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大庆,领导班子必须革命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学大庆,领导班子必须革命化
中共长春电业局委员会
1971年7月26日
本作品收录于《人民日报

我们长春电业局,一九六四年开始学大庆,取得了一些成绩,但也走过弯路,有过教训。一九七○年,为了进一步贯彻落实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工业学大庆”的指示,局党委作了进一步学大庆的决定,取得了新的进展。总结电业局学大庆正反两个方面的经验,我们深刻体会到,大庆的经验充满高度革命精神,没有一个革命化的密切联系群众的领导班子是学不好的。领导班子的成员都要向王进喜同志学习,努力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认真改造世界观,要提高两条路线斗争觉悟,要有更大的革命干劲,才能深刻理解大庆经验,当好学大庆的带头人,把学大庆运动不断引向深入。

站在路线斗争高度深刻理解大庆经验[编辑]

大庆是在伟大的毛泽东思想哺育下成长起来的我国工业战线上的一面红旗,是坚定不移地按照总路线精神建设社会主义的典范,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发展中国工业的样板。毛主席关于“工业学大庆”的指示,照亮了我国社会主义工业发展方向。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一类政治骗子,出于复辟资本主义的反革命罪恶目的,多年来推行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千方百计干扰和破坏学大庆运动,散布“唯生产力论”的修正主义谬论,妄图把“工业学大庆”的群众运动引到邪路上去。对大庆经验,如何认识,如何宣传,如何学习,一直存在着两条路线的斗争。我们只有站在路线斗争的高度,才能深刻理解毛主席提倡的大庆这面红旗的深远意义,排除刘少奇一类政治骗子的干扰,才能真正把大庆的根本经验学到手。

开始学大庆的时候,我们局原领导班子有的成员,受了“唯生产力论”的影响,把大庆当成单纯的生产典型。看大庆,只看物质成果,不看精神成果;学大庆,只学形式,不学根本;落实大庆经验,只抓安全供电,不抓用毛泽东思想教育人。因此,在领导群众学大庆时,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打不到点子上,形式上轰轰烈烈,实际上丢了大庆经验的根本。那时,抓了一次变电所作为学大庆的典型。在“电业部门学大庆,就是保证安全供电”的片面思想指导下,单纯在文明生产、规章制度、大练基本功上下功夫。在这个所里编制了十四万字的运行管理规程。只要安全好,就颁奖状,赠锦旗,发奖金。结果学大庆的路子走歪了。

革委会建立后,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的教导,组织领导班子成员认真读马、列的书,读毛主席著作,结合过去学大庆的经验教训,深入地、反复地开展对“唯生产力论”的批判,提高领导班子成员的路线斗争觉悟,进一步认识到只有站在路线斗争高度认识大庆,才能学到大庆的根本经验。为了推动全面学大庆群众运动深入开展,我们领导班子成员第二次来到一次变电所,和工人一起反复学习毛主席关于“工业学大庆”的指示,狠抓阶级斗争,开展革命大批判,坚持活学活用毛主席哲学著作,用毛泽东思想教育人,改革了不合理的规章制度,使这个所成为全局活学活用毛主席哲学著作的先进集体,安全供电工作也搞得更好了。我们及时总结和推广了一次变电所的经验,学大庆的群众运动在全局范围内形成高潮。

总结两次抓一次变电所学大庆的经验教训,使我们进一步认识到:学好学不好,关键在领导。领导班子只有站在路线斗争的高度,认真改造世界观,肃清修正主义路线的余毒,扫除“唯生产力论”的影响,才能深刻理解大庆经验,把重点放在突出无产阶级政治上,把革命摆在统帅位置上,才能坚持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学大庆才能学到根本上。

自觉改造世界观 做学大庆的带头人[编辑]

局党委成立以后,带领广大革命群众深入开展学大庆运动,提出要把电业局建设成大庆式的企业。这个战斗口号,反映了广大革命群众的要求,调动了全局的革命积极性。可是,在我们领导班子里却有人认为,大庆经验好是好,就是高不可攀。这些同志为什么跟不上形势呢?因为思想革命化落在后头。要做学大庆的带头人,必须先做思想革命化的带头人。林副主席指示:“革命,也得革自己的命。不革自己的命,这个革命是搞不好的。”如果我们领导班子成员不带头革自己的命,搞好自身思想革命化,学大庆的运动是搞不好的。

去年,我们局承担了一项重要的变电工程建设任务,技术复杂,时间紧迫。为了迅速落实毛主席关于“备战、备荒、为人民”的伟大战略方针,局党委广泛发动群众进行认真讨论。可是有些领导成员只强调条件的困难,不相信群众的力量,自己认为办不到的,也认为群众办不到。他们划好圈子,再去发动群众,群众的意见在圈子里的就支持,跳出圈子外的就不支持。他们的思想已经落在群众的后面,束缚群众的手脚,压制群众的社会主义积极性,还感到“领导高明”。

