亦在外也湯水雖異名其得寒温者中心也雖

隨敬之所在亦中心敬之猶飲食從人所欲豈可復謂之外也 章指言凡人隨形不本其原賢者達情知所

以然季子信之猶若吿子公都受命然後乃理

公都子曰吿子曰性無善無不善也公都子道

吿子以爲人性在化無本善不善也或曰性可以爲善可以爲不

善是故文武興則民好善幽厲興則民好

公都子曰或人以爲可敎以善不善亦由吿子之意也故文武聖化之起民皆喜爲善幽厲虐政之

起民皆好暴亂或曰有性善有性不善是故以堯爲

君而有象以瞽瞍爲父而有舜以紂爲兄

之子且以爲君而有微子啓王子比干

子曰或人者以爲人各有性善惡不可化移堯爲君象爲臣不能使之爲善瞽瞍爲父不能化舜爲惡紂爲君

又與微子比干有兄弟之親亦不能使此二子爲不仁是亦各有性也今曰性善然

則彼皆非與公都子曰告子之徒其論如此今孟子曰人性盡善然則彼之所言皆非

孟子曰乃若其情則可以爲善矣乃所

謂善也若夫爲不善非才之罪也若順也性與情

相爲表裏性善勝情情則從之孝經曰此哀戚之情情從性也能順此情使之善者眞所謂善也若隨人而強

作善者非善者之善也(⿱艹石)爲不善者非所受天才之罪物動之故也惻隱之心人皆

有之羞惡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

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惻隱之心仁也

羞惡之心義也恭敬之心禮也是非之心

智也仁義禮智非由外鑠我也我固有之

也弗思耳矣故曰求則得之舍則失之或

相倍蓰而無筭者不能盡其才者也仁義禮智

人皆有其端懷之於內非從外消鑠我也求存之則可得而用之舍縱之則亡失之矣故人之善惡或相倍蓰

或至於無筭者不得相與計多少言其絕逺也所以惡乃至是者不能自盡其才性也故使有惡人非天獨與

此人惡性其有下愚不移者譬如被疾不成之人所謂童昏也詩曰天生蒸民有

物有則民之秉夷好是懿德孔子曰爲此

詩者其知道乎故有物必有則民之秉夷

也故好是懿德詩大雅蒸民之篇言天生衆民有物則有所法則人法天也民之秉

夷夷常也常好美德孔子謂之知道故曰人皆有善也 章指言天之生人皆有善性引而趨之善惡異衢髙

下相懸賢愚舛殊尋其本者乃能一諸

孟子曰富歲子弟多賴凶歲子弟多暴非

天之降才爾殊也其所以陷溺其心者然

富歲豐年也凶歲飢饉也子弟凡人之子弟也賴善暴惡也非天降下才性與之異也以飢寒之阨

陷溺其心使爲惡者也今夫麰麥播種而耰之其地同

樹之時又同浡然而生至於日至之時皆

熟矣雖有不同則地有肥磽雨露之養人

事之不齊也麰麥大麥也詩云詒我來麰言人性之同如此麰麥其不同者人事雨澤

有不足地之有肥磽耳磽薄也故凡同類者舉相似也何獨

至於人而疑之聖人與我同類者聖人亦人也其

相覺者以心知耳蓋體𩔖與人同故舉相似也故龍子曰不知足而爲

屨我知其不爲蕢也屨之相似天下之足

同也龍子古賢者也雖不知足小大作屨者猶不更作蕢蕢草器也以屨相似天下之足略同故也

口之於味有同𦒿也易牙先得我口之所

𦒿者也如使口之於味也其性與人殊若

犬馬之與我不同類也則天下何𦒿皆從

易牙之於味也至於味天下期於易牙是

天下之口相似也人口之所𦒿者相似故皆以易牙爲知味言口之同也

惟耳亦然至於聲天下期於師曠是天下

之耳相似也耳亦猶口也天下皆以師曠爲知聲之微妙也惟目亦然

至於子都天下莫不知其姣也不知子都

之姣者無目者也目亦猶耳也子都古之姣好者也詩云不見子都乃見狂

且儻無目者乃不知子都好耳言目之同耳故曰口之於味也有同

𦒿焉耳之於聲也有同聽焉目之於色也

有同美焉於心獨無所同然乎言人之心性皆同也

之所同然者何也謂理也義也聖人先得

我心之所同然耳故理義之恱我心猶芻

豢之恱我口心所同𦒿者義理也理者得道之理聖人先得理義之要耳理義之恱心

如芻豢之恱口誰不同也草牲曰芻穀養曰豢 章指言人稟性俱有好憎耳目口心所恱者同或爲君子或

爲小人猶麰麥不齊雨露使然也孟子言是所以勗而進之

孟子曰牛山之木甞美矣以其郊於大國

也斧斤伐之可以爲美乎是其日夜之所

息雨露之所潤非無萌蘖之生焉牛羊又

從而牧之是以若彼濯濯也人見其濯濯

也以爲未甞有材焉此豈山之性也哉

齊之東南山也邑外謂之郊息長也濯濯無草木之貌牛山未甞盛美以在國郊斧斤牛羊使之不得有草木

耳非山之性無草木也雖存乎人者豈無仁義之心哉

其所以放其良心者亦猶斧斤之於木也

旦旦而伐之可以爲美乎其日夜之所息

平旦之氣其好惡與人相近也者幾希

也言雖在人之性亦猶此山之有草木也人豈無仁義之心邪其日夜之思欲息長仁義平旦之志氣其好惡

凡人皆有與賢人相近之心幾豈也豈希言不逺也則其旦晝之所爲有

梏亡之矣梏之反覆則其夜氣不足以存

夜氣不足以存則其違禽獸不逺矣人見

其禽獸也而以爲未甞有才焉者是豈人

之情也哉旦晝晝日也其所爲萬事有梏亂之使亡失其日夜之所息也梏之反覆利害干其

心其夜氣不能復存也人見惡人禽獸之行以爲未甞有善才性此非人之情也故苟得其

養無物不長苟失其養無物不消孔子曰

操則存舍則亡岀入無時莫知其郷惟心

之謂與誠得其養(⿱艹石)雨露於草木法度於仁義何有不長他誠失其養若斧斤牛羊之消草木利

欲之消仁義何有不盡也孔子曰持之則在縱之則亡莫知其郷郷猶里以喻居也獨心爲若是也 章指言

秉心持正使邪不干猶止斧斤不伐牛山山則木茂人則稱仁也

孟子曰無或乎王之不智也王齊王也或怪也時人有怪王

不智而孟子不輔之故言此也雖有天下易生之物也一日暴

之十日寒之未有能生者也吾見亦罕矣

吾退而寒之者至矣吾如有萌焉何哉

生之草木五穀一日暴温之十日隂寒以殺之物何能生我亦希見於王旣見而退寒之者至謂左右佞諂順

意者多譬諸萬物何由得有萌牙生也今夫弈之爲數小數也不

專心致志則不得也弈博也或曰圍棊論語曰不有博弈者乎數技也雖

小技不專心則不得也弈秋通國之善弈者也使弈秋

誨二人弈其一人專心致志惟弈秋之爲

聽一人雖聽之一心以爲有鴻鵠將至思

援弓繳而射之雖與之俱學弗若之矣爲

是其智弗若與曰非然也有人名秋通一國皆謂之善弈曰弈秋使

敎二人弈其一人惟秋所善而聽之其一人念欲射鴻鵠故不如也爲是謂其智不如也曰非也以不致志也

故齊王之不智亦(⿱艹石)是 章指言弈爲小數不精不能一人善之十人惡之雖竭其道何由智哉詩云濟濟多

士文王以寧此之謂也

孟子曰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

者不可得兼舍魚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

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