学大庆群众运动的实践,是解决领导成员思想问题的最好课堂。工程开始后,领导班子成员来到生产斗争第一线,结合实际,开展积极的思想斗争,在落实大庆经验中,改造世界观。有几台重七十多吨的设备,在搬迁的时候,没走多远牵引车就打误了。负责现场指挥的一位领导同志借来了拖拉机、越野汽车,甚至借来了坦克往外拽,都没解决问题。这时,他感到,再也没有什么更有力量的机械了,对按期完成任务发生了动摇。可是工人同志却没有被困难吓倒。他们动脑筋,想出土办法,安上滑轮和绞磨,很快就解决了问题。这件事对这位领导同志的教育很深。他认真学习了毛主席关于“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的教导,针对自己与群众思想上的差距,自觉地从世界观上找原因,在群众中进行讲用,狠批了“群众落后论”。他深有体会地说:“工人群众把打误的车从泥坑里拽出来了,也把我的思想从只见物不见人的泥坑里拽了出来。”由于领导班子精神面貌发生了比较深刻的变化,从落在运动的后面,开始走在运动的前面,这就鼓舞了群众的革命热情,激发了群众的革命干劲,工地上新事物不断涌现。按照过去的程序,全部电器设备安装完了以后,试验所要用几天的时间去逐项试验。这次为了争取时间,边安装边试验。安装结束了,试验也完成了。就这样,奋战十昼夜完成了全部的工程任务。

完成这项重要的变电工程建设任务,使我们认识到:领导班子不走在群众的前头,就要落在群众的后头;不当运动的动力,就要成为运动的阻力。学大庆决不能和和平平、舒舒服服地学,必须与困难斗,与各种错误思想斗。领导班子成员怕触灵魂,怕苦,怕流汗水,就学不了王进喜同志,出不了大庆式的企业。我们电业局与大庆的差距,就在这里。所以,只有首先搞好领导班子思想革命化,才能当好学大庆的带头人。

思想革命化的深入 推动学大庆运动的深入[编辑]

随着学大庆运动的发展,我局革命和生产的形势越来越好。广大革命职工精神面貌发生了比较深刻的变化,生产蒸蒸日上,技术革新不断涌现;“报纸宣扬,领导表扬,群众赞扬”。但是,就在一片赞扬声中,我们有的同志产生了安于现状的思想,对群众中涌现出来的新事物不去积极支持,对运动中的问题不再认真研究,学大庆运动深入不下去了。这是因为我们领导班子思想改造放松了,头脑里产生了一个“满”字。骄傲自满是学大庆的大敌,是继续革命的绊脚石。“满”字挡道,就止步不前,只想小干,不想大干;只想守业,不想创业。工作上就缩手缩脚,左顾右盼,没有干劲,没有闯劲。这种胸无大志的中游思想和因循守旧的庸人哲学,不适应蓬勃发展的学大庆运动。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领导班子走到群众中去举办斗“骄”破“满”学习班,和群众一起学习毛主席关于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在群众中主动亮“骄”、“满”的表现,深挖“骄”、“满”的思想根源,站在路线斗争高度对“骄”、“满”狠批猛斗。这样就提高了领导班子继续革命的觉悟,扫清了障碍运动的拦路虎,学大庆群众运动很快出现了新局面。

毛主席教导我们:“革命时期情况的变化是很急速的”,“运动在发展中,又有新的东西在前头,新东西是层出不穷的。研究这个运动的全面及其发展,是我们要时刻注意的大课题。”实践使我们认识到:要研究运动中的新问题、新动向,把运动引向深入,首先必须研究领导班子自身革命化的新问题、新动向,坚持一分为二,不断揭露思想中的矛盾,把革命化引向深入。只有思想革命化的深入,才有学大庆运动的深入。

工业学大庆的浪潮滚滚向前,深刻地改变着企业的面貌,促进了人的思想革命化。革命要求我们领导班子“一定要走在运动的前面,不要落在它的后面。”

Copyright caution.svg 本作品的作者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兩岸四地、馬來西亞以及新西蘭屬於公有領域。但1971年發表時,美國對較短期間規則的不接受性使得本作品在美國仍然足以認爲有版權到發表95年以後,年底截止,也就是2067年1月1日美國進入公有領域。原因通常是1996年1月1日,作品版權在原作地尚未過期進入公有領域。依據維基媒體基金會的有限例外,本站作消極容忍處理,不鼓勵但也不反對增加與刪改有關内容,除非基金會行動必須回答版權所有者的撤下作品要求。