生而取義者也熊掌熊蹯也以喻義魚以喻生也生亦我所欲

所欲有甚於生者故不爲苟得也死亦我

所惡所惡有甚於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

如使人之所欲莫甚於生則凡可以得生

者何不用也使人之所惡莫甚於死者則

凡可以辟患者何不爲也有甚於生者謂義也義者不可茍得

有甚於死者謂無義也不苟辟患也莫甚於生則苟利而求生矣莫甚於死則可辟患不擇善何不爲耳

是則生而有不用也由是則可以辟患而

有不爲也是故所欲有甚於生者所惡有

甚於死者非獨賢者有是心也人皆有之

賢者能勿喪耳有不用不用苟生也有不爲不爲苟惡而辟患也有甚於生義

甚於生也有甚於死惡甚於死也凡人皆有是心賢者能勿喪亡之也一簞食一豆羹

得之則生弗得則死嘑爾而與之行道之

人弗受蹴爾而與之乞人不屑也人之餓者得此

一器食可以生不得則死嘑爾猶呼爾咄啐之貌也行道之人道中凡人以其賤已故不肯受也蹴蹋也以足

踐蹋與之乞人不絜之亦由其小故輕而不受也萬鍾則不辯禮義而

受之萬鍾於我何加焉爲宫室之美妻妾

之奉所識窮乏者得我與言一簞食則貴禮至於萬鍾則不復

辯別有禮義與不鍾量器也萬鍾於已身何加益哉己身不能獨食萬鍾也豈不爲廣美宫室供奉妻妾施與

所知之人窮乏者郷爲身死而不受今爲宫室之美

爲之郷爲身死而不受今爲妻妾之奉爲

之郷爲身死而不受今爲所識窮乏者得

我而爲之是亦不可以已乎此之謂失其

本心郷者不得簞食而食則身死尚不受也今爲此三者爲之是不亦可以止乎所謂失其本心也

 章指言舍生取義義之大者也簞食萬鍾用有輕重縱彼納此蓋違其本凡人皆然君子則否所以殊也

孟子曰仁人心也義人路也舍其路而弗

由放其心而不知求哀哉不行仁義者不由路不求心者也可

哀憫人有雞犬放則知求之有放心而不

知求學問之道無他求其放心而已矣

求雞狗莫知求其心者惑也學問所以求之章指言由路求心爲得其本追逐雞狗務其末也學以求之詳矣

孟子曰今有無名之指屈而不信非疾痛

害事也如有能信之者則不逺秦楚之路

爲指之不若人也無名之指手之第四指也蓋以其餘指皆有名無名指者

非手之用指也雖不疾痛妨害於事猶欲信之不逺秦楚爲指不若人故也指不若人則

知惡之心不若人則不知惡此之謂不知

類也心不若人可惡之大者也而反惡指故曰不知其𩔖也𩔖事也 章指言舍大惡小不知其要

憂指忘心不郷於道是以君子惡之也

孟子曰拱把之桐梓人茍欲生之皆知所

以養之者至於身而不知所以養之者豈

愛身不若桐梓哉弗思甚也拱合兩手也把以一手把之也

桐梓皆木名也人皆知灌漑而養之至於養身之道當以仁義而不知用豈於身不若桐梓哉不思之甚也

章指言莫知養身而養樹木失事違務不得所急所以誡未逹者也

孟子曰人之於身也兼所愛兼所愛則兼

所養也無尺寸之膚不愛焉則無尺寸之

膚不養也人之所愛則養之於身也一尺一寸之膚養相及也所以考其

善不善者豈有他哉於已取之而已矣

其善否皆在巳之所養也體有貴賤有大小無以小害大

無以賤害貴養其小者爲小人養其大者

爲大人養小則害大養賤則害貴小口腹也大心志也頭頸貴者也指拇賤者也不可舍貴養賤

也務口腹者爲小人治心志者爲大人今有場師舍其梧檟養其

樲𣗥則爲賤場師焉場師治場圃者場以治穀圃園也梧桐檟梓皆木名

樲𣗥小𣗥所謂酸𬃷也言此以喻人舍大養小故曰賤場師也養其一指而失其

肩背而不知也則爲狼疾人也謂醫養人疾治其一指而

不知其肩背之有疾以至於害之此爲狼籍亂不知治疾之人也飲食之人則人

賤之矣爲其養小以失大也飲食之人無

有失也則口腹豈適爲尺寸之膚哉飲食之人

人所以賤之者爲其養〇腹而失道徳耳如使不失道德存仁義以往不嫌於養口腹也故曰口腹豈但爲肥

長尺寸之膚邪亦爲懷道者也 章指言養其 行治其正俱用智力善惡相厲是以君子居處思義飲食思禮也

公都子問曰鈞是人也或爲大人或爲小

人何也鈞同也言有大有小何也孟子曰從其大體爲大

人從其小體爲小人大體心思禮義小體縱恣情慾曰鈞是

人也或從其大體或從其小體何也公都子言

人何獨有從小體也曰耳目之官不思而蔽於物物交

物則引之而已矣心之官則思思則得之

不思則不得也此天之所與我者先立乎

其大者則其小者弗能奪也此爲大人而

已矣孟子曰人有耳目之官不思故爲物所蔽官精神所在也謂人有五官六府物事也利欲之事

來交引其精神心官不思善故失其道而陷爲小人也此乃天所與人情性先立乎其大者謂生而有善性也

小者情欲也善勝惡則惡不能奪 章指言天與人性先立其大心官思之邪不乖越故謂之大人也

孟子曰有天爵者有人爵者仁義忠信樂

善不倦此天爵也公卿大夫此人爵也

以德人爵以禄古之人脩其天爵而人爵從之今之

人脩其天爵以要人爵旣得人爵而棄其

天爵則惑之甚者也人爵從之人爵自至也以要人爵要求也得人爵棄

天爵惑之甚也終亦必亡而巳矣棄善忘德終必亡之章指言古脩天爵自樂

之也今要人爵以誘時也得人棄天道之忌也惑以招亡小人事也

孟子曰欲貴者人之同心也人人有貴於

已者弗思耳人之所貴者非良貴也趙孟

之所貴趙孟能賤之人皆同欲貴之心人人自有貴者在己身不思之耳

在已者謂仁義廣譽也凡人之所貴富故曰非良貴者趙孟晉卿之貴者也能貴人又能賤人人所自有者他

人不能賤之也詩云旣醉以酒旣飽以德言飽乎仁

義也所以不願人之膏𥹭之味也令聞廣

譽施於身所以不願人之文繡也詩大雅旣醉之

篇言飽德者飽仁義之於身身之貴者也不願人膏𥹭矣膏𥹭細𥹭如膏者也文繡繡衣服也 章指言所貴

在身人不知求膏𥹭文繡已之所優趙孟所貴何能比之是以君子貧而樂也

孟子曰仁之勝不仁也猶水勝火今之爲

仁者猶以一杯水救一車薪之火也不熄

則謂之水不勝火此又與於不仁之甚者

也亦終必亡而已矣水勝火取水足以制火一杯水何能勝一車薪之火

也以此謂水不勝火爲仁者亦(⿱艹石)是則與作不仁之甚者也亡猶無也亦終必無仁矣 章指言爲仁不至不

反諸已謂水勝火熄而後巳不仁之甚終必亡矣爲道不卒無益於賢也

孟子曰五穀者種之美者也苟爲不熟不

如荑稗夫仁亦在乎熟之而巳矣熟成也五穀雖

美種之不成不如荑稗之草其實可食爲仁不成猶是也 章指言功毀幾成人在愼終五穀不熟荑稗是勝

是以爲仁必其成也

孟子曰羿之敎人射必志於彀學者亦必

志於彀羿古之工射者彀張也弩向包的者用思要時也學者志道猶射者之張也大匠

誨人必以規矩學者亦必以規矩大匠攻木之工

規所以爲圜也矩所以爲方也誨敎也敎人必須規矩學者以仁義爲法式亦猶大匠以規矩者也 章指言

事各有本道有所隆彀張規矩以喻爲仁學不爲仁猶是二敎失其法而行之也


孟子卷第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